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謙專欄:拉著澳洲、英國小兄弟,拜登為第一島鏈防線補洞—攸關台灣安危的AUKUS與核動力潛艦

英國的機敏級核動力攻擊潛艦(圖)與美國的維吉尼亞級核動力攻擊潛艦的技術與構型,被認為是澳洲未來建造核潛艦的備選名單。(英國國防部)

拜登(Joe Biden)在阿富汗的撤軍決定雖然引來不少批評,但在撤軍任務完成後兩週,拜登便在白宮東廳介紹了最新的抗中聯盟「AUKUS」(發音為「歐克斯」),「騰出手來對付中國」確非虛言。「AUKUS」取自澳洲(Australia)、英國(UK)、美國(US)的國名首字縮寫,除了合作研發長程高超音速飛彈與海底無人機等遠大理想,目前唯一確定的合作細節,就是英美將輸出核動力的敏感技術,讓澳洲擁有至少八艘核動力潛艦。

雖然拜登、強森(Borris Johnson)與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在15日的記者會裡隻字未提中國,只強調「維持印太地區的長期和平與穩定」。不過對美國及其盟邦而言,印太區域的頭號安全威脅當然就是日益強大的中國。為了抗衡北京的擴張野心,英美兩國就算得罪另一個盟邦,也要攔胡法國與澳洲早在2016年就談妥的柴電潛艦軍售案,讓澳洲成為全球第七個擁有核動力潛艦的國家。

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澳洲總理莫里森15日舉行線上會議。(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與英國首相強森、澳洲總理莫里森15日舉行線上會議。(美聯社)

澳洲:倍增潛艦數量,確保水下戰力與區域優勢

澳洲皇家海軍現役的6艘柯林斯級(Collins-class,最新一艘在2003年3月服役)潛艦,雖曾雄視東南亞與大洋洲各國,但進入21世紀後,東南亞各國也積極購置潛艦,包括馬來西亞購入法製天蠍級(Scorpène-class)、越南購入俄製基洛級(Kilo-class)、印尼購入南韓「張保皋級」,加上主張擁有南海全部主權的中國海軍快速現代化,澳洲政府十多年來在國防白皮書中反覆主張「倍增潛艦數量,確保水下戰力與區域優勢」,這也才有了5年前日法競逐澳洲大單的軍售大戰。

澳洲雖然四面環海、地處太平洋與印度洋之間,但美國甘願將私藏的核動力壓箱底與之分享,顯然不是只為了澳洲自身的國防安全。同樣作為美國堅定盟邦的南韓與日本,雖然也在積極發展水下戰力,卻只能在柴電動力的基礎上進行潛艦國造,美國不曾與其分享核動力技術。澳洲明明已經跟法國簽訂潛艦軍購合約,美國卻拉著英國一起將「有錢買不到」的核動力技術送上門,當然是為了制衡中國。

20210519-澳洲柯林斯級(Collins)潛艦(取自澳洲皇家海軍官網)
澳洲柯林斯級(Collins)潛艦。(取自澳洲皇家海軍官網)

美中潛艦戰力比一比

根據美國海軍情報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的資料,中國海軍在2015年時擁有57艘柴電潛艦、5艘核動力攻擊潛艦,美方更預估9年後(2030年)解放軍將坐擁至少60艘柴電潛艦、16艘核動力潛艦。美國海軍的水下戰力當然更為優越—56艘洛杉磯級、海狼級、維吉尼亞級、俄亥俄級潛艦,而且就跟他們的航空母艦一樣,全是核動力。問題是美軍需要部署全球,目前的中國卻只需要專注東亞。

即便美軍半數潛艦戰力都隸屬太平洋艦隊,要跟解放軍的60多艘(9年後更增為將近80艘)潛艦抗衡依舊相當吃力,況且美方潛艦這幾年還有一小波退役潮。美軍水下戰力的數量劣勢,在東北亞有日本海上自衛隊的20多艘親潮級、蒼龍級與大鯨級潛艦可以補足,加上日本政府打算在南西諸島強化守備戰力,解放軍潛艦想跨越台灣以北的第一島鏈、進入反潛機難以偵測的西太平洋深水區,得先問問自己的潛艦戰力跟自衛隊比起來怎麼樣。

中國海軍039A型(元級)傳統動力潛艦。
中國海軍039A型(元級)傳統動力潛艦。

美軍圍堵中國海軍的一大漏洞:台灣以南的第一島鏈

問題在於台灣以南的第一島鏈、乃至於整個南海區域,確實是美軍在防守或圍堵中國海軍時的一大漏洞。東南亞國家不可能為了美國或台灣與中國開戰,台灣本身的老舊潛艦更是亟待汰換。中方潛艦若能由此離開第一島鏈以西的大陸棚區域,對戰時馳援台灣的美軍航母戰鬥群來說,勢必構成莫大威脅。因此如何防止解放軍進入廣闊的菲律賓海,也可說是美軍與中國交戰時的「區域拒止」目標。

包括XLUUV大型無人潛艦、「錘頭鯊」(Hammerhead)智慧水雷等軍備,過去都被認為是美軍對付中國龐大潛艦部隊的解方。軍事專家認為,美軍或可靠著新式武器以量取勝,將共軍潛艦封鎖在軍港之內,至少阻止它們進入作戰區域。由無人潛艦執行封鎖任務的實戰效果,在戰爭爆發之前當然難以估量,不過在AUKUS橫空出世之後,美國顯然找到了在東南亞封鎖中國海軍、乃至於在南海發揮壓制力量的更佳解答—靜肅性、續航力、潛航時間都無可挑剔的核動力潛艦—而且完全不用自己出錢造,澳洲政府將全力相挺。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14日在三菱重工的神戸造船所參加新造潛艦的命名式與下水式,並且宣布艦名為「大鯨」。(海上自衛隊)
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14日在三菱重工的神戸造船所參加新造潛艦的命名式與下水式,並且宣布艦名為「大鯨」。(海上自衛隊)

AUKUS的夥伴關係,顯然意味著美國願意讓出敏感技術(1958年來的第二次!),交換由澳洲擔負圍堵抗衡共軍的重責。對於上任時曾表示「澳洲可以不必做出選擇,可以繼續與中國保持密切關係」的莫里森來說,他終究在中澳關係持續惡化的情況下,選擇了堅定地跟美國站在一起。當莫里森在白宮東廳的視訊記者會上宣稱「(與美國是)永遠的夥伴關係」,澳洲的國防視野甚至浮現了「與中國交戰」的清晰選項,雪梨大學的歷史學家柯蘭(James Curran)便將莫里森的決斷稱為「澳洲史上最大的戰略豪賭」。

對反潛戰力薄弱的中國來說,澳洲的核動力潛艦若為美軍所用,當然是解放軍未來在南海、台海乃至於西太平洋廣闊區域的大麻煩。不過抱持反對意見的澳洲媒體也質疑莫里森,是否該為了單純的潛艦戰力更新,讓國家身處更大的危險之中。無論莫里森的決斷對澳洲是好是壞,AUKUS的結盟確實補上了美國在第一島鏈的防守漏洞。不過澳媒預估澳洲首艘的核動力潛艦下水至少還需10年、8艘到齊恐需20年,解放軍會利用第一島鏈南端的防守空窗期做些什麼,將是AUKUS與台灣都必須嚴肅看待的課題。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