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專欄:人氣低迷的拜登真的會選下屆總統?

美國總統拜登(左)與民主黨在內政上面臨多項挑戰,年邁的拜登連任問題又浮上檯面。如果他不尋求連任,副總統賀錦麗(右)會是他接班人嗎?(AP)

11月以來美國政壇步入多事之秋。

首先是選舉。每年11月第一個星期一後的星期二都是美國的選舉日。今年是單數年,既沒有總統大選也沒有中期選舉,進行的選舉職務最高只有州長級別。然而,這次選舉也出現了幾個有意思的結果:

最矚目的選舉當屬維吉尼亞州(Virginia)州長選舉。維州近年來從一個搖擺州轉爲一個藍州,成爲藍色勢力南下的重要州分,從2014年起連續兩任州長都是民主黨人。但今年共和黨人楊京(Glenn Youngkin)卻以微弱的優勢壓倒了民主黨候選人。

州長選舉不能視爲總統選舉的前哨戰,因爲選民在州一級關注的重點與國家一級相差不小,乃至紅州選出民主黨州長,藍州選出共和黨並不鮮見。然而,同時選舉的另外兩個重要州官員職務副州長和總檢察官也都被共和黨以更微弱的優勢奪得,州議會也被共和黨重奪,維珍尼亞州變成了共和黨「一黨專政」。這充分説明了選民確實對民主黨的不滿,對民主黨是當頭一棒。

維州與水牛城選舉結果的警訊

民粹興起,無論是共和黨川普的右翼民粹,還是民主黨進步派的左翼民粹,往往都能在本黨的初選中爭取到本黨支持者中最激進的一部分的力撐而贏得初選;到了大選階段,那些激進的主張卻難以爭取中間選民或溫和派。

現在對民主黨更嚴重的問題是,從2020年總統選舉可以看到,川普(Donald Trump)敢於不擇手段地施壓地方官員,民主選舉程序的每個環節都可被上下其手。2020年選舉,幸虧幾乎所有的地方官員最終都能堅持原則,才沒有出亂子。這也得益於一些州本來就有一定的制衡(比如民主黨人做州長,州議會則被共和黨控制),不能太出格。現在維珍尼亞州一黨獨大,萬一某個環節上被川普施壓成功,那麽以後的選舉結果將變得難以保證。更何況,即便不在選舉過程中發難,共和黨也可制定對自己有利的選舉「微制度」,比如在劃分選區時用上傑利蠑螈(Gerrymander)手法使其更有利本黨,又如大幅削減郵寄投票,嚴苛要求選舉時的身份認證等方式降低投票意欲等。

紐約州水牛城市長布朗(Byron Brown,左)初選失敗卻靠writee-in方式打敗年輕對手連任市長。(來源:Medaille College, CC BY 2.0)
紐約州水牛城市長布朗(左)初選失敗卻靠writee-in方式打敗年輕對手連任市長。(來源:Medaille College, CC BY 2.0)

其次,則是紐約州水牛城(Buffalo)市長選舉。這個城市也是左派當政的地方,由民主黨人勝出沒有懸念。其有趣之處在於,民主黨在初選時,競選第五次連任的非裔老市長布朗(Byron Brown)出人意料地不敵年輕非裔女性後起之秀、民主社會派的社運者沃爾頓(India Walton)。職業為護士的沃爾頓冒起其實只是去年之事。在弗洛伊德跪頸致死事件後,全國出現大規模抗議潮,也出現了很多警民衝突,水牛城也不例外。沃爾頓正是參與抗議的積極分子,布朗對抗爭的處理則受到民主黨内部的普遍批評。沃爾頓在市長初選挑下布朗,正是「進步派草根打倒老建制派」的標準模式,近年反復出現。沃爾頓成爲選票上唯一的候選人,看起來她當選十拿九穩。

但布朗堅持競選,最終用“Write-in”的途徑。也就是名字雖然不在選票上,但選票上還有一行空白欄,選民可填上任何一個人的名字。布朗於是號召自己的支持者在選票的空白欄中寫上自己的名字,爲此他還大量分發了刻有自己名字的印章,方便選民在空白欄印上自己名字。這種 “write-in”方式,原本是給選民在誰都不喜歡時的一個發聲表態的權利,形式意義大於實際意義,可想而知,歷史上能通過這個方式當選的人鳳毛麟角。但老市長就偏偏獲勝出了一口初選不敵的鳥氣。

這個選舉結果的意義還更在於,最近幾次選舉民粹興起,無論是共和黨川普的右翼民粹,還是民主黨進步派的左翼民粹,往往都能在本黨的初選中爭取到本黨支持者中最激進的一部分的力撐而贏得初選;到了大選階段,那些激進的主張卻難以爭取中間選民或溫和派。於是一個詭秘的現象就是,能贏得大選的人恐怕連初選都通不過,但贏得初選的人在大選中卻舉步維艱。這次選舉對這種趨勢是一個逆轉。事實上,布朗的支持者不但有民主黨溫和派和中間選民,甚至還有共和黨選民也支持他。最後他贏了將近20%。

因此,這次選舉對民主黨、特別民主黨進步派,是一個警號。如果民主黨不認真反思,明年輸掉中期選舉概率相當大。

拜登沒人氣,對抗疫情又乏力

儘管已有全世界最好的疫苗,也供應充分,但美國疫苗注射率至今沒法達到拜登當初揚言在3個月内要有7成的目標。拜登的疫情應對,令反疫苗反口罩的右派更加反對他,同時也令原先的支持者認爲他執行不力,能力不足。

對民主黨不利的,除了選舉結果,還有總統拜登超低人氣。自從阿富汗撤軍之後,拜登的支持度就一直低開,而且幾乎沒有回升過。在11月選舉後出臺的民調顯示他的支持率(approval rate)更跌入歷史新低,最低的一個是由《今日美國》(USA Today)和薩福克大學(Sufolk University大學合作的民調,支持率只有38%,不支持率高達59%。拜登在阿富汗事件效應逐漸淡化的情況下,人氣繼續低迷的原因有好幾個:

8月25日,一群美國教師在紐約舉行反對接種新冠疫苗的示威活動。(AP)
雖然拜登不遺餘力推廣疫苗接種,但右派抵制打疫苗。圖為8月25日一群美國教師在紐約舉行反對強制接種新冠疫苗的示威。(AP)

首先,拜登本來就不是一個强勢的魅力型總統。他初選勝出,是因爲主流媒體害怕民主黨另一位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社會主義」加上疫情改變大選的議題和走向,民主黨進步派也不至於太反感他。他大選勝出是因爲選民更不支持川普。但隨著川普下臺,拜登上任執政,民主黨建制派和進步派的分裂又成爲主要矛盾。於是進步派選民「歸位」不再支持他就可想而知了。拜登約4成的支持率,其實就是一個基本盤,正如川普當年的基本盤也是3成多一樣。

其次,拜登應對疫情不力。儘管已有全世界最好的疫苗,也供應充分,但美國疫苗注射率至今沒法達到拜登當初揚言在3個月内要有7成的目標。最重要的原因當然是右派對打疫苗的抵制,拜登其實已不遺餘力地推廣了。但選民看到就是美國疫情居高不下。8月底,疫情一度衝破每天30萬新增個案,成爲嚴重程度僅次於去年底的第四波疫情,至今還有每天十數萬新增個案。從疫情爆發開始,美國纍計個案接近5000萬,因疫情死亡已接近80萬,在全球比拼中依然雙雙「奪冠」。拜登的疫情應對,一方面令反疫苗反口罩的右派更加反對他,但同時也令原先的支持者認爲他執行不力、能力不足。

通膨嚴重衝擊民眾生活

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十月,美國本年通膨率高達6.2%。其中,能源的通漲高達驚人的30%,一己之力拉高了整個通膨率;其中又以汽油價格上升50%最為觸目驚心。拜登能否熬過通膨帶來的民意不滿尚待觀察。

第三,節節上升的通貨膨脹。近半年來美國正經歷幾十年不遇的高通膨。以消費者物價指數(CPI)衡量,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十月,美國本年通膨率高達6.2%。上一次出現這樣高的通 膨率還要追溯到1990年。其中,能源的通漲高達驚人的30%,一己之力拉高了整個通膨率;其中又以汽油價格上升50%最為觸目驚心。汽車成爲第二大通膨來源,二手車升價26%。食物也高達5.3%。通貨膨脹嚴重衝擊了美國人的生活,是對拜登不滿的主要來源。

2021年秋冬之際,美國出現嚴重通貨膨脹(AP)
美國出現嚴重通貨膨脹,其中又以汽油價格上升50%最為觸目驚心。(AP)

美國的通貨膨脹有幾個主要原因:一來,由於消費不振,美國去年通貨膨脹率很低,現在的通貨膨脹高是報復性反彈;二來,美國從去年開始就進行過好幾波的「大撒幣」,拜登上臺以來依然大派錢應對疫情,最近通過了1.2兆美元的基建撥款。美國在當年量化寬鬆的年代也大撒幣,但當時既沒有這次多,熱錢也沒有像這次一樣留在美國(到了中國去了),所以通膨率低;三來,經濟重開導致報復性消費,需求大增(這是好事);四來,工作職缺增加很快(這也是好消息),但就業率不足,生產上不去;五來,全球供應鏈斷裂,商品供應不足,連黑色星期五都大受影響;六來,貿易戰還在繼續,商品加上關稅後價格更高;七來,能源價格高漲的問題,還和民主黨倡導為應對氣候危機而限制傳統能源的生產高度相關。

可見,這次通貨膨脹是系統性的,從商品供應和需求、貨幣供應鏈、生產就業,通通都出現問題。

當然,通貨膨脹不是美國一家的事,其他國家也紛紛出現類似問題,這必須全球携手應對。拜登釋出了5000萬桶戰略儲備石油,又與其他國家協調釋放石油和增加生產。拜登又與中國商量暫停關稅戰。聯準會已經確定要減少買債務規模,還傳出要加息壓抑通膨。成效如何尚待觀察。如前所述,無論需求大增還是工作職缺大增,對經濟成長都是好事。只是遠水救不了近火,拜登能否熬過通膨帶來的民意不滿尚待觀察。

第四,美國内部撕裂持續,拜登兩面不討好。拜登上任後,無論在槍枝管理、種族衝突、文化戰爭等上均乏善可陳。當然不能說拜登毫無作爲,但最大問題是怎麽做都不管用。比如拜登加强了槍枝管制,但槍擊案有增無減──11月30日才發生了密西根州高中槍擊案,造成三死八傷。去年弗洛伊德事件引發威斯康辛州基諾沙騷亂槍擊案(Kenosha unrest shooting),槍殺兩人致傷一人的里滕豪斯(Kyle Rittenhouse)當時才17嵗,最近法院宣判他所有控罪都無罪釋放,更惹起左派的怒潮,抨擊無罪釋放反映了制度性的司法不公,是對罪行處理雙重標準的象徵。一輪新的抗議怒潮正在興起。拜登呼籲尊重判決更惹來抗議者的怒駡。

與賀錦麗關係流言不斷

拜登年紀老邁,到2024年選舉日就差幾天到82歲。此前,外界一直相信拜登不會爭取連任,他也從未表態。但最近白宮發放消息,拜登準備競選連任。這個表態與其說是確定爭取連任,不如說要挽回拜登低迷的聲望

無論如何,拜登的第一年在内政上並不成功,如果不能切實地挽回聲望,拜登和民主黨接下來的日子堪憂。

在拜登聲望低迷之下,連任問題被擺上桌面。拜登年紀老邁,剛剛過了79歲,到2024年選舉日就差幾天到82歲。此前,外間一直相信拜登不會爭取連任,他也從未表態。但最近白宮發放消息,拜登準備在2024年競選連任。這個表態與其說是確定爭取連任,還不如說是要挽回拜登低迷的聲望。總不能在上任不到一年就說自己不爭取連任,否則不是等於自己承認做得很差?

美國新任正副總統拜登與賀錦麗的雛人形。(美聯社)
美國總統拜登與副總統賀錦麗之間出現矛盾的傳言不斷,透露出民主黨内部的暗流湧動(AP)

如果拜登不連任,那麽民主黨誰來選就是一個大問題。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成爲焦點。做爲副總統,她本應是順理成章的選擇,但她資歷太淺,比拜登還不受歡迎,在去年民主黨總統初選中連第一場初選還沒投票就因資金不足而退出,籌款能力很低。於是其他人也蠢蠢欲動,各種流言也相繼傳出,不少還互相矛盾。

有說她和拜登不和,拜登不信任她,對她投閒置散;也有說她太貪功,老是要爭著出風頭。有說拜登即便競選連任,也很可能換一個副總統候選人;甚至還有說,拜登考慮過在任期内就撤換副總統。當然也有討論如果她出戰競選總統,和誰搭檔好。這些傳言自然都不能輕信,但無疑透露出民主黨内部的暗流湧動。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