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台灣要提防華府「聯中制俄」思維再起

普京2月初才藉冬奧訪問北京,但並未跟習近平坦率說要出兵烏克蘭。(AP)

俄國入侵烏克蘭以來,中國─台灣─美國這組關係一直被拿來和俄國─烏克蘭─美國類比。到底這兩組關係的異同在哪?這次危機又如何牽動美國─俄國─中國這組關係?而台灣從烏克蘭危機中獲得什麼教訓?

針對烏克蘭危機,總統蔡英文除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主權的侵害,強調台灣有台灣海峽的天然險和戰略位置。她並表示,要全面提升應對「認知作戰」,避免境外勢力和在地協力者意圖操作烏克蘭情勢,影響台灣社會民心士氣。

蔡英文發言重點在於台灣內部的團結、強調針對「在地協力者」的認知作戰。烏克蘭危機發生後,台灣在野勢力固然未大聲支持俄國的「維和」,但也有不小的聲量強調台灣要避戰、不要得罪中國,「今日烏克蘭,明天台灣」。烏東頓巴斯(Donbas)的自治問題是導致俄烏長期矛盾的因素之一,這次也是頓內次克分離主義者先點火引爆衝突,讓俄國有「維和」藉口入侵烏克蘭。不過,分離主義在地協力者只是點燃了危機的引信,更重要的結構問題是俄─美─歐三邊關係與歐洲整體安全格局。

1971年基辛格(季辛吉)秘密訪華,與周恩來會談。
50年前季辛吉(右)的聯中制俄路線又有復活的跡象,左為當時中國總理周恩。

尼克森訪中50年,季辛吉路線復活

俄國對烏克蘭事件的最終目的絕非普京(Vladimir Putin)宣稱的「烏克蘭中立化」,而是要回到上個世紀蘇聯解體、華沙公約崩裂之前的歐洲安全秩序。普京2月21日的電視演說提出的停止北約東擴三點要求中,包括;「歐洲的軍事力量和基礎設施恢復到1997年俄羅斯北約簽署基本法案時的狀態」。俄國除了希望1999年後加入北約的東歐國家退出,當然更希望美國的核武甚至全部軍力退出歐洲。

烏克蘭危機可能會波及東歐,讓歐洲陷入全面戰爭危機。要怎麼整治俄國?在這個時候,半世紀前季辛吉的「聯中制俄」思維又在華府國安圈復活了。

普京如此強勢企圖重畫歐洲勢力範圍,相對的,拜登希望歐盟主要國家有共識,而歐盟主要國家與美國都不想打仗。根據北大西洋公約第五條,對任何北約國家的攻擊是對所有條約國的攻擊,各成員國都得用一致行動保衛被攻擊的國家;但烏克蘭還不是北約成員,美國與北約盟友都無義務為烏克蘭出兵。

但美國與盟友也不能坐視俄國勢力擴張。歷史的教訓是,歐洲的戰爭很可能失控演變成全面大戰。烏克蘭危機可能會波及東歐,讓歐洲陷入全面戰爭危機。要怎麼整治俄國?在這個時候,半世紀前季辛吉的「聯中制俄」思維又在華府國安圈復活了。

50年前的2月21日到28日正是尼克森撥開「鐵幕」訪問中國的歷史時刻,這一陣子不少文獻在回顧這段歷史,時機也恰好和烏克蘭危機連結。曾擔任過《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主編的札卡利亞(Fareed Zakaria),在烏克蘭危機爆發後於《華盛頓郵報》專欄指出,華府現在需要的是「季辛吉」,努力和中國建立更好的合作關係。「聯中制俄」這樣的戰略觀是否會在華府復活,這是台灣必須關注的。

歐巴馬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包括《跨太平洋夥伴協定》、軍事和多邊組織三要素。(美聯社)
歐巴馬執政後期開始,美國就把戰略重心往亞太轉移。因應中國崛起是美國戰略上最重要的任務。(美聯社)

「聯中制俄」的戰略盲點

中國批評民進黨政府藉烏克蘭事件「惡意炒作」中國軍事威脅,「圖謀把台灣問題國際化」。其實是中國想藉烏克蘭事件把台灣問題「去國際化」。

「聯中制俄」有它戰略上明顯的盲點:當初季辛吉聯中制俄是拉攏「老三」中國對付「老二」蘇聯,現在聯中制俄變成拉老二打老三,這不正是在幫助中國崛起日後對抗美國?

從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後期開始,美國就把戰略重心往亞太轉移,因應中國崛起是美國現階段戰略上最重要的任務。畢竟俄國是下降中的強權,中國是上升中的強權、甚至努力要從區域強權變成全球霸權。對美國而言,防堵中國當然比防堵俄國重要。美國不出兵烏克蘭,背後也隱含了對歐洲與亞太戰略重要性的不同加權。

因此,中國國台辦在回應蔡英文對烏克蘭危機的發言時,批評民進黨政府配合美西方輿論藉機「惡意炒作」中國軍事威脅,「圖謀把台灣問題國際化」。這是故意把問題簡化了──美中爭霸讓台灣問題更加國際化,而中國想藉烏克蘭事件把台灣問題「去國際化」。

值得玩味的是,中國與俄國在烏克蘭問題上立場是否完全一致?其實中國與烏克蘭關係良好,別忘了中國第一艘航空母艦遼寧號就是從烏克蘭來的。

2022年2月4日,北京冬奧前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會面(AP)
2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普丁通電話談烏克蘭問題。圖為2月初北京冬奧前夕習近平和普京會面(AP)

普京訪北京沒跟習大吐實

2月25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普丁通電話,普亭向習近平說了烏克蘭軍事行動的原由,並稱願意與烏方進行「高級別談判」。習近平在電話中說,中方根據烏克蘭問題本身的是非曲直決定中方立場。要摒棄冷戰思維,重視和尊重各國合理安全關切,通過談判形成均衡、有效、可持續的歐洲安全機制。習近平重申,中國尊重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

普京不是在出兵前才藉冬奧訪問北京,中俄還簽下千億美元的能源大約。難道普京在北京沒跟習近平坦率談過出兵烏克蘭的問題?

央視的新聞沒說是習近平還是普京主動打這通電話。但習近平談話表明他並沒有完全挺俄國出兵,只是稱「重視和尊重各國合理安全關切」;「摒棄冷戰思維」 固然可以用來批判美國和北約企圖圍堵俄國,但也否定普京希望歐洲安全格局回到蘇聯瓦解前的願望。習近平那句「根據烏克蘭問題本身的是非曲直決定中方立場」更令人玩味。

更重要的是:普京不是在出兵前才藉冬奧訪問北京,中俄還簽下千億美元的能源大約。難道普京在北京沒跟習近平坦率談過出兵烏克蘭的問題?

俄國出兵前夕,中國外長王毅在二月十九日以視訊參加慕尼黑安全會議時,還重申希望「透過對話協商找到真正保障歐洲安全穩定的解決方案」,他也強調「尊重任何國家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熟悉中國國安政策圈的華府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高級研究員孫雲(Yun Sun)也指出,北京的專家們原本多不認為普京會出兵,政策圈對俄軍入侵多表訝異。

從中國官方在俄國入侵前的發言,到入侵後中國國政策圈露出的意外,似乎代表著普京那趟北京行並未向習近平「坦白交代」。也因此,美國是有可能利用中、俄之間的矛盾進行分化。

北京會趁亂對台灣動手動腳?

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11月16日接受布魯金斯研究院主席艾倫連線訪問談拜習會,特別談到台灣問題。(翻拍自布魯金斯網站)
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強調《台灣關係法》讓台美關係獨一無二,這是美國和烏克蘭所沒有的。(翻拍自布魯金斯網站)

不論季辛吉路線是否復活,對北京而言,烏克蘭危機的確是個可以分散美國對亞太的注意力。那麼北京會趁著歐洲出亂子對台灣動手動腳嗎?

北京不喜歡外界把台灣問題拿來和烏克相比,因為北京不認為台灣是個主權獨立、領土完整的國家,而烏克蘭是。因此,習近平和王毅強調尊重各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其實是在說美日強權不要介入台灣這個屬於中國主權與領土的問題。

台灣的地位的確是比烏克蘭穩固,不過台灣也得提防烏克蘭危機是否會導致華府移轉戰略焦要、讓季辛吉路線復活。

台灣固然要警惕華府聯中制俄的思維復甦,但也不要自我菲薄。台灣對美國、亞太甚至全球的戰略重要性遠高於烏克蘭。台灣是美國的第9大貿易夥伴,而烏克蘭排名67;台灣在全球產業鏈的地位更絕非烏克蘭可比。更重要的是,正如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ck Sullivan)在解釋台灣和烏克蘭的不同時說:「《台灣關係法》是個獨一無二的文件——這是我們和其他國家之間所沒有的;我們和烏克蘭也沒有——它確實提到美國承諾以各種方式支持台灣。」

台灣的地位的確是比烏克蘭穩固,不過北京一定會利用烏克蘭危機在美、俄之間攫取戰略利益。台灣也得提防烏克蘭危機是否會導致華府移轉戰略焦點、讓季辛吉路線復活。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