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檢察總長質疑中華民國35省時代的規畫現在能否適用 邢泰釗新官上任三把火燒向最高檢

檢察總長邢泰釗新官上任三把火燒,上任後將貴賓接待室改成書記官辦公室。(林益民攝)

檢察總長邢泰釗上任才滿3個月,最近在檢審會中卻語出驚人地說,他在思考「最高檢察署的工作定位」,也拜託大家想一想。他接受《新新聞》訪問時重申,最高檢的制度設計是農業時代的規畫,當時中國大陸幅員廣大,現在是否適合?應可討論。邢泰釗是否會讓檢察制度出現新氣象?最高檢察署會打掉重練嗎?各界十分期待。

法務部今年(2022年)7月22日上午在2樓會議室召開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下稱檢審會),這天的重頭戲是法務部長蔡清祥要向檢審會說明他如何圈選一審主任檢察官,可是為了調任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祥珍及李濠松到最高檢察署訴訟組辦事,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邢泰釗在說明徵選過程時,卻讓在場的檢審委員們嚇了一大跳。

在檢審會發言盼最高檢參考最高院,引進新血、與一二審連結

邢泰釗近幾年來的檢察升官之路,從台北地檢署檢察長、台灣高檢署檢察長到檢察金字塔最頂端的最高檢察署檢察總長,這中間都沒有停過,堪稱檢察界的當紅炸子雞。但他在會中說,他到最高檢察署後,就開始思考兩個問題,一是「最高檢察署的工作定位」、另一是「最高檢察署能夠為第一審檢察官做什麼」。一名檢察官透露,檢察總長5月初才上任,卻直接挑明檢察制度,而且要挑戰自己的最高檢察署,引起檢審會一陣騷動。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據指出,邢泰釗向檢審委員表示,目前最高檢這個制度,是從農業時代留下來的,現在已經到量子電腦時代,有些制度應該要重新檢討,尤其現在一、二審的情況,跟三審有點脫節,所以未來制度要怎麼規畫,拜託大家一起想一想。邢泰釗還提到,最高法院最近調動18位二審法官辦事,其中有1位是第39期、5位第38期(這2期的平均年齡約48、49歲)結訓的法官,檢方是不是也要因應這項結構的年輕化。

邢泰釗強調,檢察內部也有人對制度提出改革意見,但大部分是一審的檢察官在討論,比較重視的一、二審的制度,很少想到最高檢察署的業務。所以,在目前體系下,檢察系統如何參考最高法院的制度,引進新血,還有業務如何跟一二審連結,必須想辦法解決。

20220509-最高檢察署新任檢察總長邢泰釗9日出席交接典禮。(柯承惠攝)
檢察總長邢泰釗認為目前最高檢這個制度是從農業時代留下來的,現在已經到量子電腦時代,有些制度應該要重新檢討。(資料照,柯承惠攝)

現況發展未來最高檢檢察官可能只有曾任檢察長可出任

邢泰釗提到最高檢察署的年輕化,引發另一名檢審委員提出令人憂慮的現況。這名檢審委員說,根據《法官法》的規定,能夠擔任最高檢察署的檢察官只有兩種情形,一種是要在二審檢察官實任4年,但是目前二審實施三專生的制度,如果沒有再回任或其他設計的話,長久下去就漸漸找不到符合這個條件的人;第二種是曾任二審實任檢察官然後曾經擔任檢察長(檢察長卸任年齡約58至60歲),所以未來最高檢的檢察官可能就只有檢察長了。

該名檢審委員強調,因應最高法院的大法庭、司法院的憲法法庭,如果最高檢訴訟組要維持它的效能,應該調任具有外語能力且實際熟悉一審偵查運作的檢察官到最高檢辦事,比較有能力研究外國法制、法例。

另一位檢審委員、台灣高檢署檢察長張斗輝則認為,最高法院的大法庭都已年輕化,以最高檢察署現在的人力規模,要去因應大法庭甚至憲法法庭,如果沒有增加一些比較年輕的檢察官投入研究,對檢方相當不利,應該趕快進行調整,不單單為了最高檢察署,而是為了整個檢察體系。

張斗輝、法務部、檢察官。(郭晉瑋攝)
台高檢檢察長張斗輝認為,最高檢如果沒有增加一些比較年輕的檢察官投入研究,對檢方相當不利。(資料照,郭晉瑋攝)

今年3月初退休的檢察官陳瑞仁在最高檢訴訟組辦事時,就發現年輕化的問題。陳瑞仁曾跟《新新聞》表示,最高檢應該要有3到4成的年輕檢察官,才有能量應付大法庭及憲法法庭的業務。

律師可從一審打到再審,檢方受限審級在法庭比拚較吃虧

其實,1999年的第一次司法改革會議,民間司法改革委員會就曾提案討論改革檢察制度,要將檢察系統的三級三審扁平化,檢察官在檢察一體的體制之下可以對應三個審級的法院,也就是檢方沒有所謂的一、二、三審。如果是這樣的體制,最高檢就沒有存在年輕化的問題。不過,一位資深法界人士表示,這項提案在20幾年前並未通過,根本沒有被討論。

針對邢泰釗在檢審會提出最高檢察署工作定位的制度改革,邢泰釗還是向《新新聞》重申,最高檢的制度設計是農業時代的規畫,當時中國大陸幅員廣大有35省,現在是否適合?應該可以討論。以現行的訴訟案件為例,一些眾所矚目的案件,大多是1位或數位律師從一審打到三審,甚至再審,對案件再熟悉不過。但是,檢方受限於審級,一審的檢察官不可能到二審繼續追訴,檢方與律師在法庭比拚可能吃虧。

本來,最高檢察署有特偵組,檢察總長還可以靠辦案刷存在感,但是特偵組被廢除,最高檢只剩法律審的功能,又回歸成「冷衙門」。邢泰釗歷任北檢、高檢的檢察長,都是握有實權的檢察長,呼風喚雨,撒豆成兵。

新制若沒有總長位子  「在我總長任內實施,要我下台,我就下台」

不過,檢察體系內部有人說,最高檢太冷門了,熱不起來的邢泰釗是為了自己才提出「最高檢定位論」來的。邢泰釗則強調:「這些講法,我都不在意。」重點是要趕快討論,趕快去做,如果制度規畫出來,沒有總長的位子,「在我總長任內實施,要我下台,我就下台。」除最高檢察署的定位問題,邢認為,一、二審檢察官關心的「二專生」「三專生」制度也應好好討論,找出解決對策。

邢泰釗不僅拋出「最高檢定位論」,最高檢訴訟組今年9月要補充台北地檢署檢察官許祥珍、李濠松等2名新血,其中,李濠松的人事在檢察體系引起熱議。

20160913-「司法改革第一步:人民參與審判」立法公聽會(立委黃國昌主辦).檢察官.李濠松(陳明仁攝)
檢察司副司長李濠松8月底要回歸北檢檢察官,但9月又要成為最高檢訴訟組新血。(資料照,陳明仁攝)

李濠松年紀約45歲,目前是法務部檢察司副司長,曾擔任訪問學者到東京大學念書,又是台灣大學法研所碩士,擁有亮麗的學歷,擅長日文,研究外國法制綽綽有餘。李濠松調法務部辦事6年,後又擔任綜規司、檢察司副司長快3年,8月底要回歸一審擔任檢察官辦案,獲得好評,怎麼轉眼9月又要到最高檢辦事?

邢泰釗選回任一審的李濠松到最高檢訴訟組,遭質疑是「反辦案」

辦案跟辦事差很大。一位資深檢察官幫李濠松算一算,真正在一審辦案的時間可能快10年。名檢陳瑞仁這個年紀還在辦案,辦陳水扁的國務機要費案、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即使辦案也沒有躭擱他推動檢察改革、赴美留學。

不比陳瑞仁,比比許祥珍。許祥珍是「三專生」回歸一審的檢察官,也是到哈佛大學的訪問學者,但辦案經驗豐富。2017年司改國是會議之後,辦案就是檢察體系的顯學,「二專生」、「三專生」也是檢察官回歸一審辦案的制度,「辦案型檢察長」、「辦案型主任檢察官」幾乎成了檢察界的口頭禪,檢察內部因而質疑,邢泰釗選李濠松到訴訟組是「反辦案」。對此,邢泰釗說,許祥珍與李濠松的人選都是透過公開徵選而來。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