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行政執行署對滯欠大戶祭管收殺手鐧 國民黨不當黨產欠59.7億列首位

國民黨因被追討不當黨產,在行政執行署列管滯欠大戶中排名第一,依法黨主席若被查出涉及隱匿黨產又解釋不清,有可能遭到執行署向法院聲請管收。(資料照,顏麟宇攝)

立法院修法通過財稅舊案今年3月初起再延10年追討期限,行政執行署列管的滯欠大戶金額因而有634億元之多。為此,執行署啟動追討機制,還向各分署下達增加聲請管收件數,希望能提高追討金額,今年預定聲請管收案件為78件,比去年一整年的36件加倍還多。執行署鎖緊螺絲的操作將用來追討包括首位滯欠大戶中國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等案,但陳年的財稅舊案除管收之外,還有別的萬靈丹嗎?

政府在2007年間修改《稅捐稽徵法》明定追稅期限為15年,前5年由國稅局等稅捐機關負責徵收,後10年則由行政執行署負責追討。然後將2007年3月5日之前,共8萬餘件1260多億元的重大欠稅案件交給執行署追討5年,這8萬餘件欠稅案,就是現今所稱的「財稅舊案」。

國民黨欠59.7億餘元奪冠,比第2名多30億餘元

立法院去年(2021)11月底修法通過「財稅舊案」再延10年期限之前,已經延長2次了,上次延長是2017年3月5日,而且縮小範圍,不是所有50萬元以上的欠稅案件,要行政執行署追大放小,集中火力針對千萬元以上大戶、曾被法院裁定拘提或管收確定的義務人,以及曾遭法院核發禁奢等禁止命令的義務人。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行政執行署官員透露,這些欠稅大戶加起來的欠稅總金額有300多億元,執行署花費5年時間,追討入國庫的金額不足10億元,截至2032年3月4日還要花10年時間追討這300多億元。連同「財稅舊案」的欠稅大戶,執行署今年度列管的滯欠大戶就有579個,包括146個法人及433個自然人,包括欠稅、欠費等滯欠總金額有634億5千萬餘元。

《新新聞》調查,行政執行署列管前10大滯欠大戶中,中國國民黨因為被追討不當黨產,執行金額高達59億7000萬餘元而成為滯欠大戶第1名,比其次積欠29億7000萬餘元代履行費用的合力旺環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足足多了30億餘元。據指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黨產會)移送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給行政執行署追討,直至2020年間移送金額已達28億餘元,雖然執行署陸續查封國民黨的動產及不動產,但因法院裁定停止執行,執行署無法拍賣,而黨產會又繼續移送,所以國民黨的待執行金額才暴增到59億餘元。

20220526-SMG0034-N01-林益民_03_行政執行署前10大滯欠大戶一覽表
 

據指出,行政執行署一開始就卯足全力向國民黨追討不當黨產,查封台北市八德路國民黨黨部等多處不動產,目前因案件由法院裁定停止執行中及案件還在法院審理尚未確定,所以執行署各地分署按兵不動,未再執行。

黃任中家族兩人名列前10,共欠25.7億餘元難追回

1名行政執行署官員說,如果案件確定後,執行署可以執行追討不當黨產,查封的不動產可以陸續執行拍賣。這名官員說,執行官追討一般公司行號欠稅欠費時,如果發現公司負責人涉及隱匿財產時,可以命令負責人到署說明,情節重大的話,就會向法院聲請管收負責人。同樣的,因為國民黨是社團法人,依照《行政執行法》第24條第4款規定,其他法人的負責人比照公司的負責人;國民黨的負責人是黨主席,如果被執行署發現不當隱匿情形,必要時,黨主席也要說明清楚。

20170523新當選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拜訪現任國民黨主席洪秀柱.雙方密談後.共同出席記者會.洪秀柱.(陳明仁攝)
行政執行署卯足全力向國民黨追討不當黨產時,處分書曾送交時任黨主席的洪秀柱。(資料照,陳明仁攝)

換句話說,行政執行署當年將處分書交給國民黨黨主席洪秀柱,自洪秀柱以降的黨主席包括吳敦義、江啟臣及朱立倫等人,如果被執行署查出涉及隱匿黨產又解釋不清楚,有可能遭到執行署向法院聲請管收,獲法院裁准即要被管收3個月。

而長期在財政部欠稅大戶榜、法務部行政執行署滯欠大戶榜中列首位的黃任中(已歿)家族,目前是暫列第3的黃若谷及第7的夏黃新平,黃若谷是15億2000萬餘元,夏黃新平是10億5000萬餘元。

執行署官員說,黃若谷今年(2022)3月時,還是以31億元暫列第2名,但因其中的16億餘元遺產稅於4月間過了追討期限,所以5月因少了16億元而成第3名,黃若谷早年就移居國外,執行署又查不到其海外住居地址,很難追查其財產及資金流向。

579個滯欠大戶共634億餘元待追討,過去2年僅追回不到2億  

如何解決財稅舊案及國民黨不當黨產等579個滯欠大戶?如何追討634億餘元?行政執行署署長林慶宗於去年底召開專案會議時,發現這兩年雖然受疫情影響,但各分署聲請管收的案件偏低,前年加去年的聲請管收件數有71件,法院裁定管收63件,追討金額有1億7859萬餘元。平均1年35件,以行政執行署全國有60餘名執行官,如果1人1年1件的管收案,每年起碼有60件才對。

20220526-SMG0034-N01-林益民_02_行政執行署近年向法院聲請管收案件獲准情形
 

令人不解的是,執行署官員透露,執行署竟有主任級的執行官從未聲請過管收;由於一般執行官起碼要有10年以上資歷,才可望升級擔任主任執行官,這10年間難道沒有碰過義務人隱匿財產逃避追繳,必須使出執行最後的管收手段,讓義務人繳清欠款換自由嗎?

聲請管收案件就跟檢察官偵辦重大金融案件一樣,沒有追出案情的來龍去脈,沒有清出可疑資金流向,根本不能出執行署大門向法院聲請管收義務人。如果,主任執行官沒有管收案件的經驗,不熟悉其中的彎彎繞繞,如何在關鍵時刻指導執行官聲請管收成功。

行政執行署鎖螺絲  今年提報78件已有6人被法院裁定管收

行政執行署官員透露,基於加強辦理追討滯欠大戶的欠款欠稅,執行署一改以往各分署任意聲請管收的情形,各分署必須年度預先提報聲請管收案件。今年已預先提報78件,截至4月底,已有6位義務人被法院裁定核准管收。

20220526-SMG0034-N01-林益民_01_行政執行署各分署滯欠大戶列管人數
 

執行署官員說,其實,聲請管收案件不一定百分百獲法院裁定核准,法院核准管收後,不是每個義務人都像前台灣大哥大首任董事長孫道存(已歿)一樣,在被關押前一刻籌出錢贖身。因孫道存欠稅案而衍伸的「禁奢條款」是執行署的經典案例,還有不少管收案件則是比美萬里追兇的刑警。

例如台北地方法院最近審理的1樁逃漏所得稅案件,新北市1位知名律師之前曾因處理不良債權,而被國稅局核課數千萬元的巨額所得稅。有了這個前車之鑑,該律師14年前再次經手不良債權案件時,卻謀畫利用人頭頂包,進行金蟬脫殼的逃漏稅案。

這名律師以1000多萬元買下5000多萬元的不良債權,這不良債權的土地擔保品在桃園市內,頗具開發價值,但因產權複雜而被擱置。不過,這名律師靠著專業經驗,花了3年時間、近千萬元,排除萬難而獲法院拍賣之際,卻將這筆債權轉讓給陳姓女子等人,而且是以2000多萬元的價碼讓出,利潤不多。

後來,寶佳集團的林陳海以1億4900萬元的金額買下部分土地,並在5年前蓋設住宅大樓出售。法院拍賣後,陳女等人可受償1億餘元,陳女按比例可獲得8654萬餘元,分別在2012年及2013年取得,陳女則被國稅局核定2年應繳納2267萬餘元。

台北分署向北檢告發,某律師終於繳交上千萬元欠稅

這2筆欠稅於2015年由行政執行署接手追討,卻討不到1000元。執行官翻遍國稅局的移送卷宗,認為陳女的所得是來自法院拍賣,財產不可能憑空消失,查明其中枝枝節節後,命令陳女至行政執行署台北分署報告財產狀況,但陳女屢次未到而向法院聲請拘提,台北分署第1次拘提未果,2017年9月第2次拂曉出擊,才將剛睡醒的陳女拘提到案。

陳女到案後仍堅不吐實情,管收3個月仍說錢被已過世的丈夫拿走。不過,台北分署查出律師與陳女的往來情形,及過濾相關人等的說法,該名律師疑是陳女的幕後藏鏡人,向國稅局建議依法對律師進行實質核課卻未獲接受。

20180808_台北地檢署,外觀。(資料照,翻攝王百堅臉書)
行政執行署台北分署向向台北地檢署告發某位律師等人涉嫌逃漏稅,終於追回上千萬元的欠稅。(資料照,取自王百堅臉書)

整個案件至此對律師及陳女等人是畫下超完美句點嗎?其實,該管收的已經管收過,該向國稅局堅持的也堅持了,執行官絕對可以向執行署交代,已經無所可被挑剔了。

可是,台北分署做了一件事,在隔年(2018)初向台北地檢署告發律師等人涉嫌逃漏稅,全案經檢調偵辦4年後,去年底,檢方起訴等律師及陳女等人,律師也向執行署繳交應繳的上千萬元欠稅。

從這件管收案可見,執行官從蛛絲馬跡中爬梳出逃稅疑點,雖然4年前管收陳女時缺了臨門一腳,最終還是實現了稅務正義。但在近年通膨率每年3%的情形下,稅務正義不能只是「有實現」,而是要「趕快實現」才對。10年前收到的稅款,與4年前及去年收到的稅款,金額雖然一樣但絕對不等值!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