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小蔣「保台」為「保黨」,憂黨國不得善終

總統蔡英文出席「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暨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典禮」,致詞中肯定前總統蔣經國堅決反共保台。(總統府提供)

總統蔡英文肯定前總統蔣經國堅決反共保台,這席談話有如深水炸彈般在綠營內引爆。質疑、批判聲不斷,也有人擔心這是提前宣告搞了快六年的轉型正義結束。

1月22日當天蔡英文在蔣經國總統圖書館開幕致辭的內容有三個重點:

首先,她引述當年蔣經國的話:「我們中華民國到今天所以能生存,有前途,有希望,有信心,主要是因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世界上是堅決反共、不與任何共黨妥協的精神堡壘。」

其次,把蔣經國「堅定保台」立場連結當前台灣面對北京威脅(在這個場合蔡英文用「北京」,沒有用「中國」),她稱保台立場「毫無疑問也是當前台灣人民最大的共識」。

最後,她企圖藉蔣經國的反共保台做為連結朝野的共識,「差異可以互相尊重、歧見應該彼此溝通。但面對未來的挑戰,我們必須共同合作,繼續以台灣主體性的立場,團結保衛台灣」。

李文忠和蔡英文讓轉型正義很尷尬

20190313-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13日出席外交國防委員會。(顏麟宇攝)
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肯定蔣經國是「寧靜革命的先行者」。(顏麟宇攝)

這當然不是個即興演出,1月13日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親自執筆聲明,肯定蔣經國是「寧靜革命的先行者」,就已在蔡英文「反共保台」論預做鋪陳,這絕非綠營「知情人士」所稱的「兩個不同個案」。

李文忠、蔡英文的談話讓堅主張從轉型正義重新定位蔣經國的人很尷尬。另一方面,也有人稱許蔡英文高招,用「反共保台」之名把蔣經國這塊藍營神主牌搶來。

李文忠到蔡英文的談話,讓主張從轉型正義重新定位蔣經國的人很尷尬。促轉會代主委葉虹靈1月22日當天也在臉書上引用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的話,提醒政治家追求權力、使用權力時不要忘了理想與信念。歷史學者周婉窈幾天後則在臉書上說:「在歷史現場,全民的『無知/不知』,很難『補習』回來,況且接續蔣經國的李登輝又是蔣經國的信徒,然後大家都說台灣走向自由民主化是『寧靜革命』。真有那麼寧靜嗎?」

另一方面,也有人稱許蔡英文高招。先是讓「台灣國」藉「中華民國」之殼上市,如今再用「反共保台」之名把蔣經國這塊藍營神主牌搶來,至此藍營快被榨光了。至於對岸的老共則批評蔡英文在進行政治操弄,煽動「抗中保台」來誤導台灣民眾,「謀取一黨一己私利」。

到底蔡英文此舉是要「謀取」什麼?是不是誤導民眾?讓我們先回到歷史上,看看蔣經國是如何「反共保台」。

要談反共保台,該從已過世的前清大校長、「沈公子」沈君山開始談。一九七○年、七一年保釣運風潮起,那時台灣國際地位正處風雨飄搖之際,台灣的國府對釣魚台主權問題沒有強硬表態,而中國則堅定地表達主權。在美國參與釣運的台灣留學生多擁護中國的強硬,批判台灣的軟弱。

保釣運動沈君山提「革新保台」論

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12日上午病逝於新竹,享年87歲。(取自國立清華大學)
清華大學前校長沈君山是出「革新保台」論,認為「台灣不革新就難以自保,兩岸若統一需出於自願」。(取自國立清華大學)

歷史學者薛化元回顧這段歷史時指出:「凡是主張中國擁有釣魚臺群島主權的訴求,或是聯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或所謂海外華人爭取釣魚臺主權,其前提便是以臺灣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份,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權代表臺灣對外爭取主權的印象。如此,究竟是捍衛國家主權還是使國家失去主權?」這段話也說明了當初台灣國府的困境。但是當年被民族主義衝昏頭的年輕留學生們多不會思考這個問題。

沈君山認為,國民黨不革新無法保住政權。對蔣經國而言,「革新保台」的兩個重要意義:一是維續國民黨政權,二是在黨內奪權的手段。保台就是保黨,革新是為奪權。

1971年9月美國釣運留學生們在密西根安娜堡一處農場舉行三天「全美國是會議」要總結釣運、展望國家未來。五、六百個參與者中以左派占大多數,支持國民黨政權的少之又少,而支持國府的沈君山就成了會上力戰群左的右派代表。他在會上發表〈革新保台、一國兩治、自願統一〉的國是建言,後來經香港《七十年代》轉載。

沈君山認為「台灣不革新就難以自保,兩岸若統一需出於自願」。「一國兩治、自願統一」是未來式,「革新保台」是要現在進行的。遷台逾四分之一世紀的國民黨政權已現老態,從保釣運動就可以看出有進步思想的年輕一代根本不會支持國民黨,國民黨不革新無法保住政權。而當時準備接班的蔣經國也藉「革新」之名,培養自己年輕幹部以對抗黨內元老。因此,對蔣經國而言,「革新保台」的兩個重要意義:一是維續國民黨政權,二是在黨內奪權的手段。保台就是保黨,革新是為奪權。

使從一九五○年代以來,香港等地的中間人在國共高層間傳訊一直未斷,但是蔣經國也始終宣示反共立場、堅拒與中共直接談判。他的堅定反共和早年和共產黨鬥爭經驗有關,蔣氏父子與毛共鬥爭接連失利最後轉進台灣,讓他們對共產黨戒心很重。另一方面,他也擔心與中共談判會讓人民覺得被欺騙而反彈。

一九七三年春天,美、中互設聯絡辦事處,蔣經國擔心美國會逼台灣走上談判桌與中共接觸。他召見美大使馬康衛(Walter P. McConaughy, Jr.),強調他絕不會與中共接觸。他說若此刻國、共之間進行談判,恐將引發台灣人強烈反彈,破壞內部安定。

中美斷交讓蔣經國天天吃安眠藥

蔣經國晚年身影(國史館提供)
中美建交讓蔣經國面臨空前強大的精神壓力。他在日記中多次提到連續多日失眠、吃大量安眠藥。(國史館提供)

一九七九年中美建交,讓蔣經國面臨空前強大的精神壓力。他在日記中多次提到連續多日失眠、吃大量安眠藥。當年元旦早上他還向人民信心喊話:「目前國家確又處於横逆侵襲的憂患之中。……只要我們堅定信心,永遠保持革命開國時期一樣的奮發剛強,必能應付任何挑戰,經得起一切考驗,排除艱難險阻,到達成功之路。」但當晚他在日記中寫著:「心煩意亂,服重量之安眠藥已有多夜,所以身心甚不舒適。美國於今日起承認共匪,為之苦痛悲傷,更有失職之恥,此心如何得其安耶?」

蔣經國對台灣內部反對勢力的鎮壓一點都不手軟,因為這會危及國民黨政權存續。中美斷交後,蔣經國甚至還製造圈套來陷害黨外對運動領袖余登發。

台美斷交後續談判不順利,讓蔣經國壓力更大,他在1月11日的日記寫著:「三週來事多心煩,中美談判之難,由於雙方已無外交關係,一也,所可運用之時限不多,二也。連夜惡夢,心情不寧,這是一段最為苦痛的時刻,一生之中,少有者也。」

不只來自美國的壓力,北京從當天元旦開始就對台灣展開一連串統戰,包括:停止金門砲擊、人大發表《告台灣同胞書》、鄧小平指示要把「台灣回歸祖國提上具體日程」、並透過美國媒體向蔣經國招手談判。

蔣經國在一月五日的日記寫著「共匪為了配合其陰謀鬼計,大做其統戰文章,引誘欺騙,無所不用其極,安定內部,團結人心,實為當務之急。不怕環境之難,只要自己不要心慌意亂。」

當蔣經國承受著來自美國、中國兩邊巨大壓力之際,國民黨政權的正當性在台灣內部也受到挑戰。他之前對馬康衛解釋不會與中共談判的理由中,首次將台灣人的態度做為思考兩岸關係的因素之一;這並不代表他會屆從於反對國民黨的民意,他對台灣反對勢力的鎮壓一點都不手軟,因為這攸關國民黨政權存續。中美斷交後,蔣經國甚至還製造圈套來陷害黨外對運動領袖──國民黨特務藉一個與駐日中共大使館接觸的乩童吳泰安為餌,設計逮捕黨外領袖、高雄黑派領導人余登發。

1月22日黨外人士聚集高雄縣橋頭鄉示威聲援余登發,成為台灣戒嚴三十年以來首度政治示威活動。蔣經國在隔天日記中寫著:「反動頭目余登發父子因為通匪,由警備拘捕法辦,明知此案必將引起政治後果,竟不出所料,一群反動份子企圖集眾抗議,妥作處理後暫告平息,問題則依在。」

擔心外來政權在台灣不得善終

沈君山說:「第一,流血製造烈士;第二,流血國際視聽一定不佳;第三,我們終究要在這塊土地耽下去。流血入士地,再也收不回。」顯然第三點刺到蔣經國痛點。

從橋頭事件到美麗島事件,蔣經國為維繫國民黨政權對異議者絕不手軟,蔣經國時代台灣的政治發展也絕非一場寧靜革命。沈君山在美麗島大審時被安排去旁聽,回來之後向蔣經國報告,他建議蔣經國處理此案「不要流血」,當時施明德被認為有可能被判死刑。

沈君山在《浮生三記》中回憶說:「第一,流血製造烈士;第二,流血國際視聽一定不佳;第三,我們終究要在這塊土地耽下去。流血入士地,再也收不回。」顯然第三點刺到蔣經國痛點。沈君山形容:「他聽了笑容登時收起來,兩眼定定的嚴厲的看著我,古人曰『不怒而威』,這下我懂了……。」

沈君山《泘生三記》
沈君山在《泘生三記》中回憶,他建議蔣經國處理美麗島事件「不要流血」。

蔣經國最後對美麗島事件的處理,當然不是只聽沈君山一方之詞。但從沈君山的描述很清楚地看出,蔣經國的確介意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集團能否在台灣善終。

李登輝在《見證台灣:蔣經國總統與我》如此評論蔣經國:「不管他再怎麼說『我也是台灣人』,他還是中國人,他深諳中國社會、文化的各種情況,更嫻熟於半威權體制下的政治操控手腕。」也許蔣經國時代的結局對台灣而言是個happy ending,但過程絕非寧靜。而蔣經國反共與保台的動機更不是現在蔡英文想演繹的。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