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霧、血栓、焦慮 新冠倖存者後遺症全公開 國內整合照護仍卡關

新冠肺炎未歇,國內已有近1萬5000人染疫;根據英美研究指出,有近4成確診者至少併發1種長期後遺症,然而國內染疫後的急性後期整合照護,至今卻仍未有所進展。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挺過COVID-19就等於迎向新生?可能不是所有人都這麼幸運。英美最新發表的27萬人研究顯示,即使自新冠肺炎中存活,也有37%的人留下至少1種長期後遺症,持續影響患者的身心與生活。反觀台灣,至今已累計1萬3750名本土「新冠倖存者」,但政府對這群劫後餘生國人的急性後期整合照護,卻遲遲未能開始。

COVID-19在全球肆虐之初,源於醫界對此全新病毒的陌生,再加上沒有藥物與疫苗助攻,導致疫情高張國家確診者致死率一度居高不小。回想去年此時各大媒體報導義大利等歐洲國家死者棺木疊放在小教堂中的畫面,至今想來仍覺揪心。

所幸隨著COVID-19相關藥物、疫苗研發漸漸追上,各國COVID-19確診病人致死率逐漸下降。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的是,對相當比例的COVID-19患者來說,走過死亡幽谷之後,可能還要繼續面對新冠病毒侵襲後留下的各種長期併發症,也是另一場長期戰爭的開始。

20211005-截至2021年10月3日為止,本土COVID-19本土確診者累計1萬4581人,扣除831名不幸往生者,共計有1萬3750名「新冠倖存者」。(疾管署提供)
截至2021年10月3日,本土COVID-19本土確診者累計1萬4581人,扣除831名不幸往生者,共計有1萬3750名「新冠倖存者」。(疾管署提供)

歐美37%確診者有併發症 焦慮、抑鬱為最大宗

根據牛津大學與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日前發表的一項研究,該研究團隊利用美國TriNeTX健康研究網路資料,針對27萬名曾罹患COVID-19的康復者進行一項回溯性的追蹤調查。結果發現,至少有37%的患者在確診3到6個月後,仍為至少1種COVID-19留下的併發症所苦;其中,又以焦慮、抑鬱占15%最多,其次可能源於肺纖維化等併發症導致的呼吸異常、腹部症狀也各占8%。

研究團隊也整理出,COVID-19長期後遺症在住院患者及女性患者中更常見。此外,老年人和男性COVID-19康復者相對更常出現呼吸困難,以及認知障礙(又稱腦霧brain fog)相關後遺症;年輕人及女性則有更多的頭痛、腹部症狀,以及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衍生的焦慮、憂鬱、失眠等症狀。

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出現較大量COVID-19確診者主要是在今年5月中下旬後,也就是說,截至2021年10月3日止,國內累計1萬4581例本土病例,扣除831名不幸往生者,留下的1萬3750名康復者中有相當比例至今確診尚未滿3個月。而呼應牛津大學與美國國衛院研究團隊的研究結論,若將觀察期提前至確診後2個月甚至1個月,則國內為COVID-19後遺症所苦,或稱處於COVID-19急性後期的患者比例,可能會超過37%。

20211005-SMG0034-N01-黃天如_b_英美COVID-19倖存者後遺症調查
 

確診後手指「如木炭」 染疫導致動脈瀰漫性血栓

70歲周先生今年5月底因呼吸急促、喘等症狀就醫,因症狀疑似COVID-19被送往集中檢疫所,2天後得知確診,隨即住進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的負壓隔離病房。住院1周後,周先生右手指開始感到疼痛,且出現類似瘀青症狀,剛開始還以為是打針、抽血時不慎傷到血管所致,沒想到情況愈來愈嚴重,手指原本的瘀青色更惡化有如木炭,最後經醫師確診為COVID-19導致的動脈瀰漫性血栓。

周先生說,他向來身強體壯,沒有任何慢性病史,且至今想不通自己究竟是在何處、如何被感染COVID-19,還出現這麼可怕的後遺症。為搶救手指,周先生還在COVID-19急性期,就接受了打通血栓的手術,過程中礙於防疫,家屬無法入院陪伴,只能偶爾視訊打氣,因病魔環伺產生的緊張、恐懼、難過等情緒,都只能靠他自己克服,「我一度感到右手食指、中指、無名指都已漸漸死去,甚至已做好了截肢的心理準備。」周先生說。

年約70歲的周先生(左)感染新冠肺炎送至北醫附醫治療,隨著右手掌泛白、發紫,右手三根手指一度面臨截肢命運。(北醫附醫提供)
年約70歲的周先生(左)感染新冠肺炎送至北醫附醫治療,隨著右手掌泛白、發紫,右手三根手指一度面臨截肢命運。(北醫附醫提供)

染疫後遺症樣態差異大 北醫籲中央應整合推動追蹤

所幸北醫附醫醫療團隊夠積極,從周先生還住隔離病房,就連醫護也不便頻繁進出時,就透過視訊指導他進行各項復健運動。而周先生也非常努力配合,不只是在住院2個月期間,出院後也持續每周回院2到3次進行復健,項目包括心肺功能、有氧訓練如跑步機、腳踏車、阻力訓練、四肢肌耐力、右手手指關節活動度、雙手肌力、感覺訓練、精細動作訓練等。現在周先生手指活動力已越來越好,不但生活都能自理,甚至還能下廚煎魚犒賞長期為他擔心受累的老婆。

然而,周先生只是目前全國1萬3750名COVID-19倖存者中的一員,他或許是相對嚴重,也或許是相對幸運的一個。以COVID-19併發後遺症的多樣性以及輕重程度差距之大,若沒有跨科別團隊進行整合性的主動追蹤與調查,恐難以管窺天。

北醫附醫胸腔內科暨防疫專責病房主任周俊良表示,COVID-19康復者追蹤,乃至於併發後遺症的主動調查與整合性治療當然應該做,卻實在是個大工程。以北醫附醫前後曾收治132名COVID-19病患為例,部分患者可能自認已完全康復,就不再回診,也或許跑到其他醫院去;在此情況下,除非院方有經費聘請專責個案管理師緊迫盯人,否則要怎麼追蹤病人?說來說去,這件事不可能只靠個別醫院去做,而是必須由衛福部以中央部會的高度整合各大醫院及專科醫學會去推動。

20211005-周先生(右二)罹患COVID-19併發動脈瀰漫性血栓,北醫附醫由胸腔內科、復健醫學部、心臟內科等科別組成跨科別整合照護團隊。(北醫附醫提供)
周先生(右二)罹患COVID-19併發動脈瀰漫性血栓,北醫附醫由胸腔內科、復健醫學部、心臟內科等科別組成跨科別整合照護團隊。(北醫附醫提供)

首份新冠復健指引出爐 醫界坦言恐以偏概全

台灣心肺復健醫學會秘書長、嘉義長庚醫院復健科主治醫師陳凱華表示,該學會與台灣復健醫學會有鑑於COVID-19急性後期整合照護(post-acute care,PAC)的重要性,並不亞於治療COVID-19本身,今年8月初接受衛福部委託,召集20多名心肺復健相關領域專家學者,花了近2個月制訂完成「COVID-19感染復健治療指引」,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專屬於COVID-19康復者的復健治療指引。

陳凱華說,這份指引針對COVID-19確診患者,依其疾病嚴重程度分輕症、中重症及加護重症,以及有無危險因子與意識是否清醒等分成5大類,分別制定不同的復健策略與建議。然而,COVID-19可能衍生的後遺症並不只侷限在心肺功能方面,雖說參與專家學者為完成這份指引已盡了全力,卻也深感術業有專攻,這份指引恐怕還是無法解決因各式各樣COVID-19後遺症所苦患者的所有問題。

以英美研究發現約15%COVID-19倖存者可能發生的憂鬱、焦慮等精神症狀為例,患者可能需要的就是精神專科醫師的協助。林口長庚醫院自殺防治中心主任、精神專科醫師張家銘表示,國人對精神症狀或疾病的病識感向來薄弱,就算意識到自己有些不對勁,也常因擔心被污名化而諱疾忌醫,不願主動走進精神科就診;因此針對COVID-19患者預後可能衍生的各種情緒、認知障礙後遺症,尤其需要專門計畫主動追蹤。

20211005-台灣心肺復健醫學會與台灣復健醫學會日前發布「COVID-19感染復健治療指引」,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專屬於COVID-19患者的復健治療指引。(取自台灣心肺復健醫學會與台灣復健醫學會網站)
台灣心肺復健醫學會與台灣復健醫學會日前發布「COVID-19感染復健治療指引」,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專屬於COVID-19患者的復健治療指引。(取自台灣心肺復健醫學會與台灣復健醫學會網站)

盼獨立於健保總額之外 國內後期整合照護卡關預算

今年8月中下旬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CECC)例行醫療應變會議,曾2度就COVID-19急性後期整合照護計畫執行細節邀請各大醫院、專科醫學會代表共同討論;只是相關計畫具體執行方向與細節未定,反倒是在經費應由哪個單位支應問題上先卡了關。原因是部分醫院代表雖不反對相關計畫執行,但前提是希望經費能在健保總額之外,由疾管署的公務預算支應。

一位不願具名的醫學中心高層指出,不論是否因為COVID-19留下來的後遺症,國人有任何醫療需求,在健保總額下給付支出自是無庸置疑。但除此之外,執行COVID-19患者急性後期整合照護計畫還須聘請大批個案管理師,配合醫療團隊主動追蹤、聯繫患者回診,以及進行後續的訪談與記錄,最後可能還要進行各項數據分析與回饋,這樣的規模已形同執行一個國家型研究計畫,自然沒有由健保總額買單的道理。

健保署雖也針對COVID-19患者急性後期整合照護計畫召開了專家諮詢會議,甚至將計畫提至健保醫療服務給付項目及支付標準共同擬訂會議中討論,卻無法產生共識,衛福部長暨CECC指揮官陳時中顯然也未對此案作出明確裁示,導致此一對COVID-19患者預後至關重要的照護計畫,至今仍停留在:「請健保署分析個案罹病前後健保就醫情形差別」的消極階段,也就是美起名為籌備中,實則尚未啟動。

20211005-SMG0034-N01-黃天如_a_國內COVID-19本土病例康復者人數及年齡層分布
 

COVID-19改變了無數人的生活,其中又以確診者為最;不少患者即使幸運存活,曾與病毒大戰數百回合的身心戰場依舊滿目瘡痍。但面對外界異樣眼光,甚至質疑是因他們的大意導致疫情擴散,很多患者為後遺症所苦時不僅不敢「求救」、「討拍」,就連就醫都要很低調,深怕一旦被人得知他們曾是COVID-19確診者,所有人都會退避三舍。

不是說同島一命嗎?就如不幸因新冠肺炎離世的831名國人,COVID-19倖存者不僅僅只是一個數字,他們的健康不但關乎個人,更直接牽動著全國1萬多個家庭幸福,政府絕對有責任拿出最大的誠意與行動力推動COVID-19患者急性後期整合照護,不應再以經費問題喬不攏的藉口搪塞國人了。

看更多【新冠肺炎疫情】最新報導:https://bit.ly/3aAQ9d6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