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東部將同步淪陷?中共加油機現蹤 5點改變看共軍儼成「規則改變者」

共軍戰力持續增長,敵情威脅近年更從從西部擴展至東部,等同台灣全島都壟罩在戰備壓力下。圖為國軍近年在東部實施灘岸反擊作戰。(取自中華民國陸軍臉書)

共機擾台儼然成常態,國防部11月28日發布的「我西南空域空情動態」報告,更首次記錄到中共最新空中加油機「運油-20」,協同殲-16戰機橫跨我防空識別區東西南角。2機同時現蹤代表共軍已在我周邊至第一島鏈空域進行空中加油訓練,讓台灣東部戰備壓力更趨嚴峻。共軍近年多款新銳軍備成軍服役,且以「遊戲規則改變者」之姿登場,台海戰場環境的樣態,正在悄悄轉變中。

兩岸一旦開戰,共軍過去主要以多批次導彈先期對我打擊壓制,並針對我西岸展開兩棲登陸作戰,輔以針對我指管中樞或襲擾、破壞的特攻作戰,及空、機降我機場等行動。國軍在漢光等大型演習中,均以此為想定,展開各項反制作為。

國軍將包括出動防空飛彈攔截敵彈、機,各作戰區將各式火砲前推至岸際陣地部署,透過不同火力,將進入射程範圍內的敵登陸船團殲滅於水際;特戰部隊或更高階的特勤隊,負責將敵特攻剿滅,機場守備兵力在打擊部隊協力下,迫使敵著陸失敗。防衛作戰各階段的內容,大概都圍繞這幾點運行,沒有例外。

20211128-共機運油-20。(空軍司令部提供)
11月28日,中共最新空中加油機「運油-20」首次現蹤我空域。(資料照,空軍司令部提供)

改變一:共軍航艦戰力越趨完整

上述接敵進程,突顯敵情聚焦西部,因而東部成為開戰前至初期,我方實施戰力保存的重點地區,透過中央山脈天然屏障阻隔,和保存設施洞庫化,達到避開共軍導彈打擊,進而延續有生戰力伺機反擊的目標,是故東部戰備壓力「理論上」小很多。

然而,這套劇本隨著共軍航艦「遼寧號」、「山東號」先後於2012年9月、2019年12月擔負戰備,且2028年前,恐還有2艘新航艦服役;連同艦載機和組成航艦戰鬥群的各型船艦戰力到位,假設戰時共軍將一定數量戰鬥群部署在台灣東部海域,花東直接壟罩在其攻擊範圍內,原先戰力保存的構想,便很難維繫,這是遊戲規則改變的第一個部分。

改變二:共軍戰鬥群能牽制馳援美軍

若將戰場圖像放大,若我方在禦敵時,美軍從西太平洋方向「介入」,這些提前進駐台灣東部海域的共軍航艦戰鬥群,亦能牽制美軍動向,發揮「區域拒止/反介入」能力:即便美軍能以優勢軍力輾壓通過,但只要能延後介入的時間,台海戰事結束,形成「既定事實」便已足夠,這是遊戲規則改變的第二個部分。

中國第一艘國產航母「山東號」。(美聯社)
中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號」。(資料照,美聯社)

改變三:加油機助共軍朝第二島鏈邁進

不僅航艦戰力持續深化,空中加油訓練讓共軍戰機能在彈藥酬載量更高的情況下,延伸飛行距離,從過去僅能在台海、南海周邊,如今足以直接進入台灣東南部空域,對我東部防務形成全新威脅,並強化在第一島鏈以西執行任務的可行性。

根據公開資訊,共軍過去僅有3架俄製伊爾-78、20餘架從轟-6改裝的轟油-6等加油機,因其性能、載運油量、加油方式等技術問題,效益有限。但此次被我方記錄的運油-20,是共軍現役最新空中加油平台,無論飛機從中國東南沿海起飛或是艦載機,都能因運油-20提升在空時間,助其壓制台灣東部,且穿越第一島鏈,繼續朝第二島鏈方向前進,這是遊戲規則改變的第三個部分。

改變四:共軍強化反艦彈道飛彈打擊精度

再來則是中共列裝的導彈,已有俗稱「航艦殺手」的東風-21D反艦彈道飛彈,及更大的東風-26中程彈道飛彈,射程落在1500公里至3700公里,這代表共軍能在本土對美軍在內的外軍艦船形成威脅;彈道飛彈技術層面高,打固定目標尚需如此,遑論打在海上航行,同時又有防空飛彈屏障的戰艦。

解放軍向南海試射東風-21D、26B,幾乎同時命中目標海域。(美聯社)
解放軍日前在南海試射東風-21D、26B,幾乎同時命中目標海域。(資料照,美聯社)

因此,近年已能見到共軍在南沙群島實施東風-21D試射,近期又有國外衛星拍攝到中共在新疆沙漠設置外型有如美軍航艦、驅逐艦的靶,甚至還有軌道能移動,此節也被認為是共軍因應未來戰場情況而採取的超前部署,一旦戰力形成,且更趨成熟,將成為遊戲規則改變的第四個部分。

改變五:075型兩棲攻擊艦能多點突破 

如今我戰備壓力從西岸擴張至東岸,戰時可能形成兩面夾擊之勢,但東岸敵情威脅加劇,西岸卻沒有相對減輕,中共仍將以兩棲登陸行動與我岸際兵火力對決;因理論上,實質占領必須投入足夠的人員和裝備,而最有可能將大兵力及重武器送上岸的方式,兩棲登陸仍是首選。

因此,數量充足且現代化的登陸船團,加上具渡海作戰能力的兵源,始終是共軍建軍備戰的要項,而第五個遊戲規則改變關鍵就在共軍075型兩棲攻擊艦上。

資料顯示,075型兩棲攻擊艦可搭載數十架直升機、兩棲登陸車、數艘氣墊登陸艇等裝備,加上官兵千餘人,有如小型航艦,可以多重手段將兵力循海、空路投射至目標區;換言之,登陸之敵,可以更具效率、更難反制的作法,對我岸際多點突破,再也不是單純渡海,讓我軍能好整以暇瞄準接戰。

習近平親自在三亞軍港視察最新交接入列的075型兩棲攻擊艦海南艦。(翻攝央視)
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日前親自在三亞軍港視察最新交接的075型兩棲攻擊艦海南艦。(取自央視畫面)

由此可知,075型兩棲攻擊艦從根本改變登陸方式,甚至投過旋翼機直接越過灘頭,朝內陸都會區飛去,都將成為我軍遂行國土防衛的「眼中釘、肉中刺」。目前對岸已知有1艘「海南號」服役,且數量持續增加。

緩解東部壓力 我國防特別預算採購多項反制武器

對此,國軍的因應措施可從國防特別預算說起。國防特別預算支應品項可分為「防空」、「反制」、「制海」,如天弓三型、陸射劍二等射程涵蓋中、低空的防空飛彈,就在名單之列。反制類則以雄昇飛彈及萬劍彈來鉗制中共重要目標、沿海人裝集結區或機場跑道,以劍翔無人機攻擊雷達站等輻射源。

20211203-中共海軍近年有多艘新銳艦船下水服役,為此,我國防特別預算中,除包括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量產、海巡戰時加裝的作戰系統、雄風反艦飛彈車(見圖)等,這些都將在我方爭奪局部制海權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蘇仲泓攝)
中共海軍近年有多艘新銳艦船下水服役,為此,我國防特別預算中,除包括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量產、海巡戰時加裝的作戰系統、雄風反艦飛彈車(見圖)等,這些都將在我方爭奪局部制海權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資料照,蘇仲泓攝)

制海部分,則有海軍高效能艦艇後續艦量產、海巡戰時需要加裝的作戰系統,以及雄風三型反艦飛彈發射車等,這在主力艦還做不出來的今天,高航速、體積小,但搭載強大反艦火力的艦船,和能夠彈性部署在岸際的陸基反艦飛彈發射車,預料將在爭奪局部制海權中,扮演關鍵角色。而這些都有助國軍將防禦縱深擴大,增加接敵彈性,且還不包括對美軍購的部分。

不僅錢花得有反制針對性,軍方近年因應東部防務壓力加深,採取一些臨時部署作為,例如弓三飛彈曾在東部機場現蹤,飛彈發射車在路上行駛;空軍更一度把老舊的鷹式飛彈前推部署至蘭嶼、綠島。另一方面,配合刻正執行中的「鳳翔專案」(向美新購66架F-16V BLK70戰機)和新式高教機量產一事,重新盤點戰機部署位置,未來這批新的F-16將部署在台東志航基地,正是為了因應在東西防務出現變化。

20211203-隨著共軍航艦戰力持續深化,顯示台灣防務壓力已進一步擴展至東岸,國軍勢必得做出調整,如向美新購66架F-16V BLK70戰機,未來都將部署在台東志航基地。(蘇仲泓攝)
隨著共軍航艦戰力持續深化,顯示台灣防務壓力已進一步擴展至東岸,國軍勢必得做出調整,如向美新購66架F-16V BLK70戰機,未來都將部署在台東志航基地。(蘇仲泓攝)

戰場增加恐壓縮我兵力部署彈性

儘管隨著敵情樣態改變,國軍滾動式調整、修正,但要注意的是,過去戰備壓力聚焦在西部,我地面部隊無論兵力部署、調動,都有較大空間「揮灑」。然而,在員額總數不變,東、西部卻同時有戰場的情況下,區域部隊要獨立固守的機會大增,特別是多點齊發式的進攻,恐使我方力有未逮、疲於奔命,連帶使兵力被切割,尋求支援的可能性降低;如果後備部隊戰力未能有效銜接,就有可能成為破口,影響非同小可,國軍不可不慎。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