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榮欽專欄:朱立倫、柯文哲正在加速崩壞台灣的政治語言

朱立倫(左三)在18日公投結果出爐後發表談話。(資料照,顏麟宇攝)

四大公投均未過關,而且不同意票都超過同意票,讓選前積極推動公投同意的在野黨受挫。政黨勝敗乃民主常態,更何況公投本意是對公共政策的決策,而非選舉候選人。但是選後在野黨主席紛紛高呼民主已死,反而顯現出台灣政黨競爭品質劣化的趨勢;公投沒能殺死的民主,在野黨主席卻以低俗的語言企圖窒息。

選前高呼「公投是台灣民主的展現」的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獲悉四大公投均未過關後表示,本次公投結果是台灣民主巨大傷害,公投已死,今後也難再有任何公投案可以通過,公投的結果是獨裁政府的勝利。

朱立倫污衊台灣人民主深化的努力

朱立倫不僅稱呼公投為「民主獨裁」,更以「獨裁政府」稱呼台灣政府;但在《經濟學人》最新一期2020民主指數中,台灣從31名前進20名成為第11名,被譽為「亞洲的民主燈塔」。

朱立倫將公投制度的優劣定義為國民黨勝利與否,國民黨勝利則公投制度勝利,國民黨失敗則公投制度失敗,這種將制度優劣取決於特定團體的成敗,正好違反羅爾斯(John Rawls)設計制度「無知之幕」的基本精神,才是設計制度的大敵。

更誇張的是朱立倫不僅形容公投為「民主獨裁」,更以「獨裁政府」稱呼台灣政府,不僅混淆國際對於民主與獨裁的基本認識,更是對台灣人近年民主深化努力的污衊。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的智庫EIU每年發佈報告公布「民主指數」(Democracy Index)。在最新一期2020民主指數中,由於全球疫情等因素造成國際民主衰退時,唯有台灣展現歷史性的跳躍,從有缺陷的民主(flawed democracy)一躍進入完全民主(full democracy),由第31名前進20名成為第11名,被譽為「亞洲的民主燈塔」。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全世界共有23國屬於完全民主國家,從第1名的挪威到第23名的南韓,亞洲最佳為台灣,次佳的日本是第21名。台灣的民主指數不僅遙遙領先亞洲各國,也超過瑞、德、英、法與美等老牌民主國家。

從分數上來看,第11名台灣的8.94分與並列第9的荷蘭與澳洲的8.96分相差無幾,未來如台灣能強化隱私保護的弱項,有機會成為唯一位列民主10強的亞洲國家,也是唯一非白人為主的民主10強,這樣的表現堪稱史無前例。

《經濟學人》在報告中指出,台灣民主的優異表現主要體現於去年全國選舉時,台灣民主展示面對中國威脅的韌性,台灣的政治與法律均有所進展,政黨募資的透明性增加,立法強化司法不受到政治影響的獨立性;當全球的選舉程序、議會監督和公民自由都在疫情時代倒退之際,唯有台灣不退反進。台灣年輕選民投票率很高,其「國家領導人與公民似乎已經得出結論,積極參與民主進程才是確保其未來的最佳戰略」。

自我中心的柯文哲深信聲量即為真實

柯文哲進行了台灣近年來最大的政治語言崩壞運動。解嚴之後,不僅立院動手打架的次數逐漸減少,政治語言也逐漸去除低俗化,直到柯文哲開始大量在記者訪問中使用劣化的語言,才改變這一趨勢。

朱立倫的表現已經夠糟,如果有比朱立倫更加荒腔走板的非民眾黨主席柯文哲莫屬。
柯文哲在公投選前一天製作梗圖發文,批評蔡英文將反萊豬稱為反美豬,指控總統「帶頭說謊」、「欺騙人民」,公投結果出來之後,更是以大量的「民進黨仇恨動員」、「國家機器毫無節制地動用」、「新綠色權威」等語言,進行缺乏實質證據的指控。

自2015年英國交通部長克雷默(Baroness Kramer)女士贈送懷錶,被柯文哲取笑為「可當破銅爛鐵賣」開始,柯文哲就在媒體與粉絲的無條件支持下,進行了台灣近年來最大的政治語言崩壞運動。

台灣民主化之前,過激的政治語言反映當時肅殺的威權氛圍,解嚴之後,不僅立院動手打架的次數逐漸減少,政治語言也逐漸去除低俗化,雖然政治語言依然包括市井俚語,但是在高層政治人物中,粗鄙的語言鮮少運用在公開場合,直到柯文哲開始大量在記者訪問中使用劣化語言,才改變這一趨勢。

由於極度自我中心的柯文哲對聲量的著迷,使得柯文哲深信聲量即為真實。自我中心使得柯文哲投射出虛幻的自我,例如柯文哲早在「兩岸一家親」事件中,明明知道自己製作出A、B兩種不同版本的稿件,卻依舊能夠在議會面不改色的說謊,甚至在電視專訪中刻意哽咽來增加說謊的可信度。

20211217-民眾黨主席柯文哲17日出席「中道力量,投出未來」公投之夜。(顏麟宇攝)
柯文哲在17日公投前夕出席「中道力量,投出未來」公投之夜。(資料照,顏麟宇攝)

然而2014年參選台北市長前,柯文哲才在《GQ雜誌》專訪中表示:「我不講謊話,因為我說謊話也不會被處罰,怎樣失言都不會有事,就像人家說的『得天獨厚』。而且敢說直言不是因為我老實,而是我驕傲得不屑講謊話。講實話是強者的權利。」「以我的標準來看,全天下只有柯文哲是正常人……我清楚自己為什麼這麼有魅力,因為他們的智力水準跟我實在差太多。」

極度自我中心使得柯文哲表現出自利性偏誤(self-serving bias)的傾向:將成功歸於自己,失敗則怪罪環境,所以對自身行為缺乏反省能力,對離去的部屬刻薄寡恩。

例如曾經在第一任競選市長時大力抨擊連勝文酬庸擔任悠遊卡總經理,柯文哲卻堅持在第二任市長任內要酬庸「網軍頭子」邱昱凱擔任同樣職位。不久前才遭《鏡週刊》踢爆柯文哲親自操控網軍側翼,柯文哲依舊能結合民眾黨大力抨擊民進黨網軍側翼。沒有人會懷疑包括民進黨在內的各政黨有網軍側翼,但是像柯文哲這樣完全無視才遭到媒體踢爆網軍,轉身就咬牙切齒痛罵執政黨網軍治國,發動一人一信抗議者,仍相當罕見。

公開大量採用仇恨語言動員支持群眾者

深諳媒體特性的柯文哲將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特性發揮到極致,對他而言,施政的錯誤如同失言,只要能夠用更為辛辣的語言開創新話題,舊的錯誤將很快為媒體遺忘。於是施政成為聲量競逐的競賽……

柯文哲批評民進黨在公投中仇恨動員,但事實上柯文哲多年來在《新新聞》、《風傳媒》以及電視專訪中多次惡狠狠地說道:「我恨蔡英文」、「我恨民進黨」等表述,是近年來國內高層政治人物中,首位在公開場合大量採用仇恨語言動員支持群眾者。連柯文哲妻子陳佩琪都追隨先生公開表示,對蔡英文「心中恨意永生難忘」,以仇恨令台灣政治更為兩極化。

20210807-台北市長柯文哲夫人陳佩琪(右)7日至環南市場買菜。(顏麟宇攝)
柯文哲(左)和陳佩琪(右)都曾公開地表達對蔡英文的仇恨。(資料照,顏麟宇攝)

若知道他相信聲量即真實,就不難理解柯文哲奉行的「鯊魚哲學」。深諳媒體特性的柯文哲將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特性發揮到極致,對他而言,施政的錯誤如同失言,只要能夠用更為辛辣的語言開創新話題,舊的錯誤將很快為媒體遺忘。於是施政成為聲量競逐的競賽,重點不是施政本身績效如何,而是施政在媒體聲量上的表現如何,即使施政滿意度蟬聯最後一名,仍然著迷於以辛辣語言獲取更高的聲量、更多的支持。

從朱立倫到柯文哲,台灣的政治語言正在快速崩壞中,詞語的濫用導致失去指涉的意義,民主與獨裁的界線愈加模糊,施政的績效不過是聲量的體現,語言即真實,而語言的崩壞,也成為真實的崩壞。

*作者為加拿大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副教授,法國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博士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