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2年就要關門 少子化下瀕危高中職師生何去何從?

僅僅10年時間,台灣高中職學生人數,就從2011年的81.6萬人減少為58.5萬人。示意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少子化浪潮侵襲下,私立高中職學生10年來減少了17萬人,為此教育部近期也將公布列為專案輔導、恐怕將於2年後退場的學校名單。在國人先公立後私立,先高中後技職的選校趨勢下,私立高職尤其是退場重災區,但當這些學校不堪倒地後,剩下的老師、學生又該何去何從呢?

暑假開始前,疫情再度爆發,身為教師的文彬(化名)又開始了遠距教學的歲月,跟去年(2021)不同的是,這次學校為了節省開支,體感溫度動輒40度的教室裡開不了冷氣,他與同事在講台上揮汗如雨地對著鏡頭講課,悶到全身長滿痱子,每星期都要往皮膚科跑;這還不是最慘的,暑假時,沒有招到3個學生的老師,全部都要來打掃學校,等於是被罰勞動服務。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文彬任職的學校,過去是中部首屈一指的私立高職,全盛時期學生破萬,但隨著少子化海嘯來襲,學生選校先公立後私立,先高中後高職,今年(2022)全校剩下不到3000人,文彬等老師的待遇也就這樣一年慘過一年。

部分私校老師要當業務員去招生已是常態

在生源減少下,如今部分私校老師要當業務員去招生是常態。每年一到下學期,老師們就會拿到一份學區國三生的名單,大家按照自己住家位置分配,下班後一個個去學生家裡敲門拜訪,有人到鄉下被狗咬,有人在山區出車禍,就連文彬自己都因為夜間豪雨撞上電線桿,修車費用也只能自掏腰包吞下去,問他為什麼還能忍,「我剩不到5年就要退休,牙一咬忍一下就過去了。」

他說待退的還好,新進的菜鳥老師發現上了賊船,也還能轉換跑道,最慘就是那些教了10幾年、孩子還小的,要跳槽不行,要走如今也沒其他學校可以去,因為少子化之下,公校開不出缺,私校沒趕人走就不錯了。

 20210515-國中教育會考,國中生,建國中學,親子關係,爸爸。(顏麟宇攝)
因為少子化,私立高職教師必須當業務員招納國中畢業生,已成常態。示意圖(資料照,顏麟宇攝)

「少子化」這三個字,從20年前專家口中的警告,喊到如今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無孔不入地發生,尤其在教育界裡,學生人數減少,更直接左右學校生死,為此立法院終於在今年三讀通過《私立高級中等以上學校退場條例》(下稱:退場條例),規範學校的退場程序;草案4年前提出時,本來只專注在大專校院,後來也加入高中職,而這將是未來真正的重災區。

少子化全面來襲,人口外流地區受創最嚴重

僅僅10年時間,台灣高中職學生人數,就從2011年的81.6萬人減少為58.5萬人,其中公立學校減少了約5.8萬人,但私校一口氣驟減17萬人。

20220915-SMG0034-N01-吳尚軒_01_10年來全國高中職學生人數變化
 

文彬回憶,過去學校熱門到還要重考才進得來,如今去家裡招生拜訪時,一旦家長說學生有機會會上中一中,老師只得摸摸鼻子說不好意思,然後就離開,「遇到那種沒機會到其他學校的,才會說可以來我們這裡看看。」

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回憶,1996年教改大遊行時,除了呼籲廣設大學外,同時呼籲廣設高中,然而20多年過去,如今高中職也已經供過於求,在社會風氣下,私立高職所受衝擊就最大,加上高職人數本來就比科技大學、技術學院少,抵抗少子化衝擊的本錢自然也更少,未來退場會更加劇烈。

開明高職、退場、新北市。(取自Google Map)
位於新北市新店區、成立於1964年的開明高職,因為難以承受少子化衝擊,在今年6月正式退場停招。(取自Google Map)

全國同受少子化衝擊,但不同地區也有差異,若以比例來看,近10年私校學生數衰退最嚴重的前5名,分別是嘉義縣減少6成5、基隆市6成2、苗栗縣6成1、彰化縣5成8、屏東縣5成7,而同縣市的公立學校除了基隆也衰減將近一半,屏東減少約2成外,其他縣市都在1成以下。

尤榮輝指出,這些縣市本來人口外流就嚴重,大多呈現負成長,尤其基隆和屏東因位在台北、高雄旁邊,學生也會受到磁吸,不僅私校,就連公校衰退幅度也很明顯。

20220915-SMG0034-N01-吳尚軒_02_表二:10年來私立高中職學生減少比例前5名地區
 

非都會區飽受生源外流之苦,而位在都會的學校不一定就能喘一口氣。尤榮輝也指出,今年科大統測的考生人數中,餐旅、商管、設計、電機電子和家政5個類群的報考人數下跌最嚴重,反推就代表高職這5類學生人數越來越少;事實上,這些都是過去盛極一時,但後來「退流行」的類別,而目前受衝擊嚴重的學校,大多也是以這幾個類群為主,5個群科越多,受到的影響就越大,如果還遇到人謀不臧,就更會加速退場。

學校想省成本把人趕光,空著的課就找代課教師來補

「我現在最喜歡遇到學生家長是黑道的,因為他們都很明理。」仕宥(化名)在學校任教已經來到第10年,他說這些年來,隨著學生從8000多人減少至不到2000,處理學生抽菸、打架、吸毒越來越變成稀鬆平常的事,幾乎是要照三餐通知家長,「夠大尾的家長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不會囉唆,最怕那種家長是小混混的,還會罵你三字經。」

他的學校位在大台北地區,商管、餐飲、幼保都是招牌,正符合尤榮輝所說的特性,就連人謀不臧也吻合。前幾年,學校一口氣把5個招牌群科都裁撤,教師之間議論紛紛,大家推測因為這些群科的老師年資較高,薪水也較高,學校想省成本就把人都趕光,剩下空著的課就找代課教師來補,儘管眼下孩子還小,不敢輕易辭職,但橫豎學生只會少不會多,仕宥也在認真思索轉職。

永平工商餐飲科舉辦敬拜祖師爺大典,學生飲水思源捧食材奉師。(圖/根亞平攝)
餐飲相關科系已不如過去幾年那樣熱門。(資料照,根亞平攝)

像仕宥這樣還在猶豫的老師不在少數,更有不少人遲遲不敢決定,然而他們再等,恐怕也等不過幾年。

如今隨著《退場條例》通過,教育部須在檢核私校財務、教學品質後,將不及格的學校列入專案輔導,學校若遭列為專輔後2年仍未改善,就會遭勒令停招、停辦,目前大專校院部分已陸續審竣,待國教署整理後,緊接著便要審核高中職名單。

「學校是夕陽產業,教師應提早準備轉換跑道」

尤榮輝指出,過去高中職在前段並沒有明確的專輔措施,後續的退場SOP也不明確,如今《退場條例》影響最大確實是在高中,但他強調,目前法案中對退場學校教職員的唯一保障,就是要提供最多6個月的資遣慰助金,換算下來大概只有90幾萬元,在預期未來會有大量私校教師失業的情況下,應該建立更完整的救濟制度,他也呼籲,「學校可說是夕陽產業」,教師應該未雨綢繆,提早準備轉換跑道。

教師要自立自強另謀他路,另一方面,學生呢?仕宥則無奈地說,私立高職的學生家庭背景往往一個糟過一個,他遇過學生父親失戀後把兒子抓去喝酒,也有學生逃家去住網友家鬧失蹤,家人不管,最後是他一路追查才找到人,過去很多案例都是靠老師關懷才沒有走歪;他呼籲,學校倒不倒沒關係,事實上這些學生也不一定適合學校,「但政府更應該好好思考,是不是應該有更合適的機構可以接住他們。」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