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國民黨「張亞中驚奇」延燒 當年剛成立未久的民進黨如何避開沾上「統」麻煩

國統會這個名稱,讓黃信介(左)只能拒絕李登輝(中)的加入邀約。(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國民黨主席選舉從沒什麼人關心,到「張亞中驚奇」成為新聞熱議話題,尤其是許多政治態度比較親藍的民眾和政治人物,都在擔心張亞中當選,國民黨就算不亡黨,恐怕也很難再恢復在政壇舉足輕重的地位。平心而論,讓台灣成為中國一部分的倡議,距離台灣選民太遠,藍營民眾和政治人物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

其實政治態度偏向獨立的民進黨,在剛成立沒多久的1990年,就曾遇上「統」的麻煩。當時剛成為蔣經國亡故後備位總統的李登輝,因應野百合學運學生要求,舉辦了體制外的國是會議,邀請包含民進黨在內的各方勢力共商憲政體制,其中有一組主題就是「大陸政策與兩岸關係」。

會後國民黨在中常會通過設置國家統一委員會(國統會),並邀請民進黨參加,當時在民進黨內主流思潮是台灣必須獨立建國,然而仍然弱小的民進黨,非常需要透過參與李登輝發動的各種改革,來贏取更多的實質影響力。

李登輝對國統會的命名,讓當時對「要不要參與」意見相左的美麗島和新潮流兩大派系,暫時毫無懸念地因「必須拒絕」避免了內鬥,當時如果李登輝願意配合黃信介的要求,把國統會的名稱修改的比較「中性」,美麗島系主張的「不參與怎麼監督」和新潮流系主張的「只要是國民黨搞的就不值得相信也沒什麼好參與的」,恐怕會為這個新生政黨帶來一場嚴重內鬥。(新新聞編輯部)

當12日上午(1990年9月),國民黨中常會通過成立「國家統一委員會」後,民進黨主席黃信介立即在當天下午的民進黨中常會上,正式宣布不參加「國統會」。

這句「不參加」讓民進黨高級幹部暫時鬆了一口氣,一個原先可能使民進黨再度面臨分裂的變數,似乎反而成了黨内大團結的契機。然而,這個決定真能促使民進黨重新整合嗎?還是依舊維持著以往貌合神離的狀態?

因為名稱放棄加入

由於在「國是會議」中,國、民兩黨建立了成功的溝通模式,而讓民進黨領導階層在初期仍對「國統會」抱著期望,認為可藉此增加兩黨接觸的機會,來影響決策,但「統一」的大帽子,又讓他們難以接受,於是頻頻放出空氣,希望李登輝能改變名稱。

就在許信良剛從美國回來的第二天,一名學者在李登輝授意下,邀請張俊宏與許信良至家中,就國統會設立交換意見,張俊宏當場面告這位學者,民進黨不能接受這個名稱,因為「統一」兩字太富爭議性了。國是會議就曾因為這兩個字爭吵半天,他並且認為若真正找反對黨參與帶動人民力量改革,政黨協商是唯一方式,但弄了個「國統會」等於掛免戰牌。

而許信良亦指責「國統會」只會再度勾起統獨之爭,是極不聰明與不智的構想,但這些意見,事後並未得到積極回應。

許信良爆料,當年他夜奔總統官邸,是為了勸說李登輝別放棄修憲。(柯承惠攝)
許信良1990年時,曾指責「國統會」只會再度勾起統獨之爭。(資料照,柯承惠攝)

事實上,許、張二人都不排除民進黨加入憲政改革行列的可能性,而包括黃信介、康寧祥等人在内,普遍都抱持著只要名稱能改,就不放棄加入的態度。

美麗島系欲迎還拒

相對於美麗島系黨中央的欲迎還拒,新潮流系一開始對國統會就堅持不參加,除了名稱之外,他們不認為國統會會產生任何功能。林濁水表示,「國統會」的設立,只是增加更多困擾,因為目前極須改革的憲政問題,即源於國民黨大一統的心態才產生,且「國統會」僅具諮詢地位,結果就像國是會議一樣,令人失望。

吳乃仁亦指出,新潮流堅決不參加國統會,因為它完全没有民意基礎,且只是李登輝欲拉攏民進黨與非主流派鬥爭,不可能產生功能的,吳乃仁説:「國是會議民進黨已被騙一次,還不夠嗎?」

兩個派系間的緊張關係,就像國是會議前一樣逐漸昇高,而這個衝突,在黃信介與康寧祥未與黨内幕僚協商,逕自接受蔣彥士邀請,前往總統府「喝茶聊天」達到最高點,新潮流系洪奇昌、邱義仁、吳乃仁紛紛表示,以黃信介反對黨黨主席的身分實在不宜前往,姚嘉文則認為黃信介該表達強烈的反對立場。

在前往總統府茶敍當天中午,包括中常委陳永興、文宣部主任蔡仁堅、組織部主任王拓以及顧問康寧祥,齊集黃信介家中,就下午的會面展開先前會商。

陳永興認為黃信介至少該知會大家,不應貿然前往,尤其黨内有不少反對聲音,須事先協調安撫,但黃信介卻認為他只是單純前往了解情況,無須黨内開會同意,黃信介反駁説:「不去看看,怎知道國統會是做什麼的?」

預設立場無法接受

而康寧祥則表示,民進黨既要抗衡也要參與,假使今後「國統會」成了主管兩岸關係或大陸事務機構,民進黨若缺席,該如何對人民交代?

同時,康寧祥與黃信介也就名稱問題,在出發前達成共識,希望在「統一」之前加上「自由民主」四個字,以去除民進黨内部的疑慮。

另一方面,由於國是會議的結論遲未能落實,黃信介希望藉著這次機會向總統李登輝詢問,於是,在先前會商中,蔡仁堅特别為主席「複習」國是會議結論,並由康寧祥先電告蔣彥士,希望會後能單獨和李登輝見面,就落實國是會議結論的程度交換意見,這個期望獲得李登輝首肯。

李登輝主持國家統一委員會後與全體委員合影,作者(2排右2)亦為委員(1999年4月)(趙守博提供)
李登輝主持國統會後與全體委員合影,因李登輝堅持「國統會」名稱免去民進黨一場內鬥危機。(資料照,趙守博提供)

就在民進黨内部的反彈下,黃信介再次進入總統府,事實上,當天參加茶敍的在野人士,都没有人反對李登輝設立國統會的用意,黃信介亦只就「統一」名稱提出質疑,他説民進黨黨章規定,台灣前途由人民自決,因此,國統會的預設立場他們没辦法接受。

康寧祥則表示,在統一之前加上民主兩字,可對中共號召,並可向兩千萬同胞表示力行民主決心。

對於這些建議,李登輝當場表示,名稱還可再商榷,他還没有定見,而蔣彥士在最後總結時表示,可以考慮在組織條例第一條加上「在自由、民主原則下……」等字眼。至於茶敍後的單獨會面,蔣彥士交給黃信介一張空洞的「國是會議結論執行表」,概略地描述國民黨執行情況,黃信介雖然對此表示不滿意,但卻認為「有總比没有好」,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表面和諧分歧未變

儘管黃信介在離開總統府時,依然對國統會的名稱問題,再三向李登輝抱怨,並表示這次茶敍没什麼成功之處,但私下他卻仍然抱著一些期望。黃信介曾私下向幕僚透露,「總统似乎屬意他擔任第三位副主委,到時候另兩位副主委若没空,他可能就要到總統府上班批公文」,殷切期待的心情,可見一斑。

但是,12日國民黨中常會的決議,就像一記清脆的耳光,打醒了黃信介的美夢,他除了立刻宣布民進黨不參加國統會之外,還悍然拒絕了高玉樹出面邀請的晚宴,並氣憤地表示,以後要暫時中斷和國民黨交往。就在黃信介的憤怒之下,新潮流系的反彈,也就暫時消弭了。

對民進黨内部而言,這次國統會的爭議,能夠產生這樣的結局,顯然是意外的收穫。但美麗島系與新潮流系表面上的和諧,並不能算是内部整合成功,因為兩派系間理念的分歧並未改變。

美麗島系普遍對李登輝的改革懷有期待,盡可能不放棄與國民黨共同改革機會,如許信良即力主,在動員戡亂結束之後,重新設立一個取代國安會機構,賦予李登輝更大權力,去實施大刀闊斧的改革。

至於新潮流系則從不相信國民黨會有改革誠意,洪奇昌説:「國是會議達成憲政改革共識,現在卻要由國民大會來做,分明是倒退嘛,民進黨何必在國統會上再為國民黨背書。」

在這種理念分歧的情況下,倘若這次國民黨願意讓步,在名稱上稍做妥協,則民進黨内部的一場政治風暴,恐怕就在所難免了。

事實上,由於國是會議的結論遲未落實,民進黨内部,已開始掀起一片檢討聲,當初力主參加國是會議的美麗島系,也開始感到壓力。從民進黨參與國是會議之後產生的無力感以及黃信介的一度倦勤,似乎可以看出,當初新潮流的堅持稍占上風,而美麗島該如何振作呢?這恐怕是黃信介在失望之後,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本文刊登於1990年9月17日出版的184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