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抽絲剝繭找出美國於1950年代在台部署核武證據

蔣介石(左)熱烈招待艾森豪(右)來台,艾森豪是唯一一位在總統任內來到台灣的美國總統。(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近日美國對台軍售方針是否改變,成為熱議話題,事實上自從中國赤化後,美軍一直對於台灣的防衛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腳色,這點在1979年美國改承認北京的共產黨政權擁有中國合法管轄權之後,仍然沒有改變。而在美國前總統川普任內(Donald Trump),更與台灣的蔡英文政府合作,啟動多起對台軍售案。

1950年代敗退來台的蔣介石政權與北京共黨政權,在台灣海峽發生了兩波激烈的軍事衝突,尤其是1958年在金門爆發的八二三砲戰,更讓當時執政的艾森豪政府提供台灣威力強大的8吋砲,當時只有這種榴彈砲可以發射核彈,也讓人懷疑當時美軍在台是否曾提供國軍核彈武器。

這篇刊登於1999年5月20日出版637期《新新聞》的文章,作者抽絲剝繭的尋找美軍在1950年代台海動盪時,曾提供台灣核彈武器的各種蛛絲馬跡。根據《季辛吉談話錄──與北京及莫斯科的最機密對話》一書,紀載了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於於1973年11月10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和中共高層的對話中,提到美國會自台灣撤走核武,可能也是美軍曾在台灣部署核武的一個證據。

不管是核武部署還是各項軍購,美國對於台灣的建軍方向一直有舉足輕重的話語權和主導權,是可以確定的。(新新聞編輯部)

美國是否於1950、60年代台海危機迭現期間在台灣本島甚或金門部署核彈,數十年來一直引起關注台灣安全和兩岸關係的「同好」的強烈興趣。事實上,美國曾在台灣本島部署戰術性核武早已是公開的秘密,1950年代台海危機時期的《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以及美國和兩岸學者所作的研究,均已指出1950年代中期駐防台灣本島的美軍已開始配備核子武器。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華府非營利的民間機構「國家安全檔案館」分析員兼該館「核子文件登錄中心」主任威廉.布爾(William Burr),依據〈資訊流通法案〉(FOIA)和多年鍥而不捨地追蹤,不久前出版了《季辛吉談話錄──與北京及莫斯科的最機密對話》,其中刊載了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和國務院計劃與協調局局長溫斯頓.羅德(Winston Lord)於1973年11月10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和周恩來、葉劍英、喬冠華的對話,季辛吉向中共說明美國打算自台灣撤走核武以及包括U2高空偵察機在內的其他兵力。季辛吉在回憶錄中(包括新近出版的第三冊)皆未提及有關自台撤走核武的承諾,然而1973年11月10日的對話乃是美軍確曾在台部署核武的有力佐證。

始於1955年

1950年代台海兩次危機(1954年9月至1955年5月、1958年8月至10月)期間,美國總統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國務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和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雷德福(Arthur W. Radford)海軍上將(此公為美台外交史上最支持台灣、與蔣介石夫婦關係最密切的軍頭)等軍政大員,都曾一再以使用戰術性核子武器來威脅中共。

1973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和中國總理周恩來出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宴會。(AP)
1973年,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左)和中國總理周恩來(右)出席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宴會。(資料照,美聯社)

根據美國學者郝柏林(M.Halperin)、愛麗絲.蘭格利.謝(Alice Langley Hsieh)、波拉克(J. Poleack)、史托波(T. Stolepr)以及甘迺迪(JFK)及詹森(Lyndon B. Johnson)時代的國家安全顧問麥克喬治.彭岱(McGeorge Bundy)等人的研究和其他資料顯示,美國決定在台部署核武始於1955年。其中第一個跡象是在台中公館興建遠東規模最大的空軍基地,以供可攜帶核彈的B52同溫層重轟炸機使用。

屠牛士飛彈部署台中

台灣國防部史政編譯局於1981年6月出版的《俞前部長大維勤政紀要》一書中,1955年3月15日記載:「(俞部長)10時,自松山機場起飛,赴公館基地視察,發現原日軍之舊機場情況頗差……。」同年7月6日記載:「10時半,抵公館機場,於空中視察擬議中之機場位置,並於降落後聽取李查遜上校報告基地建築計畫。」

20220218-杜勒斯(左3)訪華,預定進行互換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批准書事宜;外交部葉公超部長 (左2)、俞鴻鈞院長(左4)及國防部俞大維部長 (左6)親自迎接。(行政院史料網)
1950年代杜勒斯(左3)來到台灣,預定進行互換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批准書事宜;外交部葉公超部長 (左2)、俞鴻鈞院長(左4)及國防部俞大維部長 (左6)親自迎接。(取自行政院史料網)

1958年8月21日(即八二三砲戰前兩天),俞大維主持了公館機場跑道啟用典禮;9月24日,台灣媒體始正式發布「中美在台合作修建遠東最大空軍基地」的消息,這個基地即是清泉崗空軍基地(英文簡稱CCKAB)。報導又說:「美戰略空軍轟炸機由此出發,可襲擊大陸匪區及蘇俄腹地。」但公館機場修建費時,美國希望儘快在台灣部署核武,以嚇阻中共進犯台澎地區。當時,遠東地區的美國核武基地包括日本、南韓,琉球和菲律賓。因此,華府決定先行調派一支核子導彈部隊駐紮台灣,這就是第二個跡象。

中途發生反美示威

1957年5月7日(即八二三砲戰前一年),美台雙方宣布達成協議,屠牛士(又稱鬥牛士,Matador)戰術飛彈MGM-1將協防台灣。屠牛士飛彈可攜原子彈頭或傳統彈頭,是一種地對地的攻擊型飛彈。美國早已秘密自琉球啟運屠牛士飛彈來台,在兩國政府公開宣布屠牛士將協防台灣的第二天,飛彈即已運抵台南,開始積極部署。

諷剌的是,就在美國熱心協防台灣之際,1957年5月24日,台北發生台灣有史以來最激烈的反美大示威,這場空前大示威比最近中國大陸大學生抗議美國飛機轟炸北京駐南斯拉夫大使館的反美示威,更加激昂、更為暴力。

台北反美示威史稱「五二四事件」或「劉自然事件」,一位名叫劉自然的中國人常向美軍士官雷諾購買美軍福利社(P.X.)的用品,劉自然所買的大部分是醫藥用品。一天晚上,劉自然與駐台美軍陸軍上士羅伯特.雷諾(Robert G. Reynolds)為了付錢問題吵架,愈吵愈兇,雷諾竟以手槍打死劉自然,事後謊稱劉自然偷窺其妻洗澡。

其時美軍在台享有百分之百的治外法權,台灣法律管不到他們。美軍軍法庭於5月23日宣判雷諾無罪,消息傳出後,台北軍民大譁,劉自然遺孀貼大字報抗議。5月24日,成千上萬的民眾湧進美國駐台大使館和美國新聞處,搗毀內部設備與文件、焚燒美國國旗,民族情緒高漲無比,記者紛紛訪問劉自然遺孀。

據說蔣經國默許台北郊外駐軍和北投復興崗政工人員進城反美(但美方事後調査蔣經國未在幕後鼓動)。蔣介石其時在日月潭涵碧樓休息,聞訊又怒又氣,當晚民眾逐漸散去,大使館和美新處已成一片廢墟。據已故民社黨領袖蔣勻田說,五二四事件當夜,北京即對台廣播警告國府不得鎮壓反美人士,否則「解放」台灣後,將嚴厲對付反動分子。

由於台灣戰略地位太過重要,五二四事件並未影響到美台關係,台灣以道歉和賠償方式向美方謝罪了事。大敵當前,美台以合作反共為最優先。

五二四事件結束後不到5個月,美軍協防台灣司令竇亦樂海軍中將宣布,駐台美軍飛彈部隊業已完成作戰部署。質言之,如果美國未在台灣部署核彈,則沒有必要調派屠牛士飛彈部隊到台灣,因此,屠牛士飛彈駐台可視為台灣本島已配置核彈的證明。

8寸榴砲部署金門

《俞前部長大維勤政紀要》1958年5月2日記載:「上午8時50分乘機赴台南參觀屠牛士飛彈試射,總統及陳副總統亦應邀參加,余與陳副總統、葉部長及竇亦樂將軍同機前往。試射於11時50分開始……。」

中共認為在台海危機中,美國最具敵意的兩項行動即是興建清泉崗空軍基地,準備供B52同溫層重轟炸機使用,以及部署可摘帶戰術性核子彈頭的屠牛士飛彈。

美國在台部署核彈的第三個跡象是,華府最高當局同意台北的要求,在金門前線配置可以發射核彈的八吋口徑榴砲。甘迺迪和詹森時代越戰政策主導者之一的彭岱,返出政界後,先當福特基金會總裁,再任紐約大學(NYU)歷史系教授,為了「贖罪」(使美國陷入越戰泥淖),致力研究如何遏阻核戰,他在《危險與生存》一書中說,艾森豪批准可發射核彈的8吋榴砲運到了金門,在台海一帶集結的美國空軍與海軍都攜有核彈,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國府急需8吋榴砲,並非只因這種巨砲可發射核彈,更重要的是,8吋榴砲威力強大,發射傳統性砲彈即有「威震廈門」的震撼力。

金門獅山砲陣地的八吋砲(金門縣政府)
金門獅山砲陣地的8吋砲。(金門縣政府提供)

史政局於1996年12月出版的《俞大維先生年譜資料初編》第2冊(目前已出3冊)中,1958年9月12日記載:「(一)陪總統飛澎湖視察。(二)部長與(美軍協防司令)史慕德(Roland N. Smoot)中將會談摘要如下:總統親臨馬公,並與史慕德將軍及(七二機動部隊司令)布萊克貝將軍就運補作業予以商談,並達成下列3點協議……」,其中第1點即為「應盡全力制壓敵人砲火,以最高優先運送8吋榴砲。」同年10月11日,12門8吋榴砲運抵金門;同時,為加強台灣本島防空力量,地對空飛彈勝利女神飛彈營亦進駐台北郊外,美國並準備將勝利女神飛彈交國軍使用,納入國軍建制。

八二三砲戰中,差點動用核武

台海危機期間,美國以核武力量恫嚇中共的策略,在相當程度上達到了遏阻中共進犯金馬台澎的目的,但也強化了毛澤東決心發展核武的意志。包括彭岱在內的專家、學者認為,華府在台灣部署核武以及利用核武威脅中共,並不意謂美國真的會在台海動用核武,其主要目的乃在鎮懾中共。

進一步而言,美國本身對核武戰略亦常陷入「用與不用」的矛盾中,如在1958年八二三砲戰第3天,艾森豪即下令美國海軍準備保護國軍對金門的運補,如金門遭到嚴重威脅,即採必要措施,其中包括攻擊中共在沿海的空軍基地以及使用核武,但艾森豪命令不得讓國府知道美國可能會動用核武。

民國47年的八二三砲戰(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1958年的八二三砲戰,艾森豪即下令美國海軍準備保護國軍對金門的運補。(取自國防部發言人臉書)

其實,國府亦不希望美國使用核武,俞大維與史慕德於1958年9月26日的對話中,雙方即同意以消耗戰方式對中共進行空戰,而避免動用原子彈。處於「和戰兩難」矛盾中的美國,最後還是在華沙會談的談判桌上以對話代替對抗。

季辛吉於1973年11月10日親口向周恩來表示美國準備自台灣撤走核武和U2偵察機,以及蔣經國於1974年4月1日告訴參謀總長賴名湯,美國將撤走駐防台南的原子武器、F-4幽靈式戰機和U2偵察機,證明了美國確曾在冷戰時代於台灣部署核武的事實。

強化中共核武計畫

1964年10月16日,毛澤東的「夢想」終於實現,中共成功試爆第一顆原子彈。中共外長陳毅說:「寧可沒有褲子穿,也要有原子彈。」毛澤東很清楚,只要擁有核武,就不會被美蘇兩大超強所勒索。在冷戰時代,美國曾三度以核武威脅中共,第一次是在韓戰,第二次是在台海危機,第三次是中共加入「核子俱樂部」之後。

中共有了核武,甘迺迪和詹森曾試圖加以摧毀,蘇聯亦有此意圖。宋美齡於1965年10月31日在紐約接受NBC〈會晤媒體〉(Meet the Press)電視節目訪問時,呼籲美國炸毀中共的核武設施。蔣介石和蔣經國父子均有過發展核武的念頭,但在美國的壓力下不得不放棄。就台海的和平與台灣的安全而言,台灣未走向核武之島,顯然是明智之舉。

(本文原刊登於1999年5月20日出版的637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