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想像一下蔡英文演說後拜登習近平通話……,李登輝兩國論引發柯林頓江澤民熱線

李登輝1999年對德國媒體發表特殊兩國論,震撼國際政壇。(新新聞資料照)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今年雙十節,總統蔡英文在國慶演說中表明「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敏感的媒體馬上聯想到1999年7月,時任總統的李登輝在接受德國媒體專訪時,提到「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特殊兩國論。

直到「台灣不隸屬於中國」已成台灣主流民意的今天,蔡英文的演說仍在國內引發攻擊,可以想見22年前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曝光後,在國內政界造成多大的震撼。

這篇文章刊登於1999年7月22日出版的646期《新新聞》,內容主要描述李登輝特殊兩國論發表後,7月18日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和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通熱線,重申「一個中國」政策,李登輝政府對此如何因應,並揭密整個「特殊兩國論」的決策過程中李登輝自己就扮演了關鍵角色、跳過原先三階段規畫,直接「一次到位」。也提到當時曾被認為不知情的行政系統,事實上時任行政院長的蕭萬長卻在特殊兩國論發表前高達6次晉見李登輝。還略為提到現在「傳聞」是特殊兩國論幕後寫手的蔡英文,事實上根本不知情。

當時認知到「除非我向中共投降,或承認我為地方政府,否則中共永遠不會滿意,但難道我們要因此而自我否定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嗎?」的李登輝政府,參考了兩德模式,發展特殊兩國論界定台海兩岸關係,「最低限度,中共不承認我們是一個國,也要承認是一個政府」,這是他們的目標和決心。

李登輝政府當年遇到的兩岸困境,至今仍然存在,蔡英文仍必須以總統身分表明「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比較起來,起碼不用如李登輝政府必須因應柯江「重申一個中國」的熱線,去因應拜登和習近平熱線,對蔡英文政府來說已是最好消息。想像一下,如果蔡英文的「互不隸屬說」換來拜登致電習近平「重申一個中國」,會帶來多大的政治災難。(新新聞編輯部)

長達50年,台海兩岸加上美國的三角關係,既彼此牽動又相互較勁,而在1999年,台灣的李登輝總統突然出招,三角關係又面臨了重新排列的局面,7月18日,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和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通了「熱線」,重申「一個中國」,似乎又把牌丟給了台灣,而台灣則是由李登輝出面,以及辜振甫的回函,再度重申「三不變」原則,三角關係依然繼續角力。

李登輝怕繼任者不敢講

而據一位進出官邸和李登輝有長期私誼的人士透露,事實上,李登輝思考如何突破兩岸重新定位的問題,已很長一段時間,就他的接觸與瞭解,李登輝出牌,絕非「盲動」與「粗糙」,事實上李登輝是有策略在運作。

他特別強調:「李總統提出『兩國論』,絕對不是無緣無故的,他知道內外都會有很大的壓力,但是,現在他不講的話,他的繼任人將來誰也都不敢講。」

而他也說:「最低限度,中共不承認我們是一個國,也要承認是一個政府。」他說李登輝考慮了很久,終於提出是「希望中共稍微節制,能夠接受目前是兩個政府,將來再統一的新中國,這樣的架構也可以,但是中共始終沒有讓步。」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卸任後的演講收費高昂。(美聯社)
李登輝發表特殊兩國論後,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見圖)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熱線重申「一個中國」。(資料照,美聯社)

而據瞭解,早在10年前,李登輝就已經思考這套「類似兩德模式」的架構了,據指出,十幾年前,雖然許多人都大談,但據一位深入前兩次修憲運作人士指出,「有價值的線索是,在1989年,經建會的法規小組,就有一份『東西德法制關係之研究』的報告,很清楚談到兩德的法規和兩岸關係,也清楚說明了『一個德國』原本是已經不存在的德意志帝國,歷史事實已經變動,以及未來要推動的『新德國』。這份報告絕對不是經建會自己去研究的,在意義上,還是官方的首次正式研究。」而當年,李登輝也指派郭婉容到北京出席亞銀年會,「其中的線索很值得思考。」

不過,由於兩德分裂是外力,和台海內戰歷史不盡相同,因此,引用兩德「分裂國家」論是不是適用台灣?並沒有定論,據指出,雖然在後來幾年,包含國策中心的學者和李登輝商討修憲大計之時,都曾經討論兩德模式,但李登輝依然遲疑。

兩國論應有三部曲

而隨著李登輝將交棒,美中「新三不」、「中程協議」,而可能的繼任者與可能選票因素而弱勢,據指出,李登輝用心思考突圍,因此,所謂的「主權小組」約在一年前開始運作。據前述的李登輝友人透露:李登輝看了一些報告,「很感動」,讓李登輝有些靈感,突破過去的一些疑慮,因此下決心推動。而據指出,這份報告的內容,李登輝、連戰、總統府高層、國安會與蕭萬長、辜振甫和蘇起,也都事先有所瞭解。

方針已定,就是由「主權小組」進行執行面和策略面的研究,有一個線索指出,這個「小組」成員有林碧炤、曾永賢與張榮豐等,後來又加入了殷宗文和蘇起,漸由國安會主導。在過程中,對於國際法的部分,曾經針對一些疑問徵詢過丘宏達、蔡英文,不過並沒有告知丘宏達、蔡英文有關「主權小組」的研究內容。因此,丘宏達、蔡英文並不知情。而主權小組的方案初稿,也曾經交給外交部、陸委會加註意見再修改。

蔡英文對於台中市發生工程捷運意外表示哀悼,希望市府全力協助受難民眾及家屬,做好相關撫卹及善後工作。(資料照,葉信菉攝)
特殊兩國論發表前,蔡英文僅就國際法部分接受諮商,對「主權小組」的研究內容並不知情。(資料照,葉信菉攝)

據指出,在主權小組的規畫中,推動「兩國論」應有三部曲,先「釋放空氣」,就是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李登輝點到為止說:「重新定位兩岸關係」;接著則在國大修憲時,再由一些國代提出變更領土修憲案。據指出,主權小組研判「一定不會通過」,但形成討論的氣氛;到了十月,則由參加APEC(亞太經合會)的代表講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這時候汪道涵已經要來台,氣氛也逐漸加溫,就可以不是「被矮化」的情況下,營造對等政治實體的姿態,直接和中共展開政治性對話。

李登輝一次全講完

但是,李登輝卻在7月9日跳三級,據指出,原本在陸委會和新聞局預擬的訪問稿中,只有陸委會的版本談到「重新定位」,但後來李登輝似乎有所更動,直接殺出「兩國論」,原本的布局也因此打亂了,但總統府方面對此一說法並未證實。而戲碼既然開演,就得演下去。

誠如參與決策的高層官員所說,「開會是解決問題的基本方式」,9日後,從總統府、國安會各相關部會,大小會議不斷,這些會議中,以殷宗文所召集的高層會議最為隱諱,也最有指標性作用。

14日下午,殷宗文邀集相關首長召開首次高層會議,聽取國內外政情、輿情簡報後,認為包括中共和美方的反應都在事前的評估之中,當務之急應加強對內外的溝通。與會決策官員透露,由於美方對我未事先知會有所抱怨,所以特別加強對外,也就是對國際宣傳;這位官員也強調,由於這個新定位只是把兩岸的關係說得更清楚一點,並不涉及政策的改變,所以並沒有事先知會美方的必要,「但如果美國事後想瞭解,那就讓他瞭解嘛!」

據說會中也針對究竟要派誰去向美方說明交換意見,但並沒有定案。據指出,最先是想到蘇起和林碧炤,但蘇起覺得他應該留在國內解釋立場,林碧炤也有事,於是又想到外交部長胡志強,胡志強一方面國內有事,而且外交部長進不了華府,很難向美國決策人士當面解釋。因此,眾人決定推派林中斌,會後並通知未與會的林中斌,除此之外,也討論8月派人到日本說明。不過,這都還只是討論,因為還要和美方討論。

而據瞭解,約在17日到19日間,美國認為還是派人來台比較好,因為在台灣,美方想見的層級都可以見的到,於是美派卜睿哲來台後,台灣暫不派人。

殷宗文開神秘會議

至於中共的壓力,我決策當局的態度相當強硬,除認為「除非我向中共投降,或承認我為地方政府,否則中共永遠不會滿意,但難道我們要因此而自我否定中華民國不是國家嗎?」並評估中共所採取的抗議舉措都只是「心戰喊話」,因為到目前為止,回應者還停留在海協會和國台辦的層級;高層也證實,選在辜汪會談之前將兩岸關係定位得更清楚,就是希望中共當局能認清歷史和法律的事實,唯有在平等的前提下,辜汪會談才可能進入他們所希望的政治性對談,甚至是無所不談的階段。

這次會議後,殷宗文於16日下午又再度邀集國安會、總統府及相關部會官員開會,對最新的輿情反應進行檢討,會中決定繼續觀察與加強對國內外的宣導。雖然國安會的會議並沒有作重大的政策決定,但由於殷宗文總是神情嚴肅地再三「提醒」與會者,絕對不可以對外洩漏會議的內容,讓與會者聽了面面相覷,不知道是否被懷疑洩密令會議的氣氛都頗為凝重。另據悉,即便是在周末假期,相關官員也都不得閒,還是密集地就最新情勢交換意見。

而在過程中,行政院則傾向扮演「配角」與帶有「演習」的角色,據透露,行政院長蕭萬長雖然在9日之後並沒有在「兩國論」上多所著墨,也沒有和李登輝商談局勢,但在9日之前,據指出,連續4個星期中常會,蕭萬長都提前到中央黨部晉見李登輝,而7月初的周日,蕭萬長還到李登輝官邸參加家庭禮拜,數天後,又一度隻身前往官邸晉見李登輝,互動頗為反常,這6次見面的內容並沒有被透露出來,蕭萬長也沒有把會面內容告知行政院高層,更顯得不尋常。

臨時取消記者會

「兩國論」後,行政院卻有點刻意顯得平靜,除了在14日,蕭萬長約見央行、財政部指示注意金融市場之外,行政院並沒有特別開會,而15日的行政院會上,蕭萬長宣示的「三不變」文稿,據指出,也是相關單位研擬。而「因應會議」的召開,據指出,原本行政院中,每個政務官交接時,本就有一份當非常時期的處置計畫交接,但台灣承平日久,因此,因應會議基本上就是「檢查會議」,檢査一下各部長是不是瞭解自己的非常計畫,因此也並沒有太多的具體措施呈現。

20160629-美國在台協會美國獨立紀念日酒會.副總統.蕭萬長.出席.(陳明仁攝)
兩國論發表前,時任行政院長的蕭萬長密集地晉見總統李登輝。(資料照,陳明仁攝)

至於國民黨方面,在這個議題上沒有什麼使力點,一直保持密切的觀察;據指出,黨秘書長章孝嚴在7月12日及14日曾特別約見陸工會主任張榮恭,瞭解當局的立場與說法,期對外的說法及基調和行政部門能同步發行。

根據決策高層的說法,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但據悉,原訂於20日下午召開,由李登輝親自邀集連蕭等相關首長舉行的高層首長會報,雖然早在幾天前就醞釀開會,一方面評估相關因應措施是否允當,一方面則由李登輝再度重申我方對這項說法的基調,同時對國內民眾作信心喊話。不過,卻於20日上午緊急取消。

根據總統府的官方說法,因為行政院已經於19日召開會議,並將應變的計畫都簽報總統府,所以沒有必要再由總統召開高層會議;唯據悉,包括卜睿哲即將來台,及我方立場在李登輝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已經說得很清楚等,都是主要的考量,用意就是希望不要治絲益棼,讓這個問題更形加溫,增加其他不必要的揣測。

重申態度立場不變

不過,李登輝還是利用接見國際扶輪社代表的機會,以比較自然的方式說得更清楚一點,套句總統府官員的話,「已經到了白話得不能再白話的地步」;除了再度重申我對兩岸問題的立場,李登輝還是依慣例有脫出講稿的談話,再三呼籲民眾在面對中共、國際及股市時,要對政府有更大的信心,很多問題才能一步步獲得解決,這也是他在「柯江熱線」重申統一,不會退讓,想要突圍,再度說明兩岸是「國與國」的關係的主因。

(本文刊登於1999年7月22日出版的646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