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韓先生、趙先生來敲朱主席的門

韓國瑜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舉辦「善良微光見面會」湧入萬名韓粉,測驗韓流威力是否如昔。(取自韓國瑜臉書)

新年伊始韓流又起。一月二日,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曾為新書《韓先生來敲門》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舉辦「善良微光見面會」,場地不寬廣的大安公園露天舞台,擠入了上萬人潮。對過去舉辦街頭造勢動則十萬人起跳的動韓總來說,這只算是牛刀小試、測驗一下韓流威力是否依然如昔。

活動開始前,韓國瑜在後台發了一張照片到臉書,寫著:「後台準備中,有點緊張,終於要跟大家見面了。」這是他近兩年來第一場大型群眾活動,這場活動原計下午兩點開始進場,但從全台各地趕來的韓粉從早上五、六點就來排隊等著入場。

這些等候待韓流再起快兩年的韓粉們,在會場上舉起「我們都在等您」、「我們在中華民國等你」等標語。韓國瑜則在會場上帶著韓粉合唱《想你》:「我是多麼想你 你可不要忘記。」當天也宣布他的「典亮基金會」正式啟動,要讓「微光凝聚、必然燦爛!」可以預見韓國瑜接下來會更加把勁動員他所想念的群眾們。

熟悉的韓式民粹語言再度響起

20220102韓國瑜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舉辦「善良微光見面會」(取自韓國瑜臉書)
在台北大安森林公園舉行的「善良微光見面會」上,群眾熟悉的韓國瑜民粹語言再度響起。(取自韓國瑜臉書)

韓流再起,國民主黨席朱立倫會不會感到受威脅?朱立倫回應說,只有民進黨希望國民黨互相對立,韓國瑜接下來會持續做公益,他能幫忙的就盡量幫。韓國瑜再出發的起手式很漂亮,從社會出發、藉關懷弱勢起步,但他不會只把目標放在做公益。去年十二月中旬、四大公投舉行前夕,韓國瑜再起的動作就更積極了。透過臉書發文、新書發表會、YouTube「韓國瑜官方頻道」,動作頻仍。他在臉書上呼籲民眾「捍衛人民作主的四項公投,投下四個同意,讓世界知道,中華民國是民有、民治、民享之國,人民才是最後的老闆。台灣民主、人民作主!」這是群眾熟悉的韓國瑜民粹語言。

韓國瑜呼籲要讓讓台灣「恢復到那個連空氣都是甜的、亞洲四小龍的時代」的台灣。對許多選民而言,當他們對現存政治情況不滿,政治菁英倡議回到“The good old days”往往具有煽動力。

在大安公園的群眾大會上,韓國瑜說,近兩年來在各地遇到許多支持者憂心地問他:「台灣怎麼辦?」他總會回答,台灣各地方都有許多像他在《韓先生來敲門》的小人物在發揮正向的力量,他呼籲要讓讓台灣「恢復到那個連空氣都是甜的、亞洲四小龍的時代」的台灣。

對許多選民而言,當他們對現存政治情況不滿,政治菁英倡議回到「美好的舊時光」(“The good old days”)往往具有煽動力。就像緬懷蔣經國一樣,當蔣經國被神話後,人民也會選擇性地遺忘他也是冷酷的威權統治者;追憶四小龍的光榮,也讓人忘了那也曾經是個壓迫勞工、蹂躪環境的時代。這些不滿現況的選民是兩、三年前匯集成韓流的重要成分。民粹是對建制的不滿,強大的民粹力量可以顛覆體制,但它可以是進步的革命動力,也可能是回歸另一個保守建制的驅力──就像一年在美國華府衝進國會的川粉顯現的強大破壞力。

去年十二月底韓國瑜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被問到若重新來一次,他還會選高雄市長、選總統嗎?韓國瑜回說,如果重新來一次,只要能為老百姓做出更具體貢獻的工作,「我一定會當仁不讓」,這個信念絕對不會動搖。雖然他沒有表明是否會參選2022年或2024的大選。

朱立倫消極保守有如不沾鍋

20211229-國民黨主席朱立倫29日上午出席「2021第一屆全動物保護會議」。(國民黨提供)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以及台北市第五選區立委林昶佐罷免案這兩個重要戰役上,態度消極保守。(國民黨提供)

相對於韓國瑜的積極動作,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在四大公投失敗後更顯得消極保守──尤其是在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以及台北市第五選區立委林昶佐罷免案這兩個重要戰役上。

公投完勝後,綠營對這兩場戰役乘勝追擊,主帥蔡英文御駕親征,即使是對「黨友」林昶佐也出面全力相挺;相對的,朱立倫卻一再低調表示,不要把這兩場投票操作在藍綠對決,自己常常躲在第二線。

朱立倫卻沒和顏寬恒同台合體,民進黨籍立委見縫插針地說,朱立倫是刻意跟顏家切割。主帥再度發揮不沾鍋特質,結果給了「戰鬥藍」趙少康機會。

在中二選區補選,朱立倫在一月六日國黨中常會上稱,他已和國民黨提名的顏寬恒深談、替他打氣,黨的組織與文宣系統也全面動員配合。此外,他說自己多次致電台中市長盧秀燕,希望她全力輔選。但是相較於蔡英文現身幫林靜儀拉票,朱立倫卻沒和顏寬恒同台合體,民進黨籍立委林俊憲也見縫插針地說,朱立倫是刻意跟顏家切割。

而在台北第五選區的林昶佐罷免案中,藍營地方政治勢力分裂,國民黨黨中央也未有效處理。正在辦理重返國民黨黨籍的台北市議員鍾小平積極介入罷昶案,引起同選區藍營其他政治人物警覺,導致藍營無辦整合力量推動罷昶。主帥朱立倫卻還是宣稱罷免案要「尊重在地」,不要政黨對決。到了投票前三天,國民黨大咖郝龍斌、林郁方、趙少康才與與北市議員一起出面挺罷昶;但主帥朱立倫還是沒出面。

藍營大亂鬥,主帥再度發揮不沾鍋特質,結果給了「戰鬥藍」趙少康機會。對於罷昶案,趙少康批評蔡英文不顧防疫只顧選舉,在選情之夜還幫林昶佐站台,他說「戰鬥藍遇到這種事(散昶)總是要戰鬥到底街」;對於中二選區立委補選,趙批民進黨非置顏寬恒與顏家於死地不可。

戰鬥藍趙少康聲量壓過「朱核心」

20220107-中廣董事長趙少康7日與台北市議員鍾小平一同召開「罷免林昶佐」記者會。(顏麟宇攝)
「戰鬥藍」趙少康積極介入補選、罷免案,戰鬥藍聲量遠高於黨中央,更至有點「少康中興」另立黨中央的味道。(顏麟宇攝)
 

今年初國民黨主席補選,趙少康最終退出但他之後卻積極介入國民黨事務、頻頻下指導棋。他擁有媒體、本身發言又比朱立倫具煽動性。公投案痛批侯友宜,如今積極介入補選、罷免案,戰鬥藍聲量遠高於黨中央,更至有點「少康中興」另立黨中央的味道。

江啟臣到朱立倫都被黨內右翼力量牽制、甚至帶領著。如果投票結果藍營再敗,「朱核心」會更不穩、黨中央風雨飄搖;相對地,韓流與戰鬥藍勢力又會再起。

韓國瑜代表的是國民黨內草根民粹力量,其中摻雜了拒絕改變的國民黨舊群眾基礎,也有不滿民進黨建制力量的中間選民;只是經過罷韓一役,原本反建制的中間選民許多都散逸。而趙少康則是黨內保守菁英的代表,早年「新國民連線」的成員,相對於一九四九年遷台後的舊黨國勢力,雖然有其進步意義,但從「新國民」、「新黨」到「戰鬥藍」在政治價值光譜上都是屬保守右翼。

從江啟臣到朱立倫,兩任國民黨主席都被黨內右翼力量牽制、甚至帶領著。中生代的江啟臣德望不足以服人,只能做短命黨主席;而回歸的朱立倫上任後,只有贏過「刪Q」陳柏惟罷免案,接著公投大敗,而在這場補選與罷免投票動員上,朱立倫主帥風采也盡失。可以想見,如果投票結果藍營再敗,「朱核心」會更不穩、黨中央風雨飄搖;相對地,韓流與戰鬥藍勢力又會再起。

2016年國民黨失去中央政權後,黨員與支持者抱持著「我將再起」的期待濃烈是可以理解的,而當黨中央沒有能力提出願景與方略取得選舉勝利,極端力量就會對支持者產生吸引力。但是從韓流的起落,也說明了極端路線不是一個政黨通往執政的長久之路。只是目前看來,國民黨似乎又要重新走上兩、三年前的舊路了,也許這是國民黨的宿命。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