儲能商機2》儲一度電成本7到10元 上千億元的儲能成本誰買單

太陽能光電發電不穩定,然若搭配大型儲能系統發電成本驚人,勢必影響電價。(資料照,尹俞歡攝)

民進黨政府過去幾年大力推動風光綠電的建置,上個月太陽光電在尖峰時刻發電功率達到440萬瓩,約占尖峰負載11%,然而,風光綠電的不穩定性,讓政府還得花錢另外委託民間建置儲能電廠,上千億元的儲能成本,最後由誰買單?(系列2之2)

根據經濟部次長曾文生在立法院答詢,儲能系統1MWh的建置成本為4000多萬元,台電部分自建160MWh,其餘的840MWh則由民間業者建置。如果以台電提供儲能調頻輔助服務容量費450元/MWh計算,台灣2025年民間儲能系統stand-by的費用就要33億元,一旦傍晚電力不足,還要再另外支付每度2元的「削峰填谷服務電費」,儲能成本高達上千億元。

儲能系統調配容量僅光電風電發電量一成

台灣電力系統在綠電陸續併網之後,再度顯示其脆弱的一面,由於再生能源屬於「間歇性能源」,今年夏天太陽光電雖然對中午的尖峰用電,提供了不小的貢獻,但台灣中南部地區太陽光電平均每天可發電的日照時數,大約只有3到4個小時,剩下的時間,電力系統還是得靠燃煤與天然氣等基載發電。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尤其太陽下山後,太陽光電的發電立即歸零,反而導致傍晚以後的夜間尖峰供電吃緊,為了解決綠電歸零的困境,經濟部方面積極推動2025年儲能系統2GWh的建置。

然而,2025年太陽光電20GW,連同離岸風電後一共27GW的建置目標,和儲能系統2GWh的調配,只有10:1的比例,這樣懸殊的比率,一旦碰上類似303大停電,一個大型火力發電機組停擺,儲能系統到底能替台灣的電力系統,發揮多大的「備援」空間,目前看起來,也並不樂觀。

20220303-全台各地3日上午突然停電,連道路交通號誌都停擺,警察趕往現場指揮交通。(盧逸峰攝)
全台各地3月3日上午突然停電,連道路交通號誌都停擺,警察趕往現場指揮交通。(資料照,盧逸峰攝)

先前,立法院針對303大停電,曾經請相關單位就「前瞻特別預算綠能建設」建置分散式區域規模之大型儲能系統、強化電網運轉彈性公共建設計畫執行情形」進行專案報告,民眾黨立委高虹安當時曾針對再生能源與儲能系統的配置比例進行質詢,原能會主委謝曉星表示,「在節能、儲能、創能領域,台灣在儲能這一塊是最弱的,從電網穩定性角度,儲能系統與再生能源之間的配比,當然是愈高愈好」。

然而,儲能系統現階段並不便宜,如果以1MWh的成本4000萬元估算,台電方面在2025年委託民間提供調頻輔助服務,民間建置的840MWh儲能系統,成本大約為336億元,台電方面委建的160MWh部分,成本也有68.85億元。如果從「羊毛出在羊身上」的理論,這些建置成本,最終都必須反映在電價上。

經部推光電案場結合儲能,業者估夜間電費恐逾目前電費3倍

除了上述的建置成本之外,儲能系統一旦併網,相關的維運成本,都得由台電的電網吸收。

根據經濟部的2025年規畫,儲能系統2GW的建置,除了1GW靠台電與民間調頻輔助服務業者建置之外,其餘的0.5GW部分,則是靠既有的太陽光電電廠結合儲能系統,經濟部6月下旬,公告〈儲能系統結合太陽光電發電設備競標及容量分配作業要點〉,基本上就是希望鼓勵光電案場結合儲能系統,讓儲能系統白天時,趁太陽光電滿發就近充電,到了晚上「夜間尖峰」時,再放電2小時。

但光電業者過去都是把綠電直接賣給台電,現在要他們白天把電「存起來」,晚上的時候再賣給台電,價錢又是另當別論。

儲能貨櫃、儲能系統、儲能電池、儲能電池。(取自台達電臉書)
建制儲能系統的成本相當驚人。示意圖(資料照,取自台達電臉書)

根據儲能業者台普威能源的說法,光電系統結合儲能後,政府將以原費率加上儲能成本收購夜間電力,以光電躉購費率每度4.5元、儲能成本每度6元為例,則投標價為10.5元,儲能系統存放一度電的成本(不含電費)約7元至10元,除了計算設備、運維、保險、延長保固外,陰雨天無法滿充滿放等狀況,都會再墊高成本。「光電系統結合儲能」的夜間電費,上看每度10元,和民眾目前使用的電費,足足高出了3倍多,可以說是成本非常高昂。

但另外一種由民間業者建置的840MWh的調頻輔助服務(AFC),電力成本同樣高昂,如果以1MWh儲能系統成本4000萬元估算,840MWh的建置成本高達336億元,依據經濟部和平工業區再生能源專區公告,AFC系統設施之輔助服務容量費以450元/MW/小時,及能量型電池削峰填谷服務電費每度2元,這一筆由民間投資的成本,將會以分期付款的方式,慢慢地回到開發商的口袋。

台塑瞄準商機要蓋電池廠,還要設置電網級超級儲能站

日前,台塑集團召開記者會,宣布台塑四寶及台塑生醫共同出資,成立台塑新智能科技公司,資本額為70億元,預計共將投資160億元,分兩階段在彰濱工業區建置2.1GWh鋰鐵電池芯廠與模組廠。

台塑仁武廠設置屋頂型太陽光電設施(450kw)。(圖/環保局提供)
台塑集團積極介入能源產業,計畫建設電池廠和電網級超級儲能站。圖為台塑仁武廠設置屋頂型太陽光電設施。(資料照,台南市環保局提供)

另外,該公司也將結合翰可能源、華城電機等合作夥伴,加速布局台電AFC電網調頻服務,預計2022年底前的設置容量將可超過50MW,後續亦已著手規畫2座100MW電網級超級儲能站。依照台塑集團過去投資民間獨立電廠的經驗,台塑顯然已經看到台灣未來在節能與儲能的大商機。

如今在台泥、中租、台塑集團等大集團蜂擁而入情況下,儲能的爆發可以預期,但令人好奇的是,儲能的成本,最後到底由誰吸收?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