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居不易2》老人住老屋 政府補助修繕為何看得到吃不到?

老舊公寓往往沒有扶手等高齡友善設施,一旦發生危險,非常不利於老人逃生。(資料照,顏麟宇攝)

敬老重陽節的高雄城中城大火燒出老年人與弱勢群體的居住問題,有房的長者面臨屋齡老舊、沒有資源修繕的困境,無殼的老年蝸牛則難以找到安居的落腳處,只能往窳陋、違法的低廉房屋鑽,一不小心就掉到社會安全網之外。

「看到高雄城中城的意外,我就在想,還好我們家已經修過一次,還算安全。」陳小姐家有視能障礙的母親,以及一對多重身心障礙的兄弟,母親今年4月曾在家中跌倒。中秋節前夕,近45年的老屋終於獲得老人福利推動聯盟與屏東縣中低收入戶老人及身心障礙的修繕補助與服務。

中秋假期,工程團隊到陳小姐家中施作,首先將浴室改為無障礙廁所,在走道加裝扶手,並清除屋內地板上的障礙物,目前母親和兄弟倆都可在家自理生活。陳小姐對於家中動線改善特別有感,因為哥哥曾經在養護機構遇到火災,過程中曾因地上有障礙物而跌倒。

高齡弱勢多 城中城事故死者平均62歲

根據統計,高雄城中城事故的死者當中,死者平均年齡為62歲,120戶中有14戶為中低收入戶,內政部在立法院報告時分析傷亡原因:火災發生時間為民眾深夜熟睡時間,故人員發現火災時已錯失逃生先機;且該大樓之住戶多為年齡較大的避難弱勢,未能及時避難。

建築超過40年的城中城大樓在商業活動沒落後,部分屋主仍做為自住使用,部分屋主則轉為出租套房,城中城一把火不僅燒出複合式建築的管理問題,也凸顯老人及弱勢群體居住困境。

2021年10月14日凌晨,高雄市鹽埕區府北路「城中城」大樓發生大火,造成慘重死傷(AP)
2021年10月14日凌晨,高雄市鹽埕區府北路「城中城」大樓發生大火,造成慘重死傷。(資料照,美聯社)

對自有住宅的長者來說,不少長者在3、40年前入住的房子,卻因屋齡較高的建築缺少良好的動線,使得行動較不靈敏的長者及弱勢群體不易逃生。根據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在2019年的調查,近4成老人的住宅面臨屋頂漏水、樑柱受損的問題,卻有42%長者不願修繕,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沒錢。

老屋屋況差易跌倒 身心障礙與長者移動更困難

已經協助弱勢老人修繕住宅超過10年的老人福利推動聯盟也指出同樣的問題,專員許美惠就提到,從曾經服務過的個案可以發現,許多住宅都有漏水、壁癌的問題而容易滑倒;早年興建的房子並沒有扶手等高齡友善設施,不論是在家中走動或遇到意外必須逃生,都可能因跌倒而爬不起來。

屋齡高的屋子通常屋況差、動線不佳,容易磕磕碰碰,對於身心障礙的長者來說,移動更是困難。居住在台東的林先生長期使用輪椅,卻因房間、浴廁有門檻而無法輕鬆進出,生活空間侷限在客廳,直到申請了修繕補助後,才將地板改為無障礙設計,方便輪椅進出。

據內政部統計,全台有近5成房屋的屋齡達30年以上,可能有消防安全、耐震標準以及無障礙設施不足的問題,進而影響居住者生命健康安全。《老人福利法》即明定,住宅主管機關(內政部)應推動社會住宅,排除老人租屋障礙;而為協助排除老人租屋障礙,縣市政府得獎勵屋主房屋修繕費用,鼓勵屋主提供老人租屋機會。

然而,這項立法美意,中央與地方府落實到位了嗎?

針對自購者,內政部提供自購住宅或修繕住宅的貸款利息補貼,銀髮族自2021年起另可加入「以屋換屋」,將原有的房屋交由包租代管業者媒合後,縣市政府可安排他們住進電梯大樓。

老人修繕住屋補助5年來平均僅200人申請成功

針對租屋者,中央則有租金補貼、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政策,各縣市則有針對老人、身心障礙者與中低收入戶的租屋補助,老人部分另有以中低收入戶及無自有住宅者為優先的老人住宅。

不過,陳小姐和林先生只是幸運能申請到地方政府與民間團體中低收入戶老人修繕住屋補助的個案,這5年來,每年平均只有200人申請成功,即便申請成功,往往得像他們一樣再尋求民間協助,才能完整修繕。

20211028-SMG0035-新新聞-李佳穎_B中低收入老人申請租金補助及住宅修繕補助少
 

因此,儘管政府祭出這些補助措施,落在社會安全網邊緣的弱勢群體根本看得到、吃不到。

許美惠指出,依照各縣市的申請辦法,弱勢的長者申請住宅修繕補助,必須具有中低收入戶的福利身分,不過不少老人家中仍有祖產及具有扶養義務的子女,因而被認為不符資格,事實上他們擁有的祖產往往持分的土地少,子女也未必具有扶養事實,讓這些不在社會安全網的老人成了「邊緣戶」。

自有住宅的弱勢群體面臨的是屋齡老舊卻又難以申請修繕補助的困境,然而,不少人更是連一處固定的棲身之所都沒有。根據內政部2018年的住宅需求動向調查,六都無自有住宅的住戶當中,有55.4%是經濟或社會弱勢戶。

20211028-SMG0035-新新聞-李佳穎_A六都無自有住宅者以弱勢群體居多
 

這些弱勢戶當中包括受暴家庭、中低收入戶、身心障礙者或65歲以上的老人,其中有58.1%住戶中有65歲以上老人,比率最高。而從縣市分布來看,高雄市無自有住宅者當中,有高達6成是弱勢戶,65歲以上長者也占了其中63%,凸顯了老人的租屋需求。

類似城中城的動線紊亂、空間狹小的套房為何成為老人及弱勢群體的首選?究其原因就是因為租金便宜。衛福部曾在2016年為社會住宅政策而調查弱勢族群需求,當時預估九大弱勢群體對於社會住宅的需求超過27萬戶,65歲以上長者約6000戶,但截至2020年底,全部僅有9.5萬戶獲得租金補貼、社會住宅或透過包租代管系統媒合到安全的住所。

房東不願租 高齡弱勢有補貼也找不到地方住

「沒有補貼、沒有社會住宅的弱勢群體,就只好去租這些一間2、3千元的套房。」立委吳玉琴指出。低廉的出租套房,經常是頂樓違建加蓋,且房東因不願意繳稅而不讓房客申請政府補貼,才讓長者求助無門。

高雄市政府針對城中城事故的調查報告也指出,自2002年後,城中城的商業樓層逐漸荒廢破敗,由於居住品質劣化,房價、租金大幅降低,有能力的自住者早已搬走,剩下大部分多為弱勢族群,都更後租金上漲無法負荷,恐因無法回租,需搬離熟悉居住環境。

除了經濟困難,老人租不到房也可歸因於刻板印象,房東往往擔心獨居老人在家中遇到危險後「老死」或「倒地不起」,房子淪為凶宅。租屋網站上的廣告經常明白寫著不租給60歲以上單身者。

長期協助弱勢群體租屋的崔媽媽基金會平均每年服務200件,65歲以上長者申請案件占4成,成功租屋者卻僅有18%。執行長呂秉怡就說,相較於中低收入戶、受暴家庭等弱勢群體,房東最不願意租給老人,讓他們即便有補貼也沒地方住。

再者,若真的成功租到一個落腳處,想要改善居住安全,許美惠也說,承租房屋的老人要透過政府補助修繕目前租屋處,首先要先是中低收入戶,並獲得房東同意,申請人必須設籍該縣市或該住所,最重要的是房屋不能是違建。

從承租到修繕的層層關卡,造就了老人的居住困境。呂秉怡指出,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系統的量能有限,短期要解決問題必須先掌握弱勢租屋者的數字,各縣市應比照台北市,針對居住存有安全疑慮的低收、獨老或蝸居住戶進行造冊,並輔導搬遷或安置合法處所。

20211028-SMG0035-新新聞-李佳穎_C中低收入老人申請租金補助及住宅修繕補助申請門檻高
 

接住蝸居弱勢 北高社會安全網動起來

自2016年起,台北市社會局透過社工查訪,回報各區「蝸居」長者人數,凡同一地址內有5名以上弱勢長者或身障者且住處有公共安全之虞的,都必須造冊管理,每年約90至130人納管,而台北市政府在2020年11月通過〈台北市蝸居通報查訪暨處理原則〉後,才改為跨局處通報。

透過各單位橫向聯繫,那一年台北市的蝸居通報人數一口氣暴增到167人,今年上半年更達到172人的高峰,部分送到老人安養或長照機構,能夠生活自理者則協助媒合友善房東或先透過愛心旅館作為中介,直到今年10月才降到94人。不過呂秉怡認為,實際人數勢必比統計數字還要高,應該要有更細緻的統計與分類。

事實上,根據《住宅法》規定,住宅基本居住水準應具備浴廁設備,且每人至少擁有6.88至13.07平方公尺的居住面積,而縣市政府應主動清查不符的居住狀況,並得訂定輔導改善執行計畫。呂秉怡和立委邱顯智都呼籲,應將消防安全納入規定,縣市政府清查時才有法源依據,以便針對居住在類似城中城環境的住戶緊急安置。

高雄市政府在調查報告中表示,建築物公共安全檢查及消防安全設備檢修申報,涉及經費支應,要求住戶自行辦理檢查簽證及檢修申報,對已屬經濟上弱勢族群,無疑雪上加霜,因此將編列預算訂定計畫專案補助弱勢大樓住戶之公共空間修繕及避難逃生標示與滅火器,具「3燈2器」。

租屋難尋 老人及身心障礙者最需要社會住宅

長期而言,都市改革專業者組織秘書長彭揚凱分析,不同弱勢群體所需要的住宅資源不盡相同,例如中低收入戶最需要的是租金補貼,而受暴或特殊境遇家庭則可以透過包租代管媒合友善房東,老人及身心障礙者不易找到合適的租屋房源,最需要社會住宅。

不論自住或承租、都市或鄉村,老人及弱勢群體的居住環境都面臨巨大風險,難以承受任何事故發生。長遠來看,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等公共住宅資源仍須持續建置,而短期而言,各縣市應詳加掌握弱勢群體人口,協調各區、各局處通報後啟動協助改善或緊急安置的行動,才能避免憾事再度發生。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