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馮賢賢空戰陳郁秀 公視的「放煙火」、「公務員」爭議、5年前都已經出現端倪

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當年出席《傀儡花》節目製作發表會。《傀儡花》正式播出時改名為《斯卡羅》。(資料照,陳明仁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公共電視前節目主持人方君竹在臉書上貼文〈公視與納稅人的距離〉引起網友討論之後,公視前總經理馮賢賢也在臉書貼文,攻擊董事長陳郁秀在《斯卡羅》和《茶金》兩劇中,讓自己掛上出品人的頭銜。一時間,才靠著《斯卡羅》和《茶金》做出不錯聲勢的公視,又惹上議論。

2017年蔡英文政府才上台一年多,公廣集團內已經鬧得滿城風雨,除了時任民視董事長的郭倍宏以陳郁秀友人身分,意圖「染指」,和時任華視總經理的郭建宏戰到鐵公雞戲碼在媒體曝光之外,陳郁秀想要「放煙火」的心態,也可以從《新新聞》這篇報導中可以一窺一二。

而方君竹指控的「公務員」,其實在這篇報導中,也已經揭露「逐漸滋養出部分公視人『有不求進步,且不被淘汰的權利』」其實是20年累積出來的苦果。(新新聞編輯部)

由公共電視與HBO Asia跨國合作的戲劇《通靈少女》,創下收視及得獎佳績,連總統蔡英文都在臉書發文大讚該劇「成為台灣文化軟實力的前鋒」,讓公視揚眉吐氣好一陣子。但近期兩樁媒體爆料,卻讓公視蒙上陰霾,反映陳郁秀接任公視董事長一年餘,其領導統御正逐漸進入深水區。

第一樁是媒體爆料公視得獎戲劇《麻醉風暴2》每集製作費500萬元,卻以遠低於行情的一集約7萬元,賤賣給民視,但公視回應檢舉訊息有誤。據瞭解,因該案是新舊片整包搭售,加上《麻醉風暴2》非公視獨資,版權銷售金額還必須與合資的瀚草影視公司按比例分配,應不至於偏離市場行情太遠,公視內部正式成案後的「作帳」數字應是17萬元。

部門內新舊勢力的械鬥火拚

對公視來說,版權銷售進帳充其量只是杯水車薪。和《麻醉風暴2》版權銷售金額相較,巷仔內人更為關注的,是媒體披露的另一樁爆料,即製作部經理李振中遭百餘名員工連署檢舉,正停職接受調查。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該事件反映的,除了部門內新舊勢力的幾近械鬥火拚,背後還牽涉到動輒以千萬、億元計的設備採購這池深水。歷來誤觸深水地雷者,非死即傷。

還原事件大致過程,在國慶連假前,近半數製作部員工連署檢舉李振中,連署內容大致分3部分:包括1.個人領導風格有問題、2.改變採購政策及執行方式,以及3.對於前朝的動畫加速器、虛擬棚等採購案,有「拖延驗收」、「刁難廠商」之嫌。

《麻醉風暴2》劇照。(圖/台北電影節提供)
《麻醉風暴2》曾因版權銷售金額引發爭議。(台北電影節提供)

事件爆發後,以公視董事為主要成員的檢舉及申訴審議委員會,已在11月3日召開第一次會議。一位公視董事初步認為,若單就管理風格層面,李振中應該是「同一時間觸怒各個部門不同的人,每個人因為自身受到挑戰的部分,集合起來的不滿,變成很大的罪狀。」是很多人願意加入連署的原因。

儘管針對李振中是否事涉違法,目前尚待調查,內部人士研判,李振中在器材採購政策上,固然與前朝留下的舊結構格格不入,甚至針鋒相對;但從目前尚未看到一槍斃命的證據來看,李振中應該「還在拆解舊結構的過程就沉船了……」

李振中其實在公視籌委會時代,一度進入工程部成為基層員工,是老公視人眼中「不太適應」選擇離職的人,卻在新任總經理曹文傑推薦下,回鍋後搖身一變高升製作部經理,同仁對他自是「另眼相看」。

還在拆解舊結構就沉船了

至於曹文傑當初也是各方角力下的妥協人選,加上她的專長是紀錄片編導,在強勢的陳郁秀領導下,被戲稱是低調無爭的「公視李元簇」。但在李振中案事件上,據稱曹文傑罕見展現強勢意見,力挺李振中,也是她建議董事會組成調查小組,隱隱透露內部高層之間的角力。

李案意外攪動的這池公視採購沉痾深水並非個案。近期已被公視跨部門員工「傳為趣談」的,是新聞部K2製播系統大當機事件。

K2系統在去年底裝機使用時便問題不斷,今年5月上旬還經歷一次大當機,某一晚接近6、7點要播出《暗時新聞》時,突然所有新制帶子無法上傳,緊急改成離線作業,甚至拿中午新聞的帶子墊檔播出。

據指出,廠商承諾解決,但最後都跳票,新聞部還為此發展出一套因應當機的SOP(標準作業程序)。這套價值2000萬元的昂貴設備,就這樣拖了一年無法完成驗收,至今也未見當初主導採購的主事者受到處分。

凸顯公視「河蟹」文化的一隅

該事件凸顯公視「河蟹(和諧)」文化的一隅,「對電視台來講,水最深的就是設備採購這一塊。如果被做內容的人蒙蔽,牽涉的都是小錢;一旦被做採購的人蒙蔽,牽涉的才是大錢。」內部人士這樣認為。

陳郁秀顯然沒有開鍘、乃至整頓的打算。選擇與公視既有勢力和平共處、甚至是妥協,顯然是她採取的管理選項及主事策略。外界咸認,現階段陳郁秀最在意的事,就是確保她力推的公視大河劇《傀儡花》(編按:最後定名為《斯卡羅》,已於2021年播出)「能漂漂亮亮做出來就好了」。

《傀儡花》是2016年台灣文學金典獎得獎作品,醫師作者陳耀昌以1867年南台灣「羅妹號(Rover,又譯羅德號)事件」為主題,描述下瑯嶠十八番社大頭目卓杞篤與美國簽訂國際條約的故事。該劇號稱是公視有史以來預算最高的招標委製案,開出10集總金額1.55億元的天價數字,顯見陳郁秀的雄心壯志,在此一搏。

20211002-公視《斯卡羅》劇照。(公視提供)
《斯卡羅》稱是公視有史以來預算最高的招標委製案,開出10集總金額1.55億元的天價數字。(公視提供)

老公視人即透露,陳郁秀上任時,便曾經跟工會公開宣示:「你們放心,未來3年(指其任期內),我不會妨礙你們想要做的事……」至於她想做的事,也一定會先跟大家溝通。

在老公視人眼裡,陳郁秀此舉是明智的。從她上任後的作為,老公視人觀察到陳郁秀傾向於比較短線的操作,「想要放一大把煙火」、「做這些事情也不是沒價值,而是能否延續並不被看好。」

和舊勢力合作,改革等於是零

例如,陳郁秀開辦了一本紙本雜誌──公視《開鏡》季刊,印製精美,一則想要幫公視留下紀錄,二則也象徵她在公視的貢獻,但老公視人認為,現在的媒體世界已經沒人會再做這種事了,「從這些小方案可以看到她的心思鋪陳。」

相對於陳郁秀上任後,積極力促公廣集團開設藝文節目,有人觀察她儼然把自己當成製作人,且樂此不疲;對於公視制度面的革新,如《公視法》修法、改善財務結構,未顯熱情。

不過,綠營重新執政,各方有志之士對公廣集團的革新,是有深切期待的。「選擇跟舊勢力合作是最方便的路,但是對改革就等於是零。」上述董事這樣說。

台灣公廣集團。(林旻萱攝)
綠營重新執政,各方有志之士對公廣集團的革新,是有深切期待的。(資料照,林旻萱攝)

公視成立近20年,培養不少電視菁英,也屢傳佳作,回饋納稅人,但誠如公視人感嘆,當初設計公視體制時,所有目標都聚焦在黨政軍退出媒體,給予公視人最好的保護,以及獨立製播的空間。但20年後嘗到的苦果是──逐漸滋養出部分公視人「有不求進步,且不被淘汰的權利」。

公視人自恃專業,組織文化甚強,從老公視人對今年初5位(4男1女)新任經理級主管,取了「4龍1鳳」、「4傻1公主」等綽號,不難看出。

這次在李振中連署案中,一位公視人向人自承,他被說服參與連署的理由之一是,這些新任主管最多也是做3年就走,但是自己卻要跟其他同事相處一輩子。公視人做為「電視公務員」的壓力,與其他媒體同業大不同。

深水底下還有更深的海溝

對陳郁秀來說,選擇集中資源辦大事,繼續做「美美的」藝文新聞,無可厚非。問題是,深水底下還有更深的海溝。

接下來,華視、公視都有大金額的4K設備採購。以公視為例,明年前瞻預算撥交給公視採購4K設備的預算,高達一億餘元,包括攝影棚等設備。這是繼電視HD高畫質之後,更新換代等級的採購大案。

換言之,屆時就不是前朝深水,而是當朝海溝了。

(本文刊登於2017年11月23日出版的1602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