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說台灣沒有迫遷,是對國際人權委員說謊

兩公約委員三度來台審查,內政部說台灣沒有迫遷,迫遷居民則來到凱道見證台灣正在經歷大規模迫遷。(圖/台灣土地正義行動聯盟提供)

2009年我國將《兩公約》入法,國際委員月初來台第三度審查,其中在居住權這項,內政部次長邱昌嶽說:「迫遷、強制驅離,行政部門從來沒用過。」之後這句話被多位迫遷戶當眾指說謊。最後委員只能以「政府跟民間提供的強迫驅逐資訊相互矛盾」作結,而這也是自2009年以來最倒退的審查結論,原因就出在官方刻意淡化台灣的迫遷現況。

兩公約是1976年聯合國為落實《世界人權宣言》所實施的《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我國將兩公約入法後,要提出人權報告、並邀請國際委員審查,今年是第三次。

2017年委員關切台灣嚴重的迫遷

在諸多審查項目中,「住房與土地權」是最受關注的一項,誠如條文所指:「安全、健康、可負擔和可獲得的住房,是適當生活水準權的核心。」也可以這麼說,住房及土地權,是所有人權議題的核心,如果被剝奪,其他人權也會崩毀。也因此委員特別關注政府是否以土地徵收、市地重劃、區段徵收、都市更新等制度性手段剝奪人民的住房權。

2017年1月第二次審查時,委員對此做出嚴厲的結論包括:「土地徵收、市地重劃、都市更新及其他政策,正導致全國各地住房與土地權侵害。」委員同時關切引發強制驅離的自辦市地重劃、區段徵收。並建議所有形式的迫遷應宣布暫時中止,直到修法符合國際人權義務。

「迫遷」顧名思義就是政府以公權力,強迫人民遷離屬於自己的土地及住屋,即便政府提供「安置住宅」,也不能合理化徵收,因為沒有徵收就不必安置。何況這也不能稱為安置宅,實質上是政府蓋了另一個出售住宅,撥一部份給你購買,但房價高漲,許多人根本無力貸款。

「公共利益」已被濫用

支持政府迫遷的理由是所謂「公共利益」,這在相關法規中都看得到,但公共利益是一個模糊的名詞,甚至已被濫用。創造政府財政收入是不是公共利益?開發工業區促進就業是不是公共利益?拓寬道路是不是公共利益?把整片地區圈起來重劃、區段徵收,然後賣給財團蓋住宅是不是公共利益?這些只要進一步討論都未必經得起檢視。

即便在強制剝奪人民住房前,需要經過都市計畫、土地徵收等多項審查,也都明訂要審查徵收的必要性,甚至還有協議價購、徵收前的公聽會等等看似給人民表達意見的設計。但從許多案例過程發現,那就只是文字上的「程序」而已,實務上人民的意見很少被認真對待。

內政部常次邱昌嶽,出席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邀跨部會首長就如何改善警消人員各項權益進行專題報告並備質詢。(陳明仁攝)
內政部常次邱昌嶽,聲稱台灣沒有迫遷,沒有強制驅離,不符合事實。(陳明仁攝)

這次審查中邱昌嶽會說台灣沒有迫遷,就是他認為法律該修的都修了,已保障人民權益,他甚至以道路開發為例:「如果上面有建築物,有人,能避開的一定盡量避開。」但他在說這句話時可能沒發現,現場就有台南鐵路東移、屏鐵高架化這兩個案例的受害者在場,而他們遭遇的,就是路毫無轉圜地輾過家門口,即使政府有其他不必這麼做的選擇。

警力驅離已成常態

當委員問:「人民覺得房子被非法剝奪而拒絕離開時,會發生什麼事?」邱昌嶽原本還說會盡量溝通。當委員再問一次後,他只好承認「可能會採取一些警察權的動作,這是無可避免的。」而所謂「警察權的動作」,是警察在半夜封路後包圍住戶,以警力清空人之後,接著強制拆除。

而國際審查委員無法從兩造說法辨別誰是誰非,於是做出「資訊相互矛盾」的結論,並建議國家人權委員會深入調查。

台南鐵路東移被強拆的住戶陳致曉回應:「台灣的土地掠奪並不是一個城市一個城市的個案,是中央政府大規模有系統的掠奪,剛委員建議我們去找國家人權委員會,我覺得非常荒謬,因為監察院長、副總統在縣市長任內就是在做土地掠奪的事。台灣根本就不是一個民主人權的國家。」

政大地政系教授徐世榮在之後跟迫遷戶到凱道抗議時提到一件事,2017年1月第二次國際委員審查後,蔡總統在餞行宴會上向委員承諾:「你們的結論跟建議一定是我未來執政的人權地板、不是天花板。」

而徐世榮問了一個很多人都想問的問題:「台灣有人權地板嗎?認同本土愛台灣的政府,會把他們從自己的土地跟家園連根拔除嗎?」

*作者為獨立記者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