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責護理2》有錢也難請!醫院看護缺口大 3萬潛在人力為何不願浮出水面?

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未果,然而國內對住院整合照護的需求日益攀升。針對國內照服人力,衛福部評估現階段有3萬潛在人力資源。示意圖,非關新聞個案。(新新聞資料照)

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未來能否成功,除了錢,照顧服務員人力也是一大關鍵。要製造誘因吸引3萬名潛在人力資源投入,有哪些待加強的的政策規畫?

根據衛福部評估,目前全國具照服員資格者有13萬人,扣除已從事相關工作及退休或無意願投入者,尚有3萬名潛在人力資源。惟據《新新聞》隨機調查採訪發現,許多民眾取得照服員資格是為了照顧家人,抑或只是為自己的斜槓人生預作準備,其在短時間內投入醫院看護工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醫院看護人力有多缺,其實無須政府利用檯面上的數字加加減減,只要問問曾有聘請醫院看護經驗的民眾,或翻翻各大媒體的報導,就能瞭然於心。

家住高雄的蔡小姐3年前奶奶急性肺炎住院需要照顧,她因工作分身乏術,醫院固定配合的看護又早被搶聘一空,情急之下在醫院櫃台拿了仲介公司留下的名片,輾轉請到一名越南籍看護。由於蔡小姐付給這名外籍看護工的薪資,是比照本國籍24小時看護的日薪2200元,沒想到對方才在醫院照顧奶奶7天,移民署專勤隊人員就循線找到醫院,並以她聘的是非法失聯外勞為由將人帶走,不但導致蔡小姐的奶奶沒人照顧,還要依違反《勞動基準法》罰她10萬元。

照服員人力嚴重不足    有錢也找不到合法看護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台大社工系教授劉淑瓊也有類似經驗。她說,1年多年前母親在台大醫院住院,由於兄弟姊妹都有各自的工作,就算輪班照顧也非長久之計,於是決定請看護照顧。台大醫院雖有自己的看護聘雇系統,但劉淑瓊與家人上網登記後,直到媽媽開完刀,已漸漸進入恢復期,都沒看到醫院直接轉介的看護人影;萬不得已,只好在醫院布告欄挑了一個自稱合法正派經營的仲介打電話,沒想到最後來的也是失聯外勞。

20180914-醫改會董事長劉淑瓊14日出席「國家建構社會安全網,居家訪視安全誰保障?」記者會。(顏麟宇攝)
醫改會董事長劉淑瓊也曾有過找不到合法看護的經驗。(資料照,顏麟宇攝)

對於劉淑瓊等人有錢也找不到合法看護的經驗,取得照服員資格9年、實際服務年資2.5年的林小草完全不意外。林小草表示,台灣近年狂推長照服務,舉凡護理之家、老人養護機構與居家服務,都非常需要照服員人力;相較之下,醫院看護工作型態幾乎都須24小時,不僅兼職的照服員沒辦法做,除非非常缺錢,很多人也對這種累死人不償命,動輒還有可能與病家衍生照顧糾紛的醫院看護工作敬謝不敏。

「以我接受照服員訓練時班上50名同學為例,因為絕大多數人都另有朝九晚五的正職,因此目前只有約10人投入照服員工作,而這10人中包括我在內,長期擔任醫院看護的人數是零!」林小草說。

雲林同仁仁愛之家照顧組組長廖方啟表示,衛福部照護司規劃的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中,醫院自聘或特約看護每天工時12小時、每月工作17天,月薪4萬2000元,對原本就在做醫院看護的人來說,或許還算有誘因,因為該方案收入雖只有24小時1對1醫院看護平均月薪的7折,工時卻砍了一半。但若與機構照服員工作相較,由於機構12小時班、周休2日,月薪也有4萬元左右,照顧壓力卻比醫院看護小得多,則該方案薪資誘因明顯不足。

20211022-衛福部照護司規劃的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中,投入的照服員月薪雖較是目前24小時看護的7折,工時卻砍了一半,也算是一種誘因。(衛福部照護司提供)
衛福部照護司規劃的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中,投入的照服員月薪雖較是目前24小時看護的7折,工時卻砍了一半,也算是一種誘因。(衛福部照護司提供)

31歲的廖方啟說,除了薪資,年輕人也很在乎一份工作的未來性,包括有無升遷管道以及社會地位等。目前照服員證照取得只有2種管道,一種是職訓局或民間代訓機構的90小時教育訓練,另一種則是單一國家級證照,但通過後都是「照顧服務員」,此外沒有更高的級別。他建議,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若欲營造誘因吸引年輕照服員,可以考慮增設更高的照服員級別,並委由醫院代訓成為專任護佐(nursing assitant,NA),累積一定年資後還有機會晉升護佐督導、組長等管理職,薪資也可以更上一層樓。

照服員:多元彈性班表能吸引更多兼職者投入

但林小草認為,衛福部規劃的方案也不是完全沒有優點,舉例說,她認識很多長期擔任24小時醫院看護的「姊姊們」,幾乎都已年過花甲,但因工作需要,只能拖著一個行李箱,終年以醫院為家;久而久之,很多人不但與家人感情疏離,甚至已經沒有自己的家了,更要命的是,因為長期過勞,自己的身體也搞壞了。衛福部方案對這些體悟「賺錢有數,性命要顧」的照服員來說,或許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林小草建議,未來若要吸引更多兼職照服員投入衛福規劃的方案,應該設計出更多元的班表,例如除了12小時班,也應有8小時、4小時班等,如此一來,包括她自己在內,許多白天另有正職的「斜槓照服員」,就更有機會投入。

台灣社區醫院協會理事長朱益宏坦承,對於衛福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在健保會會議上說明住院照護納健保方案時,一再強調照服員人力資源不是問題的說法,醫院方面一直覺得很有問題。因為,縱然目前還有3萬名領有照服員證照者尚未投入相關工作,但其不願或無法投入的理由可能都不同;更甚者,有意願擔任照服員的人,未必就有意願擔任醫護看護,畢竟醫院的工作環境與要求,與機構、居家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20211022-衛福部推估國內尚有3萬名潛在照服員人力可以投入住院照護納健保,但醫院方認為這種加加減減式的人力評估過分樂觀。(衛福部照護司提供)
衛福部推估國內尚有3萬名潛在照服員人力可以投入住院照護納健保,但醫院方認為這種加加減減式的人力評估過分樂觀。(衛福部照護司提供)

醫院方建議:全面實施前應完善人力規劃

朱益宏進一步指出,就算醫院窮盡洪荒之力找齊與期待不致落差太大的醫護看護人力,住院照護納健保也需要更細緻的人力部署與規劃。舉例說,現在參與試辦計畫的醫院多半都是選擇單一病房實施,所以不論白班1對4或是晚班1對8,看護的服務對象都很集中。但一旦擴大全院實施,一名看護負責的4床病人很有可能會散布在不同病房;又當看護在為A病人提供餵食服務時,B病人可能會按鈴要求協助如廁,試問此時又該如何處理?

其實醫院方也能感受到,將住院病人生活照顧責任從家屬手上移給醫院是未來的趨勢,也就是說,台灣社會對於全責護理(Total nursing care)的渴望與需求是很明確的。問題是責任該如何轉移?一旦住院照護納健保,民眾能否接受健保修法提高健保費率門檻?抑或住院照護除了納健保以外,有沒有更適合的公務預算財源?錢的問題相對解決後,照服員人力資源有無長遠規劃?以上任何一個問題如果缺乏明確方向、細緻設計,全責護理無論納不納健保都將淪為空中樓閣,就算勉強建起來,一不小心就會倒。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3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