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柔縉新新聞代表作》從廖鎮漢和孫芸芸的婚宴,解碼李登輝時代的政商關係

從一場名流婚禮,陳柔縉可以解碼出台灣大家族與政圈的各種關係,足見其功力。(台灣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作家陳柔縉10月15日在新北市淡水區發生車禍後,送至淡水馬偕醫院加護病房搶救3天,仍於今天下午傷重不治,享年57歲。

陳柔縉為雲林人,1986年自台灣大學法律系司法組畢業,曾任聯合報記者,從1989年開始在《新新聞》的長期工作,累積了自己的採訪人物庫,在那個還沒有網際網路的時代,她開始用自己的力量,透過超過4000張的結婚啟事和訃聞,梳理台灣商界大企業和政界大派系的政商人脈關係,後來出版了《總統的親戚:揭開台灣權貴家族的臍帶與裙帶關係》一書。

《總統的親戚》(原名《總統是我家親戚》1994年初版)是陳柔縉成名之作,也為台灣政商系譜研究立下無法抹滅的里程碑。除了透過訪談、匯整之前的研究,她更下苦功夫、透過翻閱搜集報紙上的訃聞,拼湊台灣政經人脈系議關係,這本書對瞭解台灣政經圖象提供了重大貢獻。她之後多項有關台灣歷史的研究寫作,也是埋在圖館中花苦功夫翻閱梳理龐雜的日治時代報章報導,再用生花妙筆精彩重現當年的台灣庶民社會面貌。陳柔縉亦擅長寫人物,《宮前町九十番地》一書把台灣重要外交官張超英一生傳奇故事活靈活現地搬到讀者眼前。

我們選擇了陳柔縉在《新新聞》任職時,分別在1991年和1999年撰寫的兩篇文章,希望讀者可以藉由這兩篇文章,看到陳柔縉梳理複雜的台灣政商家族人脈的功力。在1991年的文章裡面,陳柔縉用「麵線糊」形容北台灣的上層政商圈,透過這篇文章,我們可以看到台灣北部幾個大家族,包括基隆顏家、板橋林家,還有當年縱橫兩岸的辜家,彼此竟都有著種種牽扯和關係。

而在1999年的文章,陳柔縉則使出自己的看家功夫,透過廖鎮漢和孫芸芸的婚禮,清點出一張政商人脈網。

陳柔縉生前致力筆耕,並為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兼任副教授。主要著作除了《總統的親戚》(1999),還有《台灣西方文明初體驗》(2005,榮獲聯合報非文學類十大好書、新聞局最佳人文圖書金鼎獎)、《宮前町九十番地》(2006,榮獲中國時報開卷中文創作類十大好書;2016年紀念版)、《人人身上都是一個時代》(2009,獲頒新聞局非文學類圖書金鼎獎;2016年全新增訂版)、《一個木匠和他的台灣博覽會》(2018,獲Openbook閱讀誌「中文創作類」年度好書獎、鏡文化「華文創作類」年度好書)等書。(新新聞編輯部)

6月20日各大報的一版,同時出現一則醒目紅框的啟事,名是「謝啟」,實際上也是豪門鉅富聯姻的公開宣告。

從啟事上,大家都知道了剛入主國揚不久的三僑國際公司董事長廖偉志的長子廖鎮漢,於6月19日迎娶太平洋電線電纜公司總經理孫道存的次女孫芸芸,而且證婚人請到了副總統連戰。

商人的膽子更大了

這項舉動無疑是上流文化的轉變。台灣世族、富商的聯姻始終不見間斷,他們已結織複雜的人際關係網,只是外界的瞭解片片斷斷。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上層富貴階級不事張揚的作風。這種作風在蔣經國掌權的反商年代前後,特別明顯。國民政府來台的前階段,政商上流人士還時興在《中央日報》刊登結婚啟事,有時候還刻意提示請到某位中央大員福證,那是一種「關係」、「身分」與「地位」的總體展現。

用白話文說,上層的大商人最近開闊多了 ,膽子也大了不少。這讓人想起不久前的李登輝金婚50宴會,孫道存陪伴母親與會,據聞,孫母認李登輝的孫女為乾孫女。富貴商賈與台灣的國家最高領導人有如此親密關係,前所未有。

這又教人不由得想到,孫道存為台灣高鐵五巨頭之一,當然,另外的黃茂雄與蔡明忠(其母與李曾文惠是三高女同學)也都與李家有直通的關係。台灣高鐵前些時候遭逢融資困局,和交通部怒目相向,最後李登輝出面交代政府傾力相助,事已轉圜。

20150626孫道存是微風廣場女主人、名媛孫芸芸的父親,因負債累累而聲請破產,生活依舊闊綽,引起輿論譁然。(取自www.9054.com).jpg
孫道存(見圖)當年嫁女兒,竟能請到了副總統連戰主婚。(取自www.9054.com)

李登輝最近出面交辦的還有,指示財政部成立國家安定基金。此事最早由辜振甫、辜濂松提議,但行政院召集的財經會談,學者多不認同,政府事業部門也緩議不理。李登輝跨越正式部門及層級,傾聽紅頂商人的心聲,為他們創造利多的政策,還有降低金融業營業稅率,這使得銀行、保險業都可少繳稅,用來打消呆帳而獲利。

李登輝不時流露出對上層財富階級的關心。像有一回對公務員講話,訓他們說,民眾最不滿意和政府洽辦土地方面的手續,還添幾句「刁得不得了」、「我都知道」。事實上,哪裡來那麼多民眾,有那麼多不動產,會辦手續辦到最不滿意?

金權政治無所不在

李登輝時代來臨之後,高爾夫球場違法開發、侵占國有土地,是整個頂尖階級放開膽子的開始。他好幾位有錢大老闆涉案送辦,卻無事了結,還可以向國有財產局買地,就地合法。

演變至今,現在的超級大老闆,動輒凌駕官僚之上,既敢對記者預報,他「猜」的下一步財經政策,也敢拿高層關係向官僚施壓。例如勞工退休金提撥率,勞委會提6%,經建會提分5年逐漸提高到6%,大老闆們提2%到4%。他們也揚言,經建會案尚可接受,但若連此都達不到,不排除向「層級更高的高層」反應。

最近被嚴厲批評的「黑金政治」,它透過民意機關-表現得很明白,被罵得也很活該。但是事實上,在金字塔最高的階層,那些最富裕的家族及個人,以一種與層峰的交誼關係,用一種優雅的方式,靜靜獲取利益,而且還不被扣「金權勾結」的帽子,並當然爾地戴上「造就經濟繁榮」的桂冠。

當立法委員在採購法動腦筋,把必須公開招標的金額從100萬提高為200萬元,並且犧牲皮肉、大打出手,還要有夠厚的臉皮準備給大家吐口水時,這種金權政治真可謂辛苦的金權政治。另一種不辛苦的金權政治卻悄悄然在運行。民眾對前者還可以透過選票給予制裁,對後者,大概只能望而興歎。

(本文刊登於1999年6月24日出版的642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