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辜汪會談到底有沒有九二共識?重回28年前的新加坡會談現場

海基會副秘書長邱進益(左)和海協會常務副會長唐樹備(右)在辜汪會談中扮演要角。(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新聞

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因張亞中在辯論會上獲得網路民調的高支持度,理應成為主軸的「打倒萬惡民進黨搶回執政權」,卻被拉成「你到底要不要當中國人」的統獨爭議、甚至有「為了當堂堂正正中國人不能重新執政也在所不惜」的悲壯氣氛(張亞中口中的國民黨要成為理念型政黨),而「九二共識」四個字也如幽靈般揮之不去。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以為「九二共識」是在李登輝執政時期的辜汪會談談出來的?然而辜汪會談是在1993年舉行,即使談出什麼共識也不會叫「九二共識」。

事實上辜汪會談談判(是的,這是一場刀刀見骨的談判,不是什麼兩岸同胞血濃於水久別重會的溫馨樣板戲)的主軸是「保障『台商』在大陸的投資利益」,一點都沒有國族主義上的浪漫情結。這邊的台商加上引號,是因為當時台海兩岸還不能合法通商,西進投資的台灣商人,嚴格上來說都是違法的嫌疑犯,這點當時還被北京的談判代表唐樹備消遣「台商到大陸投資都是屬於間接投資,理論上,大陸沒有台商」。

當然,對於相信、且真正了解「九二共識」這套說法的人而言,他們說的九二共識是指「北京和台北政府都承認自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對於『中國』代表意義各有詮釋」,也就是說,當大家都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才有後來的辜汪會談。不過主張有「九二共識」的人,事實上確實也放任「九二共識是辜汪會談談出來的」這種誤解到處流傳。

《新新聞》28年前,以評論的形式,留下辜汪會談的紀錄,透過這篇1993年5月2日出版的321期《新新聞》文章,希望能讓讀者們感受當時台海兩岸的政治氛圍,以及了解北京與台北兩政府各自要在這場會談中追求什麼目標。(新新聞編輯部)

辜汪會談新加坡回合的邱進益、唐樹備預備磋商,一開始就陷入膠著的狀況,而在兩軍主帥辜振甫、汪道涵飛抵星島之後,會談的緊張氣氛不但沒有稍加減緩,反而更趨白熱化。

4月27日雙方的談判幾乎破裂,因此,4月28日的辜汪第二次會談,則幾乎完全改成辜振甫、汪道涵、邱進益、唐樹備四位巨頭的會議。由於雙方收回爭議的歧見,才在延後一天的情形下,完成簽署的儀式。

中共方面採主動出擊的方式

在這次新加坡回合的會談當中,中共方面幾乎沿途都採主動出擊的方式,而海基會方面則以守勢居多。由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4月27日的書面聲明中,出乎意表的提出三通間題,此舉不但令海基會談判代表震驚,更令台北方面雞飛狗跳,而汪道涵在放出政治性試探之後,幾乎就若無其事的進行參觀拜會活動。在汪道涵表述出三通之後,辜振甫則只以「不接腔」做為反對的方式。

而辜振甫的表現則在抵星談話時,明確表示只有在「台商投資保障」的問題獲得解決之後,才會召開「兩岸經濟交流會議」,等於是在當時正爭執不下的經交會,為台方提供了一個決策。

另外,在第二次辜汪會談,辜振甫首先表明了立場之後,當汪道函陳述海協會立場時,辜振甫則刻意的「顧左右」,顯然是在對第一次的辜汪會面表達立場上的抗議。從談判的技巧而言,海協會常務副會長唐樹備的慓悍作風,對於處處受限制的邱進益而言形成莫大的壓力。

辜汪會談中海協會會長汪道涵以三通議題突襲,讓我方代表團一時雞飛狗跳。(新新聞資料照)
辜汪會談中海協會會長汪道涵以三通議題突襲,讓我方代表團一時雞飛狗跳。(新新聞資料照)

在談判桌上,唐樹備錙銖必較,對台灣要求的台商投資保障問題,唐樹備以很不客氣的口吻表示,台商到大陸投資都是屬於間接投資,理論上,大陸沒有台商:因此,海基會要爭取台商投資保障的問題,除非台灣一方面開放對大陸投資,否則,很難落實台商投資保障的問題。28日雙方在共同文件有關一經濟交流議題談判破裂時,唐樹備更公然表示,海基會沒有資格來談有關台商投資保障問題,其談判風格的潑辣可見一斑。

然而,在防守上,唐樹備雖預知他在有關台商投資保障的問題上,因擁有籌碼已立於不敗之地,在策略上,唐樹備把台商投資保障問題當做籌碼,積極向海基會換 取大陸產品輸台,兩岸經貿人士互訪,及開放台商的大陸投資等三條件做為與海基會交換的籌碼。

邱進益在談判上比較保守穩健

唐樹備不斷地向外強調,談判就是有給的義務也有拿的權利,海基會只要在三條件上鬆口,有關台商投資保障就可以列入辜汪共同文件中。而在27日,海基會對開放大陸經貿人士來訪,及兩岸經濟交流會議原則上今年在台召開問題上稍有放鬆,唐樹備立即答應在辜汪共同文件上,把部分有關台商投資保障條文列入。因此,唐樹備在授權上,是較為充分且靈活。

28日雙方在文字化過程觸礁時,唐樹備又以未被「充分授權」談論台商投資保障問題,而不願再談下去。然而,這個議題從北京回合的第一階段邱進益、唐樹備磋商就開始談,顯然是與授權無關,而是談判策略的靈活運用。

相對於唐樹備的攻勢,邱進益在談判上,就顯得比較保守穩健,不過,在策略上,邱進益在26日雙方談判陷入僵局時,以陸委會授權海基會有限迴轉空間,談判彈性有限,提醒中共談判已近乎破裂,使得27日的邱唐磋商起死回生,在這點上邱進益是成功的。不過,若26日的對陸委會喊話,不是策略的運用,那就又另當別論。

在爭取對等原則上,邱進益較顯得有為有守,中共方面因急欲突破台灣對大陸官員的限制入境,在談判上就落於下風,在這點上,海基會掌握了主動的優勢。而唐樹備雖在這點上力爭,不過,卻在邱進益方面以「入出境往來便利」辦法做為交換,最後,海協會迫於情勢比人強,不得不在27日下午邱唐磋商時,敲定通關的外交禮遇模式。

辜汪會談期間,唐樹備對於台灣媒體的採訪邀約來者不拒,經營媒體關係相當有一套。(新新聞資料照)
辜汪會談期間,唐樹備對於台灣媒體的採訪邀約來者不拒,經營媒體關係相當有一套。(新新聞資料照)

而在這點上,主要還是大陸方面迫於要早日實現兩會高層人士互訪,而不得不接受海基會的安排:否則,在制度化管道建立後,大陸海協會高層人士的入台就必須透過香港的「中華旅行社」的簽證才能入境。

在運用媒體上,邱進益出身外交官及發言人,在用字遣辭上,顯得較謹慎小心,唯一一次較重的話,就是在28日回應唐樹備認為海基會沒有實格與海協會談台商保障時,以「沒有學問」批評唐樹備的說辭。

唐樹備不斷透過媒體放話

其他的公開發言,邱進益大都是採用較傳統的言詞,雖然有風格,但卻不夠聳動。相反的唐樹備的發言,則充分運用了誇張的政治語言,並不斷接受台灣電視媒體、外國媒體及平面媒體的訪問,直接把語言帶進台灣內部,達到深入敵後的做法。

並且,唐樹備也善於把兩會未達成共職的議題,逕自向外界放空氣,企圖以輿論壓力迫使海基會就範。在27日邱唐的會談之後,唐樹備即主動向外界表明辜汪共同文件名稱為議定書。在更早前,唐樹備也表示海基會同意,在年底召開兩岸經濟交流會議等。唐樹備的主動造勢,遠比邱進益積極,即使,在台灣媒體為強勢的情形下,唐樹備面對媒體的表現並不遜於邱進益。

整體而言,不管海基會是因授權不足或是國內立院的綁手綁腳使然,這次辜注會談海基會的談判技巧是輸給對方。

(本文刊登於1993年5月2日出版的321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