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2009年台灣充滿妥協地入WHA

2009年5月7日出版的1157期《新新聞》,訪問了陳建仁、涂醒哲,詢問他們對馬政府取得WHA門票意見。(合成圖)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WHO的輕忽導致武漢肺炎病毒蔓延,加上台灣頗為不錯的抗疫表現,讓台灣入WHO的議題再度被熱議。

尤其是台灣未能加入WHO的主要因素就是中國,而中國即使做了一堆「自我感覺良好」、「協助受災國以示天朝風範」的動作,仍遭各國人民懷疑、敵視,甚至連妨礙抗疫有成的台灣加入WHO給出貢獻,都成為敵視中國的理由。

事實上,在2009年馬英九政府執政滿周年前夕,台灣曾接獲WHO秘書長的觀察員邀請函,受邀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現任副總統、時為中研院院士的陳建仁認為「雖不滿意,但可接受」。但也有綠營的前衛生署長涂醒哲擔心馬政府以主權當祭品換取這份邀請。

10年過去,阻止台灣進入WHO的,始終是政治因素──更精確地說,是中國因素。(新新聞編輯部)

世界衛生大會(WHA)將於五月召開,台灣叩關世界衛生組織(WHO)這個話題再度沸沸揚揚,尤其在四月底衛生署接獲WHO秘書長的觀察員邀請函達到高點。

曾經擔任衛生署長,並多次在WHA現場遊說各國協助台灣加入WHO的中研院院士陳建仁坦言,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個人是不太滿意,但可以勉強接受。」他也盼能進一步取消二○○五年WHO與中國簽署的備忘錄,「畢竟健康沒有國界,能為台灣發聲,這的確是個難得的機會。」

陳建仁表示,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的觀察員身分加入WHA,的確是走出一大步;他也將以學者專家的身分參與,希望能夠在WHA上,努力積極爭取台灣的權益。

陳建仁指WHO拒台灣是製造漏洞

「台灣如果沒有加入WHO,不但台灣人民的健康人權無法獲得完整保障,全世界的防疫系統也會出現漏洞。」陳建仁指出:「這與WHO要保護全世界人民健康的宗旨完全相反,也讓WHO設立的目的形同虛設。」

「台灣加入WHO,絕對可以在公共衛生、全球防疫與預防醫學等方面貢獻自己的心力。」陳建仁指出,因為台灣經歷九二一、SARS風暴,在這方面有相當的成果,「如果台灣公衛及醫學上的成就不能去幫助其他國家,對全世界也是不公平的。」

陳建仁指出,台灣經歷九二一、SARS,在公共衛生、全球防疫與預防醫學有相當的成果。(新新聞資料照)
陳建仁指出,台灣經歷九二一、SARS,在公共衛生、全球防疫與預防醫學有相當的成果。(新新聞資料照)

陳建仁說,台灣自一九九七年起,已經連續十三次向WHO提出申請,但每次都在中國打壓下挫敗,「中國之所以年年阻撓台灣加入WHO,絕對不只是健康的問題,而是政治議題,不惜漠視台灣人的健康安全。」

他舉例,從二○○五年中國與WHO祕密簽訂的諒解備忘錄(MOU)就可以看得出來,WHO所有與台灣的接觸都必須透過中國,所有的技術性會議都必須經過中國許可,並有中國專家的陪同,台灣才可以參與,「這個備忘錄的決議對台灣的影響,可說是非常龐大。」

「健康人權是普世原則,在《國際衛生條例》(IHR)於二○○五年通過後,納入普世適用原則後更是如此。」陳建仁強調,台灣在經過十幾年來的努力,持續力陳加入WHO的決心後,其實在國際社會上受到一定的了解,「包括美國和日本的國會、政府支持,在在顯示台灣加入WHO已經是國際共識。」

他認為從一九九七年開始的民間及政府的努力,都在這一次台灣順利得到WHA觀察員的邀請看到成果,「這不只是現在馬政府的成就,更是大家的努力成果。」他強調,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參與WHA,他「不滿意但可以接受」,但也認為還有更多的努力空間,「接下來的目標,是希望可以成為WHO的正式會員。」他承認這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但的確我們已經走出一大步了。」

涂醒哲認為有賠上主權的危險

前衛生署長涂醒哲卻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出,台灣加入WHA絕對不是靠中國的施捨與同意,「因此台灣絕對不可以與中國討論是否可以或者如何加入世衛的問題,以免讓外界誤以為台灣需要中國同意才能加入國際組織。」

涂醒哲認為,如果讓國際認為台灣是中國的附庸甚或是一省,到頭來淪喪主權,「絕對是得不償失。現在馬政府認為是外交突破的邀請,可能是中共為了解決他們被國際視為打壓台灣的糖衣毒藥。」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