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cron重症致死率近8成!學者曝:去年就有超額死亡

多數Omicron感染者都能靠自身免疫力自然痊癒,讓絕大多數國家都將資源集中在中重症患者的預防與治療上。(資料照,陳煜攝)

Omicron感染者多為輕症,但絕對不是不死人!根據最新統計,國內感染者雖99%以上為輕症或無症狀,惟一旦進入中重症,致死率仍高達20%,其中重症致死率更逼近80%。或許在新興傳染病大流行之下,「超額死亡」在所難免,但台灣向以醫療可近性與先進自許,當下乃至於接下來可能出現的超額死亡是否已超出預期?又其中是否有不當人為或政策導致的因素在內?都應立即檢討並及時修正,才能搶救更多寶貴生命。

台灣自去年(2021)底開始觀察到Omicron零星病例,直到今年(2022)3月下旬正式進入社區傳播,目前尚未出現明顯的疫情下降趨勢,儘管一般致死率是屬於較晚才會浮現全貌的落後指標,但今年1月1日至5月24日為止,國內這波新冠肺炎本土病例死亡人數累計已達625人,其中甚至還包括4名未滿5歲的幼兒,十分令人揪心。

絕大多數國家都將資源集中在中重症的預防與治療

若以Omicron的確診致死率來看,即以死亡625人除以同期確診人數135萬9424人,致死率約0.05%,台灣的表現並不算太差,甚至領先南韓的0.09%、日本的0.18%,但這也極有可能是因為我們的疫情尚未走完的緣故。然而正因多數Omicron感染者都能靠自身免疫力自然痊癒,絕大多數國家資源都集中在中重症患者的預防與治療上,國人對於政府如何善用與調配醫療量能,藉以壓低中重症致死率的期待也會更高。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但根據中央疫情指揮中心(CECC)的最新統計,在目前累計135萬9424名Omicron本土確診病例中,只有3164名是需要使用到氧氣的中症以上患者,其中卻已有625人死亡,中重症致死率為19.8%;若更集中看重症患者,則800名病程曾進展至呼吸窘迫、嚴重肺炎,且曾插管住進加護病房(ICU)的重症患者中,致死率更高達78.1%,即平均每5人中就有近4人死亡。

2022年1月1日到5月23日本土病例共135萬9424例分析。(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2022年1月1日到5月23日本土病例共135萬9424例,其中重症800人,卻已有625人死亡。(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不是說台灣不但醫療技術進步,醫療可近性與普及性更少有其他國家可堪比擬嗎?為什麼面對新冠肺炎,尤其是毒性公認已較之前流行的變異病毒株Alpha、Delta大幅減弱的Omicron,醫療體系的無力感卻彷彿更重了呢?

20220524-SMG0034-N01-黃天如_02_2022年迄今各年齡層新冠死亡人數及中重症致死率
 

 

去年死亡人數比前年多出1萬576人、成長6.1%

「事實上早在這波疫情之前,台灣就有不尋常的『超額死亡』現象。」美國哈佛大學公衛博士、國防醫學院公衛系教授祝年豐表示,超額死亡是指國家內部死亡現象的長期趨勢、週期變化或是短期波動。舉例說,台灣人口老化快速,影響所及,近年國內每年死亡人數多呈微幅成長,就可視為預期中的超額死亡長期波動。至於大型新興傳染病新冠肺炎造成的死亡,就是典型超額死亡的短期波動。

但為什麼說「不尋常」呢?主要是因為今年(2022)爆發Omicron流行之前,也就是新冠疫情爆發的頭2年(2020與2021年),CECC公布國內死於新冠肺炎的累計人數為853人。但若觀察國內全年死亡人數,則光是去年(2021)死亡人數18萬3732人,就比前年(2020)足足多出了1萬0576人、6.1%,成長人數與成長率皆創近10年新高。

20220524-SMG0034-N01-黃天如_01_近年國內死亡人數與較前一年增減情況
 

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兼任教授薛承泰也說,不少人口學者都注意到,2021年扣除可預期的人口老化,以及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的超額死亡,全國至少還多死了7000多人,「究竟這其中是否暗藏著與疫情或接種疫苗直接或間接相關的死亡黑數?確實值得探討。」

回到新冠肺炎疫情本身造成的超額死亡議題,祝年豐說,去年5月台北市萬華區爆發Alpha社區傳播,當時的致死率(死亡人數除以確診人數)約3%,就是其他先進國家對抗Alpha的1.5到2倍。沒想到今年以來國內爆發Omicron,其中重症與重症致死率目前又高達20到80%,政府真的有必要好好檢討原因,並給人民一個清楚的交代。

用藥太過保守,恐錯失了黃金治療時機

同時具有內科醫師身分的祝年豐強調,「中重症病人治療情況不理想,多半不脫兩大因素,一是沒有可用的藥,另一是可能用藥太過保守,以致錯失了黃金治療時機。」

以新冠肺炎為例,目前已有效果很好的預防性口服抗病毒藥物,臨床試驗證明,只要能在患者出現症狀5天以內用藥,就能大幅降低病程發展至中重症的機率。

祝年豐感嘆,可惜政府至今仍以行政手段對新冠肺炎口服抗病毒藥物給藥條件設下諸多限制,不但多數人仍須PCR才能確診,65歲以下還必須有癌症、慢性腎病、糖尿病、慢性肝病或是孕婦等才能給藥,「其實能當醫師的人都不笨,更何況診斷與給藥本是醫師的專業,政府真的應該放手」、「10年前政府制訂流感抗病毒藥物克流感給藥規定時就是這樣搞,後來好不容易才取消,不懂為什麼現在輪到新冠肺炎又重回老路,難道永遠學不會教訓嗎?」

對於可預防輕症發展至中重症的口服抗病毒藥物,疫情指揮中心給藥政策雖漸漸放寛,但仍不免諸多限制。(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對於可預防輕症發展至中重症的口服抗病毒藥物,疫情指揮中心給藥政策雖漸漸放寛,但仍不免諸多限制。(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針對當下Omicron令人聞之色變的重症致死率,也有專家持不同看法。

隨著感染人數愈來愈多,重症致死率就會降低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整合醫學科主治醫師姜冠宇表示,一般新興傳染病爆發初期的重症致死率都會特別高,理由是第一波被病毒挑上的人,多半都是原本健康條件特別差的人,好比之前市聯醫急診就曾接到一整車的安養院住民集體送醫,這種情況之下的重症治療效果自然不會太理想,「接下來隨著感染人數愈來愈多,體質較好的分母漸漸出現,加上醫療量能配合調整,重症致死率應該就會降低。」

國內目前Omicron重症致死率近8成,有醫師認為這跟病毒初期會挑上原本健康條件特別差,包括年紀特別大特別脆弱的人有關。(姜冠宇醫師提供)
國內目前Omicron重症致死率近8成,有醫師認為這跟病毒初期會挑上原本健康條件特別差,包括年紀特別大特別脆弱的人有關。圖為台北市某醫院新冠肺炎住院病人年齡層分布及比率。(姜冠宇醫師提供)

姜冠宇說,目前針對Omicron中重症病人的藥物治療,對於已開始使用氧氣的中症病人最常用的就是瑞德西韋。若患者病情持續惡化,就可能需要用到原用於治療嚴重過敏、哮喘的類固醇地塞米松(Dexamethasone)。若情況還是難以控制,就可能會需要再加上原用於類風濕性關節炎的生物製劑anti-IL6,也就是Tocilizumab。除此之外,對於有凝血功能異常的患者會合併使用抗凝血劑,有肺炎者則會再用抗生素。

結論是,所幸目前政府對於列入「新型冠狀病毒(SARS-CoV-2)感染臨床處置指引」(現已更新到第18版)的中重症患者用藥,並不像預防輕症患者進入中重症的口服抗病毒藥物,行政上並沒有什麼特殊限制,即尊重醫師專業,原則上想要用什麼藥都可以。

臨床醫師表示,相較諸多限制的口服抗病毒藥物,政府對中重症患者的給藥原則上沒有太多限制。(姜冠宇醫師提供)
臨床醫師表示,相較諸多限制的口服抗病毒藥物,政府對中重症患者的給藥原則上沒有太多限制。(姜冠宇醫師提供)

黃高彬:不能排除因感染新冠使幼兒免疫力下降,給其他病毒可趁之機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兒童感染科主任、衛福部傳染病防治醫療網中區指揮官黃高彬表示,當傳染病大量發生時,礙於時間限制,醫療等相關單位很難第一時間就針對死亡個案真正死因逐一探究,所以只要死者生前甚至死後檢驗新冠肺炎呈陽性,就會列入「分子」。但事實上,可能並不是每一名死者的主要死因都是新冠肺炎。

黃高彬說,以最近國內連續發生數起幼兒感染新冠肺炎併發急性壞死性腦病變(急性腦炎),且已造成3名年僅2到3歲幼兒死亡的案例來說,雖說這些幼兒的腦炎發病與感染新冠肺炎時間非常相近,所以被高度懷疑是新冠肺炎病毒所致;但也不能排除可能是因為感染新冠肺炎使幼兒免疫力下降,進而給了其他病毒可趁之機,最終導致幼兒併發高致死率的腦炎送命。

黃高彬進一步說明,由於幼兒的腦血管障壁(blood–brain barrier,BBB)尚未發育完全,一旦病毒感染特別容易併發腦炎;影響所及,在新冠肺炎出現之前,臨床上就不時會看到幼兒因感染流感病毒、單純性皰疹病毒以及人類皰疹病毒第6型併發腦炎致死的案例。至於目前數起被判定為新冠肺炎病毒併發腦炎致死的幼兒個案真正的死因為何?可能還要留待日後進行流行病學調查,將疫情期間病例數與過去非疫情期間的基礎值進行比較,才能作出較精準的綜合判斷。

國內近期連續出現數起幼兒感染新冠肺炎併發腦炎致死的案例,引發專家高度注意,也提醒家長提高警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國內近期連續出現數起幼兒感染新冠肺炎併發腦炎致死的案例,引發專家高度注意,也提醒家長提高警覺。(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若將BA.1與BA.2確診分母混合計算,重症致死率就可能失真

話雖如此,也有學者認為CECC目前呈現的Omicron重症致死率不但未高估,甚至還有低估的可能性。台大公衛學院教授金傳春表示,CECC對Omicron重症率統計起始時間是從今年(2022)1月起算,也就是說,這其中還夾雜著許多Omicron BA.1的確診病例。而各國的研究報告都指出,現在台灣正在流行的Omicron BA.2重症率遠比BA.1要高得多,若將BA.1與BA.2確診分母混合計算,重症致死率就有可能失真。

金傳春說,政府企圖透過粉飾的數據讓國人不要恐慌,卻忽略了現在最恐慌的人可能不是一般民眾,而是在第一線直接面對高重症致死率的醫護人員。尤其現在5歲以下幼兒既不能接種疫苗,也沒有口服抗病毒藥物可吃(目前兩款口服抗病毒藥物適用對象至少都須年滿12歲),她曾再三呼籲CECC開放嬰幼兒及孕婦在發病3天內使用高效價的康復者抗體血清進行治療,卻都不獲採納,「試問坐在辦公室裡的官員,你們真的能夠體會醫護人員眼睜睜看著寶貴生命在手中流逝的痛苦與壓力嗎?」

生命不但有限,更是極度脆弱的。其實每一個人都明白,即使不爆發新冠肺炎這樣全球性的新興傳染病,也沒有人可以永生不死。或許超額死亡與Omicron重症致死率的計算與校正方式百百種,每個專家學者的看法與解讀也未必相同,然而真正應該被在乎的是,在如此撲天蓋地的疫情之下,政府有沒有真正體察民眾至今仍經常無法順暢且及時緊急就醫的困境?有沒有竭盡所能地撤下一切行政障礙,尊重、支持,並扮演醫療體系堅實後盾的角色,讓他們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全力搶救生命?

如果答案是有的,即使最終仍難免有死亡案例發生,至少能因已盡了最大努力而無憾;如果答案是沒有,那麼就算致死率再漂亮,也只是諷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