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當選擇「與新冠共存」的歐洲國家宣布解封,人類能否就此回歸「舊常態」?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美聯社)

新冠病毒的橫空出世,劇烈改變了世界的原本進程與所有人的行為模式。影響所及,大到全球經濟至今仍深受「供應鏈斷鏈」衝擊,小到口罩衝上「出門必備物品排行榜」第一位。那個「無論是誰感冒,誰也都不會主動戴口罩」(頂多就是閃遠點)的美好年代,現在想來竟如此陌生。新冠疫苗雖早已開打,變種病毒卻屢屢破滅疫情終結的希望。

去年底突然現身的Omicron變異株,是新冠變種病毒中傳染力最強的一支,短時間內便成為各國的新冠主流病毒株。原本各國已見平緩的疫情,無不因爲Omicron再度拉高。以東京奧運後,每日新增確診已控制在百人以下的日本,去年底篩出Omicron感染首例,不過兩個月單日新增確診就衝破10萬大關;美國也因為Omicron入侵,原本控制在每日新增數萬例的疫情,今年1月初竟一度飆高到單日143萬確診,成為「全球最慘疫區」。

美國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美國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日本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日本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新增病例數當然是評估疫情的重要指標,但這波Omicron的感染者大多是輕症甚至無症狀,重症與死亡比例與過去相比也明顯下降。以美國來說,這波疫情高峰的每日死亡人數就從未超過4千人。對尚未接種疫苗者來說,Omicron當然依舊危險,但無論是疫苗的普遍接種已經發揮效果,亦或Omicron對人類健康的威脅本來就比較低,這種「傳染力極高、傷害性卻相對低」的變種病毒,似乎隱隱指向新冠疫情的可能出口:Omicron的廣泛傳播讓人類終於達成「群體免疫」,已在地球肆虐兩年的新冠病毒疫情也將就此收斂。

雖然鄰近台灣的日本(每日新增約10萬病例)、南韓(每日約5萬)與香港(每日破千)疫情目前還在燒(台灣與中國則仍在堅持「清零」策略,全力圍堵疫情蔓延,擁有千萬人口的西安甚至為每天新增數十名病例封城一個月),但包括南非、以色列、英國、法國、美國等地的疫情,卻分別在今年1月自這一波的高峰回落。連美國總統防疫顧問佛奇(Anthony Fauci)也鬆口表示「疫情似乎正往好的方向發展」(當然他也警告不可鬆懈防疫),新冠病毒或許有機會「不會再搞亂人類社會」。

最新一期《時代雜誌》的封面。
最新一期《時代雜誌》的封面。

除了美國防疫首席顧問發出樂觀訊息,世界衛生組織(WHO)歐洲辦公室主任克魯格(Hans Kluge)也在2月3日的記者會宣稱:從目前的情況看來,歐洲正在進入新冠大流行的「最後階段」。克魯格認為歐洲控制住新冠病毒傳播的成功機率「非常大」,並且分析其原因有三:歐洲透過自然感染與疫苗接種達成的免疫水準較高、病毒在溫暖氣候下傳播能力較低、以及Omicron感染者的病情比較輕微。

克魯格宣稱「歐洲大部分地區的疫情,將隨著冬季的結束而消退;春天則可望為我們提供一段長時間平靜的可能性」,他甚至樂觀地認為「只要繼續擴大免疫、接種加強針、以及採取其他公衛對策,即便出現另一種新冠變種病毒,歐洲各國政府應該也能控制得宜」。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則強調,各國政府不該因為Omicron的嚴重程度較低,便認為預防感染的工作已非必要,「沒有什麼比這件事更離譜」。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美聯社)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美聯社)

不過就在WHO警告「即便是疫苗接種情況較佳的國家,也不應屈從政治壓力,將所有新冠管制措施一口氣全部解除」的同時,歐洲已經有部分國家率先解封—而且真的是一次性的「解除所有新冠規定」。包括丹麥在2月1日成為Omicron疫情爆發後,第一個「全面解禁」的歐盟國家。鄰國挪威、瑞典也緊跟其後,英國與捷克也將在未來幾週陸續跟進。義大利宣布不再強制要求戴口罩,法國則準備以「出示疫苗護照」代替「要求佩戴口罩」的規定。

值得注意的是,丹麥1日取消禁令時的新冠疫情,其實仍處在單日約5萬人確診的高峰(直到11日也仍有48170人確診),平均感染率更高居世界第二,這個北歐國家卻依舊取消了室內戴口罩的官方要求(但機場、醫院除外);進入餐廳酒館不需再出示疫苗護照、沒有夜間營業時間的限制;即便篩檢陽性也不再強制自我隔離(但在入境時仍受限制);購物、理髮、按摩也不再有任何限制。公衛當局只是提供防疫建議,但首相弗雷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依舊樂觀認為,在冬季再次降臨之前,丹麥將是一個「充滿擁抱、派對與節慶的開放國家」。

丹麥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丹麥疫情。(翻攝Google統計)

丹麥的解封舉動,很快引來同為「佛系防疫」陣營的其他北歐國家跟進,孤懸歐陸海外的英格蘭也在英相強森(Boris Johnson)的預告下,將在2月24日解除所有新冠措施。不過所謂「取消所有管制」其實只是一個簡便、但不完全符合事實的說法。因為各國都或多或少保留了最最基本的防疫限制(比方說在機場還是要配戴口罩、醫院與商家有自行調整口罩禁令的權利);政府不排除開打第四劑加強針的可能性;新冠護照在國內雖不再必備,但在跨國移動時還是需要出示(可免於篩檢與隔離);大多防疫限制也只是轉為「建議措施」(而非「強制規定」),對於染病高危族群來說,自己的健康還是要自己顧好。

然而不管怎麼說,北歐國家的率先解封,確實讓擁有新冠疫苗的人類在遭接連遭遇Delta、Omicron肆虐後,再次見到了生活回歸「舊常態」的曙光。紐約西奈山醫療體系的預防感染主任卡明斯( Bernard Camins)便對美國媒體表示,許多專家認為,新冠病毒已經走到了「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 disease)的階段。在某些專家看來,新冠病毒跟流感病毒的傷害性已相去無幾,「即便有些年份流感疫情確實比較嚴重,但也不會像新冠病毒那樣對醫療體系與日常生活造成破壞」。

因此「是否有其他國家全面解封」並非所問,關鍵還是在於新冠疫情是否已從「大流行」(pandemic)走向了「地方性」(endemic),或者說新冠病毒的威脅性是否已淪為「另一個流感病毒」。因為各國在Omicron出現之前,其實也曾各自「解封」、陸續放寬過防疫管制,只是新的變種病毒讓人類又過上了幾個月「高築牆、廣積糧」的日子—因此歐洲國家的率先「解封」,也不代表日後不會再度宣布管制。耶魯大學醫學院的傳染病教授理查‧馬提尼洛(Richard Martinello)也提醒,「新冠只是流感」是疫情發展最好的情況之一。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就連在地鐵站也可看到民眾已無需佩戴口罩。(美聯社)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就連在地鐵站也可看到民眾已無需佩戴口罩。(美聯社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就連在公車站也可看到民眾已無需佩戴口罩。(美聯社)
北歐國家丹麥2月1日起取消所有新冠管制措施,就連在公車站也可看到民眾已無需佩戴口罩。(美聯社)

人類可以樂觀面對疫情的條件,除了過去兩年應對新冠病毒的寶貴經驗,手上已經有的各種疫苗與藥物,還有新冠病毒「提高傳播性但降低傷害性」的演化方向。著有《幹細胞的希望》(The Stem Cell Hope: How Stem Cell Medicine Can Change Our Lives)一書的醫療記者艾麗絲‧帕克(Alice Park)指出,Omicron成為疫情主流就是病毒生存策略的最佳體現,加州大學病理學教授楊尚新(Shangxin Yang,音譯)也說Omicron只花了兩個月就從全球病例的1%上升為50%,「這種速度前所未見」。

楊尚新教授算是「疫情可望結束」的樂觀派代表,他表示「之前所有的新冠變種病毒,都很容易感染人類呼吸道深處的細胞、必且一路嵌入肺部。Omicron則傾向感染上呼吸道的細胞,這使得感染者的症狀更像是普通感冒」。除此之外,過去的新冠病毒會在感染一個細胞後,跟其他同樣感染病毒的細胞結合成一個更大的病毒團,這讓感染者的病情更容易惡化,但Omicron卻沒有這種現象。他認為「這些因素提供了終結疫情的完美方案」:Omicron如野火燎原般傳播全球,最終大多數人透過接種疫苗或感染Omicron獲得群體免疫,大流行就結束了。

不過領導美國對抗疫情的佛奇博士,卻有不同看法。

佛奇今年1月曾在世界經濟論壇的專家對談中表示,目前沒有人確定新冠病毒是否真的從「大流行」走向「地方病」。佛奇認為那些造成大流行的病毒,從生到死可分為五個階段:全球大流行、感染減速、疫情控制(到不致破壞社會生活的程度)、在多數國家消滅、從人類社會根除。佛奇提醒人類唯一成功根除的病毒僅有天花,而所謂「新冠病毒成為地方病」在他看來,也就是「疫情得到控制、但尚未在多數國家消滅」的階段。

美國紐約街頭的戴口罩文宣。(美聯社)
美國紐約街頭的戴口罩文宣。(美聯社)

佛奇承認Omicron的傳播性確實數倍於Delta(而Delta的傳播性又是原本新冠病毒的一倍以上),而且Omicron顯然並不像Delta那樣具有致病性。問題是,病毒一定會朝這個方向突變嗎,使得人類能夠控制疫情嗎?佛奇認為這一切並非必然,只要出現另一個能夠避開我們對前代病毒免疫反應的變異株,把Omicron這樣的變種病毒當成「天然疫苗」(live virus vaccination)的理想情況也就不復存在。畢竟新冠病毒的變異情況非常多,而且新的變種病毒還在陸續出現。

國際旅行醫學學會主席安妮莉絲·威爾德-史密斯(Annelies Wilder-Smith)也說,病毒的演化方向確實會傾向「在不殺死宿主的情況下提高傳播力」進行,但這只是一個對人類來說最好的設想。她認為Omicron當然不會是最後一種新冠變種病毒,尤其在疫情仍維持高峰(目前全球每天仍新增兩百多萬人確診)的情況下,沒人知道何時何地會出現何種變異株,與目前的擔憂來說是否更為危險。

歐亞集團認為2022年全球十大風險之首,不是烏克蘭或台灣開戰,而是中國的清零政策遭遇失敗。
歐亞集團認為2022年全球十大風險之首,不是烏克蘭或台灣開戰,而是中國的清零政策遭遇失敗。(翻攝報告)

綜合佛奇與威爾德-史密斯的看法,最壞的情況大概就是出現一個「結合高傳染性、高死亡率、突破免疫反應」的新型變異株,威爾德-史密斯雖承認「最壞的情況發生機率確實不高」,但也認為「必須考慮所有的可能性」。世衛歐洲區新冠負責人史摩伍德(Catherine Smallwood)則警告新冠病毒「遠不到地方性流行病的地步」,因為地方性流行病的傳播必須穩定可預測,但新冠病毒的不確定性仍非常大,其突變速度也構成了防疫的新挑戰。美國藥廠目前也正在與醫學專家合作,討論將在2022年秋天開打的新冠疫苗究竟該包含什麼成份,甚至是否針對Omicron研發新的疫苗。

在Omicron成為傳染主流病毒株後,人類有機會就此回歸「舊常態」嗎?在全球每天仍有數百萬人染病、上萬人死亡的此時,我們該做的似乎仍是「出外戴好口罩、經常消毒雙手、配合接種疫苗」,繼續觀望新冠病毒將如何演變。不過「大多數人都因為接種或染病(或者接種後又染病)獲得抗體,藉以達成群體免疫」的樂觀猜想,對持續採取「清零」策略的台灣與中國來說,似乎完全無法適用。全球最大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甚至認為2022年的「全球十大風險」之首,就是兩年來堅持「清零」的中國國民體內幾乎都沒有Omicron的抗體。一旦「清零」破防,恐怕導致大規模疫情爆發,進而引發更嚴格的封鎖與經濟混亂。台灣與中國是否要跟進「與病毒共存」的腳步,似乎也到了需要檢討的時刻。

歐亞集團認為2022年全球十大風險之首,不是烏克蘭或台灣開戰,而是中國的清零政策遭遇失敗。
歐亞集團認為2022年全球十大風險之首,不是烏克蘭或台灣開戰,而是中國的清零政策遭遇失敗。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