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2009年立委補選讓雲林張派與年底縣長選舉絕緣 2022年台中會複製貼上?

2009年雲林立委補選張榮味家族派出的候選人大敗,讓原要挑戰年底縣長選舉的張榮味胞妹張麗善緊急宣布退選。(資料照,甘岱民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張榮味帶領的張派在20、21世紀交界時,在雲林可說有舉足輕重的實力,雖然蘇治芬在2005年成功勝選縣長,讓民進黨首次攻下雲林縣,但張榮味在雲林縣的實力仍在。只是2009年立委補選時張派意外失利,也讓原先要在該年年底角逐縣長的張榮味胞妹張麗善宣布棄選,等同奉送爭取連任的蘇治芬一條連任的康莊大道。這篇《新新聞》2009年的報導,對雲林當時派系政治生態,有精闢的分析。

今年的台中第二選區立委補選,同樣是地方派系的代表性人物顏寬恒既2020年後再度失利,是不是同屬國民黨的現任台中市長盧秀燕爭取連任的警訊,而顏家在台中到底還有多少實力,已經成為地方政壇熱議的話題。

張麗善在2009年棄選雲林縣長之後,投入了2014年的縣長選舉卻敗給民進黨蘇治芬的接班人李進勇,直到2018年二次挑戰縣長選舉,才打斷李進勇的連任之路,成功當選縣長。只是張派在2020年立委選舉輸給了蘇治芬,也讓張麗善的縣長連任之路壟罩上一層陰霾。

不管如何,台灣地方派系的政治實力還剩下多少,將是今年底九合一選舉的觀察重點。(新新聞編輯部)

雲林縣的政治生態長期以來遭到地方派系的把持,這次立委補選卻給了國民黨與地方派系各一個重重的巴掌,如今雲林的地方人士已經傳言,「蘇治芬可以躺著選縣長了!」尤其在張麗善突然宣布退出縣長選舉之後,國民黨預計推出的人選,勝選甚至成了不是主要的考量。

因為窮,雲林縣地方派系的力量顯得特別強大。雲林縣主要有5大地方派系,即林派、張派、許派、廖派、福派。

5大派系,掌握政治資源

林派:最初領導人是曾任雲林縣第3、第4屆縣長的林金生。林派早期3大將是林恒生、黃鎮岳與陳錫章,3人幾乎掌握了雲林縣早期的政治資源。林恒生曾任第7、第8屆縣長;黃鎮岳擔任監察委員多年,稱霸雲林縣的山線,這次立委補選落敗的張艮輝便是黃鎮岳的外甥;陳錫章曾任第6、第7、第8屆省議員以及第2屆立委,雄踞雲林縣的海線。

林派後起的重量級政治人物是曾任第4屆立委的林明義,不過,林明義在2007年6月間因為罹患肝癌過世,享年54歲。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張派:曾任兩屆雲林縣議會議長、兩屆雲林縣長的張榮味,他和林明義原本是林派的兩大「護法」。不過,隨著林派的逐漸走弱,張榮味在擔任縣長以後,由於掌控縣政資源的分配,張派終於取代林派成為雲林縣的最大地方派系。

以第5屆的立委選舉為例,雲林縣總共要選出6席立委,張榮味支持的曾蔡美佐、陳劍松、高孟定,分別以國民黨、親民黨、無黨籍的身分當選,由此可見「雲林王」張榮味的實力。

第7屆的立委選舉,張派展現出來的成果更為驚人,雲林縣只需選出兩席立委,張派推出張榮味的女兒張嘉郡及以往在縣府的機要秘書張碩文,兩人雙雙當選。

許派:代表人物主要為許文志。許文志曾任省政府秘書長、雲林縣第9、第10屆縣長。許派興起以後,許文志之子許舒博,曾任省議員及第3、第4、第5、第6屆立委,可以算是國民黨青壯派的後起之秀。

20210902-商總2日舉行服務業紓困建言記者會,商總理事長許舒博與業者向政府請命。(柯承惠攝)
許舒博是雲林許派的代表性人物。(資料照,柯承惠攝)

廖派:代表人物為廖泉裕。廖泉裕從基層做起,曾任第6、第7、第8屆省議員及第11、第12屆縣長。廖泉裕曾是許派人馬,隨著其勢力的增強,逐漸從許派分離出來,獨立成為廖派。廖派另一代表人物為侯惠仙,她曾任縣議員、省議員以及第4屆立委。

福派:領袖人物為廖福本。廖福本曾是「6連霸」的立委,是雲林縣的政壇異數,他靠著廣結善緣,發展成為一股重要的政治力量。不過,隨著廖福本的連任立委失敗,福派的地方勢力已經大幅衰退。

大勢已去,張派緊急喊停

這次立委補選失敗,張派可謂元氣大傷,首先是張派面臨了分裂的危機。張派底下的兩大支柱農會系統和水利會系統,水利會系統長久以來由張輝元領導,即使國民黨提名了張艮輝參選立委,原本外界卻一直看好將是劉建國與張輝元兩雄相爭的局面。

不過,張碩文在選前以大幅文宣攻擊張榮味的動作,反而造成許多張派樁腳的反彈,他們原本想要支持張輝元,在張榮味「傷心落淚」之後,便轉而支持張艮輝,這也使得開票結果,張輝元的票數竟然在3個候選人裡面敬陪末座。最令國民黨與雲林縣地方派系難堪的是,張艮輝與張輝元兩人的票數加起來還輸給劉建國兩萬多票。

由於張派分裂,加上年底縣長選戰的大勢已去,張麗善在9月28日黯然宣布退出縣長選舉,有人嘲笑張派「投降算一半」。熟悉雲林縣政情的人士卻都知道,地方派系在雲林縣參選縣長可能是一件「傾家蕩產」的冒險行為,例如上一次縣長選戰,張派原本要推出張榮味的副縣長張清良參選,在評估勝算不高的情況下,最後還是踩了煞車。今年底的縣長選舉,只能說張派踩煞車的動作慢了一點。

張榮味,雲林張派,地方派系。(新新聞資料照)
2009立委補選過程中,張榮味一度「傷心落淚」。(新新聞資料照)

因為張麗善的突然退選,一般預料,未來國民黨不管推出哪位人選應戰,蘇治芬連任幾乎已成定局。至於蘇治芬原本連任的兩大罩門,包括索賄官司以及政績不佳,隨著劉建國的當選立委,帶動民進黨的氣勢如虹,似乎都已經變得無關緊要。

如今國民黨更擔心的是,雲林立委補選失敗,原來提名的縣長候選人跑掉了,若是雲林敗選的效應持續擴大,國民黨在今年底還要丟掉幾席縣長的寶座?

(本文刊登於2009年10月1日出版的1178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