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檢生技產業2》新法再加碼!盤點國發基金呵護長大的「燒錢生技業」 國產疫苗廠在列

新冠肺炎疫情時代,台灣生技醫療產業備受關注,總統蔡英文(右)曾在2016年競選時,將生醫產業列為重點發展的5大產業之一;2020年連任後,則承諾將新版《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延長至少到2031年。(資料照,取自蔡英文臉書)

生命無價,從此角度來看,生技產業的價值絕不僅止經濟效益,更攸關人類的傳承與生活品質。影響所及,先進國家均將藥品、醫療器材、疫苗視為重要戰略物資,對生技產業的扶植更是不遺餘力。

台灣生技起步雖晚,國力也相對有限,但從《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立法給予業者種種租稅優惠,一直到國發基金直接砸錢投資入股,都能看到政府的誠意。更甚者,眼看現行條例即將於2021年底落日,政府除已著手制訂新法,預訂於2022年上路無縫接軌舊法,也將擴大各項租稅優惠產業適用對象範圍,總統蔡英文更親口承諾,「新法至少會再走10年。」

2007年,《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帶著政府「發展生技新藥產業成為帶動經濟轉型主力產業」的承諾上路,就此展開國內生技產業前期不可避免的「燒錢」階段。一般人可能很難想像,對生技業者來說,任何一項新興產品從研發到上市獲利,短則5年、10年,只要能成功,埋首鑽研20年都算正常。然而在這漫漫過程中,從設備到人事都是高成本,也因此除了研發本身,每天煩惱錢從哪裡來,儼然成為生技業日常。

(延伸閱讀:去年就決定不做三期?疾管署計畫曝光,揭國產疫苗偷吃步二期後上市秘辛

20190725-總統蔡英文參觀亞洲生技大會展場。(盧逸峰攝)
2019年7月,總統蔡英文參訪亞洲生技大會展場,並和業者交談。(資料照,盧逸峰攝)

政府既將扶植生技列為國家政策,自然不能坐視業者巧婦難為無米之炊。說到資源不外開源與節流,對生技業來說,《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內涵就同時提供了這2項優勢。

生技財報慘不忍睹 新藥條例新法增列鼓勵投資條款

無論現行法令或新法草案都規定,只要是經濟部核定的生技新藥公司,其每年研究發展與人才培訓支出的30至35%,都可用來抵減5年內的營利事業所得稅。另外,新法草案更將各項租稅優惠條例適用對象擴及生技代工(CDMO)業者,同時增列「鼓勵投資」條款,明訂個人股東投資同一生技醫藥公司達新台幣100萬元,且連續持股3年,得就投資金額50%額度內,自持有滿3年起5年內,用以抵減個人綜合所得稅總額。

20210617-SMG0035-黃天如_B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修法重點
 

提到鼓勵投資,很多人不免狐疑,台灣金管單位對上市櫃公司的獲利能力要求嚴格,一般至少都須最近1個會計年度決算無累積虧損者,才有資格提出申請,唯獨生技公司申請上市櫃,顯然無此限制。

確實,翻開國內生技公司財報,即使是因為投入國產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苗研發,從去年到現在股價已翻了好幾倍的高端疫苗,財報也一樣慘不忍睹。但這些長年赤字,甚至成立數年來還沒賺過半毛錢的生技公司,卻照樣能在政府的特許之下進入資本市場公開募資。

逾50億國發基金呵護生技業 國光獲最大筆投資

「菜籃族」(民間投資者)都投資生技了,若政府自己不投,未免說不過去。除了長年分散在經濟部、衛福部、科技部、農委會等各部會的獎勵計畫,政府對生技產業最顯而易見的投資莫過於國發基金的投入。

根據國發基金2020年報統計,截至去年底為止,初期就獲得國發基金1億元以上投資的企業家數共有62家,其中生技公司就占了18家,比例29%;現存投資金額55.44億元,則占整體投資額619.48億元比例8.9%。在這18家獲得國發基金青睞的生技公司中,最早一筆對生產檢驗試劑普生公司的投資,時間距今已長達37年。

至於最大手筆的投資則是對目前在新冠肺炎疫苗第一期人體臨床試驗中的國光生技,到去年底的有效投資金額仍達11.31億元;其次則是生產原料藥的台灣神隆公司,現存投資金額為8.74億元;排在第3位的也是在國產新冠肺炎疫苗研發上表現亮眼的聯亞生技,現存投資金額7億元。

(延伸閱讀:體檢生技產業1》搶不到疫苗全因外交弱勢?政策多頭馬車 疫情一來國際差距見光死

值得一提的是,國發基金對前述3家公司的投資時間都在20年以上,甚至是從公司創立的第一天起就投資入股,然後一路陪伴業者打拚、成長。

20210617-SMG0035-黃天如_A國發基金投資之生技公司列表
 

「一般人不會投的潛力公司」成國發基金投資標的之一

國發基金執行秘書蘇來守表示,國發基金的基本原則是:投資應該投、需要投,但礙於各種因素,一般投資人不太會投的潛力公司;而生技產業本身的屬性,正好就符合國發基金投資的標的。

蘇來守說,生技公司一旦成功自是高獲利,但在成功之前,都屬於高風險、長回收期的產業;這對一般資本有限的民間投資公司來說可能太冒險,或根本也等不了那麼久。但扶植生技產業是國家政策,因此,以具體行動支持兼具前瞻與潛力的生技公司,國發基金責無旁貸。

但國發基金不也是納稅人的錢嗎?拿這麼多錢投資最終成功率有限的生技產業,不會太浪費嗎?蘇來守笑著舉例,若民眾上街花500元買一本書,都還來不及看,書就在回家的路上掉進水溝裡了,這當然是浪費;但若書能帶回家好好看完,並認真吸取書中的菁華與智慧,之後就算把書丟進垃圾桶,也不算浪費,投資生技的概念也是如此。

民進黨「國發基金勿成為國乏基金」記者會,國發基金副執行秘書蘇來守發言。(盧逸峰攝)
國發基金執行秘書蘇來守表示,支持有潛力的生技公司,國發基金責無旁貸。(資料照,盧逸峰攝)

一家生技公司在產品上市前確實很難獲利,但在過程中的數年甚至十數年,其階段性的研發成果、技術與專利,都是無比珍貴的資產,它只是暫時無法被量化,但不代表投資人的錢都投進水裡。

生技研發獲關愛眼神 政府投資長年占比4成

科技部統計顯示,單是2008至2018年這11年的生技研發經費,不含民間個人投資,台灣從政府、企業、高等教育部門到非營利組織對生技產業的資金挹注,就累計上看新幣3000億元;其中政府部門的投資比例年年都維持在40%以上,累計投資金額也直逼1200億元,無疑是生技產業蓄積實力最大的支柱與力量。

經濟部另一份2010至2019年國內生技產業獲取之累計投資總額則顯示,這10年間各界投資生技產業包括製藥、醫療器 材與應用生技等類別的總額,累計已達新台幣4500多億元。

其中又以研發資金需求最大、回收期也最長的製藥產業,累計獲得1954.28億、比例約43.4%最多;其次醫療器材也累計得到1567億元的投資挹注、比例約34.8%;風險相對低,回收期也相對較短的應用生技(健康食品、農業用藥等),也獲1010.7億元投資,比例22.5%。

20210617-2010年至2019年我生技產業投資額統計(含國發基金)(取自經濟部2020生技產業白皮書)
2010年至2019年我生技產業投資額統計(含國發基金)(取自經濟部2020生技產業白皮書)

生技業總市值曾破兆元大關 浩鼎案重創生技業

在民間投資生技產業部分,截至2019年底,上市、上櫃、興櫃生技公司已達182家,在2015年生技股最輝煌的時期,這些上市櫃生技公司的總市值曾飆破兆元大關,達到新台幣1兆1400多億元。無奈歷經基亞與浩鼎解盲失敗的事件後,散戶套牢的套牢、出場的出場,到了2019年生技上市上櫃公司總市值只剩8638.86億元;平均每家生技公司市值更從73.13億元降至47.47億元,短短4年就大幅縮水了35%。

1、2家生技公司的研發失利,就會對整個生技產業造成這麼巨大的影響?台灣生物產業協會理事長李鍾熙表示,長期以來,台灣投資人都比較習慣投資製造型產業,像是看的到的工廠、看的到的產品,且平均3年未見獲利就會退股。然而,生技尤其是新藥的研發時程動輒須1、20年,研究團隊即使歷經數次解盲不如預期,仍能在原有研究基礎上重新再來,最終獲得成功的例子比比皆是,當然也會有徹底失敗的案例,這就是生技產業的本質。

20210617-近年上市上櫃興櫃生技公司總市值變化(取自生技中心2020台灣生技政策白皮書)
近年上市上櫃興櫃生技公司總市值變化(取自生技中心2020台灣生技政策白皮書)

涂醒哲:管制過嚴、鎖股生技業是揠苗助長

前衛生署長、現任財團法人生物技術開發中心董事長涂醒哲指出,生技發展需要大筆資金長期投資,而台灣不缺資金,不敢投資是缺乏信心。他認為,政府與其為了保護投資人,對包含生技在內的科技產業設下種種嚴格的鎖股規定,更應該建立制度,讓國人能夠建立投資生技產業正確的觀念,台灣才可能發展高風險高價值的生技產業。

涂醒哲說,在生技產業引進外資方面,中央銀行對於外匯的管制過嚴,不但審查耗時、專業不夠,且機制不透明,審查時與業者互動少;及部分業者未能引進產業價值專業評估,缺乏國際視野,更不懂得自我行銷,在在都是台灣生技產業極少受到國際創投青睞的原因。

20210309-涂醒哲。(柯承惠攝)
前衛生署長涂醒哲指出,生技發展需要大筆資金長期投資,而台灣人缺乏的是信心。(資料照,柯承惠攝)

前衛福部長、長庚大學醫學系小兒科教授林奏延認為,台灣資源與市場都有限,不比美國生技產業發展能夠任由民間遍地開花,台灣生技發展必須集中火力,慎選幾個真正具潛力的強項,然後由國家政策主導,組成國家型團隊投入,並由政府在資金、政策及法規上,作長期的支持與協助。

此外,生技產業具有投資期長、高風險的特性,早期的基礎研究、學校新創等,尤其如此,而越是這類一般投資人興趣缺缺的研究計劃,越需要國家資源的灌溉。因此,各項國家基金應針對這類早期的生技基礎研究,訂定一定的投資比例,這些生技新苗才有機會成長茁壯,台灣生技的未來也才有開花結果的一天。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