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宏、理科太太離婚皆釀風暴 建立未成年子女保護機制不能等

王力宏(左)日前遭前妻李靚蕾(右)指控以探視小孩為名,帶3位陌生男子試圖硬闖家門,讓離婚事件再掀一波熱議。(資料照,取自IG@jl.leilei)

藝人王力宏、理科太太等名人離婚風波遭到外界關注,其實我國離婚人數逐漸攀升,但不少人因為孩子後續探視權,又再度鬧上法院,該如何立法給予孩子更多保護,是社會不能不正視的問題。

藝人王力宏與前妻李靚蕾的離婚風暴仍然餘波盪漾,李靚蕾日前指控王力宏帶著3個陌生人要硬闖住所吾疆,嚇得孩子都哭了;而百萬網紅、Youbuer理科太太(陳映彤)與「理科先生」John宣告離婚後,也遭先生指控1周只能見孩子2次。父母離婚往往因探視問題鬧得不可開交,而孩子常常是中間夾心餅乾,不只無法遠離離婚風暴,更時常變成父母爭奪監護權的「棋子」,小小年紀內心遭受極大痛苦,讓人看了心疼不捨。

《民法》明定不讓探視孩子可訴請法院改監護權

事實上,「子女探視權」不應該被忽視。根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明定「締約國應尊重與父母一方或雙方分離之兒童與父母固定保持私人關係及直接聯繫的權利」,也就是政府必須保障兒童在父母離婚後,無論跟誰同住,仍能與父母雙方聯繫見面。而我國僅在《民法》第1055條之5「友善父母條款」中明定,假如有一方不願給予另一方探視孩子的機會,就可以訴請法院裁定改監護權。

許多父母離婚後因孩子探視問題意見不合,又一狀告上法院,讓孩子又捲入風暴當中。德臻法律事務所律師郭怡青說,在實務上經常看到夫妻雙方離婚後,對於小孩要讀私立還是公立學校?要不要上才藝班?晚上幾點睡覺?幾歲用ipad?等事爭執不下。如果這些細節在離婚前,就能有第三人協助明訂下來,日後也可以減少衝突。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現代社會離婚率愈來愈高,根據內政部戶政資料統計,2021年全國離婚對數高達4萬7887對,離婚率為千分之2.04,另外兒童福利聯盟也統計,2020年台灣有5萬1680對夫妻離婚,當年度就有5萬5940位18歲以下兒少,因父母離婚而變更監護權。這些面對父母離婚的孩子可能被迫轉換生活居住地、轉學,生活遭受極大的衝擊。

法律完全未顧及雙親離婚後孩子日後的生活狀況

「許多孩子時常會問,到底是不是我的錯?」兒福聯盟資深主任李惠娟說,許多孩子在父母離婚後面臨難以適應的問題,其中一項就是因為父母關係交惡,孩子無法見到父母其中一方;另外孩子很可能因為父母離異,突然要變更主要照顧者,甚至必須轉學或是與親兄弟姊妹分開,面對這些種種失落,孩子也找不到人可以聊。

20220120-SMG0034-N01-唐筱恬_01_近年國內離婚數
 

我國《民法》規定,夫妻離婚採「兩願離婚」制度,只要夫妻雙方簽離婚協議書,到戶政事務所登記即可,除非有一方不願意離婚時,才需要上法院打官司讓法官來裁判,但法律完全未顧及孩子日後的生活狀況。僅有《民法》第1055條中有「友善父母條款」,保障父母雙方的探視權,假如有一方不願給予另一方探視孩子的機會,就可以訴請法院裁定。

理科太太宣布暫停發片。(圖/取自理科太太youtube)
理科太太和理科先生的離婚案,因孩子探視權問題又鬧上媒體版面。(取自理科太太youtube)

一名家事社工員指出,常遇到夫妻離婚後關係不佳,會要求對方「不給錢就不給看」,或故意不給對方看孩子來懲罰對方。而無辜的孩子常常捲入爭執,為了不讓父母一方難過,常會為了挺照顧者,決定不與另外一方見面,但孩子內心也是非常想看到另一方的。

兒福聯盟2021年8月針對「離異家庭兒少心聲」進行調查,發現有近7成孩子得知父母離婚後最擔心「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其次約有6成孩子擔心「怕變成沒有爸爸或媽媽的小孩」及「害怕見不到爸爸媽媽或是其他手足親友」,另外有近4成5的孩子希望爸媽分開後也要和平相處,其次則為多陪陪我以及關心我的感覺與心情。

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離婚堪稱人生壓力的前三名,對大人來說已經是很大的壓力,若要求大人放下傷痛與情緒去關懷孩子更難上加難。根據兒盟協助的經驗來看,孩子最害怕的就是會失去父母其中一方,「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父母」,第二則是焦慮接下來會遇到什麼事?爸媽還會愛我嗎?會不會與兄弟姐妹分開?

先進國家規定須先交子女照顧計畫書,才能進行離婚程序

現今社會對父母離婚已有相當程度的理解,不過卻忽略也必須要有相關配套,來保障兒童在父母離婚時,也被妥善照顧。白麗芳說,不少先進國家都有針對離婚程序規定,若離婚時有未成年子女,必須先交出一份子女照顧計畫書,把子女安頓好後,才能進行離婚程序,「而不是離婚後才爭來爭去,讓孩子被迫當夾心餅乾」。

離婚後孩子的監護權及探視權常常是雙方爭議的原因之一(圖/financialgazette)
離婚後孩子的監護權及探視權常常是雙方爭議的原因之一。(圖financialgazette)

基於保障兒童人權,鄰近的香港、新加坡均有此制度。白麗芳表示,香港、新加坡皆規定父母離婚時需先擬定「子女照顧計畫」,內容包含子女居住、就學、經濟協助等相關事項。另外在澳洲,父母若要離婚則是必須先透過政府、民間團體或法院協助,擬定完整的親職照顧計畫,確認父母雙方分開之後,孩子能得到最好的照顧。

反觀台灣卻完全沒有任何規範,父母離婚後,若雙方為了探視孩子問題喬不攏,下一步就是上法院爭奪監護權。雖然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但父母對簿公堂後,不少家事法院法官仍然必須介入家務事,更看盡不少孩子在父母法律攻防下,不僅眼睜睜看著父母爭執,更必須出庭被迫說出到底想跟爸爸還是媽媽?內心受傷最深的永遠是孩子。

減少訴訟   社家署推家事商談去年談成2100件   

今(2022)年1月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朱政坤審理一件空姐與丈夫的離婚案,最後將8歲孩子監護權判給媽媽,但在判決書上罕見附記一段白話信給孩子,指「在爸爸媽媽的吵架裡面,你真的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請你一定要相信的是,愛你的爸爸媽媽,他們都是最棒的」等,鼓勵孩子在歷經父母離婚後,仍然必須保持正向心情,心情不要受父母所影響。

而從王力宏的案件來看,王力宏與李靚蕾對於孩子探視問題沒有共識,經紀公司曾發出律師聲明,「建議王力宏在沒有其他成人陪同下,不可和李靚蕾獨處」。一名兒少輔導員認為,律師的職責是維護當事人權益,但父母離婚後包括寒暑假怎麼過?生日怎麼過?對孩子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事,透過律師的協助反而少了溫度,讓孩子想見父母的心落空。

目前衛福部社家署於2020年在部分縣市推動「家事商談服務」,幫助有意或已經離婚的夫妻,藉由專業中立人員協助雙方針對子女日後生活、探視、教養、居住及財務等問題進行各項安排。而國民黨立委蔣萬安等人也提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修正草案,為了維護兒童權益,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應提供家事商談服務,並協助有未成年子女照顧需求之離婚父母擬定未成年子女照顧計畫。

衛福部社家署長簡慧娟表示,2019年商談成功案件約1400件、2020年案件約1600件、2021年約2100件,家事商談機制可以成功減少司法訴訟,未來還會陸續加強推廣,協助有意或已經離婚夫妻可以給未成年子女更妥善的照顧,至於是否將家事商談服務納入《兒少法》裡,社家署還必須再研究。

兒盟1年接1800多件諮詢案  僅200多件願坐下來談

李惠娟說,兒福聯盟去年一整年接獲諮詢的案量約有1800多件,其中有200多件父母雙方願意坐下來一起討論子女照顧計畫,不過多數案件都是來諮詢,有一方有意願訂定計畫,但另一方無意願,可見還需要多宣導,讓更多人知道此事的重要性。

離婚的過程常讓孩子深受負面影響。(Hutomo Abrianto@Unsplash)
離婚的過程常讓孩子深受負面影響。(Hutomo Abrianto@Unsplash)

而針對不同的年齡層,子女照顧計畫的重點也有所不同。李惠娟建議,0到3歲孩子不宜離開主要照顧者太久,探視方宜規畫短時間、頻率高為原則,且不建議帶孩子回家過夜;而3到6歲孩子進入幼兒園時期,探視方與孩子陪伴時間可以拉長,但不宜把孩子的生活作息打亂,或是一人一周輪替陪寫功課,恐會干擾孩子學習。至於青少年時期的孩子,已有自己的意見,大人必須多傾聽孩子的聲音,也必須尊重這時期的孩子周末或假日會與同儕有較多的活動。

隨著離婚率逐漸攀升,現代社會也愈來愈多人對離婚有一定的理解,若能立法正視孩子該擁有的權利、減少司法訴訟,將能減少孩子歷經父母離婚所遭受的衝擊。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