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2萬大學名額恐招不到新生 站在岔路口的私校政策該往哪走?

少子化讓大學出現高度缺額,可能導致許多私立學校不支倒地。(資料照,顏麟宇攝)

距離升大學的分科測驗剩下不到2個星期時間,私立大學校長們緊張的程度可能不下於考生,因為今年恐怕有上萬個名額招不到學生,第二波倒閉潮即將來臨。在學雜費光是付教師薪資便所剩無幾的情況下,高等教育的資源該如何重整,才能扭轉過半學生只能付較高學費,卻得不到更多照顧的現象?

少子化、考招新制、疫情衝擊多方因素影響下,今年大學學測個人申請的缺額突破1萬,創下歷年新高;緊接著登場的分科測驗,大考中心近期公開報名人數只有2.9萬,然而總招生名額至少3.5萬,是史上第一次招生名額比考生人數還多。

個人申請缺額私大爆增2倍  倒閉潮從科大燒到普大

對於今年狀況,元智大學校長廖慶榮表示,去年指考的招生名額為3.6萬,在有4萬考生的情況下,仍出現約2700個缺額,他預估今年放榜時,恐怕會出現1.2萬缺額,「這已經是指數成長,未來還會更少。」

20220630-SMG0035-新新聞-吳尚軒_A近年升大學考試人數比較
 

少子化下首當其衝就是私校。從今年同樣出現上萬缺額的學測個人申請來看,公立大學缺額從去年的2500增加到今年3400,然而私立大學卻一口氣從3600暴增到6800,成長將近2倍,眼看分科測驗這個最後的招生管道也將重蹈覆轍,不少學校感到著急,而且比過去更急。

20220630-SMG0035-新新聞-吳尚軒_B學測個人申請招生缺額比較
 

因為之前受少子化影響關門的私校,大多是技術學院、科技大學,然而近2年來如明道大學、台灣首府大學也屢屢在危機邊緣徘徊,私校協進會理事長、大同大學校長何明果便推估,少子化的倒閉潮過去是在技職體系,「今年開始會延伸到一般大學。」

儘管不少教育團體預估,辦學不佳的私校大量淘汰後,更可以集中資源挹注到前段私校,但對此何明果抱持悲觀看法;她認為目前即使公校也亟待經費挹注,像教師員額都是壓到最緊繃,私校退場後的資源恐怕只會流往公校。廖慶榮則認為,教育部補助經費僅占私校年收入約1成,尤其倒閉的學校本來資源就更少,這些資源就算給前段私校,其實也無法有太大幫助。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校長們對前景個個不樂觀,然而私校乃至整個高等教育的資源重整,卻是不得不正視的議題。畢竟未來仍至少有半數學生即將進入私校就讀,他們平均每9人就有1人來自中低收入戶、身心障礙等弱勢家庭,卻得負擔比公校還高2倍的學費,更不提這張文憑往往還被認為比不上公立學校。

「學費只夠付老師薪資」 私校拼出路,校長嘆難為無米之炊

資源要重整,重點之一便是師資,國際上常用的指標是生師比,也就是每位教師平均要負責多少位學生,台灣公立大學過去5年來多為19到20人,私校則在25人上下擺盪,不只負擔較高,不少私校更有過半教師是一年一聘、只領鐘點費的兼任教師。

師資問題就得回到經費。何明果指出,目前一名教師每年人事費約150萬元,再加上行政人員的薪水,25個學生每人就要負擔6到7萬元,等於學雜費幾乎只夠支付人事費,再加上水電、設備、維護費就幾乎見底,學校要發展得有資源,「但高等教育的學費設計就是低價大量。」

20210728-大學指考28日舉行。(顏麟宇攝)
招生問題從私立技職大學逐漸蔓延到普通大學。(資料照,顏麟宇攝)

由於大學調漲雜費都須經教育部同意,但從2014年迄今,僅8所學校通過調漲,也讓私校校長們屢屢批評學費形同凍漲。就此,何明果認為該讓學費差異化,大專學生人數跟20年前比已經減少3成,如果能讓學費增加3成,學校不但能給3成的弱勢生免學費補貼,也繼續維持教師人數,更有機會發展小而精緻的教學模式,強調教育部應該鬆綁政策、回歸市場機制。

不過,調漲學費向來是敏感議題,歷來也不乏學生因此與校方爆發衝突的案例。廖慶榮則認為,其實1998年以前,學雜費是政府統一規畫收費標準,接下來可以思考恢復政府統一規定,像是軍公教調薪4%時,便可以跟進調漲2%學費,對於辦學不佳、有待觀察的學校則不調漲,「相信這樣比較務實,大家也都可以接受。」

仰賴學費讓私校招生「寧濫勿缺」?工會籲增加補助才是解方

但畢竟私校弱勢生比例就是較高。高教工會理事長周平回憶,他在清華大學任教時曾問班上同學多少人有學貸,現場幾乎沒人舉手,但當他後來到私立大學時,超過半數學生都扛著學貸,如果繼續調漲學費,對這些學生無疑更是雪上加霜。

周平同意私校經費確實應該增加,但方向不該從調漲學費著手,當私校收入大半仰賴學費時,造成的結果就是用成本思考辦學,「結果招生變得『寧濫勿缺』,什麼學生都招進來」,甚至出現外籍黑工等弊端,關鍵是教育部不肯投入更多資源,假若又調漲學費,「依照往年經驗,教育部反倒會有藉口減少補助經費。」

20210514-大學校園防疫升級,學生入校都戴上口罩。雲端教改配圖。(盧逸峰攝)
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對於大學招生影響很大。(資料照,盧逸峰攝)

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戴伯芬則認為,調漲學費實務上行不通,「不管藍綠執政都不會動,談也是白談」,關鍵仍是思考政府資源如何重新分配。尤其,補助經費不該繼續著重表面式、口號式的競爭型計畫,應該把資源直接投注在教師跟學生身上;私校教師人力吃緊,要嘛一周授課時數高達10幾小時,要嘛就是時數一減少,馬上得擔心系所會不會被裁撤,整天不是過勞就是煩惱失業。

戴伯芬指出,教師的薪資來源是政府還是學雜費,也會形成另一種不公,因為職級牽涉到薪水,私校教師即使達成條件往往也難以升等,後續的影響是公校裡教授、副教授的比例較高,而因為頭銜的關係,更容易申請科技部計畫或主導學術期刊,長期下來又讓公私校研究、教學資源進一步失衡。

學校花大錢搞招生行銷,其實都是變相自行降低學費

面對師資緊繃與經費瓶頸,周平表示,相較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大學教師平均只要負擔13到15位學生,台灣不管公私大學的教師都遠遠不足,因為政府在高等教育投注的預算僅占GDP 0.39%,遠低於OECD國家的1%,只要補上的話,便可以聘任更多教師、提供更好的教學資源,如此更能讓私校倒閉潮下的教師免於失業,也能給私校生更多補貼,甚至可以思索公私校學費齊一,扭轉弱勢生卻要付高學費的扭曲現象。

全國私校工會理事長尤榮輝則指出,即使是在招生,不少學校也都放錯重點,把大量經費用在拍影片、廣告或買業配,甚至祭出助學金,其實都是變相自行降低學費。把教育經費拿來招生是飲鴆止渴,應該回頭好好照顧師生,讓他們成為學校的活廣告,否則連學生畢業都對學校沒有認同感。

20201103-國立中興大學外觀一景。(盧逸峰攝)
台灣政府在高等教育投注的預算僅占GDP 0.39%,遠低於OECD國家的1%。(盧逸峰攝)

按照目前速度,私校工會預估8年內全國會有6000名私校教師失業,尤榮輝呼籲,如今對教職員非自願失業的保障僅有發放6個月慰助金,但應該納入失業給付的範圍:此外,私校職場霸凌問題嚴重,教育部也應繼續努力維護人權,教師更要思索自助人助,一起改善私校環境。

私校供過於求、弱勢生卻背學貸付高學費  教育資源待重整

尤榮輝感慨,30年前雖已有「先公後私」氛圍,但當時大學是菁英教育,私立大學評價不輸公立,廣設大學後學校規模擴大,更仰賴學雜費的下場就是越來越看重招生,又為了省成本縮減教師福利、待遇,最後變成學店:但如今資訊更公開透明,結果就是整體私校的社會形象都被拖垮。

周平則強調,20年前廣設大學的理念良好,但執行時卻便宜行事,不是增加設置公立學校,卻是廣開大門鼓勵專科、技術學院升格,造成後來私校供過於求,加上學費差距而變成惡性循環,家境差的學生卻背負更多學貸,除了增加投注預算之外,更長遠的方法,仍是得要增加公校名額。

從過去的高教擴張到如今因少子化而緊縮,高教資源失衡的諸多症狀如今逐漸浮現,立法院也因此在今年4月通過《私立高中以上學校退場條例》,法治化私校退場的SOP;眼見教育部推估,大一新生人數5、6年後就會走到低谷,當私校崩塌的趨勢越走越快時,從經費到師生源員額一手抓的主管機關,也必須更加快腳步思索未來的資源如何重整。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