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人服務190位患者!」社區支持體系薄弱 精神病患人權與民眾怎平衡?

近年精神病患自傷傷人的社會案件頻傳,而近日屏東超商店員遭挖眼事件,更讓《精神衛生法》修法再度成為關注焦點。示意圖。(資料照,謝孟穎攝)

屏東超商店員遭精神病患挖眼案震驚社會,也再度炸出《精神衛生法》修法議題,許多網友痛斥,「強制住院最長5年超荒唐!」主張修法延長對有暴力傾向精神病患的強制住院年限。然相關論述不僅誤解了《精神衛生法》的本質,對精神病患以治療之名行禁錮之實,也違反人權;問題癥結恐還是得回歸精神病患的社區支持系統,及社會安全網的建置。

提到《精神衛生法》立法背景,有點年紀的民眾可能對1984年發生的螢橋國小潑酸案還有印象。一名因長期吸毒導致神志不清的蔡姓男子,溜進校園將一整桶硫酸潑在學生身上,造成43人輕重傷,然後舉刀自裁身亡。時隔37年,即使有了精神衛生專法,但幾乎每隔幾年還是會發生精神病患自傷傷人的社會案件,從2016年小燈泡事件、2019年台鐵警察命案,到最近的潘姓女超商店員遭挖眼案,每一件都令人觸目驚心,也導致社會惴慄不安。

蔡英文承諾小燈泡「不會白白犧牲」 迄今社會安全網破洞仍待補

「小燈泡,阿姨不會讓你白白犧牲。這個社會破了很多洞,我會用盡全力,來把他們都補起來。」2016年,不滿4歲的小燈泡遭素昧平生有精神病史與吸毒前科的王姓男子當街砍死,當時已當選總統的蔡英文在前往案發現場獻花致意時留下卡片,對小燈泡作出承諾。而今轉眼蔡英文已進入第二任總統任期,但導致小燈泡小小生命無辜殞落的「破洞」,顯然還是沒能補起來。

每每發生精神病患傷人的重大社會案件,總能聽到民眾強烈要求修法的聲浪,其中最常出現的主張就是認為:現行法令對有暴力傾向精神病患強制住院的裁定年限最長只有5年太短,應修法延長。但這麼做真的是問題的解藥嗎?

「只是延後害怕」 嚴重精神病強制住院延長非解方

現行《精神衛生法》對於嚴重精神病人經中央審查會鑑定須強制住院,裁定最長時間就是60天;接下來除非經2位以上精神專科醫師認定有其必要,並報請審查會通過才得延長,但每次延長還是以60天為限。換言之,目前多數人口中的「精神病患最長得強制住院5年」法源依據並非《精神衛生法》,而是《刑法》中的監護處分,裁定權則在法官手上。

高雄榮民總醫院屏東分院身心科主任汪弘道表示,《精神衛生法》的本質是在保障精神病人及家屬權益,而非透過強制住院的手段長期隔絕病人與社會,進而達到讓社區民眾安心的目的。

在鐵路殺警案發生後,社會上確有應將嚴重精神病患得令適當場所(一般就是精神病房)接受監護處分的年限從最長5年延至14年的聲音;但若社會真有這樣的訴求與需要,要修的法也是《刑法》,而非《精神衛生法》。更甚者,部分民眾及患者以為「精神病患尤其是思覺失調患者即使致人於死,也會獲判無罪。」也是嚴重錯誤的迷思。

20190704_殉職鐵路警察李承翰昔日值勤身影。(資料照,取自李承翰臉書)
2019年,鐵路警察李承翰因處理乘客補票糾紛遭刺傷殉職。(資料照,取自李承翰臉書)

汪弘道說,《刑法》對精神障礙者雖有得減輕其刑甚至不罰的規定,但同法條文也強調:「因故意或過失自行招致者,不適用之」,這就給了法官很大的自由心證空間。在實務上,不少患者可能觸犯的只是本刑3年以下的輕罪,也或許承審法官基於患者的精神患者身分同意減輕甚至免除其刑,但附帶裁定的監護處分期限卻可能比本刑還長。此外,也有法官因不採信患者犯案時是處於發病下的心神喪失狀態,結果不但不減刑,還因認定患者是故意的累犯,予以加重其刑。

值得借鏡的例子是,犯下鐵路警察李承翰命案的鄭姓男子,雖主張因罹患思覺失調症失去辨識與控制能力犯案,一審也獲判無罪,只須強制住院接受監護處分5年;但二審台南高分院法官認為鄭男犯案時並未完全因病喪失辨識能力,只能減輕其刑,故改判有期徒刑17年;且執行完畢後,還須再接受監護處分5年,且全案經上訴被最高法院駁回定讞。換言之,鄭男將在監所與病房中度過長達22年沒有自由的生活。

《精神衛生法》二度全文修訂 強制住院裁定門檻越修越高

回到監護處分年限是否應延長的話題,就算《刑法》真如部分人士所願,將涉案精神病患的監護處分年限延長,恐怕也只是將社區民眾擔心害怕的事情延後而已。因為不管是5年、10年還是14年,倘若社區沒有完善的精神支持系統,同時結合社政、警政、勞政、教育等單位共同架構的社會安全網,總有一天患者還是會回到社區。

台灣憂鬱症防治協會理事長、林口長庚醫院精神專科醫師張家銘表示,近年國內精神病患強制住院每年大約只有700件,強制社區治療更只有50件左右,有逐年下降的趨勢。但這不是因為需要高強度治療的精神病患變少了,而是台灣身為聯合國《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連署國,必須持續精進對身心障礙者與病人人權的倡議與維護;而歷經2度全文修訂的《精神衛生法》,對於患者強制住院的裁定門檻也越來越高的緣故。

20211009-SMG0035-黃天如_A國內精神疾病患者門、住、急診人數統計
 

《精神衛生法》立法之初,只須2名以上精神專科醫師即可決定是否將個案送交強制住院;後來修法改成現行7人小組審查會的形式,成員除了精神專科醫師,護理師、職能治療師、心理師、社工師,還納入病人權益團體及法律專家;且決議須經至少5名審查委員出席、出席者3分之2以上才能通過。而未來修法可能還會傾向將涉及患者人身自由的強制住院裁定權交還給法院,現行7人審查會則退居專業諮詢小組的性質。

社區支持系統才是關鍵?「小燈泡媽媽」拚修法

因此,《精神衛生法》確實該修,但重點恐怕不是病患的強制住院或強制社區治療,而是台灣在對病人人權日益重視,自詡為全亞洲最進步國家的同時,精神病患社區支持系統卻相對嚴重落後。

目前各界聚焦討論的修法面向包括:設立可針對嚴重精神病患提供各項服務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以及社區關懷訪視員人力的擴充,乃至於仿效先進國家引進同儕支持系統(IPS),讓已能自立生活的身心障礙者以過來人的身分,對個案提供經驗與心理支持。

經歷喪女傷痛的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也就是小燈泡的媽媽,對《精神衛生法》修法的推動可謂不遺餘力。目前在立法院衛環委員會完成一讀的3個修法草案版本之一,就是她在召開無數次公聽會綜整各方意見後制訂的「王婉諭版」,其全文共計91條,無論就條文數量或內容,都較現行法令詳細且縝密許多。

20211009-時代力量立委也是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推動《精神衛生法》修法不遺餘力,「王婉諭版」草案去年底已在立法院一讀。(王婉諭辦公室提供)
時代力量立委、小燈泡媽媽王婉諭,積極推動推動《精神衛生法》,「王婉諭版」草案去年底已在立法院一讀。(王婉諭辦公室提供)

「王婉諭版」等3草案一讀 行政院遲未提對案

但在「王婉諭版」,以及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民進黨立委賴惠分別領銜提出的修法草案去年底陸續一讀通過後,《精神衛生法》修法便再無進度,原因就在行政院至今仍未提出相對應版本,可供立院進行實質審查。

諷刺的是,就因9月底爆發潘姓女超商店員遭挖眼案,為安撫群情激憤的民意,日前立院衛環委員會還特地安排了1天進行《精神衛生法》修法草案的審查,但因沒有政院版修法草案,這天議程的排定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

衛福部長陳時中坦言,礙於司法精神病房等新措施必須入法,以及各界對於修法草案內容仍有許多不同意見需要達成共識,衛福部預計最快今年底才能將《精神衛生法》修法草案內容報行政院核定;至於行政院通不通過,以及何時可將行政院版修法草案送抵立法院則無法確定,但看來要趕在本會期之內的可能性不大。

20211006-衛福部長陳時中6日出席「COVID-19(新冠肺炎)疫苗採購調閱專案小組第1次全體委員會議」。(顏麟宇攝)
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最快年底將《精神衛生法》修法送行政院核定。(資料照,顏麟宇攝)

「不可能的任務」 平均1社關員要服務190位病患

修法進度一拖再拖,具體的社區支持系統建置也牛步化。立委蔣萬安表示,嚴重精神病患從病房回家後,與社區最重要的連結管道就是社區關懷訪視員(以下簡稱社關員)。然台灣截至去年為止,全國社關員總人數僅99人,要服務全國約4萬名被列管的精神病患,人力比為1比400;對照美國社關員與服務的精神病患人力比為1比15,日本為1比10,荷蘭為1比29,國內社關員被賦予的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雖經多方爭取,今年中央好不容易撥付了一筆5000萬元的特別預算,讓全國社關員人數得以增至174人,但距離衛福部心理口腔司原訂目標2021年全國社關員建置人數應達425人,現有人力只達目標的40%,且目前人力比還是高達1比190。

平均1名社區關懷訪視員竟要服務190位病患,列管精神個案恐平均半年也見不到社關員一次,在此情況下要談所謂的成效,「談何容易」?人力嚴重不足,社關員未來真正的「家」、也是真正應該扛起精神病患社區支持系統建置重責大任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現有功能與社會期待也有極大的落差。

20211009-SMG0035-黃天如_B我與相關國家社關員與列管精神病患人力比
 

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人力荒 衛福部坦言2024年才能完善

衛福部心理口腔司司長諶立中坦承,目前各縣市雖至少都有一處社區心理衛生中心,但礙於專責人力尚未到位,目前都還只能算是一般的心理健康促進行政單位。至於未來理想中的社區心理衛生中心,除了社區列管嚴重精神病患所需要的社關員,還應納入自殺關懷訪視員,及負責整合個案需要與資源連結的社工師、個案管理師等。由於整體預算龐大,相關人力編制預計要到2024年才能完成。

現階段問題癥結在於,國內精神病患社區支持系統與社會安全網的建置,非但未能與精神病患人權保障的前進步伐並駕齊驅,還有著天與地的差距。影響所及,在病患人權相對獲得更多保障的同時,社區民眾卻只能惶惶度日,甚至因此對所有精神病患產生一竿子打翻的排斥感甚至敵意,這不但對絕大多數精神病患不公平,恐怕也是捅出更大社會破洞的原因之一。

20211009-《精神衛生法》確實該修,但重點應放在精神病患社區支持系統以及社會安全網的建置。(衛福部提供)
《精神衛生法》確實該修,但重點應放在精神病患社區支持系統以及社會安全網的建置。(衛福部提供)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