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2000年,陳由豪帶領的東帝士集團在台灣預演「恒大危機」

東帝士集團在2001年倒債宣布解散,掌門人陳由豪逃往中國,震撼了當時的台灣。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中國地產商恒大集團瀕臨破產的危機,甚至一度讓美股大跌,專家對此意見紛呈,有認為這將引發中國系統性的金融風暴,有人則認為股價早就跌到趴下的恒大,即使最後真撐不住倒閉了,也是大家早心中有數的事情,該做好防範的早已做了。

恒大創辦人許家印過去砸下不少資源,塑造自己既富且慈的形象,不過早在2012年,香櫞研究(Citron Research)發布恒大的報告,指出恒大已經資不抵債,許家印親自主導反擊,發布長達9頁的報告,逐條反駁香櫞報告。還讓香櫞創辦人萊福特(Andrew Left)被香港政府以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裁定,禁入香港市場5年。

地產商倒帳引發金融危機的情形在台灣也發生過,在1997亞洲金融風暴之前,台灣的房地產已陷入長期不景氣(身在連新冠病毒都打不垮房價時代的我們,真的很難想像台灣也有房地產不景氣的時代)。然後1999年發生在台灣的九二一大地震,把這些狀況已經不佳的地產商震到重傷,2000年9月7日出版的705期《新新聞》,針對這些陷入危機的地產商做了大篇幅的報導,其中陳由豪領軍的東帝士集團,因為和當時執政的李登輝政府交好、又屢屢在台灣各地蓋出超高樓層的大樓,極為引人注目。

在這篇寫於2000年時的報導文章中,陳由豪正逐步解散他一手打造的東帝士集團,宣稱他要退休。然而最後他並沒有全身而退,2001年東帝士集團正式宣布解散後,陳由豪留下了623億元的債務給銀行,並潛逃中國成為通緝犯。台灣司法單位對陳由豪的指控,直到今年才全數因超過法律追訴期而失效,只是已是高齡81歲中國公民的陳由豪,會不會在人生末期回到曾讓他叱吒風雲的台灣,誰也不知道。(新新聞編輯部)

陳由豪在台灣企業界堪稱是一個異數,擁有上億元身價的他,不僅開二手車,穿修補過的皮鞋,他還是少數在親手建立起一個事業王國後,又親手將王國打碎的人,東帝士王國的起起落落,幾乎就是陳由豪一生起落的寫照。

陳由豪是世家子弟出身,他的父親陳清曉是台南地區知名的紡織商人,東帝士旗下的東雲紡織就是陳清曉一手創立的。不過,由於陳清曉幾乎不太管陳由豪,因此陳由豪並沒有一般世家子弟的接班包袱。

靠著房地產快速發跡

1963年陳由豪從台大經濟系畢業後,就開始做生意,一開始是在台南故鄉幫舅舅籌建「台南大飯店」,28歲那一年,陳由豪外出獨立創業,在高雄路竹成立東盟公司。

說是獨立創業或許仍不夠精確,畢竟如果沒有陳清曉的奧援,陳由豪的東帝士王國不可能發展得這麼快,但是路竹的東盟,卻是陳由豪首度獨當一面的事業舞台。31歲那一年,陳由豪更把東帝士推向海外,在新加坡設立成衣廠。

有了父視和家族親戚的財力奧援,再加上陳由豪獨特的領袖氣質和台大經濟系出身的背景,陳由豪的東帝士王國幾乎是踩在台灣經濟成長的浪頭上,以蓋高樓的速度飛快地建立。

而陳由豪也真的超愛蓋大樓,在1980年代,台灣經濟開始起飛,房地產狂飆的時期,陳由豪看準了台灣土地有狂飆空間,大筆買進土地,其中不乏山坡地。東帝士集團在國內各大城市都有超高大樓,包括台北的東帝士摩天大樓、台南的東帝士大樓,以及最近才剛完成的高雄85層超高大樓(現稱85大樓),在國內都是以雄偉、壯觀著名的大樓,尤其是高雄的超高大樓,在台北國際金融大樓(即後來的101)未完工之前,將仍是國內最高的建築物。

20190314-高雄市知名地標85大樓、高雄輕軌。(呂紹煒攝)
目前高雄市知名地標85大樓,即當年東帝士集團的代表作。(資料照,呂紹煒攝)

陳由豪從紡織業發跡,事業領域從水泥、紡織到生物科技,幾乎什麼都有,但是真正讓陳由豪快速發跡的是房地產。

從1980年間正式跨足不動產業起,東帝士集團幾乎是每一年都登上國內房地產投資前十大排行榜,而且東帝士集團旗下的建商所推出的建案規模之大,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造鎮」,每個個案的金額約高達6、70億元左右,是其他推案建商的一倍以上規模。

房地產不景氣集團因此瓦解

據統計,在1981年至1997年短短16年間,東帝士集團所投資的大型房地產個案以及工商綜合區開發案即高達31筆,在這些投資案中,雖然有些個案讓陳由豪賺進大把鈔票,如「東王漢宮」,但是,台北縣地區的山坡地建案,就讓東帝士吃了不少苦頭。

尤其九二一大地震後,東帝士在台北縣汐止地區的兩大建案──白雲山莊、摩天鎮,有不少訂戶臨時退訂, 「房子蓋好了卻賣不出去」,陳由豪縱有不甘也只能含淚和血吞。更慘的是,東帝士營造旗下還有不少房地產是在山坡地上,在林肯大郡的悲劇發生後,東帝士被套得更慘,金額高達300億元以上。

陳由豪「高、大、深、遠」的營建業觀念,成就了東帝士集團,但也正因為這個「高、大、深、遠」的企圖心,讓陳由豪在台灣房地產不景氣時,仍收不了手,最後,更造成他一手打造的東帝士集團因此而瓦解。

和台灣傳統世家大族不同的是,東帝士王國在崩解前,陳由豪採策略聯盟和高財務槓桿的操作方式,一舉畫下了東帝士王國橫跨美、亞、非的版圖。東帝士在全盛時期的產業範疇包括化纖、石化、紡織、營建、水泥、鋼鐵、旅館、百貨和生物科技產業,事業版圖從台灣、泰國、印尼、菲律賓、中國一路畫向美國的舊金山、史瓦濟蘭和墨西哥。

東帝士幾乎是在十年內就吃遍海內外,一度還因為企業的識別標誌被海外的業者稱之為台灣來的「鬼頭」公司。而陳由豪之所以有能力一手打造出這樣的事業王國,和印尼華商首富「三團」的林紹良、泰國盤谷銀行陳氏家族陳有漢、台灣潘氏家族潘孝銳,及亞洲集團鄭周敏有關。東帝士與泰國盤谷銀行的交往,可回溯自盤谷銀行的前任總裁陳弼臣和現任的總裁陳有漢,盤谷銀行幾乎是東帝士在泰國的最大金庫,透過盤谷銀行高層的牽線,陳由豪與泰國皇室及政府,建立了深厚的政商人脈關係。

近三年積極瘦身以持盈保泰

不過,在金融風暴爆發後,泰國盤谷銀行受到泰銖重挫的影響,至今仍處於療傷止痛的階段,東帝士在海外資金調度,也因此不如往年寬裕。

東帝士集團與印尼三林集團的淵源,則始自當年東帝士創辦人陳清曉與泰國盤谷銀行前任總裁陳弼臣一起前往印尼投資水泥廠,當時正好印尼發生動亂,最後,陳清曉和陳弼臣把水泥廠股權出售給印尼當政的蘇哈托親信企業──林紹良,此後,東帝士也和林紹良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基礎。

林紹良在台灣的投資也大多與東帝士集團有關,雙方合資的事業包括:東華開發、東誼開發、東方高爾夫球場等,不過,後來印尼政府蘇哈托政權移轉,使得三林集團企業實力今非昔比,也間接影響了東帝士的海外發展實力。

劉泰英在李登輝時代被稱為大掌櫃,對經濟政策影響甚深。(顏麟宇攝)
與劉泰英(見圖)的交情,讓陳由豪在當時的台灣得以呼風喚雨。(資料照,顏麟宇攝)

東帝士集團在台灣的重要事業夥伴,是環亞飯店的鄭周敏和晶華酒店的潘家,東帝士的觀光事業──中安觀光就是與潘孝銳合作,後來潘孝銳把事業交給兩個兒子──潘思源、潘思亮後,陳由豪和潘家因經營理念不合的傳聞就從沒停過,最後,陳由豪在執行東帝士集團瘦身時,把台北晶華酒店的經營權全數讓予潘家。

東帝士集團雖然近三年來積極瘦身減肥,以持盈保泰,但是東帝士不是最近幾年才出問題,1984年東帝士首次發生財務危機事件,當時陳由豪得以順利過關,除了1985年底台灣股市及房市開始飆漲,景氣回升的天助之力,所有投資標的獲利出現倍數成長,國民黨與往來銀行的金援,更是重要的因素。

直接上達天聽尋求高層協助

陳由豪和國民黨的關係匪淺是不爭的事實,在東帝士幾次出問題時,劉泰英的黨營事業都扮演了救火隊的角色。陳由豪和劉泰英已有十幾年的交情,和國民黨的淵源更深,大選前,陳由豪更曾經因為捐給國民黨1億元,而被捲入興票案中。

在政權輪替後,過去就和民進黨保持良好關係的陳由豪,在東帝士近來爆發財務危機時,也曾直接上達天聽,尋求總統府高層的協助,而且已獲得總統府高層的支持,也因此,財政部和中央銀行才出面協調債權銀行,支持東帝士集團營運下去。

過去與舊政府關係良好的陳由豪,目前與新政府的互動也不錯,這也是東帝士集團之所以能在1998年底本土性金融風暴中,唯一一家迄今仍能,行正常繳息的企業。

曾經是國內前15大企業集團之一的東帝士集團,終究抵不過長達10年房地產不景氣,而應聲倒地。從前年陳由豪含淚出售金雞母東榮電信,到今年初把他的「最愛」──台北晶華酒店股權悉數出清,一手擘建出東帝士王國的陳由豪,今年在他邁入60歲之際,解散了他一手打造的東帝士集團,兩年後,62歲的陳由豪就要退休,準備過自己的生活。

眼見高樓平地起,如今又見樓塌下,能承受這種樓起樓塌衝擊的人不多,而陳由豪大概是這少數中的少數吧!

(本文刊登於2000年9月7日出版的705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