青年行動家3》有苦、有酸、有澀 她們設計教具讓國中生賣「不義巧克力」

人權素養教具「巧克力二號店」的創作者施懿容認為,民眾可以多了解白色恐怖歷史,才能防止傷害民主與人權的事件重演。(李佳穎攝)

新春伊始,萬象勃發,台灣各角落有不少人正默默地推動社會進步,其中更為可貴的是年輕人的行動力。《新新聞》系列介紹4組分別在外送減塑、性別暴力、轉型正義與異文化理解面向努力的青年行動團隊,從他們的視角關心生活環境,也對政府提出建言。人權素養教具「巧克力二號店」的創作者施懿容,透過設計「不義巧克力」和教具,期待民眾能更了解「白色恐怖」歷史,辨認過去的不義,防止當代的民主被破壞。

「一口吃下去,就會非常苦,而且還有點酸味!」苗栗縣三義高中國中部學生羅子硯形容的是100%巧克力的味道,也是白色恐怖的滋味。在公民課上,老師彭心儀透過「不義遺址造型的巧克力」為引子,邀請同學在「不義遺址」上開店賣巧克力,自取店名、設計包裝、並試著與不同立場的顧客互動。

巧克力的苦澀和酸味,如同白色恐怖

不義遺址指的是,國家透過不當手段和體制等系統性「不義作為」,傷害人權的歷史現場,包括國家指揮、制定、發布相關政策與命令的場所,或是政治犯遭到偵訊、刑求、審判、關押、槍決乃至於埋葬的地點。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在彭心儀的公民課上,同學彷彿回到1970年代,透過口中的巧克力打開視覺、聽覺、觸覺與味覺,一步步認識白色恐怖的人事物,再將所有的感受轉化成店面概念與商品包裝,分組向全班同學發表,有人將巧克力命名為「苦澀巧克力」、「100%痛苦巧克力」,也有人說是「難語巧克力」。

設計這套教具的是從事廣告文案企劃工作的施懿容與劉思慧,她們先是參與了國家人權博物館在2019年底的「不義遺址空間歷史推廣企畫」甄選,以「不義巧克力」獲得評審親睞,比賽作品進一步被開發為學校教具,在2021年下半年開始供國中教師在課堂中使用,引領學生認識白色恐怖。

施懿容(中)與劉思慧(右)的創作獲得迴響,國家人權博物館進一步邀請設計成為人權教育教具。(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施懿容(中)與劉思慧(右)的創作獲得迴響,國家人權博物館進一步邀請設計成為人權教育教具。(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廣告公司上班,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自己的廣告專長,為社會做點什麼……」回想「入坑」契機,施懿容笑笑地說:「推廣企畫的說明會就在我熟識的咖啡廳舉辦,店長特別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參加,沒想到竟順利入選!」

為了申請計畫,施懿容找來劉思慧一起組隊,兩人曾是台灣電通公司的同事,過去經常一起報名廣告創意競賽,2015年就在有「廣告界奧斯卡」之稱的坎城青年創意競賽獲得台灣區冠軍。當她們看到「推廣」、「企畫」等廣告界常見的關鍵字,沒有想太多就報名參加。

對白色恐怖唯一銘記的,是考試問的戒嚴與解嚴年份

「國中時的歷史課本已經有『認識台灣歷史』的章節,『白色恐怖』接在『二二八事件』之後,篇幅很短,3行字、不到1頁,所以我們都聽過,但不知道實際發生什麼事。」她們在解嚴後的1990年代長大,白色恐怖不再是禁忌,只是她們唯一銘記的是考卷題目問的戒嚴與解嚴年份。

兩人懂廣告、懂行銷,關心環境保護與居住正義,但問及台灣長達38年的白色恐怖,彷彿一張白紙,自然「完全不知道什麼是不義遺址。」國家人權博物館為此特別針對入選推廣企畫的12組創作者舉辦共學工作坊,不僅邀請專家學者授課,更由政治犯帶領踏查台北、高雄等地的不義遺址。

令施懿容印象最深刻的是1950年代位於保安宮附近的「大龍峒留質室」,當時調查局徵用大龍峒保安宮附近的民宅改建為偵查監獄,用來偵訊、留質「叛亂犯」,經常以疲勞轟炸式的訊問讓政治犯不得休息。留質室在1958年搬到吳興街,原址在酒泉街拓寬後拆除,現在只能看見一排民宅。

20220128-SMG0035-新新聞-李佳穎_B「巧克力二號店」小檔案
 

施懿容分享,當時由85歲的台灣政治受難者關懷協會會長蔡寬裕帶隊導覽,保安宮上演的布袋戲氣氛歡樂,經常傳來熟悉的日語與台語,監獄裡面卻只能講國語,簡直是不同的世界。她在現場看著一排民宅,「感覺很不真實,所以很慶幸這段記憶能被述說與流傳。」

有了政治犯現身說法的故事為基底,兩人開始思考與發想如何以不義遺址為元素,承載、傳承這段記憶。「台灣人很愛吃嘛,我們就決定從食物切入,茶包和雞蛋糕都曾被不同社會議題倡議者當作媒介,最後就想到以不同模型來塑形的巧克力。」施懿容說。

顛覆了大眾「甜膩」印象的100%巧克力

施懿容解釋:「我們試吃過很多種巧克力,100%的巧克力顛覆了大眾對巧克力的『甜膩』印象,有苦、有酸、有澀,某些品種甚至還帶有威士忌的味道,在不同季節採收、種植也有不同的風味,一口吃下總是黏稠成一團悶在嘴裡,彷彿被關了18年。」

施懿容和劉思慧從全台36處不義遺址當中選出12處,將空間鳥瞰圖設計成模型,製作出「不義巧克力」。兩人的思考謹小慎微,擔心使用進口巧克力製作過程中涉及剝削勞工與產地,特別選了屏東本土的邱氏巧克力,來述說台灣的歷史故事。

施懿容與劉思慧設計的「不義巧克力」是以不義遺址的鳥瞰形狀為模型製作。(李佳穎攝)
施懿容與劉思慧設計的「不義巧克力」,是以不義遺址的鳥瞰形狀為模型製作。(李佳穎攝)

在台灣,巧克力的包裝具有設計感,口味普遍受到年輕人喜愛,「吃到巧克力的人即使不知道白色恐怖的歷史,也能透過巧克力為媒介,向身邊親朋好友聊聊這個味道。」「不義巧克力」獲得極大迴響,人權館便在2020年進一步邀請設計為適合教學用的教具。

想到「巧克力」,兩人一開始就想到「家政課」,期待老師在教導學生製作「不義巧克力」的過程中,分享白色恐怖的空間故事,接著讓學生發揮創意,在巧克力當中添加不同的材料,表達自己的感受,「我想到的是淚水,可以製作帶有鹹味的巧克力。」施懿容天馬行空地發想。

校園內的家政課有嚴謹的食品安全限制,兩人沒有教學經驗,提案馬上被打回票,她們便轉了個彎,回到廣告的本業,將「製作」轉向「開店」與「推廣」,在3堂課的時間,學生必須分組聆聽故事、設計巧克力盒的腰封,模擬向來到店裡的顧客推銷產品。

最後,兩人選定了保安處看守所、安康接待室、軍法看守所、台灣軍人監獄、生產教育實驗所與綠洲山莊等6處不義遺址的巧克力模型,作為分組教學之用,接著發下相應的地點資訊、空間故事,以供設計巧克力包裝盒的腰封,最後還有店長卡與任務卡的人物設定,讓學生理解不同立場的人。

可帶著走的「人權素養教具箱」被稱為「巧克力二號店」

店長卡與顧客卡是學生們的互動腳本,不同組別被賦予的角色可能是警察、特務或政治犯後代,也有可能是住在不義遺址附近的居民,或只是來打卡的網友等,「這些都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會遇到的人,代表當代社會的不同角色與立場。」施懿容說。

「巧克力二號店」教具箱提供店長卡與角色卡,學生透過角色扮演,了解不同立場所思所想。(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巧克力二號店」教具箱提供店長卡與角色卡,學生透過角色扮演,了解不同立場所思所想。(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設計過程中,國家人權博物館媒合由具有人權教育經驗的苗栗縣三義國中公民教師彭心儀與新北市蘆洲國中地理教師陳玉綸陪伴、試教、共同準備教案,這一系列的教具最後設計成一套帶著走的「人權素養教具箱」,稱為「巧克力二號店」,供其他學校教師申請在課堂上使用。

慈濟大學附屬高中的國中部公民教師黃韻臻是率先申請的老師之一,她曾在台北參加教師研習時接觸到國家人權博物館,也曾參觀「不義遺址空間歷史推廣企畫」展覽的作品,一直想要在公民課堂上進行人權教育,無奈課程時數多,沒有辦法花太多時間準備,所以一看到消息就馬上登記。

國中生每周只有1堂公民課,黃韻臻東調西借,湊出3堂課,特別將學生帶離一般教室來進行。「同學們知道有一堂不一樣的課,心情都很興奮,但我一將窗簾拉上、播放腳鐐碰撞、在監獄裡行走的聲音,大家就安靜下來。」

三義國中學生在彭心儀試教過程中設計巧克力盒包裝。(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三義國中學生在彭心儀試教過程中設計巧克力盒包裝。(國家人權博物館提供)

黃韻臻在教學之餘,致力於白色恐怖與人權教育研究,她在課前也透過蒐集報導文章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資料做足準備,但她認為,這門課與這套教具最重要的不是知識,而是透過故事讓學生共感,他們有了興趣就會主動去查詢資料。

「當國外極右派的法西斯或民粹主義人士頻頻被選民拱上檯面,顯示民主的脆弱!」施懿容語重心長的說,「轉型正義」的「轉型」意味著從威權統治走向公民社會,期待社會大眾都能更理解台灣過去的歷史,辨認不義與侵害人權的手段,防止民主被破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4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