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缺額增6倍、政大財管正取只來1人 數A擾局明年落點仍難有參考

數A難度過高,讓不少考生在選填志願時採取保守的策略,連頂大許多科系都出現缺額。情境照。(顏麟宇攝)

108課綱施行3年後,做為配套的大學考招新制在今年正式上路,考科改動下不只學生在摸索新標準,就連大學端也是步步為營,豈料數學第一次分流後,難度超高的數A立刻讓各系措手不及,新制度下的落點要底定,恐怕還要再花個2、3年。

大學個人申請在6月中正式放榜,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情景不是學生專利,不少科系也是一片愁雲慘霧,因為今年全國缺額高達1萬294個,也就是說有上萬個名額招不到學生,只能寄望分科測驗時有人補上。

史無前例的萬人缺口,大學甄選入學委員會分析主因有二,一是少子化下總報名考生減少4000人,且在疫情下有1023名考生改以防疫外加名額錄取,削減了原來的生源;不過對許多學校來說,還有一個官方沒說出口的理由:數A效應還在繼續。

滿級分人數不到1%,最難數A打亂考招新制

今年大考制度的新變革,在學測部分將數學科分流為數學A、數學B,前者設計給數學需求高的科系使用,後者則是需求較低,不過即使同類型科系也有差異,比如台灣大學、政治大學商管科系皆採計數A,其他學校則以數B為主。此外也有科系是數A、數B皆採計,考生可依成績高低,選擇用哪一科申請。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目前的招生制度下,學生要用學測成績選填最多6個志願,通過各系第一階段篩選後,再進行第二階段面試,二階放榜後若錄取不只1個科系(俗稱重榜),再決定要就讀哪個系,過程就像篩子一路淘選,各科系光是一階採計什麼考科、門檻訂多高都得重新摸索。

沒想到摸索才到一半就遇上意外:大家都預料數A比較難,但沒想到它這麼難。首屆數A僅有0.99%的考生拿下滿級分,創下數學科近6年最低點,高分人數腰斬下,也讓採計數A的科系亂了陣腳。

20220307-SMG0034-N02-吳尚軒_03_近年學測數學科滿級分人數佔全體比例
 

「弱勢科系的人被拉走」,台大缺額暴漲7倍

頂尖大學受到的衝擊尤其顯而易見。台灣大學今年缺額數增長超過6倍,從去年的23人衝到176人,註冊組長李宏森分析校內數據指出,缺額增加的科系裡,有83%都是採計數A,顯見影響確實不小,考題太難加上學生本來就持續減少,各系通過第一階篩選的人數也因此變少,加上校內外的科系間互相重榜拉扯下,「弱勢科系的人就會被拉走。」

台灣大學、台大、台大校園、台大學生。(郭晉瑋攝)
台灣大學今年缺額數增長超過6倍,從去年的23人衝到176人。(郭晉瑋攝)

陽明交通大學電機系主任劉建男則指出,過往通過一階篩選的學生中,數學最低級分大概是13,今年甚至有人是11級分通過,而高分群學生減少,申請前段校系學生又重疊的情況下,對熱門科系如電機、資工尚且影響不大,但其他科系就會為此苦惱,光是工學院就有不少科系缺額增加。

發現高分低填、一階過關科系少,他們放棄面試拚分科測驗

最難數A造成高分群減少,不僅通過標準的學生變少,另外不少考生因為成績遠低於預期,因此選填校系時採取保守策略,卻在後來發現自己「高分低填」,全國中等教育產業工會秘書長、萬芳高中教師許麗吉便觀察到,許多有志台大的學生不敢浪費志願,只敢填清華大學、中央大學,但一階結果出爐後,才發現自己的分數其實可以進台大,「有些人不想屈就,就會放棄不去面試。」

還有一些學生,是因為通過一階篩選的科系太少,乾脆直接準備分科測驗。政治大學國貿系每年一階會選出90人,過往都有80多人會來面試,但今年只有72人。系主任譚丹琪指出,他們檢視沒來面試的學生資料後,發現不少人一階只有通過1、2個科系,推論可能是因為覺得選擇太少,乾脆就放棄面試,「看起來是當初錯估了落點。」

政大、政治大學。(取自國立政治大學臉書粉專)
政治大學有些學系今年出現,前往面試的考生比往年減少。(取自國立政治大學臉書粉專)

考生大多採取保守策略下,報名「保底」科系的情況也比過去增加,結果是重榜的比例也較過往更高,但畢竟一個人只能念一個系,被放棄的科系於是成為苦主。

高達9成與台大重榜,政大財管正取20人僅1人報到

政大財管系今年錄取名單高達9成與台大重榜,最後正取20人只有1人前來報到,剩下19名都從備取名單錄取,系主任陳嬿如指出,過往跟台大的重榜比率只有6、7成,「代表目標台大的人不敢全都報台大,因為數A分數讓大家抓不準。」

陳嬿如說明,今年在面試過程就發現,不少學生其他5個報名的科系都是台大,或5個志願都是法律系、5個都填醫藥類科系,最後突然報了政大財管,這樣的情況過去罕見,「以前篤定要唸台大的都不會來報,現在這樣也讓我們很困擾。」

被數A衝擊的不只國立頂大,私校理工科系也同樣遭受影響。中國文化大學化材、光電物理系今年都採計數A,教務長方元沂指出,其他跟文化同等級的理工系所都採計數B,就變成文化要跟國立大學要競爭同一批學生,結果不少錄取學生都跟後段國立大學重榜,「最後這些學生都跑去國立學校。」

明後年採計科目不能改,大學還得煩惱怎麼微調新標準

考招新制是108課綱的配套,隨著課綱走過第3年,大學端如今才真的要正式碰觸新課綱,然而這個第一次有太多意外,如今各大學也如火如荼檢討。

台大教務處已進行完招生數據分析,並特別要求各學系提早討論明年篩選標準;政大財管未來持續採用數A,但未來分科測驗會調整為社會組、自然組招生,自然組參採數甲,社會組則看社會科,陳嬿如說:「不然這些學生可能永遠沒機會進來。」方元沂則透露,文化大學校內近期已經在討論,要問招聯會是否能調整參採考科,「明年可能來不及了,那就看後年還能不能。」

不過,各系所明、後年採計的數學科目早已經正式公告,大學招聯會對此說明,由於考科涉及高中3年的選課及學習路徑,明後年參採數A或數B不能更改,但檢定標準等細節都可以再調整,最終仍以當學年度招生簡章為主。

20220307-SMG0034-N02-吳尚軒_01_近年學測數學科各級分人數比例分配
 

今年亂到難給明年當參考,考招新制抓落點再等2、3年

而不管改或不改,數A效應的影響至少還會持續個幾年。元智大學教務長謝建興便舉例,元智化材系今年有17個缺額,這些名額之後會回流到分科測驗,化材系的40個分科名額就會變成57人,但名額增加會造成錄取分數下降,最後學測申請、分科測驗招收到的學生程度落差恐怕會拉大,將來老師上課時也難拿捏難易度。

20210602-文化大學校景。(顏麟宇攝)
數A難度過高影響大學招生的問題,連私立大學如文化大學都難以避免。(資料照,顏麟宇攝)

謝建興說明,元智接下來也將邀集全校檢討篩選標準,新課綱下學生性質、考試方式都跟過去不大一樣,大學其實還需要更多時間調適,「難就難在這是過去沒有的東西,比較難參照」,而他也擔憂,即便現在調整好,未來還是會因為考題難度產生波動,預估接下來各校至少還要再2、3年才能抓出新標準。

許麗吉也指出,這一屆學生沒有過去的落點能參考,原本希望今年結束後可以給學弟妹當依據,「但明年應該完全不足以參考」,像台大許多科系的一階門檻是史上最低,許多學校的分數都相當混亂,明年學生評估落點還是會很辛苦。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