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習近平新「馬可.波羅遊記」遇險!

習近平的「民族復興夢」的重要物質基礎一帶一路,如今卻面臨了來歐盟「門戶計畫」正面迎戰。(美聯社)

1271年,威尼斯商人尼可拉.波羅(Niccolò Polo)與弟弟馬菲歐(Maffeo Polo)、兒子馬可(Marco Polo)帶著羅馬教皇給元朝皇帝忽必烈的回信啟程。尼可拉兄弟1269年從東方回來時,奉命當信使帶著忽必烈致教皇的信函,如今達成任務要再回東方向元朝皇帝覆命。三人從威尼斯大運河乘船向東,經過亞得里亞海到黑海南岸登陸,再一路從陸路向東行,花了三、四年時間,於1275年抵達中國上都,隨後到皇宮所在的大都。當時21歲的馬可波羅據說深得忽必烈喜歡。17年後,波羅一家人奉旨護送蒙古公主到伊兒汗國成婚,他們從泉州出發走海路,完成元朝皇帝交待的任務之後,於1295年回到威尼斯。

馬可.波羅一家人往返中國與威尼斯的陸路與海路,和今天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想建構的「一帶一路」幾乎是一模一樣。波羅一家人的旅程不只是個充滿異國浪漫情懷的探險,而是個權力與金錢交織成的事業,他們獲得東方帝國統治者的信賴,也從東方帶著了大量財富回到西方。

馬可波羅(取自網路)
一帶一路和馬可波羅往返歐亞的路線幾乎一模一樣(取自網路)

習大「復興夢」的物質基礎遇挑戰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的重要物質基礎。這兩條由東向西開拓的通道,如今卻面臨了來自西方的競爭反擊。

藉由絲綢之路的貿易往來,700多年前的元帝國連繫懷柔帝國內部與周遭的不同民族、國家,也造就了元帝國跨越歐亞區域的霸權──政治地理學者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形容蒙古人是全球化的先驅。如今中國建構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路,不只是懷舊地想重現當年東方帝國的榮景,更是要建構一個新帝國──就如美利堅帝國19世紀末建構貫穿東西的大鐵路,20世紀初並接手鑿通巴拿馬運河,完成連接了太平洋與大西洋的海路與陸路,成了帝國地緣戰略與經濟發展的重要基礎。當年美國的陸上、海上絲綢之路,華工都貢獻良多;如今許多中國技師與工人,也在一帶一路沿線從事各種重大型基建。

一帶一路是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的重要物質基礎。這兩條由東向西開拓的通道,如今卻面臨了來自西方的競爭反擊。

從川普(Donald Trump)時代開始,美國就大力批評中國對外推動「債務外交」,透過投資貸款控制其他國家的戰略建設,美國鼓勵一帶一路沿路國家拒絕中國提供的金錢誘惑。到了拜登(Joe Biden)時代,美國更聯合西方國家提出具體計畫反制一帶一路。

2021年6月13日,七大工業國(G7)領袖峰會聯合公報首度提及台海局勢(AP)
2021年6月G7峰會在英國舉行,美國總統拜登提出「重建更好世界」計畫對抗一帶一路。(AP)

2021年6月第47屆七大工業國家高峰會議(47th G7 summit)在英國舉行,美國提出了「重建更好世界」(Build Back Better World,B3W)計劃。這個計畫擺明就是反制中國的一帶一路。G7峰會發表聲明指出,這項計畫將謀求建立「以價值觀為導向,高標凖且透明的」伙伴關係。白宮也發佈聲明指出,這項新的全球基建倡議計畫是總值4兆美元,是「由民主國家主導的、高標凖、價值導向的透明基礎設施伙伴投資計劃」,資金來從私部門募集,以投資改善「氣候、健康與健康安全、數位技術和性別平等」。G7各國也表示,在未來5年內將投資非洲企業800億美元。

G7「重建更好世界」真能對抗中國?

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強調,他們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處,在於DFC支持符合經濟可行性且以私營部門領銜的投資,可以避開讓部分國家陷入債務負擔。

不過,G7這項倡議比起中國的一帶一路還是調性太軟、不夠積極。B3W著重在社會、環境改善的投資;而中國則是聚焦戰略性基礎建設──雖然中國近兩年來陸續喊出「數位絲綢之路」、「綠色絲綢之路」和「健康絲調之路」的口號,但重點還是在港口、交通與能源等重要戰略性基建。

巴基斯坦哈利普爾正在進行的一帶一路項目。(美聯社)
中國用國家財政與金融體系為後盾來推動一帶一路。圖為巴基斯坦的一帶一路項目。(美聯社)

此外,G7倡議宣稱主要資金來自民間部門,這是民主體制下資本主義國家的限制,避免財政預算受到國會以及各重法令限制。2018年美國國會通過《善用促進發展投資法》(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 Leading to Development, BUILD Act),由成立近半世紀的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 )和美國國際開發署( USAID)下屬的發展信貸管理局合併成立了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 (DFC),投資上限為600億美金。DFC官網明白指出:「我們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處,在於DFC支持符合經濟可行性且以私營部門領銜的投資。這個強健的替代選項不同於特定國家所主導的投資,可以避開讓部分國家陷入債務負擔。」

B3W提出時,DFC也表態將支持這項全球基礎設施計劃。 不過中國這個國家資本主義政府,用國家財政與金融體系為後盾來推動一帶一路;相對的,DFC受到的規範遠比一帶一路多。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2021年3月呼籲美國政府要擴大對DFC與美國進出口銀行(US EXIM)的授權,讓他們更有彈性,才能和一帶一路競爭。CFR的報告指出,DFC必須優先援助中低收入國家,而接受一帶一路金援的國家約三成屬中高收入,應該放寬DFC這類的限制,才能有效抗衡一帶一路的銀彈攻勢。

歐盟推「全球門戶」六年三兆歐元

儘管B3W計畫仍很粗略,但西方國家依此大方向規畫的反制一帶一路具體計畫陸續提出。最近一項倡議是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於十二月一日提出的「全球門戶」

更何況要私部門去投資「氣候、健康與健康安全、數位技術和性別平等」顯然吸引力有限;而G7強調民主、平等的價值;中國則是不忌諱和獨裁者合作、借錢給集權國家──反正依「和平共處五項原則」,互不干涉內政。美國華爾街的大佬們紛紛幫中國向華府說項,要美國政府不要因為人權問題抵制中國,「中國模式」似乎比民主價值對西方資本家更有吸引力。

儘管B3W計畫仍很粗略,但西方國家依此大方向規畫的反制一帶一路具體計畫陸續提出。最近一項倡議是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於十二月一日提出的「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計畫。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美聯社)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十二月一日提出的「全球門戶」(Global Gateway)計畫。(美聯社)

這項計畫已獲執委會通過。歐盟執委會指出,「全球門戶」將於2021到2027年間投資高達三兆歐元,投資方向包括「從氣候變化和保護環境,到改善健康安全和提高競爭力和全球供應鏈」。歐盟說,這項投資計畫用以支撐持續性的全球復甦,並「考慮到合作夥伴的需求和歐盟自身的利益」。馮德萊恩說:「全球門戶戰略是歐洲如何與世界建立更具彈性的聯繫的範本。」她說投資將尊重最高的社會和環境標準,符合歐盟的民主價值觀和國際規範標準。

歐盟首度整合資源正面迎戰「帶路」

歐盟執會刻意避免提及到中國或一帶一路。但很顯然這就是針對一帶一路的反制。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資深研究員斯莫爾(Andrew Small)告訴BBC:「如果沒有『一帶一路』,『全球門戶』就不會存在。」他並指出,這計畫是「歐洲方面第一次認真努力制定一整套計劃,並找出融資機制,這樣讓考慮向中國貸款的國家就多了一個選擇。」執委會的聲明中發很大篇幅在介紹這個計畫的金融機制,包括歐盟將研究建立一個新的出口信用保險機構(European Export Credit Facility)。

這是歐盟首度嘗試整合自己的影響力和資源,企圖在地緣政治上展現力量、正面迎戰中國全球經濟戰略力擴張的挑戰。而歐洲正是兩條絲綢之路的終點,習近平能否重寫「馬可.波羅遊記」?他遇到的阻力與風險顯然越來越大了。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