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腳鐐有用嗎?50位性侵害刑後治療者將返社會 官員憂:他們比狼還狼

2020年,大法官釋憲指出,性侵犯於監獄內執行強制治療與憲法牴觸,衛福部為此研擬提出《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修正,計劃對受治療者實施電子監控。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取自花蓮地院檢察署網站)

去年底,針對爭議多時的性侵犯刑後強制治療的人權問題,大法官會議做出「釋字第799號解釋」,指《刑法》第91條之1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2條之1有關強制治療規定大致合憲,但未讓當事人陳述意見的程序保障部分違憲;不過,大法官認為,在監獄內執行強制治療與刑罰沒什麼兩樣,不符《憲法》要求,限期有關機關在3年內調整改善。

衛福部對此最近研擬修改《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部分條文,計劃對受治療者實施電子監控,也就是目前受治療的約50人將與獲假釋的性侵害犯一樣有提早重返社會的機會,符合大法官要求的「調整改善」。然而,這項措施引起相關團體關注,是否因「縱狼歸山」而造成社會安全網破洞的疑慮!

20200926-受刑人於培德醫院門診進行衛教宣導。(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大法官認為,強制治療在監獄內執行與刑罰沒什麼兩樣,不符《憲法》要求。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資料照,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據了解,衛福部研擬《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修正草案中,針對強制治療的問題在第37條增訂「但經鑑定、評估,認有繼續執行之必要或認無法達到其再犯危險顯著降低治療目標者,法院得依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聲請延長強制治療或命接受科技設備監控;其延長或監控期間,每次以三年為限。

「無限期強制治療如終身監禁」 大法官認定抵觸憲法

衛福部在修正條文提案中解釋指出,因大法官認為長期接受強制治療的性侵害者,如果仍未達到或無法達到其再犯危險顯著降低的治療目標,而再繼續進行強制治療,會使受治療者變相遭無限期剝奪人身自由,猶如終身監禁,而有抵觸《憲法》之疑慮。

所以,衛福部研議根據《刑事訴訟法》第116條之2第1項第4款及「刑事被告科技設備監控執行辦法」規定,將檢審對性侵假釋犯或防逃對象所使用的電子監控設備,施用在經鑑定、評估認為無法顯著降低再犯危險的受治療者身上。衛福部指出,檢審使用的科技設備監控系統可掌握被告行蹤,並可劃定電子圍籬,禁止被告進入特定區域,可有效防止性侵害加害人再犯。

20210916-SMG0034-N01-林益民_性侵害犯刑後強制治療重點
 

本來,衛福部於9月11日邀請學者專家及社會團體,還有司法院、法務部、內政部警政署、教育部、直轄市及縣市相關局處開會研議,因為璨樹颱風警報而取消會議,擇日再議。不過,衛福部打算對刑後強制治療的受治療者進行電子監控的新措施,引起相當大的關注。

刑後強制治療「中監培德限定」 大法官:不應設置於監獄內

《新新聞》調查,目前刑後強制治療由法務部及衛福部負責執行,法務部是依據《刑法》第91條之1執行治療,人數約莫35人,衛福部依《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2條之1執行,人數約莫15人,全部在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而且是在同一棟大樓內治療,全在台中監獄的圍牆內。

也就是因為在台中監獄內,大法官釋憲強調,刑後治療的受治療者已經刑滿,所以是治療不是刑罰;但是強制治療處所設於監獄附設醫院,並共用同一建築設施,受治療者當然會覺得遭到刑罰,被以受刑人對待,違反《憲法》明顯區隔要求。強制治療處所應於管理上、空間上與監獄及其附屬設施有足以辨識其不同的明顯區隔,不應設於監獄或監獄附屬醫療院所。

20200926-培德醫院。(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刑後強制治療場所於台中監獄附設培德醫院中。(資料照,取自台中監獄網站)

法務部:經裁定強制治療者有高風險再犯

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在去年11月出席大法官就該釋憲案召開言詞辯論庭時表示,9000多名被判決確定的性侵害犯中,僅有158人被裁定強制治療,審查嚴謹而且法院裁定審慎,目前約有50人接受強制治療。法務部官員私下透露,人數雖然不多,但都是每年鑑定沒有通過評核的高危險再犯群,必須留下接受治療,比戴電子腳鐐接受保護管束的假釋性侵犯還「狼」的「狼」;官員也指出,另外實施電子監控的性侵假釋犯約有150人。

以1名60多歲的受治療者L為例,他40多年前就利用駕駛計程車找尋目標,在台北市性侵殺害1名婦女時,多次利用尖銳物品猛刺被害女子要害取樂,但最後以精神障礙為由獲判10多年有期徒刑。L出獄後又涉嫌性侵女童未果,而且也有多次恐嚇行為,並因恐嚇一個重要頒獎典禮的主辦單位而入獄,L本來於6年前可以刑滿出獄,但因是高危險再犯群而被法院裁定接受強制治療迄今。

20201104-法務部次長蔡碧仲4日於立法院受訪。(盧逸峰攝)
法務部次長蔡碧仲。(資料照,盧逸峰攝)

「電子監控須24小時!」婦團:刑後醫療是重點

而為了不剝奪這些人的人身自由,衛福部研議對他們使用電子監控科技設備。現代婦女教育基金會執行長范國勇說:「這是社會安全及受治療者人權的兩難!」他認為法務部的電子監控科技設備必須與時俱進,且必須人員、經費及設備充裕情況下實施電子監控才行;也就是要「東風俱備」後才能實施,他憂心政府常常口號叫得很響,但是真正在做的時候,就什麼都缺,馬上就形成社會安全網的破口。

「電子監控一定要24小時監控!」范國勇強調,上個月破案的桃園新屋外籍女移工被性侵殺人棄屍案,涉嫌的王姓加害人去年才獲假釋出獄,腳上還戴著電子腳鐐犯案,王是隨時有可能犯案,不可能只在特定時間內,所以應該要24小時監控才對。據了解,依現行規定,經評估需戴電子腳鐐者,白天時段不會設限行蹤,只有宵禁時段內,受處分人離開指定居住所,才會發出示警訊號、連線檢警機關。

「不能只有電子監控,刑後受治療者的醫療才是重點。衛福部每年編列的預算根本不夠,而且衛福部不能只將人關在法務部的監獄內,而不投入醫療資源,這樣受治療者的情況不會有改善。」范國勇說。

韓國的電子腳鐐僅180克,比台灣現行使用的265克來得輕巧。(法務部提供)
現代婦女教育基金會認為,電子監控一定要採取24小時進行。圖為電子腳鐐。(資料照,法務部提供)

法務部坦言:電子腳鐐非萬靈丹

中央警察大學教授許福生也質疑,如果高危險再犯的因子沒有改善,對受治療者實施電子監控科技設備有用嗎?可以安心嗎?

法務部官員則坦言,目前電子監控,也就是電子腳鐐,是對性侵假釋犯、防逃對象等使用,如使用在刑後強制治療上,可能還有法律適用的問題。也有官員指出,韓國最近曾發生性侵犯剪斷電子腳鐐犯案,「電子腳鐐並不是萬靈丹。」

同樣發生於去年底的長榮大學外籍女學生命案再度提醒政府,健全社會安全網刻不容緩,對性侵加害人的處遇也是其中一環;在大法官釋憲後,為接受刑後強制治療者開設實施電子監控科技設備這條路,是保障人權協助受治療者重返社會的美意,但也要避免相關配套不夠周延或過於輕率,可能就會造成的後遺症,不可不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