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當年還是Rocker的林昶佐 曾與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3位總統有過交集

林昶佐在2012年接受《新新聞》專訪,暢談他曾親身接觸的3位總統;當時他的正職仍是閃靈主唱Freddy。(資料照,林旻萱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區域立委林昶佐罷免案即將在1月9日進行公投複決,這是林昶佐的第二個立委任期,但2016年他首次當選時,還具有時代力量黨籍、高呼台灣政壇要有第三勢力;而2020年競選連任時,已退黨改掛無黨籍,和民進黨關係也日趨緊密。

《新新聞》在2012年對他進行這場專訪時,林昶佐主業仍是搖滾歌手,唱的是在台灣甚為冷門的黑死金屬。不過林昶佐在當Rocker時就和政治關係密切,例如2008年謝長廷選總統時的主題曲《逆轉勝》,就出自於林昶佐手筆。

林昶佐在這場專訪中,比較了他曾親身接觸的3位總統(事實上到2012年時,台灣也只有過這3位直選總統),使用來描述的語言當然和目前擔任正職的政治人物大有不同。讀者或許可以從中比較Rocker Freddy和立委林昶佐有何不同。(新新聞編輯部)

一襲長髮披肩,但他不是女生;手臂上有刺青,但他不是黑道;他與台灣前後三任總統都有交集,還是受馬英九之邀到其文山區私宅做客的極少數人之一,但是,他不是政壇人物或商界大亨。林昶佐,一個令人不太熟悉的名字,與他在樂壇呼風喚雨的「Freddy」相比,似有天淵之別。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Freddy是國內搖滾樂團「閃靈」的主唱兼「二胡手」。十多年前閃靈開始崛起,第一張專輯便在黑死金屬聖地北歐做後製,已多次在世界各國的排行榜上留名,日本、美國與加拿大等地演唱都有極佳的票房紀錄,近年則將經營重心放在歐洲。而靈魂人物Freddy更是令人好奇,他身分多變,除了是歌手、詞曲創作人,還是演員、政治運動者與人權捍衛者。他的搖滾帶著濃厚的「非主流」色彩,他的人生也頗多「非正常」經歷。

李登輝:絕對是個左派文青

「李前總統:Freddy求見」,幾個大字就占滿一張A4紙,傳真到李登輝的辦公室,那是李登輝今年初剛動完手術休養時,Freddy想去探訪他,但是幕僚希望Freddy敘明拜訪原由,或者提幾個要談話的主題。這讓Freddy很頭大,「我就只想看看李總統,還要想什麼理由喔」,「我也不想動頭腦,反正我的用意就是這麼單純,所以就寫下這些字」,Freddy燦爛地笑說,「很令我訝異,隔天,李總統就答應見我」。

2004年,Freddy參加「李登輝學校」第一屆青年領袖班,開始與李登輝有更多的接觸,該年年底,與李登輝成立「輝!李塾」網站。

淡水紅樹林李登輝基金會辦公室在李登輝退休後,變成他離家出走的祕密基地。(新新聞資料照)
李登輝於淡水紅樹林李登輝基金會辦公室。(新新聞資料照)

Freddy曾到翠山莊拜訪李登輝,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藏書簡直是一個小圖書館,而且架上從哲學乃至左派的書籍都有」,Freddy評論說,「李總統絕對是個左派文青。」即使到現在,Freddy相信,在李登輝內心深處,還有個文青的靈魂。

他對於李登輝的觀感,「是個睿智的哲人,對於自我、社會乃至於台灣,都有一套全面概觀的大局看法,不是衝動型的人。」

今年6月初,Freddy與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楊宗澧,到龜山監獄探視前總統陳水扁,主要是要傳達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已經開始在收集從扁案偵查到坐牢時的相關事證,陸續會發往倫敦總部,如果總部決議認可,阿扁將成該組織的救援對象,全球三百多個分會都會群起為扁聲援。

陳水扁:心直口快,想法很直線

這是Freddy最近一次與陳水扁會面。前一次,是2008年扁被羈押在土城看守所。那次阿扁看來還挺神清氣爽,對於整個官司與訴訟過程看來是有準備。但是這一次,Freddy看到的阿扁,卻是精神狀態差、體態不佳,對特赦或保外就醫已沒有先前的樂觀。

Freddy回想第一次與陳水扁見面,是在1998年,當時還是台北市長的阿扁,參加在大安森林公園舉辦的「野台開唱音樂祭」。Freddy回憶說,「那時候只覺得他是市長,禮貌性邀請他來,沒想到他還真的來」,「阿扁出席音樂祭,給我的感覺是他不太像個市長,因為他幾乎沒有官架子」,這種印象讓Freddy對扁有了第一次好感。

2012年陳水扁戒護就醫。(林旻萱攝)
2012年陳水扁戒護就醫,林昶佐形容此時的他比剛入獄時憔悴許多。(資料照,林旻萱攝)

「我跟阿扁見面通常在公開場合,或是在他的辦公室,再來就是在監獄」,他對阿扁的感覺就是,「這個人對什麼事情都有看法,心直口快,想法很直線,可以說有點土直,但是充滿熱情以及親切感,讓你感受到被關心,非常能夠啟發戰鬥力與熱情」。

關於「扁案」,Freddy初始持保留態度,他不能諒解扁將政治獻金匯往海外,然而,對馬政府的司法追殺亦不以為然。在兩種矛盾心理的糾結下,有一次他代表台灣參加國際特赦組織全球大會,私下有幾位代表向Freddy探詢扁案,他回以「這個案子很複雜」,但是這些代表卻直截了當地說,「這個案子是有問題的,你們應該好好關注」。Freddy心想外國人看得比台灣還透澈,便開始深度接觸扁案。

馬英九:符合傳統框架,會聽某些人的話、會乖

雖然個人意識形態偏向獨派,Freddy仍與馬英九總統有過幾面之緣,較讓人訝異的是,他還曾是馬英九台北市興隆路舊居的座上賓,畢竟能去馬家做客的實在少之又少。那次是在2007年,馬英九因「市長特別費案」遭起訴而請辭黨主席,Freddy前去拜訪,同時也尋求馬英九支持「轉型正義」的理念。

Freddy說,「到馬英九家中做客,從客廳粗淺的看來,沒什麼擺設,可以說,甚至比一般老百姓的家裡還要素!」

其實,2006年Freddy與馬英九共同出席「二二八中樞紀念儀式」,是兩人的第一次接觸。當時,他們有握手,Freddy還發言支持馬英九「台灣獨立也是台灣人民選項」的言論。馬英九也是Freddy邀請參加音樂祭的重量級政治人物之一,還是少數與他共同觀賞電影的政壇人士。

總統馬英九總統、2009年、228、二二八、新公園。(新新聞資料照)
馬英九在總統任內出席二二八紀念活動。(新新聞資料照)

與馬英九幾次對談後的感覺,Freddy認為,「感覺他就是儒家教育出來、符合傳統框架的人,白白淨淨,會聽某些人的話、會乖。」當被問到目前政局紛擾,Freddy回答得挺有趣,「算了,不想建議什麼,講了也是白講」。他的想法,與不少人不謀而合。

2008年Freddy曾出一本書叫做「這就是Guts」,Guts是有膽量、膽識的意思,Freddy把「膽」字拆成「月」、「詹」,成立「月詹會」,從事與人權及捍衛正義相關之事。但很可惜,月詹會因為募款困難,維持不易,因緣際會下,成員開始加入國際特赦組織,成為中堅分子,Freddy更被推選為理事長,今年6月初獲得連任,同時還兼任該組織亞太區會長。

不想被孤立就多參加國際組織

「愛玩搖滾的人,通常是對很多事情都看不爽,我們透過搖滾樂重金屬所發出的吵雜聲響、嘶吼的歌聲、貫耳的刺激,去宣洩心中的煩悶」,「我們這類型人的共同特質,就是有強烈的正義感,認為要去做、要起而行,才能達到目的」。

林昶佐、2012年、重金屬、閃靈、Freddy、黑死金屬、搖滾樂。(林昶佐提供)
林昶佐形容「愛玩搖滾的人,通常是對很多事情都看不爽,我們透過搖滾樂重金屬所發出的吵雜聲響、嘶吼的歌聲、貫耳的刺激,去宣洩心中的煩悶」。(林昶佐提供)

Freddy感嘆,「台灣推動人權似有成就,其實不然,現在許多國家覺得台灣與某些第三世界國家差不多,這對我們的形象有所損傷,扁案是一個例子,蘇建和案也是一例。」

他思索後直言,「如果我們不想被國際孤立,還是要多參與國際組織,尤其是NGO;與其我們抗議中國打壓,不如好好參與一個國際組織,AI(國際特赦組織)就是很有規模的組織。我一直相信,只要我們付出得愈多,得到的回饋也會最多。」

(本文刊登於2012年7月4日出版的1322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