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被忽略兒少2》沒處去只好上網 兒少網安漏洞至今無人補

疫情期間學生透過網路學習上課,接觸網路的時間大大地增長。(曾廣儀攝)

疫情下兒童、青少年窩在家,哪裡也去不成,只好黏在網路上交朋友、打電動,甚至不停上臉書、IG追蹤網紅或朋友動態,但網路至今無主管機關,兒童網路安全誰來負責?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緊張了兩年多,不少青少年正值青春年華之際卻老是窩在家,家裡空間小無處去,只好上網解悶。根據兒童福利聯盟去年(2021)6月調查,兒少每周平均上網使用時間為42.7小時,比前年(2020)5月調查的27.2小時增加快一倍,但網路霸凌、網路性剝削等現象層出不窮,兒童網路安全至今沒有主管機關,即將上路的數位發展部也尚無將兒童網路安全納入責任範圍,兒童網路安全仍然是三不管地帶,家長到底該怎麼辦?

疫情下兒少上網時間成長一倍多

「現在有很多加害人利用應徵模特兒、新娘秘書要試鏡等理由,引誘孩子提供照片,先要求孩子傳一張穿著校服的照片,讓孩子不疑有他,再逐漸要孩子換穿小可愛,一點一點引誘她們寬衣解帶,拿到私密照之後,就消失在網路上!」數位女力聯盟(WIDI)秘書長張凱強最近觀察網路色情暴力,發現疫情下愈來愈多兒童、青少年上網,但他們缺乏大人引導、風險意識不足,常常就此落入暴力陷阱,知道遇害後也選擇吞忍,深怕家長知道。

在疫情下兒童、青少年不時會突然得居家上網上課,假日因為疫情緊張不能出去玩,也只好上網找樂趣,世界各國都發現疫情下的孩子上網時數大增。根據兒福聯盟2021年6月進行網路問卷調查發現,兒少平均每周網路的使用時間為42.7小時,相較於2020年5月調查時的27.2小時以及2014年的12.9小時,兒少上網時間明顯高出許多。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不過現在疫情逐漸解封,孩子們假日外出遊玩比例變高,但上網時數仍然比過去都高。兒盟中區社工處副主任許慶玲觀察到,雖然疫情逐漸解封,但是兒童還繼續維持疫情時的上網習慣,在線上玩遊戲時間變長,遇到陌生網友機會變大,甚至在網路上遇到投資詐騙、騙私密照等機率增加,這些都需要家長持續注意。

孩子長時間黏在網路上開始沉迷遊戲,令家長一個頭兩個大。不少家長原本並未讓孩子使用3C或上網,但去年三級警戒期間在家上課,不得不讓孩子使用電腦、手機,結果就「回不去了」。

怕沒人按讚,不少孩子出現網路焦慮症

一名北部林姓家長分享,「疫情時因為無處可去,開放讓孩子上網玩遊戲解解悶,結果現在已經戒不掉,孩子已經有迷上的手遊,也會持續想破關。」不過另一名黃姓家長稱,因為疫情的關係,與孩子一起打《傳說對決》,增加親子共同活動,但有家長的陪伴,反而可以掌握孩子打遊戲狀況,進而限制孩子上網時數。

手遊 遊戲 手機(圖/取自Unsplash)
疫情讓兒少無處可去,不少人都沉迷於遊戲之中。(資料照,取自Unsplash)

而不少孩子也跟大人一樣會掛在網路上,追蹤朋友、網紅的臉書、IG,不知不覺就沉浸在網路世界裡,甚至出現網路焦慮症。

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理事長陳質采說,有發現兒童上社群的時間,女生比男生多,確實有青少年在網路上很在意別人看法,會發出「寫信給他都不回」「去粉絲頁留言都沒人回應」「沒人按讚」等困擾,家長要了解孩子喜歡上社群的背後需求,帶領孩子發展其他活動,轉移重心,而不是一昧禁止。

許慶玲說,現在很多兒童運用網路能力還在發展中,有下載一些免費錄音軟體、付費網站、遊戲軟體等,往往第一個月免費,第二個月會自動續約,結果孩子不知道第二個月要去上網取消,就一直被扣款,家長也應該要多關注。

網路原住民世代,辦多個帳號不讓家人追蹤

而網路上有許多成人網站雖然標示未滿18歲不許進入,不過網路上身分驗證機制不完全,破解後就可以進入。許慶玲說,有些交友軟體寫著要滿18歲才能進入,但有些孩子未成年,會編出生年月日或給假資料,在成人的世界裡交朋友,互動聊天時再承認自己是未成年,一不小心就被有心人士誘騙出來玩,甚至交出自己私密照。

「是不是上網很久、是不是在亂花錢?!」家長經常一看到孩子在上網就立刻勃然大怒,甚至有些家長會說「我的小孩這麼乖,怎麼會上網交網友」,殊不知現在為網路蓬勃發展時代,又遇到疫情,網路已是孩子社交的重要管道之一。

兒盟政策主任李宏文說,現在的青少年世代是網路原住民,兒盟曾調查現在兒童手上的「大帳、小號(社群網路帳號)」平均有3.7個,許多帳號都不想被家人知道。家長也要認知現在是數位時代,無法一昧禁止孩子上網,反而必須平靜下來了解他們上網內容、習慣,進而教導他們如何在網路上自我保護、辨認網路風險,而不是遇到問題,才來後悔莫及。

兒少網安至今仍無相關主管機關管控

家長本身忽視網路安全教育,政府也未積極納管,導致兒少網安問題日益嚴重,李宏文表示,2020年兒少性剝削約有1600多件,2020又比2016年增加快4成,而去年疫情年光是上半年就有900多件,而且數位性暴力比例佔大宗,可見兒少網安問題非常嚴重。

20220213-SMG0034-N01-唐筱恬_03_兒少性剝削通報件數與案件類型
 

不過兒少網路安全至今仍然沒有相關主管機關管控,李宏文說,英國政府在2008年成立英國網路安全委員會(UKCIS),為公部門、執法電信警察、企業網路平台業者、兒少團體等共同組成,一起來把關兒少網路安全,還製作手冊教導家長如何設定電腦封鎖孩子不該看的網站,遇到網路霸凌、數位性暴力等該如何因應等,但台灣網路覆蓋率高,卻完全無主管機關管理,「多年來都是消失的政府!」

目前《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通訊傳播主管機關主管「兒童及少年通訊傳播視聽權益」的維護、內容分級等相關事宜,因此NCC有制定網路分級制度、申訴機制等事項,並委託民間機構「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來執行。但網路身分認證、移除私密照片等機制仍然付之闕如,未有主管機關管控。

20210719-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柯承惠攝)
NCC有制定網路分級制度、申訴機制等事項,並委託民間機構「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來執行。(資料照,柯承惠攝)

反觀日本10年前就對兒童上網採取實名制,台灣網安至今仍處於平台業者自律階段。李宏文說,現在的孩子平均10歲就擁有第一隻智慧手機,而且多是拿父母舊手機繼續使用,但日本對兒童持有手機都有相關規定,除了未成年辦手機需要監護人同意外,更從電信商源頭就把不得讓兒童觀看的網路、影片封鎖住,從源頭過濾掉不適合的內容。

《數位發展部組織法》裡沒提到兒少安全監理

NCC去年為配合數位部成立修改組織法,相關修正草案還在立法院審議,未來網路安全由誰來管?目前仍然是各界一大問號。對此,NCC副主委翁柏宗表示,立法院交通委員會審查時,有將網際網路治理事項納入NCC主掌範圍,不過後來國民黨有意見提出覆議,草案還在立法院中。未來NCC尊重立法院最後意見,若網路治理確定NCC為主管,就會將兒少網路安全納入管理責任範圍。

目前NCC是否將兒少網路安全納管,仍然是未知數,而預計在今年(2022)6月掛牌的數位發展部,也未論及兒童網路安全,李宏文提醒,《數位發展部組織法》裡通篇沒有提到兒少安全監理,未來到底是由NCC下設單位管理,還是數位部要管?「希望政府給個說法!別讓孩子持續暴露於網路風險之中。」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

2 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