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東豪專欄:恩恩故事裡讓人難以承受的仇恨的螺旋

恩恩爸爸積極尋找真相的拼圖,卻在網路上被人用「塔綠斑」、「想當立委」攻擊。(取自恩恩爸爸臉書)

恩恩是這波疫情第一個走掉的孩子,在4月17日深夜過世,還記得當時許多人質疑是送醫過程遭到延誤。但過去這一周以來,恩恩的爸爸為了找尋真相,卻和新北市政府發生許多爭執。

恩恩的救命機制有兩道防線,第一道防線是新北市衛生局與新北市消防局119專線;第二道防線是疾管署的1922防疫專線。恩恩爸爸的拼圖裡,新北市衛生局與新北市消防局119專線花了81分鐘才派出救護車,1922則要143分鐘才通知到新北市衛生局,很明顯這兩道救命防線都慢了。

恩恩爸爸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分別向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與新北市政府調閱當時他門夫婦分別向1922、新北市119報案後的通聯錄音檔與相關單位橫向聯繫的錄音檔。

為什麼錄音檔只能聽不能帶走?

恩恩爸爸說的很含蓄,119的譯文少了語助詞,沒能還原真實緊張的狀態。實情呢?恩恩媽媽在講恩恩病況、要救護車時,剛開始119並沒有很相信,有些用詞甚至會很傷人。

當時恩恩爸爸在新竹隔離,恩恩媽媽和兩個小孩3人則在中和,3人都有發燒、都有病徵。恩恩媽媽打電話找不到中和區衛生所求救,轉而多次打119求救,但119後來回覆找不到衛生局,無法派救護車。另一方面,恩恩媽媽也打電話給恩恩爸爸求救,恩恩爸爸則2次打1922求救。

恩恩爸爸依據《政府資訊公開法》要這些錄音檔,目前新北市政府僅提供恩恩媽媽與119的通聯記錄與譯文,119的錄音檔只能聽,不能提供。

外界很好奇119的錄音檔為什麼不能提供給恩恩父母?恩恩爸爸說的很含蓄,119的譯文少了語助詞,沒能還原真實緊張的狀態。實情呢?恩恩媽媽在講恩恩病況、要救護車時,剛開始119並沒有很相信,有些用詞甚至會很傷人。但119最終還是找到衛生局官員、也派了救護車。

衛生局長陳潤秋表示,日後只要恩恩爸爸隨時想聽錄音檔案都可以,但基於個資問題,錄音檔案不宜公開。(圖/李梅瑛攝)
恩恩爸爸想知道119與新北市衛生局、雙和醫院之間的聯絡過程,新北衛生局長陳潤秋向恩恩爸爸解釋,當時實在忙不過來。(圖/李梅瑛攝)

至於119與新北市衛生局、雙和醫院之間的聯絡過程,新北市政府則依據《個人資料保護法》以恩恩爸爸與媽媽都非119與新北市衛生局的「當事人」,所以拒絕提供119與新北市衛生局之間的內容,僅由衛生局長陳潤秋向恩恩爸爸解釋,當時實在忙不過來。這個過程也讓恩恩爸爸選擇接受新聞訪問、上政論節目,反抗新北市政府。

《政府資訊公開法》的立法目的,開宗明義寫著是要保障人民知的權利,但你怎麼樣也沒想到,《個人資料保護法》居然成了新北市政府拒絕提供跨部門聯繫錄音檔、相關文字記錄的理由。

新北市長侯友宜在本月6日還表示,他特別責成衛生局、消防局局長必須把當天的整個來龍去脈、還原整個經過,讓恩恩爸爸了解事情的始末,「讓恩恩爸爸能夠越了解事實的真相,這才是我們應盡的責任」。

為什麼區衛生所沒有人接電話?

沒有衛生局同意,119就不能派救護車。這也就是恩恩爸爸所說的「消失的81分鐘」,而恩恩的父母卻不是可以調閱相關資料的「當事人」。

恩恩的爸媽最在乎的是,為什麼區衛生所沒有人接電話?為什麼119會找不到衛生局官員?沒有衛生局同意,119就不能派救護車。這也就是恩恩爸爸所說的「消失的81分鐘」,而恩恩的父母卻不是可以調閱相關資料的「當事人」。

恩恩爸爸尋找真像拼圖還有一塊是1922,疾管署目前提供了當天的恩恩爸爸與1922的錄音檔與通聯,但1922的後續橫向聯繫,則只有內容簡略的通聯文字,也沒有提供詳細的電信通聯紀錄作為佐證。

恩恩爸爸第一次打進1922是在17:38,第二次打進1922是18:08。他在臉書上寫著:「這個處置過程我無法接受,因為我在第二通電話中已經明確告知恩恩昏迷,119也找不到衛生局,當下1922回覆並答應我會紀錄跟反映,沒想到是在20:44才把我的救命需求,轉吿疾管署北區管制中心,12分鐘後才聯絡上新北市衛生局」。

疾管署給恩恩爸爸的回覆(取自恩恩爸爸臉書).jpg
疾管署給恩恩爸爸的回覆中表示,1922因為當日處理了2萬7000餘通的電話,所以客服中心於20:44分轉送案件到達北區管制中心。(取自恩恩爸爸臉書)

疾管署在公文中表示,1922因為當日處理了2萬7000餘通的電話,所以客服中心於20:44分轉送案件到達北區管制中心,北區管制中心又花了12分鐘於20:56分聯繫到新北市衛生局。所以恩恩爸爸完全沒想到從1922轉接到新北衛生局,居然要143分鐘!

不是「當事人」不能探究真相

當恩恩爸爸開始面對媒體、上節目後,網路上出現了一批人用「塔綠斑」、「想當立委」……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而是變成一種仇恨的螺旋。

恩恩(取自恩恩爸爸臉書)
恩恩故事裡另一個讓人難以承受的悲哀是,對恩恩爸爸攻擊的惡毒言論在同溫層社群發酵。變成一種仇恨的螺旋。 (取自恩恩爸爸臉書)

恩恩爸爸才會感概:「當地方政府失能,我遲遲等不到救護車,中央的1922也未能及時發揮功能,我覺得我需要疾管署交代更完整的資料,不是只是簡單的文字說明。」至於新北市消防局與衛生局之間到底發生什麼事?對不起,恩恩的爸爸媽媽不是《個人資料保護法》的「當事人」。

恩恩一家人的故事只是到此為止嗎?當然不是。當恩恩爸爸開始面對媒體、上節目後,網路上出現了一批人用「塔綠斑」、「想當立委」攻擊他……,還有許多更惡毒字眼就不再引用,而這些言論又在同溫層社群裡發酵。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而是變成一種仇恨的螺旋,這是恩恩故事裡另一個讓人難以承受的悲哀。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