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解聘女教師、逼問婚前性行為 中華福音神學院驚傳勞資爭議風波

位於桃園的中華福音神學院傳出霸凌風波,教師郭怡君指控,學校因她的丈夫不是基督徒、懷疑婚前性行為等原因,而找理由將她二度解聘。(顏麟宇攝)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師郭怡君過去因丈夫不是基督徒而遭學校解聘,雖經司法訴訟後復職,但她向《新新聞》指控,學校後來千方百計打探她小孩的出生日期,以推斷她是否有婚前性行為,甚至今年5月疫情爆發後,一方面通知轉為遠距授課,另一方面卻以曠職為由將她再度解僱。宗教界人士認為,學校行為在現代社會難以置信,凸顯校內新舊世代的價值觀差異,呼籲當教義與法律出現分歧時,仍應尊重法治。

這個暑假,郭怡君第二次被學校解僱了。儘管校方聲稱原因是她曠職過多,但她認為關鍵其實和上次一樣:她的丈夫不是基督徒。

丈夫不是基督徒竟遭學校解聘  一二審都勝訴才復職

時間回到2018年9月,剛從英國愛丁堡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郭怡君,返國後回到母校中華福音神學院(下稱:華神)任職,這座在北台灣創校已有50多年的神學院,曾為亞洲、美洲地區教會培育了超過2000名牧師、神職人員;本來郭怡君還期待,自己在外遊歷的經驗能為學校注入活水,沒想到迎接她的卻是驚濤駭浪。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返台任教的同一個學期,郭怡君也跟男友步入婚姻。儘管對方不是教徒,但她認為信仰差異並非問題,兩人對這個世界還有好多話題可以談,何況學校聘約也沒規範只能跟教徒結婚。沒想到當她把婚訊告訴院長後,卻換來凝重的一句:「這件事非同小可。」讓她遭到第一次解聘。

被解聘後,郭怡君先走校內申訴,申訴無效後終於選擇付諸司法,儘管法官兩度判決勝訴、讓她順利復職,不過她跟華神沒有就此相安無事,甚至嫌隙越扯越大;二審判決出爐後,華神發表的公開聲明中直指,經過法官詢問後,他們才得知郭怡君的結婚日期是2018年12月30日,並在隔年7月下旬生產,「刻意隱瞞結婚日期的原因,也驗證了老師們起初的疑慮與擔憂。」

何時結婚、何時產子,這些外界看似無關痛癢的問題,對華神來說卻至關重要。

中華福音神學院位於台北市汀州路上的舊校區。(取自維基百科)
中華福音神學院創校已有超過50年,圖為位於台北市汀州路的舊校區。(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結婚、產子時間都被逼問 華神旁敲側擊她是否有婚前性行為

郭怡君接受《新新聞》訪問時表示,復職後回到學校的當天,她面對的是一場審判大會,校方不斷試圖逼問小孩確切的出生日期,「因為他們想確認我有沒有婚前性行為」,她則認為這是個人隱私而不願多談。

郭怡君回憶,那段時間高層對她的態度很不友善,華神有許多共同聚會、活動,學生全部都要住校,在封閉又緊密的環境下,原本跟她友好的年輕教師,後來紛紛礙於壓力對她視而不見,就連本來在網路上聲援她的學生也逐漸噤聲,加上學校用各種手段不讓她開課,形同被冷凍的她,每天只能獨自呆坐在位子上。

尷尬的氛圍一路持續到今年(2022)5月,當時新冠疫情再度爆發,學校通知改為全面遠距上課,郭怡君既然也沒課要上,自然沒有再到學校,6月時卻被人事室收到通知曠職嚴重,因此遭到解聘。

在她看來,曠職只是藉口,丈夫不是教徒、懷疑婚前性行為始終是學校驅逐她的真正原因;郭怡君說,當初無法開課時,她就想過自己可能會再被趕走,「只是疫情時大家都忙著保命,沒料到會給他們這麼好的理由。」

辦公室 煩惱 職場(示意圖/pixabay)
遭二次解僱的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師郭怡君指控,復職之後她仍形同遭到學校冷凍,無法開課,只能整天坐在位子上。圖為示意圖,非本人。(資料照,取自pixabay)

郭怡君感嘆,華神10多年來歷經了很長的爭論,終於在2020年正式立案,成為受教育部管轄的大專校院,目的就是希望與社會接軌,但校內的保守勢力仍然不願受俗世法律約束,如今看來,她認為學校的作為缺乏法治概念又思想落後,「以後會留不住有尖端思想的優秀人才。」

解聘案背後有玄機?前教師指「舊勢力」爭主導權

中國浙江大學哲學系教授曾劭愷過去也是華神教師,是當時少數在網路上公開評論此事的人。他告訴《新新聞》記者,當時他看到郭怡君在華神講課的內容包含環境、女性議題,這些事過去在神學院少有討論,其實吸引不少學生,而他認為整起事件並非以郭怡君為核心,「是一些高層利用她製造爭議,進而想改變華神的教育方針。」

曾劭愷表示,華神的校董及資深教職員多生長於威權時代,光是學生在課堂上發問就讓他們不能接受,後來經歷幾位海外背景的院長領導下,校內終於慢慢發展出批判、思辨精神,但當年輕人開始會對貧富不均、同性婚姻提出觀點時,舊勢力也因此感到不安,尤其台灣在2012年開始推動多元成家法案後,雙方的價值分歧也逐漸加劇,2016年時,當時的院長要他在院訊上寫文章探討同性婚姻,後來也遭到資深主管激烈反對。

2016.10.29-第十四屆同志大遊行,參與民眾拉長彩虹旗向前邁進-(蘇仲泓攝)
曾任華神教師的曾劭愷指出,過去包含對於同婚議題的立場,讓華神新舊世代的分歧越拉越大。圖為2016年同志大遊行。(資料照,蘇仲泓攝)

曾劭愷強調,他的目的不是聲援郭怡君,而是認為華神身為教育機構,前後作為應該和信仰一致,而這其中也有公共討論的價值,台灣對於法律界定的宗教自由、人民基本權利,兩者間的關係如何處理,需要慢慢累積經驗,「這次本來有機會變成一個很好的判例,結果現在變成一齣鬧劇。」

郭怡君、曾劭愷口中的華神校方行事保守,但華神接受《新新聞》訪問時,則對自己嚴守傳統引以為傲。

華神校方:未回應要求提出請假或在家上班紀錄,就是曠職

走入位於桃園市八德區的華神總校區,2座灰白色的清水模大樓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原來座落於台北市汀州路的華神,為了符合教育部校地面積至少2公頃的要求,於是從2008年起開始尋覓落腳處,經過漫長的找地、購地、地目變更、建造校園後,終於在2019年正式啟用這個嶄新校區。

針對本次解聘案,華神副院長陳志宏出面說明,當時因有同學染疫,因此學校從5月8日全面改為遠距授課,教職員也可以申請在家上班,但教師的義務不是只有上課,根據校內教師聘任辦法,還必須參加早禱會等全校性聚會,郭怡君這學期確實沒有課,但她從5月10日以後完全缺席線上聚會,當校方要求提出請假紀錄或申請在家上班紀錄時,郭怡君卻始終沒有提供,因此完全就是曠職。

訪問過程中,陳志宏再三強調,郭怡君相當理解各種校內、法律規定,「有利的地方就會充分利用,未來可能對她不利的就會不同意」,而這段過程裡的互動,也讓校方對她充滿不信任。

20220812-中華福音神學院副院長陳志宏專訪。(顏麟宇攝)
華神副院長陳志宏表示,跟非教徒結婚、婚前性行為等情況儘管外界不在意,但對傳道人來說相當重要。(顏麟宇攝)

陳志宏坦言,一開始解聘理由確實因為她丈夫的信仰,但更重要是結婚時間點,郭怡君受聘後才說自己跟未信主的人結婚,當校方問到底何時結婚,她卻只含糊回答「去年年底」,讓人深感可疑,因為如果她是在受聘前結婚,學校就不會聘用她,確實聘書上沒要求配偶信仰,但這是習慣做法,「像我們也不會特別說吸毒、抽菸就要被解聘。」

陳志宏也承認,當時校方確實試圖弄清楚孩子的出生日期,儘管郭怡君不願透露,但後來他們發現,出生時間比學校預估的還早,「那應該就是有婚前性行為,所以我們對她的品格、誠信有很大的問號。」

儘管郭怡君認為自己遭到霸凌,但陳志宏認為並非如此,他強調雖然一般社會不在意這問題,「可是對神學院、傳道人來說這是常識,她怎麼會說這是迫害?怎麼可以讓這樣的老師教我們的學生?」

指「打官司是違反聘書精神」 華神聘約增訂有衝突優先在教會處理

陳志宏說,在郭怡君事件後,華神的聘約加上一條規定,是依據《聖經》原則,是教會裡如果有衝突,應該優先在教會裡尋求處理,不合適向外找外面沒信主的人解決,打官司就是違反聘書精神;他強調每間學校有各自校風,採取寬鬆的做法雖然能百花齊放,「但裡面可能有些是有毒的罌粟花」,華神確實是比較保守的學校,建議郭怡君去找跟自己立場相近的學校任職。

20220812-中華福音神學院外觀。(顏麟宇攝)
華神副院長陳志宏強調,華神確實是比較保守的學校,建議郭怡君去找合適自己的地方。(顏麟宇攝)

顯而易見,除了對曠職規定的說法有所出入外,雙方對於各項事實的說法可謂相當一致,但在價值判斷上有極大的落差,而這或許是一般大專校院罕見,在華神這樣的神學院裡才會出現的現象。

對此,台灣神學研究院教師鄭仰恩指出,每個教會都有自己的規定,過去長老教會的牧師、教師離婚時要停職1年,但這項規定如今也已廢除,郭怡君這樣因配偶信仰而遭解僱的案例,就他所知是第一例,如此懲處在過去可以理解,但在現代社會實在難以想像。

信仰、法律衝突時應協商 學者籲勿以教義壓迫人

鄭仰恩分析,西方教會不曾有類似情況,因為他們較尊重個人隱私,這種情形反倒會在亞洲、非洲等較年輕的教會出現,因為他們容易把原來社會的傳統倫理也納入信仰,此外西方很早就經過啟蒙運動洗禮、思辨,但這些新興教會還沒經過夠長的時間考驗,而他認為,宗教如果跟著時代調整價值觀、重新詮釋經典,可以跟社會達成互相提升的良性循環,若用宗教之名對抗普世價值就會自我邊緣化。

鄭仰恩也指出,2000年初政府推動宗教研修院立案時,宗教圈就討論過信仰和法律有差異時怎麼辦?如過去輔仁神學院的領導者反對墮胎,就擔憂立案後不能開除墮胎的老師;但他呼籲,在法治社會仍應該尊重法治,當內部規定跟外部法律衝突時要協商解決,而華神新舊世代的看法差異甚大,當然宗教團體會有自己的制度,但若用規範來壓迫人就不符合基督教精神,「耶穌是挑戰傳統、框架,也會針對律法提出挑戰,到底宗教是要壓迫人還是解放人?」

聖經、十字架、耶穌、基督、教會。(圖/pixabay)
台灣神學研究院教師鄭仰恩認為,宗教如果跟著時代調整價值觀、重新詮釋經典,可以跟社會達成互相提升的良性循環。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如今回到家中,郭怡君一面照顧孩子,一面也尋覓律師準備再次提起訴訟。這3、4年來,不乏親友勸她丈夫假裝受洗,或要她放棄另謀他路,但她認為自己還是要對初衷保持忠誠,「當初踏入這裡的信念還在,就要繼續堅持」,她坦言走過這一回,不但讓信仰更堅定,也對性別、權勢的理解有更多體驗與啟發,「我也比較理解如果上帝祂是愛,祂會怎麼看這一切事情。」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