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波蘭、多明尼加等國合作破案奏奇功 檢警調跨境打詐順便做「外交刺客」

檢警2021年11月跨海偵辦台灣電詐集團在印尼設置的機房,當地警方出動大批人員搜索機房並控制嫌犯,左三為我方員警。(刑事警察局提供)

 

國人受害最多的詐騙犯罪案件,最近行政院治安會報決定從「防詐騙、毀工具、擋金流、清集團」4 大策略下手,「清集團」中的查緝機房不只掃國內的,也要清國外的。行政院這次下令檢警調及移民署聯繫國外司法機關,既是司法警察與外國合作辦案,也扮演「刺客」利用司法拓展外交,一舉兩得。過去台灣曾與多明尼加、蒙特內哥羅、波蘭等國合作辦案,成功將詐騙集團繩之以法,其中曾受到中國因素干擾,《新新聞》深入調查當時曲折的辦案過程,以為如今主動出擊的參考。

疫情期間因各國封境讓流竄全球的台灣電詐集團有所收歛,最近隨著各地開放邊境,電詐集團蠢蠢欲動。6月21日,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行政院第三次治安會報提出「新世代打擊詐欺策略行動綱領」,對付詐騙集團要從「防詐騙、毀工具、擋金流、清集團」4大策略出發,並以「識詐、堵詐、阻詐、懲詐」等4大面向破解詐騙手法,偵查打擊詐騙集團。

境外辦案即使取得對方同意,也要防中國「搶人」

其中「懲詐」部分,蘇貞昌說,就是利用偵查手段瓦解詐騙集團,透過金融交易明細追查與公布車手提款熱點,進一步追贓緝犯、向上溯源,並強化機房破獲以及跨境查緝,提高查獲案件數,打擊犯罪組織集團。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具體要怎麼做呢?一位打詐經驗豐富的檢察官說,就是從電詐集團的機房下手,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全面追緝機房的上線。刑事警察局及法務部調查局是國內主要負責打詐的司法警察單位,搭配各地警察局的警力形成全台打詐網。

至於跨境查緝海外機房,調查局官員則向《新新聞》說明,偵辦國內機房對檢警調駕輕就熟;但對國外的機房,台灣檢警調因為沒有管轄權,如果外國司法機關不向台灣提出司法互助,檢警調只能在台灣乾瞪眼。即使有機會到國外辦案,因為台灣電詐集團在海外設機房十有八九是用來騙中國人,時時都要防備中國外館或是公安突然出現攔人,將機房內的嫌犯一網打盡全部繩之以法抓回中國。

2020年4月檢警跨海偵辦蒙特內哥羅案,與蒙國警方共同行動並在該地展示偵辦成果。(刑事警察局提供)
2020年4月檢警跨海偵辦蒙特內哥羅案,與蒙國警方共同行動並在該地展示偵辦成果。(刑事警察局提供)

1名警方官員也對此表示,在國外,即使講好由我們將嫌犯帶回台灣,但中國突然在下一分鐘插手介入的話,結果有可能豬羊變色,大家無奈也沒辦法。所以,檢警調出國與當地司法機關談合作辦案都相當低調。

蔡政府上台後,不管嫌犯是中國人、台灣人,中國公安統統要

1名從事跨境查緝電詐集團多年的檢察官有點無奈:「兩岸之間原本不是這樣的!」台灣與中國2009年訂定《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對付海外的電信詐騙機房,通常都是中國帶回中國人,台灣帶回台灣人。2016年第二次政黨輪替之後,情形就不一樣了,兩岸關係不好,打擊犯罪也不同調了,電詐集團案件嫌犯不管是中國人、還是台灣人,中國公安能要的統統都要,「肯亞案是最明顯的例子!」檢察官說,本來已經有1批被送回台灣了,但中國突然出手,剩下幾批的嫌犯,全部被送回中國。

延伸閱讀:每年詐欺犯罪逾7百億!台灣電詐集團全球流竄,檢警反詐靠跨國合作,行得通嗎

但電詐集團還是全球趴趴走,即使有可能被公安逮回中國,刑期會比台灣判得重,服刑待遇比台灣差,詐騙集團仍然沒在怕,從亞洲流竄到歐洲,然後到美洲、非洲。曾接觸跨境查緝的檢警調及移民署等機關官員都心知肚明,現在案子只要碰到外交問題,就有可能整碗被對岸整碗捧走。

肯亞詐騙案中中國強擄45名台灣人事件,第二批37名台灣人及中國嫌犯已遣返抵達北京機場,涉案嫌犯皆被戴上黑色頭套。(新華社)
2016年肯亞詐騙案,中國強擄45名台灣籍嫌犯,當時引發軒然大波。(新華社)

「問題不能不解決啊?不能像死魚躺著,動都不動!」1名檢察高層說,台灣人在海外犯罪,還是要想辦法把人帶回來。

為了找出問題,檢警調整理分析這幾年跨境查緝的案例,發現外國司法單位也很注意電詐集團與當地不法分子勾串的情形,所以只要有台灣司法單位主動提出司法互助需求,外國司法單位很樂意一起合作辦案。關鍵就是台灣能不能及時趕在中國公安之前提出合作,如果看天吃飯,等外國司法單位找上門,那就沒門了。

一銀ATM案,國際刑警組織邀破案團隊向全球演示

這次「新世代打擊詐欺策略行動綱領」也就是打詐2.0。1名法務部官員說,台灣雖然從1986年之後被擋在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之外,但外國的司法警察肯定台灣打擊犯罪的能力,前幾年,台灣查獲一銀ATM盜領案,國外警察得知台灣警察破了案、抓到嫌犯,有的國家還透過國際刑警組織來台了解,因為很多國家被這種犯罪模式困擾很久,而且鮮少抓到嫌犯。國際刑警組織特別邀請台灣一銀ATM案的辦案團隊到荷蘭,對全球的警察代表演示「台灣怎麼做到的」,介紹台灣打擊這類犯罪的經驗。

法務部官員說:「犯罪早就沒有國界之分,所以打擊犯罪也應該沒有國界的。」基於這種想法,行政院在建構打詐2.0模型時,特別強化境外詐欺集團成員所在國與台灣執法機關的合作意願,在這個合作意願的基礎上,分成「建立窗口」、「緝捕蒐證」及「嫌犯遣返」3階段。這個作法與以往有甚麼不一樣?法務部官員表示:「以前是檢警調各自作戰,現在是系統作戰」。

與以往不同的是,行政院這次打詐2.0由政務委員羅秉成主責統合,代替蘇貞昌看管內政部、外交部、法務部及金管會、NCC等部會,行政院團隊才不會一人一把號各吹各自的調,如果最後沒有形成同一口徑,打詐2.0恐成空談。而「建立窗口」這個階段,只有外交部派駐世界各國的外館先動起來,才能有與各國合作的窗口,再用起來。

刑事警察局和調查局有「駐外代表」,外交部也得隨時支援海外打詐

《新新聞》調查,內政部刑事警察局及法務部調查局在海外的台灣代表處有駐外聯絡官,刑事局的人員稱做「警務祕書」,調查局的人員則稱「法務祕書」,這些駐外聯絡官有別於外館的外交官,主要業務是與國外司法機關進行交流。刑事局在海外有13個據點,調查局有24個,行政院在這次打詐2.0決定加碼火力,連內政部移民署派駐海外28個據點的「移民祕書」也加入行動。終極目的要這些人確確實實在海外建立窗口,而不是尸位素餐。

20220704-SMG0034-N01-林益民_01_司法警察駐外官員一覽表
 

不過,派駐海外的警務祕書加法務祕書、移民祕書的總人數只有65人,不足應付電詐集團在全球趴趴走設機房的範圍。2018年台灣與波蘭檢警合作偵辦一起電詐集團案,台灣駐波蘭代表處沒有警務或法務祕書,外交部緊急派遣外交官在當地協助檢警交涉。所以不只移民署的移民祕書,包括外館也要有外交官負責警務或法務祕書的業務,平常與外國司法機關密切聯繫,取得與電詐集團相關情報,適時通報回台或在當地協助聯絡。

檢方官員指出,駐外代表處在國外得到電詐集團的相關情資後,即要通報法務部、台灣高檢署及刑事局、調查局等司法警察機關,這是國外情報傳遞到國內;國內辦案機關取得電詐集團在海外設機房的情資,可透過警務、法務、移民祕書或外館外交官員與當地檢警聯繫後續合作事宜;希望透過此種模式逐漸形成警察對警察情資交換管道與合作的P2P機制。

甚至有煮「家鄉味」廚師,電詐集團海外機房組織健全

接下來是「緝捕蒐證」及「嫌犯遣返」的階段。1名曾參與跨境查緝的檢方官員說,電詐集團在海外設機房已具組織化、規模化。幕後金主至少提供600萬元設機房,以1地工作3個月為期,操盤者組隊並當管理,1團大約30人,有電腦手、話務手、幫忙打雜的外務手,還有管吃家鄉味的廚師;機房分成1、2、3線進行運作,為了防範被警方查獲,還有一套自毀證據的流程;3個月到期後,機房絕對轉移,避免行蹤曝光,並轉換下一地再做3個月,年底再回台灣過年並進行休整。

檢方說,不論是台灣還是國外警察啟動查捕機房時,證據或多或少有可能遭到毀損,而警察緝捕行動的另一面,其實是搶救證據;好的行動可以留下很多證明被告犯罪的證據,不管是紙張或電腦、手機內的數位資料。以跨境查緝來講,好的行動則是來自於我國與外國警察開始合作的那一刻。

檢警調海外跨境查緝海外機房,2017年從馬來西亞由警方戒護嫌犯回國。(刑事警察局提供)
檢警調海外跨境查緝海外機房,2017年從馬來西亞由警方戒護嫌犯回國。(刑事警察局提供)

「我們會挑選駐外聯絡官。」檢察官老實說,這太重要了,駐外聯絡官第一要與當地司法單位的關係夠好,第二是要有偵辦這類案件的敏銳度,簡單說要有sense。這樣子與國外司法單位聯繫時才不會卡卡的,才能與國外警察對案子協調出最理想的狀況。檢察官說,電詐集團犯罪手法千變萬化,即使檢警調經驗千錘百鍊仍在精益求精,但國外警察可能是初次體驗,令國外警察滿意的溝通,是司法互助成功的重要因素。

跨海打詐前進多明尼加,破獲2個電詐集團7個海外機房

《新新聞》調查,2017年的多明尼加案是近幾年台灣檢警調主動出擊成功的案例,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張時嘉指揮警方偵辦國內機房時,溯源追出上游到中美洲的多明尼加設置海外機房。台中地檢署認為電詐集團一點都不擔心成員被抓被判刑被關,但就是受不了財產損失慘重。

2017年檢警調偵辦多明尼加案在海外搜索機房時,刑事局鑑識人員在多明尼加警察陪同下,當場進行破解。(台中地檢署提供)
2017年檢警調偵辦多明尼加案在海外搜索機房時,刑事局鑑識人員在多明尼加警察陪同下,當場進行破解。(台中地檢署提供)

電詐集團海外機房每3個月的犯罪所得都是以數億元計,斬斷金脈是對付電詐集團最有效的招數。「海外機房才是大宗,絕對不能放過!」檢方透露;中檢於是層層往上報,高檢、法務部,時任法務部長邱太三拍板定案,決定前進多明尼加。

當時,台灣與多明尼加還沒有斷交,當地司法機關同意台灣提出的司法互助。由於多明尼加是講西班牙語,原駐地法務祕書才調動回台北,為了支援此次海外打詐順利,法務部調查局特別將該名祕書以臨時任務調回多國支援,時任調查局長蔡清祥還撥專案經費,備不時之需。

即使警調全力支援,因為是多明尼加檢方負責指揮行動,希望台灣能提高層級,由多國檢方與台檢方對話協商,檢察官張時嘉立馬從台灣飛到多國,與當地檢警調協調行動方針,尤其是蒐證要項及後續嫌犯遣返。

2017年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張時嘉(左2)偵辦多明尼加案時,和我方檢警調人員與多國檢察官(右2)召開專案會議討論案情。(台中地檢署提供)
2017年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張時嘉(左2)偵辦多明尼加案時,和我方檢警調人員與多國檢察官(右2)召開專案會議討論案情。(台中地檢署提供)

台灣與多明尼加共同打擊電詐集團的司法互助,由於事先協商得宜,最後在多明尼加破獲2個電詐集團7個海外機房,還逮捕1名在當地與電詐集團合謀的黃姓華僑,並在台查獲金主李姓、吳姓等人。台中檢方起訴2個電詐集團總共90人、7億4千多萬元犯罪所得,檢方已查扣1億5千萬元財產。

20220704-SMG0034-N01-林益民_02_張時嘉小檔案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張時嘉小檔案

蒙特內哥羅以「程序移轉」模式,將92名被告及證據全部交給台灣

後來,檢方查出一夥31人的電詐集團成員流竄到歐洲巴爾幹半島國家蒙特內哥羅,台灣檢警調千刀萬里追,雖然蒙特內哥羅不是台灣的邦交國,2020年仍主動向蒙特內哥羅提出司法互助請求,共同破獲3處海外機房,逮捕集團成員92人。檢方最後在台連同金主起訴93人,聲請沒收犯罪所得6億4千多萬元。

台灣這次與蒙特內哥羅的司法合作的最大收獲,是蒙特內哥羅最終以「程序移轉」(Transfer of proceedings)模式,將92名被告全數遣返台灣及把辦案所得的證據全部交由台灣。檢方指出,這是台灣與歐洲國家司法互助史上的第一次。檢方並解釋,所謂「程序移轉」就好像台北地檢署將全案移轉給高雄地檢署偵辦,在這國內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在國與國間則較少見。

2020年4月警方在桃園機場戒護從歐洲轉回國內的蒙特內哥羅案嫌犯(穿紅背心者)。(台中地檢署提供)
警方在桃園機場戒護從歐洲轉回國內的蒙特內哥羅案嫌犯(穿紅背心者)。(台中地檢署提供)

波蘭、斯洛維尼亞未遇過電詐犯罪,緊急向台灣求助

至於嫌犯遣返部分,2018年的斯洛維尼亞案、波蘭案是最具典型的案例。巧的是,案中的電詐集團成員有來自苗栗的嫌犯,兩個案子都由苗栗地檢署的檢察官負責偵辦,斯洛維尼亞案是目前在連江地檢署擔任主任檢察官的黃振倫,波蘭案則是苗檢的廖倪凰檢察官。這些國家的司法單位發現情況不對勁了,搞不懂這些台灣人如何犯罪,緊急向台灣提司法互助。黃振倫與廖倪凰臨危受命,帶著刑事局警官趕到海外救火,黃振倫帶回百餘人,廖倪凰成功取回起訴48人的證據資料,為台灣檢警調在海外揚眉吐氣。

以廖倪凰的波蘭案為例,2018年1月,波蘭檢方透過外交管道向台灣通知波蘭警方查獲2個海外機房共48名成員,由於波蘭宣稱會自行偵辦, 台司法單位不以為意;但波蘭在2月提出司法互助,希望台方能協助查電話門號,檢警只好照著辦;不料,波蘭檢方4月卻突然來電表示,這批人被法院釋放,準備搭機返台。

中國波蘭打詐合作破局,台灣檢方前往收爛尾

這下苗檢炸鍋了!首先要把這48人在國境大門攔下,並要向法院聲請羈押。還好有2月司法互助請求的電詐集團成員名單,檢方僥倖過關押了下來,但距起訴判刑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女檢座廖倪凰必須到中歐波蘭城市盧布林走一趟。《新新聞》調查,這趟辦案之旅過程十分曲折。

20220704-SMG0034-N01-林益民_03_廖倪凰小檔案
苗栗地檢署檢討廖倪凰小檔案

廖倪凰當時到波蘭的唯一任務就是取得起訴電詐集團的證據資料,但她一到當地就發現不對勁,原來波蘭一開始是跟中國公安合作的,但是不知怎麼搞的,中波合作到半途就沒繼續了,波蘭檢方接下來不知如何解決。說白的,台灣檢方就是來收爛尾的。

廖倪凰台大法律系畢業,留美哈佛大學1年、10年檢察官資歷,又具有紐約州律師資格,也不是吃素的,透過翻譯向波蘭檢方表達望將相關卷證交給台灣,台灣檢方即可在台將48人起訴判刑。波蘭檢方起初與廖倪凰相談甚歡,本來以為可以順利達成目的。

廖倪凰率刑事局人員檢視波蘭警方查扣之證據及協助鑑識電磁證據,於華沙警察總署合影。刑事局科技研發科股長洪振耀(由左至右)、刑事局科技研發科巡官陳宗佑、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偵查正黃國昌、廖倪凰檢察官、刑事局國際刑警科偵查員齊敏宏。(苗栗地檢署提供)
2018年,苗栗地檢署檢察官廖倪凰(右三)率刑事警察局人員檢視波蘭警方查扣之證據,以及協助鑑識電磁證據,於華沙警察總署合影。左一刑事局科技研發科股長洪振耀、左二刑事局科技研發科巡官陳宗佑、左三刑事局中部打擊犯罪中心偵查正黃國昌、右一刑事局國際刑警科偵查員齊敏宏。(苗栗地檢署提供)

不料,隔日與波蘭司法官員協商時,對方卻吞吞吐吐,廖倪凰心領神會認為是中國從中作梗,二話不說,拿出壓箱本事,直接向對方官員秀出台灣對此案偵查方法的POWER POINT演示,加上廖倪凰流利的英語介紹案情1小時以上。

不僅如此,廖倪凰隨行還有兩位刑事局的鑑識高手,馬上指引波蘭檢方如何破解電詐集團的手機及電腦等以取得數位證據。檢警的一演說一破解,完全征服波蘭人,認為台灣是有做功課來的,隨即答應將卷證交由廖倪凰等人帶回。

檢察官評打詐2.0:最實在的部分就是經費

廖倪凰等人到波蘭辦案很低調,但在司法及外交都獲得頗高的評價。外交官員歡心地向廖倪凰等人道謝,因為這次司法互助,他們接觸到很多平日努力想接觸卻接觸不到的人,廖倪凰為他們開啟了窗口。

這次打詐2.0對檢警調來說具有正面意義,因為名正言順了,統合之後也不是單打獨鬥了。1名檢察官說,最實在的部分就是經費,以後就可以申請經費,不必到處討援。廖倪凰也說,海外跨境查緝經過統合之後,未來檢察官偵辦此類案件,經有經驗的檢察官出面點撥,辦案會更加有效率,不必繞圈子。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