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長期保持戰略赤字的超級大國,終將自討苦吃」學者質疑美國實力不足,「戰略過度擴張」恐陷多線作戰困境

美國總統拜登。(美聯社)

2020年3月,拜登曾以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的身份投書《外交事務》雜誌,大談「為什麼美國必須再次領導世界」(Why America Must Lead Again)。他批評當時的總統川普拋棄盟友、白白浪費應對國安挑戰的重要籌碼,更不分敵友地發動了傷害美國中產階級的貿易戰,也讓美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不斷下降。因此下一任美國總統勢必要收拾川普留下的爛攤子,重振美國所領導的民主與同盟,美國將會再次領導世界、重現二戰勝利與扯下鐵幕的榮光。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也都很熟悉了。

川普拋棄了「優雅認輸」的美國大選傳統,竟在投票日隔天凌晨就逕自宣告勝選、要求各地停止計票。在川普陣營敗象日益明朗後,他在更以總統之尊在白宮指控各州計入「非法選票」、才讓「民主黨人偷走了我的勝利」,引發支持者上街抗議。去年1月6日國會認證大選結果當天,川普竟公開煽動川粉攻擊國會山莊。這次荒腔走板的「類政變」當然沒有成功,國會至今仍在調查川普與攻擊事件之間的關聯,拜登則在去年1月20日正式宣誓就職美國總統。

2021年1月20日,美國第46位總統拜登與第49位副總統賀錦麗就職大典,拜登宣誓就職(AP)
2021年1月20日,美國第46位總統拜登與第49位副總統賀錦麗就職大典,拜登宣誓就職(AP)

集各種非典型於一身的「川普時代」雖然魔幻,但應該沒人想到最後竟以如此不堪的方式謝幕。年屆八旬的拜登則是終於入主白宮,得以實現他「讓美國再次領導世界」的遠大理想。如今「拜登時代」上路已然屆滿一年,但美軍撤離阿富汗的糟糕過程震驚世界,東亞的台灣與東歐的烏克蘭更雙雙面臨侵略威脅。雖然拜登確實積極與盟友共同協防,許多專家仍擔憂美國有沒有辦法「同時應付兩場惡戰」,拜登的外交手腕能否及時拆掉開戰引信?

無論美國對於中俄兩強是戰是和、最終誰勝誰負,拜登究竟該如何應對當前局勢,將中國視為「唯一戰略競爭者」的做法又是否正確,確實是美國對外戰略的核心問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級國際研究學院教授哈爾·布蘭茲(Hal Brands)認為,美國雖然仍是「超級大國」(Superpower),但其對外戰略顯然已經「過度擴張」(overstretched),對於當前局勢才會應付的如此辛苦。

2011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AP)
2011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AP)

布蘭茲在《外交事務》撰文分析,拜登上任後將中國視為「唯一能夠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競爭對手」,並且希望緩和其他次要區域的緊張局勢。拜登的想法相當清楚易懂:不要讓次要威脅分散了對真正重要挑戰的注意力。在此理念之下,拜登與普京去年6月在日內瓦舉行「拜普會」,希望雙方能建立「穩定與可預測的關係」;美國也試圖跟伊朗回到2015年核協議的路線,希望降低中東發生衝突的風險;拜登堅持撤軍阿富汗,為的也是重新安排美軍在印太地區的資源配置。美國去年7月甚至放棄了反對「北溪二號(Nord Stream 2)天然氣管」的立場,就是希望德國能更配合美國抗中。

拜登確實在上任第一年就拉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與七大工業國集團(G7)轉而關注北京的擴張威脅,並且拉攏澳洲與英國組成AUKUS三國同盟對抗中國。問題是,「中國以外的次要威脅」真的迎刃而解了嗎?布蘭茲認為,除了阿富汗撤軍帶來的戰略與人道危機,恐怕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繼續糾纏美國,衣索比亞的殘酷內戰也讓這個非洲大國陷入動盪。最糟糕的就是美國與俄國以及伊朗的關係,未如預期般變得緩和—伊朗看來更積極發展核武,俄國則在邊境部署大軍,擺出隨時準備動手的態勢。

2022年1月,俄羅斯戰車在鄰近烏克蘭地區進行演習(AP)
2022年1月,俄羅斯戰車在鄰近烏克蘭地區進行演習(AP)

布蘭茲指出,拜登2022年除了要應付印太地區的緊張局勢,歐洲與中東的安全危機完全沒有解除。這引出了一個美國戰略的深層問題:由於現有的強制手段不足以應付眼前的敵人,對外戰略的過度擴張(strategic overstretch),已造成國防戰略與外交政策的嚴重失衡。布蘭茲指出:「從長期而言,一個超級大國要是不能按照自己的能力履行自己的承諾,可能會付出更大的代價。」問題是美國所謂「同時應付兩場戰爭」,主要是對付擁有二流軍事實力的流氓國家,但如今美國的威脅卻主要來自棋逢敵手的中國與俄羅斯。

布蘭茲認為,中國與俄羅斯除了擁有世界級的常規軍力,兩國也都擁有各自的地緣政治優勢。北京與莫斯科若是分別對台灣與波羅的海地區動手,美軍能否擊退這兩個強敵可說勝負難料。但相對清楚的是,即便華府想個別擊敗中國或俄羅斯,也勢必得動用絕大多數的美軍方有機會獲勝。這麼一來,美軍能夠「同時應付兩場戰爭」的預設也就難以成立。

2021年11月,人造衛星揭露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新疆沙漠設置模擬美軍航母的「靶艦」(AP)
2021年11月,人造衛星揭露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新疆沙漠設置模擬美軍航母的「靶艦」(AP)

其實川普政府幾年前就認識到全球局勢有變,宣布「(打贏)兩場戰爭」的標準已是過去式,美軍如今追求的是在一場重大戰爭中「擊敗」強敵,並能在其他戰場「阻止」敵人侵略。這個新的說法曾遭到包括拜登政府現任官員在內質疑過於模糊,因為「要是無法擊敗敵人,又要如何阻止侵略」?不過布蘭茲說,承認美國「只能打贏一場大戰」仍是好事,因爲這可以激勵五角大廈找出具有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不過這也是拜登政府降低對其他區域的注意力、鼓勵盟友承擔更多防衛責任,並且把焦點盡量只放在中國身上的主要原因。

布蘭茲強調,中國對台灣、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野心,確實讓美國陷入兩線作戰的風險與困境。無論輸掉哪一場戰爭,都會讓美國所領導的國際秩序遭受致命打擊。若要避免過度擴張,勢必會影響美國對次要敵人的戰略選擇:包括對俄羅斯進犯東歐如何劃定紅線,是否採取軍事動作阻止伊朗成為一個核武國家。美國越是將中國擺在國防戰略的核心,對於其他戰場就越會產生制約作用。當一個美國總統越清楚他要以舉國之力應付與中國的可能戰事時,他就會盡量不要對伊朗或俄羅斯動武,以免美國在印太爆發衝突時陷入困境。

不過布蘭茲也提醒,美國光是對其他地緣衝突收手,並不見得就能解決問題。因為次要威脅處理不當,最終也有可能造成主要問題的崩盤。譬如因為想要在中東節省開支,美軍十年前也嘗試撤出伊拉克,結果「伊斯蘭國」的崛起迫使華盛頓再次介入中東事務,甚至投注了更多資源與注意力才擺平衝突。說到頭來,當美國的對外政策頑固地堅持管遍全球,又沒有足夠資源投放在所有區域,「一個長期保持戰略赤字的超級大國終究會自討苦吃」。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