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9年震撼台灣社會、「沒有女主角」的緋聞案 蔣孝嚴:我真是碰到鬼了!

因為蔣萬安(右)參選台北市長,蔣孝嚴(中)過去的緋聞再度被舊事重提。(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發生於1999年年底的蔣孝嚴緋聞案,最後以蔣孝嚴向太太黃美倫道歉,並辭去總統府秘書長一職而結束。不料因為兒子蔣萬安參選台北市長,時隔22年由於周玉蔻的嗆聲,再度成為輿論焦點。

2000年總統選戰正熱烈的進行,而蔣孝嚴當時才當上總統府秘書長一個多月,因此緋聞爆發之時,政治陰謀論不斷出現,連這篇刊登於1999年12月30日出版669期《新新聞》的報導,都有提到事件女主角將消息提供給親近另外一個陣營候選人記者的耳語。

當然這件緋聞最怪異八卦的,是男主角蔣孝嚴在大眾面前承認了自己的過失,但男主角都承認的當事者女主角王筱嬋,卻矢口否認自己是女主角,記者在文中用「此事件成為被告都已經認錯下台,但卻找不到原告的獨角戲」,形容事件的怪異。(新新聞編輯部)

「我真的是鬼迷心竅,碰到鬼了!」對於自己怎麼會發生緋聞案,回首這段時間的種種,想想家人尤其是太太黃美倫的愛與支持,章孝嚴(編按:1999年事情發生當下仍未改姓蔣)心中是無限的悔恨與懊惱。

不滿王女含血噴人

回想起6、7月間因為一時的鬼迷心竅,犯下了這樣一個正如同他在22日請辭後哽咽表示,「這是我一生當中最大,也是最無法彌補的遺憾」,章孝嚴的心情沉痛而複雜:他除了感嘆,「大概算是劫數吧!」對於外界以「婚外情」來形容這椿緋聞,他也有話要說,「我對家人的感情及對太太的愛,一點都沒有改變,那來的婚外情?什麼情?」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據悉,早在事情爆發前,章孝嚴就對和王筱嬋之間的牽扯恐將「紙包不住火」,預作了心理準備,也已分別向太座黃美倫及總統李登輝尋求諒解與支持,但是,當緋聞案真的被引爆、渲染,甚至還被另外一個當事人王筱嬋公然否認,對章孝嚴而言,在心中的傷痛及對家人、長官及朋友的歉意之外,還有一種情何以堪的感慨。

保證簽離婚協議書是為選舉大局?

為了讓事件能早點劃下句點,章家對緋聞案的後績發展相當低調,並達成「不要理她」的原則共識,無意再給王筱嬋繼續當「女主角」以提高自己身價的機會。但是,對於王筱嬋以無辜者甚至受害者的姿態,全盤否認與章孝嚴緋聞案有關,甚至還講一些根本不合邏輯的話,像是指章家自導自演這起緋聞案、黃美倫悔叫夫婿覓封侯云云,對章孝嚴、黃美倫及其子女造成進一步的傷害,都讓章家及知道內情的人士為之氣結。

據悉,對於王筱嬋矢口否認甚至血口噴人的說法,章孝嚴私下極為不滿,除痛斥「那個女的,還在胡說八道」,他並認為,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不能再欺騙這個社會,把大家耍得團團轉!」事實上,「做錯了事就承認」,正是章孝嚴處理這起緋聞案的基本態度。

瞭解內情人士透露,章孝嚴當初之所以簽下將在明年6月底前和黃美倫辦妥離婚手續的承諾書,是在女方威脅章要娶她,否則就要讓緋聞爆出來,在讓章孝嚴沒有辦法做人的情況下所寫的。當時,章孝嚴之所以同意作這樣的妥協,主要是考量總統大選在即,為了避免影響國民黨的總統選情及政局安定,「先寫個東西拖一下」,希望事緩則圓,把這起緋聞悄悄地解決掉。

章孝嚴(蔣孝嚴)、黃美倫。(新新聞資料照)
章孝嚴(左)當初為了緋聞案向太太黃美倫(右)尋求諒解。(新新聞資料照)

也因為該承諾書是在這種並非男女兩情相悅的正常情況下簽署,所以,雖然寫了第一張承諾書「承諾在明年6月底之前,完成和她辦妥離婚的手續」後,在女方覺得不夠明確下,又簽署了第二張「我對妳的愛,是無庸置疑的,我願意至2000年6月底與黃美倫辦妥離婚手續。」從遣辭用句來看,似乎是男女間的情愛盟約,但是,章孝嚴連名帶姓的簽名,還是透露了他當時並非心甘情願的心情,「如果是很柔性的東西,我會寫『孝嚴』或是『嚴』,怎麼會簽章孝嚴呢?」

女主角否認自己是女主角

據瞭解內情的人士透露,事實上,章孝嚴當時所寫下的紙條,在上款亦連名帶姓寫了女方當事人的名字,但這兩張紙條經影印傳真流傳出來後,卻刻意遮蓋掉王筱嬋的名字,也正證明對方在引爆這起緋聞案是有其心機及設計的。

比較令外界不解的是,既然章孝嚴已經寫了承諾書,時間還沒有到明年6月,為什麼對方就急著引爆呢?有一說法是,雖然章孝嚴作了書面的承諾,但心中早就響起了警鐘,認為不能繼續和王筱嬋牽扯下去,而女方感受到章孝嚴的漸行漸遠,而且無意再對她的一些要求「就範」後,就開始透過各種管道放話,進而在21日上午分別把章孝嚴的承諾書傳真給媒體甚至總統府方面。

從後來的發展看來,在對方決定發動攻勢後,最令他們意想不到的,可能就是章孝嚴居然在媒體求證的第一時間內,就坦承錯誤並公開致歉,而女主角的名字經媒體披露後,其友人及鄰居絕大多數為負面評價……接下來,案情急轉直下,章孝嚴下台了 ,但在王筱嬋否認是女主角的情況下,這起緋聞案演變成被告都已經認錯下台,但卻找不到原告的獨角戲。

王筱嬋。(新新聞資料照)
王筱嬋在事件發生當時不承認自己是章孝嚴緋聞案女主角。(新新聞資料照)

因此,不少政壇人士說,早知道如此,章孝嚴乾脆就來個打死不承認,或許事情也一樣是不了了之?對此,章孝嚴倒是相當坦然,他說,誠實是最好的政策,事實只有一個,有沒有做錯事他自己心裡明白,「與其把這件事一直拖下去,這邊防、那邊防,最後還是全部被掀出來」,不如就承認自己確實做錯事,這才是最負責任的態度。所以,當對方不斷以將揭發這起緋聞來提出要求時,章孝嚴最後決定一咬牙,做了「爆就爆嘛」的最壞準備。

章家不想再生事端

另一方面,如果從對方事前的種種小動作,及媒體(有的甚至註明傳給跑宋楚瑜新聞的記者)、總統府甚至連戰家均接獲一名女子的匿名電話或傳真等情事看來,在在讓章孝嚴事後覺得,事情可能沒有原本以為的單純,也沒有把握在便條上所寫的女方名字,到底是不是真名?一位接近章孝嚴的友人表示,從表面來看,對方已經達到了「把章孝嚴打下來,自己則全身而退」的目的,至於背後是否涉及其他的動機或陰謀?章家並不想多作這方面的聯想或揣測,以免再生事端。

連戰、行政院長、副總統。(新新聞資料照)
章孝嚴緋聞案正好在連戰要開始總統競選活動前發生,引發了不少政治陰謀論。(新新聞資料照)

也正基於這種不想再生事端的考量,雖然,對於王筱嬋再三否認自己涉入這起緋聞案,甚至和林利萱一起接受電子媒體訪問企圖把事情撇得一乾二淨,令章孝嚴及其家人在看後非常氣憤,瞭解內情的人士亦對王筱嬋睜眼說瞎話的演技感到不可思議,但是,迄今並沒有公開提出反駁的打算,以免再生不必要的波瀾。

雖說,凡發生過的必留下痕跡,但感情的事,只有當事人最清楚,更不需要向外人道,當當事人自己也不確定,進而企固用證據向外界證明曾經相愛的紀錄,並透過不正當的手段威脅另一當事人時,這一段感情早已經變質,甚至比雞肋還要不堪!

在這起緋聞中,章孝嚴的錯固然不是一句「鬼迷心竅」所可以交代,但他也確實在劫數難逃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相對於迄今仍反覆其辭的女主角,章孝嚴在這一場人生意外的戰役中,雖然受傷頗重,但仍有值得政壇借鏡及肯定之處。

(本文刊登於1999年12月30日出版的669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