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老師兼著管資安 教育部200億元推生生用平板恐成災難一場

政府編列大筆預算為學生添購平板電腦,卻沒有配置足夠的維護人力。示意圖。(資料照,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台灣教育的數位轉型過去呈現牛步姿態,儘管在歷經長達將近2個月的遠距授課後,終於獲得一絲轉機,卻反映出從教材到設備都缺乏的困境。對此儘管教育部狠砸200億元經費添購平板、研發數位教材,看似軟硬兼顧,但看在第一線教師眼裡,只要沒有補起教育現場最重要的軟體——教師人力,再大量的資源投入,恐怕都只是災難一場。

2021年即將邁入尾聲,數位化已經是無法回頭的趨勢,教育場域自然不能落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2015年的《仁川宣言》與《青島宣言》裡,便指出透過數位、資訊科技,可以幫助達到「確保包容和公平的優質教育」、「讓全民終身享有學習機會」和「減少社會上、國際間的不平等」的2030教育目標,透過數位工具扶助教學,已經是國際上無法回頭的浪潮。

140億元預算購置61萬台平板電腦

今年5月全國因疫情停止實體上課後,儘管不少教師立刻透過社群、網路重整旗鼓,然而台灣教育的數位轉型過去遠落後於國際,卻也映照出教師知能不足、缺乏數位教材,以及不同區域間的落差。

20210607-行政院宣布疫情三級警戒將再延兩週至6月28日,各級學校並停止到校上課至暑假。圖為因停止到校上課的空蕩蕩校園。雲端教改配圖。(柯承惠攝)
疫情期間各級學校並停止到校上課,讓各界對於遠端教育更加關心。(資料照,柯承惠攝)

為了彌平落差,教育部在11月宣布將自2022年開始,以4年共200億元預算,推動「生生用平板」方案,重中之重的140億元,將用於購置61萬台平板電腦與提升校園網路,另外60億元則用於開發數位教材與建置教育大數據資料庫。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大手筆添購設備,教育部在排除前瞻計畫已補助數量後,估計最後將達到偏遠地區學校每生補助1台載具,非偏遠地區每6班補助1班的目標,所期望便是要彌平城鄉之間的數位落差。

北市平板數量,連其他5都也看不到車尾燈

到底各縣市之間的落差有多大?根據教育部統計,過去透過前瞻等各項中央、地方合計添購給學校使用的載具,截至今年8月共有24.7萬台,其中台北市便擁有8.5萬台,占比超過全國3分之1。若再計算各縣市學生人數,換算下來,台北市每位學生可以使用的平板數,甚至還比其他5都高出3倍。

20211210-SMG0035-吳尚軒_B各縣市可供學校使用平板數量
 

「我蠻樂見的,很多學生家裡無法用到這些設備,這樣可以彌平一部份的數位落差。」今年才剛獲選為桃園市Super教師的吳岱融,現在是陽明高中的資訊教師,對於這項政策,他一方面寄予期望,同時卻也有所擔憂,「這件事如果做得好是福利,但做不好的話,就會是災難。」

為何一片美意可能成為災難?吳岱融說,背後原因就在於人力,「台灣這20年來都被說是資訊島,但在教學現場,卻無始終無法提供足夠的人力。」

有設備也沒人顧,校園早鬧資訊人才荒

目前從國小到高中,校園裡舉凡網路、校務系統以及電腦、平板等裝置,大多都僅由資訊組長或資訊教師1人負責,除了日常的維護外,不少更須負責即時維修的任務,隨著108課綱上路以來,資訊教育越來越融入校園,不少校長、教師受訪時都感嘆:「現在的業務量,早就超過1個人的負擔了。」

20211210-SMG0035-吳尚軒_A現行六都平均每位學生可分配平板數量
 

在國小任教已有20年的瀚揚(化名)回顧,他曾在僅有60人的小校擔任教務主任,6個班級加上教職員辦公室,全校總共有30台左右電腦要顧,資訊組長往往忙不過來,「常常要被操到晚上、假日」,後來他也開始幫忙支援,業務過量下,組長通常做完1年就不願意繼續接手,根本沒辦法經驗傳承,遑論延續政策。

業務量大是一回事,更慘的是,許多學校根本找不到專業人員,校園裡的資訊人才荒,早就連應付授課都有困難。

數位人才供不應求,學校根本搶不到人

位於新北市的永和國中,便是個例子。永和國中今年暑假開徵2名資訊科技代理教師,豈料公告之後屢屢落空,一路連招了29次才終於聘到人手,校長鍾兆晉直言,29招還算好的,「有很多學校到30幾招才找得到人,太多了都數不清。」

面對人才缺口,鍾兆晉認為問題在師資培育體系並沒有足夠能量接軌,因此學校到處缺人,此外待遇跟業界有太大落差,擁有相關專長的人未必要到學校,「願意來的都是帶著教育熱誠,否則外面就業市場都已經供不應求,我們根本搶不過人。」

一名東部地區的國小校長則說,少子化下教師員額緊縮,大多學校只能徵一年一聘、聘期不穩定的代理教師,這種條件加上薪資無法吸引資訊人才,但學校的資訊業務仍要有人處理,「就只好找最年輕的代課老師,或大學剛畢業的菜鳥老師來接資訊教師,有些人甚至本來是學文學、歷史的,就會做得很痛苦。」

毫無背景的菜鳥教師,一瞬間就要學會修電腦、管資安,聽起來雖然荒謬,但事實上這才是台灣教育現場的常態,比如阿維(化名)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美術老師顧資安,外行教師扛數位轉型

阿維回憶,自己本來在師範學校學美術,畢業後到了北部一間山區國小任教,立刻就被迫接下資訊教師的位子,「因為沒人可以接,就找最年輕的我來。」

接下職位之後,阿維必須負擔全校網路、電腦以及資訊系統的維護,校園裡舉凡電腦當機、網路無法連線、螢幕不會亮等大小事都要找他,缺乏專業支持下,他當時只能自己買電腦書回來猛啃,每次碰上問題,「一個地方故障就要修1、2小時,同樣一個問題又會有7、8個老師重複來問,這些都會稀釋到我處理本來業務的時間」。

阿維也無奈地說,雖然可以請廠商來修,但廠商不一定有人力可以即時支援,都要等上1、2周才有工程師會來,如果問題是無法現場解決的,工程師把裝置帶回去後,又要再等1、2周才能修好,因此可以的話,只能自己先想辦法在學校裡處理掉。

不只學校人力荒,輔導團也靠熱情死撐

人力早就緊縮的情況下,如今教育部再推生生用平板,瀚揚便估計,不少學校恐怕會一口氣收到上百台平板,「新機要一台台設定網路、App、管理系統,恐怕要花好幾天、好幾個小時才弄得完」,而未來資訊教師維修、管理設備的負擔,更恐怕是現在的好幾倍。

瀚揚細數,教學用的平板都要透過中央控制系統,統一管理使用的App、網頁,避免學生亂逛不合適內容,但許多學校過去根本沒嘗試過這麼大規模的管理。此外,現行校園網路能否負擔這麼多裝置,也充滿疑慮,平板來到學校後,「這些問題都要落在資訊教師身上,然後如果他本來又沒學過這些事,一定就會非常痛苦。」

龐大業務就在眼前,學校裡找不到人,就連外援人力也供不應求。如今各縣市都設有國教輔導團,透過各校教師組成的輔導小組,到各校協助學科與資訊教育、本土語言等領域的教學、研習,擔任花蓮縣資訊教育輔導員的毅維(化名)則以當地情況指出,光是現階段的人力,就完全應付不來。

毅維指出,如花蓮平均一年就要巡迴30間學校,輔導員卻只有8、9人左右,「我們本質上還是老師,還是有自己學校的課要顧」,雖然擔任輔導員每週可以減少2節課,大約80分鐘的授課時數,但東部地區校與校之間相距甚遠,「常常開車一趟就要1、2個小時,80分鐘光開車往返都不夠用」,加上如今各校資訊業務負擔越來越重,連輔導團自己也常常找不到人。

教育部應把軟硬體的管理權責分開

面對大量平板進入校園後可能的維修問題,儘管教育部已保證,將和廠商簽訂4年保固合約,但毅維認為,隱憂依然是廠商是否有足夠人力?花蓮南北長達200公里,廠商雖然可以在市區設點,但是南端的學校恐怕仍將面對維修上的困難,「這不只是花蓮或東部的問題,西部其他鄉下地方也都會面臨同樣的困境。」

「定海神針給孫悟空用會是金箍棒,但如果不會用,就會變成猴子握著核彈。」任教於國小的唐宇新,在花蓮推動數位教育已有多年經驗,他強調,平板政策如果配套得宜會是一大福利,但假若沒有足夠的人力支援,就會是災難一場。

育林國小學生使用平板閱讀AR書籍。(圖/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小學生使用平板閱讀AR書籍。(新北市教育局提供)

唐宇新認為,在學校以及輔導團人力都不足的情況下,教育主管單位應該以專案方式成立區域性教學中心,請擁有資訊專長的教師進駐、輔導鄰近學校,此外也要整合相關資源,比如不少民間基金會有在協助教師研習,還有大學也可以合作成立中介組織,以每周為頻率定期協助各地學校。

「其實全國校長都很樂見這個政策,但配套還是要做齊。」中華民國中小學校長協會理事長張信務則呼籲,教育部如果真的認為資訊教育重要,除了資訊組長外,也應該考慮給予員額增設副組長,或設立科技教學組,並把軟硬體的管理權責分開。

不補齊人力,百億元經費將成「放煙火」

校園資訊人才荒嚴重到大家都心慌,對此態勢,教育部表示,生生用平板方案還有規劃約3.9億元經費,用於補助縣市政府辦理教師培訓及成立輔導團隊,將根據縣市學校數補助3到15名輔導人力費用,由各地方政府因地制宜,招募專、兼職人力。

時序即將進入2022年,當數位科技已經成為人們的日常,甚至是跨國競爭的主力之一時,主管機關推動資訊教育可說責無旁貸,不過,教育始終是軟體重於硬體,尤其「人力」這項關鍵軟體若無法給足,百億元經費恐怕會像是放了一場煙火,最後什麼都不剩。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