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專欄:從蔡英文的抗中保台到蔣經國反共保台

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稱蔣經國「堅決反共、堅定保台,這是台灣人民的最大共識」,引發各界激辯。(資料照片,風傳媒)

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開幕,致詞時稱前總統蔣經國「堅決反共、堅定保台,這是台灣人民的最大共識」,引發各界激辯。評論者的立場固然影響其評價,但其結論也受到如何看待蔡英文的角色而定。

以總統的角度視之,台灣目前仍存有對蔣經國懷有好感,但對「抗中」有所疑慮的民眾,這些人既抱持台灣優先,卻也心懷中國。藉由肯定蔣經國路線,總統蔡英文將主流意識形態的「抗中保台」擴大為「反共保台」,其意義是將「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區別對待,也就是川普時期國務卿龐佩歐(Mike Pompeo)的主張──,縮小打擊範圍以尋求全民的最大共識;目的在吸納更多國民融入主流意識形態,減少因連年選舉、罷免與公投而造成日益分裂的台灣民意,團結最多國民形塑認同基礎。

但蔡英文的角色不僅是國家元首,也是執政黨主席。從執政黨角度觀之,蔡英文此舉可以促使仍然懷抱反共立場、卻為國民黨親中立場所拋棄的民眾,即使無法一步到位令其支持民進黨,至少也加速其脫離國民黨的步伐。問題在於蔡英文肯定蔣經國之際,卻刻意忽略蔣經國獨裁期間所發生的林宅滅門血案與陳文成命案等侵害人權惡跡,以轉型正義為代價換取民進黨支持度,民主人權從目的轉變為手段,核心價值成為執政權謀的籌碼,其所象徵者不僅是擴大執政基礎,也為核心價值貼上價格標籤。

從「抗中保台」撤退到「反共保台」

2018年的國慶演說,蔡英文強調:「捍衛中華民國的永續發展,維持臺海和平跟區域穩定,這是全體臺灣人民最大的公約數。」(柯承惠攝)(柯承惠攝)
2018年的國慶演說,蔡英文強調:「捍衛中華民國的永續發展,維持臺海和平跟區域穩定,這是全體臺灣人民最大的公約數。」(資料照片,柯承惠攝)

檢視蔡英文尋求台灣人民共識的歷程「抗中保台」的路線可說是一路向前,越發清晰。不過到了2022年,卻稍微退卻至「反共保台」,於是引發綠營與自由派人士的反彈。

執政的現實是無止盡的價值權衡與資源取捨,所有價值交換的行動都會引發三個問題:標的、目的與界限。蔡英文以轉型正義交換的標的究竟是國家元首所關注的「台灣人民最大共識」,還是執政黨主席的「擴大執政基礎」?已經是第二任期而不再需要選舉的蔡英文,交換的目的為何?如果這一次能夠以轉型正義作為交換,下一次要拿什麼交換?什麼價值是不可交換的?

2016年,蔡英文首度當選總統,在以「國家」為題的國慶演說中,強調「尊重1992年兩岸兩會會談的歷史事實」,並「呼籲中國大陸當局,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隔(2017)年起便拋棄曖昧的「國家」,直接以「台灣」為題發表演說。

確立台灣為主體的國家定位後,蔡英文轉而開始尋求最多數國民的最大共識。在2018年的國慶演說中,她表示:「維護兩千三百萬人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捍衛中華民國的永續發展,維持臺海和平跟區域穩定,這是全體臺灣人民最大的公約數。」2019年她在國慶演說中回應習近平:「拒絕『一國兩制』,是兩千三百萬臺灣人民不分黨派、不分立場,彼此間最大的共識。」到了2021年,蔡英文提出「四個堅持」,以「堅持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為新兩國論主張。

檢視蔡英文尋求台灣人民共識的歷程,從2018年的「自由、民主、和平」到2021年的「四個堅持」,「抗中保台」的路線可說是一路向前,越發清晰。不過到了2022年,卻稍微退卻至「反共保台」,於是引發綠營與自由派人士的反彈。

蔡英文無聲的「顏色革命」

20160116-SMG0045-035-民進黨開票現場-民眾手持國旗-蔡耀徵攝.jpg
2016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民進黨活動中國旗飄揚已經成為常態。(資料照片,蔡耀徵攝)

從國家元首的角度而言,也許不需要再競選的蔡英文意在為國民尋求最大的共識可能,但是這種共識乃是建立在當前的國民人口結構的基礎上,而非著眼於未來的前瞻性。

除了國慶演說所表述的國家定位與國民共識之外,同樣重要的是蔡英文如何改變綠營的體質。從上世紀民進黨創黨之初,所有的選舉與造勢大會,舉目所見均是綠色黨旗或是其他競選旗幟飄揚,鮮有人揮舞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但是自從蔡英文擔任民進黨主席起,情況開始改變。2012年蔡英文發表競選總統失敗感言時,會場上飄揚的是粉色旗幟與黃色標語,舞台設計也以黃色為主,綠色幾乎消失。等到2016年當選總統後,民進黨的大型聚會中,國旗飄揚已經成為常態,「中華民國」的出現頻率雖不及「台灣」,但也不再成為禁忌詞彙,這是蔡英文無聲的「顏色革命」。

對台灣年輕一代選民而言,已經難以想像經歷過國民黨威權時期的台派,為了擺脫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競奪中國代表權的「中華民國」,堅持台灣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在黨外或民進黨的大型集會中,手舉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是如何尷尬的存在。同樣的,今日年輕人多對蔣經國缺乏深刻認識,因此蔡英文高舉蔣經國的「反共保台」路線,不可能是為了召喚掌握未來的年輕人,而是吸納傳統藍營中的反共中華民國派。

準此而言,從國家元首的角度而言,也許不需要再競選的蔡英文意在為國民尋求最大的共識可能,但是這種共識乃是建立在當前的國民人口結構的基礎上,而非著眼於未來的前瞻性。正是在這種侷限下,引發許多綠營與自由派人士的反彈,畢竟短期的舉措更容易與政黨利益而非國家基礎連結。而且爭議不僅發生於綠營蕭牆之內,以及藍綠之間對於蔣經國詮釋的所有權之爭,連柯文哲與中國共產黨都企圖魚目混珠相蹭聲量,柯文哲從自稱蔣渭水傳人與李登輝傳人後,又搖身一變為蔣經國傳人;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也宣稱蔣經國主張「一個中國」,將問題不必要地複雜化。

藉政黨競爭守護國家核心價值

20220122-總統蔡英文(右一)22日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暨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典禮」。(顏麟宇攝)
蔡英文(右一)高舉蔣經國的「反共保台」路線,不可能是為了召喚掌握未來的年輕人,而是吸納傳統藍營中的反共中華民國派。(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如同避免廠商偷工減料或魚目混珠的劣行,多數人的第一直覺是訴諸國家設立硬性的標準與嚴格的管制程序,但在很多情形下,廠商之間的競爭有時是更低成本也更有效的方法。

具體而言,守護國家核心價值通常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國家正式制度的安排,國家可以藉由法律的規範或是機關之間的制衡,來防範執政者為了政黨利益而傷害高位的價值原則。法律透過限縮執政者能採取行動的範疇,拘束能夠交換核心價值的空間;或是將權力分開而令執政者受到不同機關的挑戰,縮小交換價值的能力。

但是國家的正式制度對執政者的限制有其極限,過於嚴苛的制度限制同時也傷害了執政者權衡決策的能力,特別是在全球疫情、美中競合、技術變遷等高度不確定環境下,過度依賴正式制度限縮執政者侵權的機會,也同時傷害執政者興利的能力。

這時可以採用第二種方法守護國家核心價值:政黨競爭。如同避免廠商偷工減料或魚目混珠的劣行,多數人的第一直覺是訴諸國家設立硬性的標準與嚴格的管制程序,但在很多情形下,廠商之間的競爭有時是更低成本也更有效的方法。

如果今天有個企業無視於正直的價值而企圖矇騙消費者,例如罐裝咖啡的實際內容量低於包裝的標示重量,我們可以要求立法院立法禁止不良企業的惡行,然後由政府的管制機關嚴格執行法律,抽檢該企業出廠的罐裝咖啡,一旦發現內容量低於包裝的標示重量,就予以嚴懲,以杜絕企業忽略正直的商業行為。而且因為三權分立,極大地增加了企業買通所有國家機關的困難度。

期盼出現兩大本土政黨的良性競爭

競選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18日在北門舉辦造勢活動。(顏麟宇攝)
強化政黨競爭的有效性,即使存在黑心的山寨政黨,競爭依舊有助於保障國家的核心價值。(資料照片,顏麟宇攝)

如果能夠強化政黨競爭的有效性,即使存在黑心的山寨政黨,競爭依舊有助於保障國家的核心價值與提升台灣人民的福祉。

但是國家的立法與行政並非唯一禁止企業忽略正直價值的方法。如果全國只有一家企業的話,該企業的不良行為除了可能受到國家的懲處外,並不需要付出其他額外的代價。這時還存在另一種方法讓企業為其不良行為付出代價,從而保障消費者權益。

方法是存在數家企業並彼此競爭,就可以令違背正直價值的企業產生其他的成本:造假會付出聲譽的成本以及未來收益的損失。這時即使國家與消費者都未發現某些罐裝咖啡的內容量低於包裝標示重量,企業之間的競爭也會使得每罐咖啡的價格與其邊際成本大致相同,就彷彿所有咖啡罐都放入同樣重量的咖啡一般,競爭體系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保護了消費者。政黨競爭無法取代國家部門正式制度的作用,兩者卻可相輔相成,使得制度更能夠發揮其功能。

從這個角度而言,我們該做的不該侷限於國家正式制度,還包括重塑政黨之間的競爭。政黨競爭不該包括外來敵對的中國共產黨,一心向外的中國國民黨與價值虛無的山寨民眾黨也並非優秀政黨的典型。理想上應該是兩大本土政黨彼此進行良性競爭,但是在這個理想目標能夠實踐之前,如果能夠強化政黨競爭的有效性,即使存在黑心的山寨政黨,競爭依舊有助於保障國家的核心價值與提升台灣人民的福祉。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授,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