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角色1》政府還坐不上談判桌 青年幫台灣推開國際大門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前進COP26擔任「觀察員」,並在COP26開幕式展開活動。(資料照,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延遲一年的COP26大會在英國格拉斯哥如火如荼進行,台灣雖然不是聯合國成員,卻無法置身事外,這10幾年來即有團體──台灣青年氣候聯盟連年參與,持續在國際上替台灣發聲,也將國際經驗帶回台灣。

11月5日是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FCC)締約國大會(COP26)的第一個星期五,過去幾年在瑞典透過周五罷課行動呼籲政府重視氣候變遷的少女通貝里(Greta Thunberg)在當地發起大會期間規模最大的氣候遊行,而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也在隊伍當中。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在9月舉辦青年抗暖大遊行,最後的「畢業典禮」。(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在9月舉辦青年抗暖大遊行,最後的「畢業典禮」。(資料照,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同一天,UNFCC底下的青年團體YOUNGO(國際氣候變遷非政府青年組織)也發布長達77頁的《青年氣候宣言》,並已在COP26第一天遞交給聯合國大會主席夏希德(AbullaShahid),這份聲明在COP26開幕前的第16屆《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青年氣候大會(COY16)拍板定案,TWYCC已連續參與12年。

疫情席捲全球也沒缺席

「青年已經準備做出改變,各國政治領袖準備面對了嗎?」宣言開宗明義地提問。

這也是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對於台灣的叩問。TWYCC自2008年成軍以來,每年的COP與COY大會無役不與,以NGO觀察員的身分與會,在疫情席捲全球的狀況下也不例外,在國際上替台灣發聲,也將國際經驗帶回台灣。

時間回到2008年,3名清華大學學生當時聽了一場氣候變遷的演講後,與長期以學術名義參與COP會議的台大政治系副教授林子倫牽上線,在台灣尚未成為聯合國會員的狀況下,即自行籌錢前往波蘭參加COP14。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經常與關心氣候變遷的各國青年交流。(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TWYCC的COP代表團團長李慶城(中),帶領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經常與關心氣候變遷的各國青年交流。(資料照,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台灣雖然不是溫室氣體排放大國,但在建築、糧食、能源等層面卻深受氣候變遷的影響。那一年的行動開拓了他們的國際視野,也遇上了甫成立的英國青年氣候聯盟(UKYCC),因此在回國後發起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如今成員有6成是來自全台各地的大學生。

10幾年來,TWYCC每年培訓成員參加COP和COY的會議,2012年站上聯合國國際記者會的舞台分享台灣故事,2016年代表YOUNGO在 COP正式會議中發言,除此之外,他們也在各大專院校舉辦培力營隊,凝聚更多有志關心氣候變遷的青年,共同研究政策並加入公民社會對話的行列。

減碳必須有政策來做引導

台灣並非聯合國成員,並不受《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等國際協議的約束,台灣青年卻持續參與COP,不少與會國家都曾問:「台灣人為什麼要來?」第一次參與的政治大學學生林佳儀就說:「氣候變遷衝擊全人類的生活,不分政府體制,也不受時間與空間限制。」

曾於環境權保障基金會實習的林佳儀在2021年才加入TWYCC,疫情期間,她意識到外帶、外送等消費習慣無形當中累積大量的碳足跡與一次性塑膠垃圾。從國際新聞當中可以發現,不只台灣,世界各國都因應疫情而改變日常生活習慣,垃圾量不減反增,「若政策沒有引導使用循環餐具或環保餐具,我們很難改變。」

TWYCC的COP26代表團團長李慶城也點出同樣的問題,在美國就讀大學的他經常透過飛機往來各國、各城市進行交流,「我希望可以搭乘低碳、永續、普及率高的大眾交通工具,但若國際政府和企業無心改變,我沒有太多選擇。」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舉辦培力營隊,凝聚更多有志關心氣候變遷的青年。(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舉辦培力營隊,凝聚更多有志關心氣候變遷的青年。(資料照,取自台灣青年氣候聯盟臉書)

「一開始,不少人連台灣在哪裡都不知道。」TWYCC理事長張寒瑋說。不過TWYCC在2012年就爭取成為YOUNGO代表,當時代表團成員黃品涵在卡達的COP18國際記者會上分享台灣故事,凸顯面對氣候危機,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2009年的莫拉克颱風,帶來等同一整年的降雨量,導致高雄的小林村在數小時之內被土石流沖毀,許多人的人生就消失在土石之下,所以我們懇請世界各個政府,立刻行動,我們必須要有更有力度的氣候談判。」黃品涵這麼說。

台灣政府對「調適」的重視不夠

時隔近10年,在TWYCC今年交給YOUNGO的《台灣青年氣候宣言》當中仍提到:「台灣今年面臨嚴重乾旱,對農業、企業和能源等行業造成重大衝擊,而類似的情況在未來只會變得更加頻繁。除了缺水危機,台灣也將面臨頻繁的極端高溫、高風險洪水、颱風強度增加等氣候災害。」

「對此,台灣政府對調適(Adaptation)的重視不夠,應對水資源不僅應該是限水和休耕,還應該進行系統調整,進行脆弱度和風險評估,制定調適策略。」林佳儀認為,台灣雖已提出「氣候變遷因應法」草案,但應盡快完成2050年淨零碳排放路徑圖,與更多不同利益相關者進行討論。

TWYCC在COY的工作坊中透過設想到2100年的台灣旅遊,凸顯台灣未來恐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問題。(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提供)
TWYCC在COY的工作坊中透過設想到2100年的台灣旅遊,凸顯台灣未來恐面臨海平面上升的問題。(資料照,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提供)

李慶城表示,除了發聲,在全球倡議「2050淨零碳排」的時刻,台灣青年的參與也讓國際社會知道台灣也透過實質行動「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並向各國表示「不要把台灣遺漏了」,不過他也呼籲政府,必須制定整合性的策略,向世界積極溝通「接下來要怎麼做」。

立足台灣、放眼國際,TWYCC在國際參與的過程中也積極汲取其他國家的倡議經驗。張寒瑋分享,亞洲國家當中以韓國最為積極,總統文在寅承諾政府不再投資國內外化石燃料與燃煤電廠開發案,韓國的「綠色環境青年」(GYEK)就扮演重要的倡議角色。

與韓、日、大馬組「亞洲青年氣候網絡」

林佳儀分析,相較於作為溫室氣體主要排放國的歐美國家訴求減排或減緩,亞洲國家更關注調適與培力,而透過YOUNGO,台灣得以有機會和韓國、日本、馬來西亞等國青年團體組成「亞洲青年氣候網絡」(AYCN),在相似的國情與文化下激發創意。

在通貝里的倡議下,歐洲青年這幾年持續在周五下午發起罷課行動,台灣的國情與文化一直難以成功發動罷課,但各校不同社團則透過行動劇、快閃行動表態,而TWYCC也在每年9月響應國際串聯舉辦氣候遊行,表達台灣青年的聲音。

張寒瑋分享,在今年COY16的議程中,她和5位成員舉辦一場工作坊,以來到2100年的台灣旅行為發想,透過推測數據呈現屆時海平面上升後對著名觀光景點的衝擊,與各國青年共同思考解方,也讓人更認識台灣。

20211108-SMG0034-N01-李佳穎_台灣青年氣候聯盟(TWYCC)小檔案
 

已經第3次參與的張寒瑋提到,這幾年遇到的歐美國家青年曾告訴他們,全球氣候變遷研究與討論的進程仍聚焦在歐美等國,對於亞洲的了解太少,所以台灣青年持續參與COY,讓他們能有機會多多了解台灣和亞洲其他國家青年的聲音,也認知到氣候變遷對不同國家的影響。

「氣候變遷是青年世代的人權議題!」林佳儀表示,在國內,為了提升氣候議題的認知,TWYCC在2019年就啟動「氣候股長」專案,培訓志工講師,與國中小教師合作設計課程推動氣候教育,例如透過乾旱、水災等時事議題讓學生認知極端氣候的影響,希望透過教育促成行為改變。

張寒瑋也提到,除了每年參與COP和COY等國際會議,更重要的是非會議期間的交流;這幾年台灣的珍珠奶茶瘋到日本,使日本面臨更嚴峻的塑膠袋、塑膠杯與塑膠吸管等處理問題,當時「日本氣候青年」(CYJ)即找上TWYCC發動「珍奶專案」,請益台灣處理塑膠垃圾的解決之道。

不間斷的公民參與成為全球助力

「青年團體之間的交流,讓我們更有信心,我們的行動並不困難、有機會成功。」李慶城說,國際青年交流與串聯活動越來越頻繁與穩定,台灣的民主在亞洲為人稱頌,防疫表現是世界第一,雖然還無法坐上全球談判桌,但不間斷的公民參與,也可以成為全球氣候行動的助力。

就像是早在COP26大會開始前4天就已經抵達的TWYCC,到了現場才發現開幕式因應疫情管制,未能允許所有與會者入場,一行人便在會場外的空位席地而坐,打開電腦收看直播。台灣雖仍在國際會議門外,但已參與其中。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