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若台灣受到中國攻擊,美國會不會保衛台灣」 1996年柯林頓政府用航母戰鬥群回答這個問題

柯林頓執政時期,北京在台海實施飛彈試射演習,讓華府決定派出航母艦隊巡航台灣海峽。(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5月23日在訪日行程、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會談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公開承諾「若台灣受到中國攻擊,美國將會保衛台灣」,而事後白宮則聲明對台政策不變。

拜登突如其來的承諾,引發了各界的討論,討論焦點自然是集中在「美國對中政策是不是已經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畢竟美國對美中台關係的政策,直接影響到整個亞太地區各國的國際外交政策、國防和經濟布局。

「若台灣受到中國攻擊,美國會不會保衛台灣?」這個問題,美國曾經在1996年台灣舉行首次總統直選時,用實際行動回答過一次。

當時北京的解放軍在台海舉行飛彈試射演習,中國飛彈甚至落在台灣港口附近。美國此時由柯林頓政府執政,和中國在外交領域一陣高來高去後,1996年3月11日,美國海軍自波斯灣加派尼米茲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台灣東部海域,預定與獨立號航空母艦戰鬥群會合,為美國結束越戰後在亞洲地區最大的軍事部署。由於北京此時也讓潛艇部隊緊急全部出海抗衡,一時之間,戰雲密布。

而台灣的總統大選就在這種戰爭一觸即發、美國、日本、菲律賓及馬來西亞等國皆已準備自台灣撤僑的氣氛下,順利完成了。

對於柯林頓政府決定以軍事力回應北京在台海軍事挑釁的決策過程,《新新聞》在這篇1996年3月的報導中,做了詳細的紀錄和描述。(新新聞編輯部)

台海情勢在這一周來又有急遽發展,使得目前台灣海峽上似乎戰雲密布、旌旗相對。只是除了台海兩岸的對峙之外,還有美國航空母艦隊也站在台灣這一邊參與「對峙」。

中共不理美國警告

這一切還得拜中共之賜。

美國華府在(1996年3月)6日星期三時,國家安全顧問雷克(Anthony Lake)在喬治華盛頓大學演講,雖然隻字不提「中國」,但在問答時間,卻躱不過有關中共正在進行的飛彈試射,於是他做出了用字相當強硬的反應,指稱北京選在距台灣如此接近的地方進行飛彈試射,乃是「魯莽的」(reckless,或許該譯為「張狂」更恰當)。他並警告北京:「如有任何差錯,將會有嚴重後果!」他甚至說出:「北京如果對台蠢動,將會導致美國改變它與中國的關係!」

這是那陣子美國高級官員首度發出如此的強烈的訊息。

北京的回應卻是在8日宣稱另一回合海空實彈聯合演習,時間從12日到20日,也就是台灣總統大選前兩三天。這大槪是世界難得一見的諷刺,一個小國將在一個霸道強權的砲火威脅下進行民主選舉。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而北京派到美國來談台灣問題的特使──國務院外辦室主任劉華秋,則是於7日抵達華府,當晚就與美國國務卿克里斯多福(Warren Christopher)進行晚餐會談,而雷克也同時參與。

結果兩個小時的對談下來,美中雙方根本彼此「不對眼」,劉華秋仍是中共一貫的霸氣怪怨別人,既怪台灣李登輝,也怪美國的「干涉內政」。美方倒是嚴正地表明了立場,迭加警告北京要顧到「後果」才行。當然那時,中共在台海附近的演習,不但未鬆懈下來,反而又策動了新一回合的實彈演習。

1995年李登輝重回他的母校康乃爾大學並發表演說,成為首位成功訪問美國的台灣現任元首。(新新聞資料照)
1995年李登輝訪美並在康乃爾大學並發表演說,引發北京在台海試射飛彈的恫嚇行為。(新新聞資料照)

8日是星期五,美方仍不放棄希望,安排由白宮的雷克與劉華秋進行會談,而且為了躱開新聞界的「打擾」,他們特意借用了美國駐法大使潘蜜拉(Pamela Harriman)在華府近郊維吉尼亞州的農莊密談,或許在那樣優雅的景致中,雙方的會談氣氛會緩和些。

基於利益出動艦隊

結果美方又失望了。

9日是星期六,美方已得知中共宣布了新一回合實彈演習之後,國防部長裴利(William Perry)就在五角大廈的會議中,向其同僚雷克以及克里斯多福提出了增加美國海軍在台海附近「展示武力」的建議,以便向北京發出更明確的訊息──美國是真的在乎台海地區的穩定!

當天稍後該建議就送到正在加州訪問的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那裡,而柯林頓也接受了裴利的建議,決定派出目前正在波斯灣的尼米茲航空艦及其特遣支隊前往西太平洋台灣的方向,以便在台灣選舉前抵達台灣海峽。如此,尼米茲艦隊加入不久前才抵台灣東北方的「獨立號」航空母艦隊,如此的陣容單單在地圖上排出來,就已架式十足了!

蔡英文總統23日接見美國前國防部部長裴利(William Perry)一行,並相互交流(總統府)
台海飛彈危機爆發時,擔任美國國防部長的裴利(左)在五角大廈會議提出增加美國海軍在台海附近「展示武力」的建議。(資料照,總統府提供)

美國如此「夠意思」的表現,倒不是一廂情願的為了保護台灣,而是精心考慮過其「國家利益」之後的審愼決定。美國「國會研究中心」的中國問題專家薩特(Robert Sutter)就表示:「美國政府會派出其太平洋艦隊3分之1的軍力,必然是基於國家利益考慮的!他的出發點並非只是幫助台灣,當然剛好兩者的利益在這方面是重疊的。」

說穿了,台灣方面擔心台海發生戰爭,美國方面更不願見到戰端掀起,因為美國畢竟是個太平洋強權,在此區有太多的戰略、軍事、政治與經濟利益。如果台海穩定被破壞,身為西太洋的領袖強權以及權力平衡者,它是絕難脫身的!

甚至,連北京方面也不願台海發生戰爭,因為他們一旦動武,那他們對台灣的「統一」期望將為之粉碎!自己的經濟發展將付出重大代價,還有日本及東南亞國家對它的警惕而加強軍備的可能,更不用說那等於是對美國「正面挑戰」了!

因此,到目前為止,美國政府與學界專家幾乎一致認為北京目的就在「恐嚇」台灣,而不會掀起戰爭。

恐嚇什麼呢?據說北京方面也知道李登輝還是會當選,他們也已接受了這樣的可能發展,但他們真正目的則是衝著選後李登輝的政策而來。

美國台北失去聯絡

誠如美國助理國務卿羅德(Winston Lord)所指出的,中共希望李登輝在選後不再搞提升台灣國際地位的政策,可想而知,那包括推動台灣加入聯合國、李總統再度出國訪問(尤其是美國)以及以建交促使「兩個中國」之出現等等。因為在北京的眼中,這些活動就是造成台灣的「事實獨立」。這話當然頗有語病,但老共「死要面子」,自己不爭氣以德服人,卻走上「武力威脅」之路,真是為德不卒,徒生反效果。

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台灣在北京飛彈的威嚇下實施首次總統直選,李登輝最後高票當選。(新新聞資料照)

不管怎樣,最近這段情勢緊張期間,在華府卻出現了一個怪現象,那就是美國行政部門與台北駐美代表完全沒有聯絡,魯肇忠幾乎是求見無門,頗感困擾。只有頻頻「上山」前往國會山莊見國會議員,尤其是促請民主黨方面的議員給予聲援,以期壯大美國國會兩黨對台灣的支持。

不過魯肇忠依然積極任事,除了舉辦過二天開放雙橡園「賞梅」活動以外,更全力在準備17日假甘迺迪中心舉行的「為民主而唱」,希望台灣選總統的民主盛事,經由這個演唱會傳播得更遠。同時也希望讓許多為台灣安全憂心忡忡及奔走呼號的美方人士與國會議員,能藉著這音樂會稍事休息與緩衝一下。

(本文刊登於1996年3月17日出版的471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