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1998年柯林頓北京會江澤民,外交部、陸委會臨時設置「狀況室」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在1998年7月拜訪北京,當時引發台灣社會的緊張。(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舉行遠距高峰會,兩人在會中到底有沒有談到「不支持台獨」,成為台灣媒體的關注焦點。

遠在還是李登輝政府執政的1998年7月,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Bill Clinton),前往北京與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江澤民舉行柯江會,兩人是否會談到台灣問題,當然引發了台灣人和台灣政府的關注和擔心。

為此,負責外交事務的外交部,與負責中國事務的陸委會,還跨部會組成一個因應小組,並設置一間「狀況室」,因應小組的官員就在裡面,全程監控柯江會的會後記者會,準備即時因應任何記者會上發生的變局。

23年過去,美國對中國的政策、與中國的互動,仍是影響台灣生存安全的最大變數,讓台灣上下難以輕忽。(新新聞編輯部)

隨著美中柯江會談的推移,台灣民眾度過了近一個多月提心吊膽的日子。雖然外交部及政府其他的相關單位一再地保證,從各種的訊息得知美國的對台政策不會在這次高峰會上有太多改變,不過,仍然是等到柯江會談後的記者會上,看著柯林頓一字一句地說完後,台灣的官員才逐漸放了心,暫緩了狀況。

不料,快樂的氣氛沒多久,柯林頓又突發狀況,在上海的叩應節目上,口頭表達了「三不」立場,柯江會談期間,外交部狀況室的官員心情就有如坐雲霄飛車,忽上忽下、起伏不定。

跨部會因應變局

柯江會的時間早在去年就已經確定了,因此台灣方面的因應也是很早就開始準備了,在美國方面,包括了對國會、各智庫、意見領袖及媒體,利用不同的管道表達了台灣的立場,外交部針對這些不同的意見團體還擬定了將近十種的方法分別因應。

至於在國內,早在5月底於陸委會的委員會議中,外交部就由新聞司副司長在會中報告了有關柯江會談的各種狀況及背景說明:兩個星期以前,外交部長胡志強、陸委會主委張京育、新聞局長程建人、外交部次長李大維,及國安會副秘書長林碧炤還曾在一起針對柯江會的因應事項開會。

當時的會議,除決定了此次的柯江會將由外交部統一發言及主導外,也決定設置一個由各部會組成的因應小組,因為胡志強己經排定6月27日赴波蘭演講的行程,因此跨部會的因應小組就由次長李大維擔任小組召集人,完全授權給李大維主持。

於是,不同於去年美國的柯江會談──完全由外交部負責因應的情形,今年的柯江會談,外交部將4樓的會議室改為「狀況室」,裡面放了2台電視,1台固定頻在CNN、1台則是定頻在TVBS。另外還有4台電腦、1台傳真機及1台影印機,進門的白板上寫著柯林頓在中國大陸的行程,會議桌上放著5具可直播對外的電話,其中2具鮮紅色的還被開玩笑地稱做是與府院對話的「熱線」。

為了保持與會者的體力,狀況室的一角放著幾箱的礦泉水、咖啡及標著「統一滿漢全席」的泡麵;在6月27日的中午,當柯江闢室密談之後召開記者會的同時,狀況室的官員們也自動的分成兩邊觀看電視的轉播,每個人都屏息地聽著柯林頓或是江澤民的談話中有沒有出現任何有關「台灣」的字眼。而看到中共在記者會上所安排好的「暗椿」:指定的媒體發問記者,又看到江澤民就著稿子「制式」地回答時,這種明顯的套招,反而讓原本情緒緊繃的官員們,露出了會心一笑,有了鬆馳臉部肌肉的機會。

20161110-外交部長李大維10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李大維在1998年柯江會時為外交部次長,因部長出國而代理柯江會因應小組召集人。(資料照,顏麟宇攝)

針對柯江會談,外交部事前一再表示對於各種狀況都有了因應方案;不同於台海緊張時總統府所推出的18套劇本,外交部這次準備的劇本,嚴格算起來應該是有4套,從最壞的到還可以,至於最壞的情況,就是美方將對台軍售與兩岸促談的議題放在一起,如此一來將會對台灣形成最大的壓力。

至於這4套的劇本,每一種狀況外交部都有不同的新聞稿及說法加以因應,而柯江會後的記者會正好也是狀況之一,所以,外交部早早就將針對柯江會記者會的內容做了新聞準備;當天中午,外交部次長李大維及陸委會副主委林中斌兩人共同與來自《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的記者午餐,在先送走了外客後,兩人也對柯江會做了意見交換;兩個人都認為柯江會的記者會並沒有超出我方的預期。

正式場合未提三不

雖然外交部早就將新聞稿擬好,也決定了陸委會副主委許柯生將到外交部一起開記者會,不過,記者會還是比預定的時間晚了半個小時才開始:原來,在外交部的因應狀況中,將政府對於美方若宣示「三不」的反應放在新聞稿中。

但是,由於柯江記者會上雙方並未對三不議題發言。所以,李大維在記者會開始前,仔細地思考後認為,既然對方都沒有提到,我方也就不需要在記者會上刻意地強調。而且,在外交部的評估中,柯江會的真正結束是當柯林頓飛機飛離了中國上空才算數,柯林頓在高峰會上沒說的,不見得不會在其他的場合發言,如果我們在高峰會後的記者會就洋洋得意的發表我們對三不的看法,說不定剌激了中共──反而弄巧成拙。

而在6月27日柯江會的重頭戲結束後,狀況室就在外交部北美司的主導下針對柯江會及其後的談話都做了完整的分析報告;由於胡志強在6月27日晚上11時就回到了台灣,所以,北美司本來的計畫是先給胡志強過目後,再將報告送到府院內參考。

蕭萬長(新新聞資料照)
蕭萬長是1998年柯江會時的行政院長,當年他在官邸等到晚上11點,親手收下外交部交呈的報告。(新新聞資料照)

不過,聯絡了當時在泰國過境的胡志強後,胡志強認為既然狀況都在掌握之中,於是就指示了北美司:「不必等我回來,直接送了。」於是,北美司長沈呂巡在晚上11時將外交部的報告親自送到了行政院長蕭萬長的家中──而且還是由院長親自收下的。

就如外交部預料的,柯林頓雖然沒有在高峰會後的記者會提出「新三不」的任何說明,但是,當柯林頓在上海的座談會,還是對台灣問題的「新三不」做了說明。有趣的是柯林頓的談話既不是在北京的記者會上,也不是在與江澤民的正式對話中,反而是在一個遠離北京的上海,且是在回答民眾詢問時所做的說明。

兩岸出現表面解凍

對外交部來說,柯林頓的說法完全與美國的政策相符,這也是美國長期以來的對台政策,在一個最不敏感時刻所做出最軟性的安排,柯林頓宣示的是一個美國一貫的政策/一位外交部的官員就表示,如果我們與美方溝通管道不夠暢通,如果我們與美方間彼此沒有獲得充分諒解,還會出現如此的結果嗎?

柯林頓的中國行,對台灣來說,也沒什麼不利的。至少,在兩岸的會談上,海協會比以往更積極地回復海基會董事長的大陸之行,對於之前的台商間諜案也做了明確的回應;看起來,這位山姆老大哥的東亞行對美中台三方都有不同的影響及意義。

(本文刊登於1998年7月5日出版的633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