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滴滴紐約下市啟示錄

滴滴出行決定從美國下市到香港掛牌,代表多重含意。(資料照片,AP)

中國打車平台滴滴出行上周四(2日)宣布將啟動從美國下市、轉赴香港上市;這個結果既讓人意外又在「意料之中」,而其帶來的啟示與後續值得觀察之處亦不少──特別是中美兩國的科技產業與資本市場交流的面相。

全球最大叫車平台成功IPO,喜事變喪事

半年前才在美國風光掛牌的滴滴出行,既是一個擁有3.77億年活躍用戶、跨足16個國家、擊敗了優步(UBER)的全球最大叫車平台,又是2014年阿里巴巴赴美IPO後,規模最大的中國企業在美IPO,一定程度上被視為有指標作用的案件,不到半年就決定倉皇下市轉掛其它市場,算是意外了。

但此結果亦可說是完全在意料之中;因為,滴滴掛牌後2天內,中國監管單位「以安全為名」,對滴滴祭出一波又一波的嚴厲處罰,外界才知道中國監管單位曾「勸阻」滴滴赴美IPO一事,而滴滴顯然未正視其「勸告」,甚至可說是全然不理會、反而強渡關山,有意造成「既成事實」,因而大大的惹惱官方。

在這場官民角力中,滴滴明顯是毫無對抗能力,因為滴滴雖然號稱在全球16國有提供服務,似乎有相當程度的國際化,但實際上,不論從用戶數或是營收來看,滴滴是不折不扣、幾近百分之百靠中國市場的中國企業,因此肯定逃不出官方處罰警示的威力,單是禁止新用戶註冊、相關企業25款APP下架,已是出重手,就整掉半條命,包含國安部在內的7大單位「進駐公司」更是嚴厲,如果要掐更緊,官方是能讓滴滴的生意停擺、進入休克狀態,這也是為什麼滴滴最終勢必要低頭認錯、依照官方要求行事,因為形勢比人強。

美國要求審查工作底稿,擁數據中企更難赴美掛牌

官方對滴滴下重手的原因,對外正式說法是「基於資訊安全」因素,滴滴手上不僅掌握全國的機密圖資、民眾的行動位置,連官員的行動都可能在掌握中,因此不能讓其赴美上市,以免被美方掌握寶貴的數位資訊。但另一種說法則是滴滴純粹因挑戰到官方的權威,才讓政府翻臉重罰。

但不論那種說法正確,最後的發展都變成官方的「資安之憂」有道理,因為其潛在風險確實存在。

美國國會在去年12月就通過一項法令,要求確保外國企業──特別是中國企業,在美上市時會遵守美國的規定,其真正的意思是要求中國在美上市企業,必須讓美國會計師能對這些企業作檢查。到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國公司落實法令要求,就是在日前公布、要求在美上市中企,必須披露其是否由政府實體擁有或控制,並提供審計檢查證據。

玄妙之處就在所謂的「提供審計檢查證據」的底稿,可以是公司內部的會議紀錄,也可以是公司與其它公司或官方來往的郵件或文件,但更可以是用戶的數據資料。對一家掌握大量數據網路企業而言,用戶資料既是機密又就是黃金,對一個國家而言,則不僅是牽涉到資訊安全,更可能是涉及國家安全的資訊,因此當然不能流出到其它國家政府手上。

這個態度決定了滴滴終究非要「轉上市」、回歸到香港掛牌不可的命運,而且,這會是其它所有掌握大規模數據的中企必須作的抉擇;那些尚未去美國掛牌者,應該是「機會不再」矣,官方不可能核准。那些已掛牌的「先行者」,則必須面臨中美兩方的壓力──美國的壓力是要「交出資料」,中國的壓力則是「不准交」,企業最後只能根據本身的市場地位、接收到的壓力大小,作出最後的抉擇。

中國還是需要華爾街,但政治、國安壓倒一切

而從整體面觀察後勢,則有幾個可能的發展與詮釋,一個是《紐時》所說的「中國已不再需要華爾街」,認為中國本身資金充沛,華爾街的「朋友」在中美關係上已失去對華盛頓的影響力,因此北京寧可優先考慮對本國公司的控制,而非對外人的開放。這番分析有部份道理,但說「中國已不再需要華爾街」卻是說得太快了。

事實上,中國還是需要華爾街的「朋友們」,從中國這1年多來,持續加大對那些華爾街金融大咖的金融開放程度,藉此吸引華爾街資金入華,「綁緊」中美金融關係,就可看出「中國已不再需要華爾街」這句話,至少在現在是不成立的。

逼使滴滴出行從美下市回港,主要是因應中美之間敵對的「新常態」,避免美方取得數據資料的反應,這種「新常態」如果是在十多年前中國非常需要華爾街的時候發生,北京的作法與反應會是一樣:政治、國安壓倒一切,這是北京不變的原則。

中美金融脫鉤後續變數多

另外一種發展是從貿易戰、科技戰開打後,就已說了2年多的「中美金融脫鉤」,過去說得多、成真的卻少,這回是否會加深與加重中美金融脫鉤,應是滴滴事件後是最值得觀察與關注的面相。

川普時代,大幅提高對在美掛牌的中企的監理要求,甚至直接禁止美國資金對某些中企的投資、讓中企從美國下市(如中國3大電信公司),拜登上任後持續此作法,合理推想,中企在美掛牌風險大增,數量一定減少,中美很自然就已走向「金融脫鉤」。

只是實際的數據卻是此推測的「反證」,赴美掛牌的中企還是迭創新高──去年中企赴美掛牌募資超過百億美元,是2014年以來最高點──無法超越2014年的原因是當年阿里巴巴掛牌,一口氣募集25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又有34家中國公司在紐約共融資超過124億美元,創下歷史紀錄。

顯然美國市場的高能見度、充沛的資金、健全的法令制度,仍強烈吸引著中企。但在滴滴事件後,情況確實有變──至少掌握豐富數據資源的中企,要赴美上市的阻力更大、顧忌更多,必須官方核審通過。

滴滴重傷,其它科技企業監理管制更嚴格

至於是否會成為「金融脫鉤」,有幾個變數必須觀察:一來看美方「逼迫」中企下市的壓力大小及持續時間,二來要看中方審核寬嚴,還有是否其它產業的中企仍會赴美掛牌,三來即使中企赴美減少,但還要再看華爾街金融大咖赴中投資情況,如果持續增加,則就整體面看,還是不構成「中美金融脫鉤」。

而滴滴與眾多中國科技企業的影響,經此事件後滴滴算是受重傷,雖「迷途知返」所以不會「被捏死」,但後續的法律訴訟與賠償等麻煩仍要面對,算是對其「招子不亮」、政治判斷錯誤的嚴厲懲罰。而原先還有20多家躍躍欲試要赴美掛牌,經此一事都該認清誰是老大、誰說了算,這些市場根植於中國的中企,不論規模多大、技術多先進,都不可能脫離政府的手掌,納入更嚴格的監理與管制,已屬必然。

過去那種幾近無人管制、甚至官方樂觀其成的野蠻式成長,其實過去幾年就已逐步緊縮,在支付寶的「餘額寶」被納入金融監理後,其實就已告終,之後的重罰諸科技巨擘、螞蟻金服IPO前一刻被拉下、及這次的滴滴事件,只能算是「重申」罷了。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