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管申請關門後,3.3萬家違章工廠轉型 這次是不是玩真的?

列為「優先查處」的未登記工廠在彰化有558家,為全台各縣市最多。圖為彰化鹿港新增建農地違章工廠空拍。(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違章工廠申請納管的最後登記在今年3月21日關上大門,按照政府規畫的劇本,約2000家沒有申請登記的違章工廠,將會從4月底陸續面臨斷水斷電退場的命運,有申請納管的3.3萬家,則將從此踏上積極轉型,走低污染、節能、減碳的正向道路。但由於政府過往執法不力且一再開後門的黑歷史,讓部分業者與民間團體,竟同時抱著觀望態度,質疑這次到底是不是玩真的。

違章工廠納管政策目的在終結1970年代「客廳即工廠」政策以來,加速製造業發展,卻帶來的慘痛代價:農地違章工廠不僅污染農地,多次發生惡火造成勞工傷亡,更在環保、減碳、能源政策中成為龐大黑數,擾亂了政策的規畫與落實。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在3月21日申請納管的大限之後,經濟部3月31日公布,申請登記者有3.3萬家,而未申請登記者約2000家。關門後可能首波遭斷水斷電的,應是列為「優先查處」的未登記工廠共有1667家,將是縣市政府在4月底優先展開查處程序的對象。

1667家未登記工廠4月底優先斷水斷電

這份名單是經濟部在關門前,與環保署、勞動部、消防署合作列出3年內曾有違規紀錄,有污染、勞安、公安風險之虞者,其中彰化縣558家、新北市375家、台南市244家、台中市165家、桃園市153家為大宗。經濟部中部辦公室主任郭坤明解釋,這1667家雖非等同未申請登記的2000家,但可能有部分重疊。

20220331-SMG0035-新新聞-賴品瑀_B各縣市政府4月底優先斷水斷電的違章工廠家數
 

2000年制定的《工廠管理輔導法》,目的在輔導低污染的農地工廠納入管理,以符合環境保護及公共安全等規範;立法後即開始要求農地違章工廠申請換發工廠登記證,卻不見業者響應。2010年修法訂出2017年6月2日的期限,要求2008年3月14日前設立的違章工廠申請補辦「臨時工廠登記」,仍不得回音;2014年又修法再延長3年輔導期,換來的卻是違章工廠繼續蓬勃增長。

因此2019年6月27日再度修法,以「全面納管、就地輔導」原則,改成2016年5月20日設立的的低污染、未登記工廠都能納入輔導之列,要求在2年內辦理「特定工廠登記」,在此之外的新增及既有未登記工廠將執行停止供電、供水與拆除。

20220331-SMG0035-新新聞-賴品瑀_A未登記工廠合法化時間序
 

趕在今年(2022)3月前申請登記的違章工廠,必須在3年內提出「工廠改善計畫書」,並在環保、消防、水利、建築安全、水保等各項改善計畫獲主管機關通過後,取得「特定工廠登記」,這必須在10年內完成。而「特定工廠登記」有效期限是20年,待完成土地變更後,就可正式成為一般工廠。

違章工廠登記納管大門已關,環團盼落實斷水斷電

行政院在登記關門前高呼「違法沒有水電、執法沒有隨便」,但民間仍一再呼籲政府要對未登記工廠落實「斷水斷電」,原因在於,「過去執法並沒有實際拆除過未登記工廠的實績,僅有少數新增工廠遭處理的紀錄。」長期追蹤農地工廠議題的環保團體地球公民基金會研究員蔡佳昇說。

從2020年到目前為止,新增未登記工廠曾遭勒令停工167家、停止供電供水有210家,政府雖不是沒有在動,但執行效率讓外界難以滿意。郭坤明解釋說,在關門前,由於分級尚未明確,對於「還有合法的可能」的農地工廠確實較難查處,因此之前兩年經濟部將《特定工廠登記辦法》、「未登記工廠停止供電供水作業程序」等法規陸續完善,關門後的未來兩年,就能開始全力處理未申請登記者的查處與已申請登記者的輔導。

環團提醒有中高污染工廠刻意勾選低污染

特定工廠登記的申請有3項先決條件,分別為2016年5月20日前已存在並持續營運、低污染行業與限制區域之外,中高污染者有轉型低污染、遷廠或關廠3條路可選。但在這一波搶申請中,已經陸續傳出中高污染刻意勾選低污染,企圖爭取多幾年的時間。長期運用政府公開資訊監督工業污染的環團綠色公民行動聯盟日前也提醒,至少曾有6家中高污染工廠假借低污染工廠名義申請納管成功。

綠盟研究員陳震遠表示,他們從已納管的臨登工廠中,交叉比對環保署所公開的稽查紀錄、排放物許可等資料所得,曾提報了疑似中高污359家,經地方政府稽查後確認了6家。其中1家曾在去年(2021)1月因排放超標廢水遭裁罰,裁罰事由更明確寫出其為從事中高污染製程的金屬表面處理業,另有3家更是在環保署公開的排放許可資料中,就已經登載有「脫脂」、「酸洗」等中高污染製程。

未登記工廠分類管理路徑。(取自經濟部簡報)
未登記工廠分類管理路徑。(取自經濟部簡報)

陳震遠指出,經濟部對於民間團體的協助表示歡迎,承諾報過去的都會好好查,但這些資料都在政府手上,公開上網以後可能是PDF等不便外界使用的形式,比起等待民間費心協助整理,應該是經濟部攜手相關部會,包括環保署上述資訊、財政部稅籍資料等,自己作好資料的勾稽,在審查的過程中就及早揪出不符合資格的中高污染工廠。

目前除書面審查業者送去的資料外,唯一的把關只有在發出特登前由地方政府跨局處前往現勘一次,民間當然會憂心把關不夠落實,無法掌握工廠內實際狀況。因此綠盟建議,業者繳交的輔導金前期應投注在各縣市政府的審核與稽查人力,中央部會也應運用資料,精準找出疑似案例,才能儘快揪出不符資格者。

郭坤明則表示,各地方政府現在有法源依據,更有穩定經費,納管輔導金與營運管理金每年高達2.4億元,全數由各縣市政府專案使用,例如台中市6億元、彰化縣5.5億元、高雄市2.8億元等;將從增聘人力、成立輔導團等展開管理與輔導,按1年後提出改善計畫書及後續的期程進行。

污染「情節重大」、「勒令歇業」才退場,門檻過高難保農地

完成「工廠改善計畫書」的審查取得「特定工廠登記」的工廠,便是進入輔導為一般工廠的程序,然而當中做得不夠好的要怎麼退場?根據《工輔法》第25條,要廢止工廠設立許可或登記,必須違反環保法規達「情節重大」或遭「勒令歇業」,這讓環保團體岀身的立委洪申翰直言,這樣的退場機制門檻過高,施行幾年之後需要好好檢視是否需要修法。

洪申翰指出,過往幾乎不見污染工廠遭裁處「勒令歇業」,這麼高的天花板形同虛設,「特定工廠已經位在環境敏感區域的農地上,卻使用了等同一般工廠的退場機制,恐怕失去管理與嚇阻的功能。」經濟部對於惡意污染或排放應有相應的嚴格規範,才能讓其他守法的工廠願意更積極的做好改善。

陳震遠則建議加入累犯機制,並減少舉證完整度及關說文化等人為干擾;經濟部應盡速邀集農委會、環保署,針對農地可承受的風險及實際裁處情況,制定合理且有效遏阻污染的退場機制。

台中烏日新增建農地工廠空拍。(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台中市有6億元納管輔導金與營運管理金,可用於管理違章工廠。圖為台中烏日新建農地工廠。(地球公民基金會提供)

另外,蔡佳昇以2017年彰化縣曾自行提出「五不一絕對」對抗中央要求拆除農地違章工廠的過往為例,建議把公民訴訟納入《工輔法》,而不是要等污染已造成才能用其他污染相關法規去進行訴訟;再者,中央政府也應該積極以代行或駁回等行動來面對地方政府的行政怠惰,甚至依法祭出對該縣市整體工業補助經費的減撥等手段,才能向社會宣示這次是玩真的。

走出黑數,面對全球供應鏈減碳需求考驗

全球產業鏈面臨積極減碳行動,正是政府必須積極處理農地工廠,輔導轉型走出黑數的主因。3月30日行政院甫跨部會提出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將以9000億元預算執行12項關鍵策略,可說是未曾有過的氣候投資,其中製造部門面臨製程改善、能源轉換與循環經濟3面向的各種挑戰。

然回到農地工廠,目前《工輔法》的設計卻是完成納管的特定工廠即可申請水電,但目前並無對個別與總數設下限制,形同要多少都會給;由於過往用水用電散在農地、民生的名目,總數到底是多少?環團與記者向台電索資皆得到「無此統計」的回音,也因此遭質疑是否成為能源供需與減碳上的黑洞?

高雄彌陀農地違章工廠依舊搶建中,甚至掛上紅布條。(農地違章工廠回報系統提供)
高雄彌陀農地違章工廠依舊搶建中,甚至掛上紅布條。違章工廠往往成為能源供需與減碳上的管理黑洞。(農地違章工廠回報系統提供)

洪申翰認為,既然說是既有且持續營運的工廠才能納管,那麼他們的能資源需求應不至於納管後暴增。陳震遠說,盼藉著這波納管做好所有中小企業的碳盤查,這樣提出的減碳政策才會有效果,過去也許用電還能在掌握之中,但鍋爐部分也許遺漏就會較多,綠盟協助揪出的中高污工廠中,就有擁有金屬冶煉爐的漏網之魚。

全球減碳壓力無處逃,治好拖延症是唯一解方

台灣環境規畫協會理事長趙家緯建議,應比照台商回台投資優惠所增設的減碳條款來引導業者,盼業者繳納的輔導金,在落實稽查告一段落後,後10年用在輔導業者確實做好節能、減碳等轉型。這不只是特登工廠在配合政府淨零碳排政策目標,在業者自身的發展,也會遇上供應鏈與綠色金融機制的減碳要求,尤其涉及金屬、汽車、電子相關的產業;再者,越來越多銀行在提供融資時也會稽查減碳計畫與績效,「要走向有能力與一般工廠競爭,特定工廠就得加快這些改善。」

過去的改革計畫,在一次次選舉前退縮,違章工廠業主在經濟部的粉飾太平與地方政府的行政怠惰中,以百萬員工的溫飽為名僥倖逃避,如今申請登記關門後,等同宣告農地污染開始止血、農地工廠也須改善污染與能源使用。從此沒有申請登記的理應退場,申請登記的也要在20年內逐步改善轉型,政府必須拿出決心落實政策,不要再犯拖延症。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