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裴洛西有「前輩」 25年前首位訪台的美國眾院議長金瑞契,對北京高層明講「美國一定會防衛台灣的」

1997年4月2日,時任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金瑞契來台,與李登輝總統會面。(資料照,美聯社)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2022年8月2日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來台,由於裴洛西確定來台前,中國狠話盡放,讓台海煙硝味一下升高不少。裴洛西確定來台前,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曾宣稱「軍方認為此時訪台不是好主意」,引發軒然大波。

在此之前來台的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是1997年4月2日抵台的金瑞契(Newt Gingrich)。金瑞契在美國最有名的事蹟,是在民主黨柯林頓(Bill Clinton)執政時,帶領美國國會的「共和黨革命」(Republican Revolution)──他帶領共和黨奪下美國國會眾議院及參議院控制權,終結民主黨對國會長達40年的控制權。

和現在美中箭拔弩張,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亞洲之行過中國門口而不入、卻跑來台灣的狀況不同,金瑞契那趟行程除了來到台灣、也有去中國,當時金瑞契在中國面對北京高層,講出了「如果中共動起武力侵略台灣的話,『則美國一定會防衛台灣的!』」一下子讓自己成為華府的新聞焦點,也讓採取「戰略模糊」的柯林頓政府,在回答媒體「美國真的一定會協防台灣嗎?」的提問顯得有點尷尬。

在川普(Donald Trump)入主白宮之後、到拜登接任之後仍在持續的爭論,就是美國是否已由對中國的「戰略模糊」轉向「戰略清晰」,而不少人更將這次裴洛西訪台視為「美中掀底牌」。不過從《新新聞》1997年4月6日出刊的這篇報導中,可以看出金瑞契的說詞早在在戰略模糊的柯林頓執政時期,已經觸發了一次戰略清晰。金瑞契的強硬說詞和當年白宮的回應,對照裴洛西來台之前和白宮不太同調,也可更加了解美國白宮和國會兩者的互動。(新新聞編輯部)

說他是「大嘴巴」也好,講話太直也好,反正那就是他的風格。

金瑞契發表震撼言論

更重要的是,美國對台海兩岸的政策,卻在他一趟包括中國大陸與台灣之行中,給「明明白白」的說了出来。

尤其是關於台海兩岸之間如果發生軍事衝突的情況下,他對北京高層的一番表白,難免讓華府也受到了震波而引起眾說紛紜。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美國眾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是目前美國政壇的保守派代表人物,他這次率領一個12人的國會議員團訪問東亞,第一次訪問中國和台灣,對他個人固然相當有意義,不過他在訪問期間所發表的言論,也掀起美國一陣議論和兩岸之格外重視。

其中最具有震撼性的一段話,就是金瑞契對北京高層直接就敏感的台灣問題的發言。原則上,金瑞契認同一個中國政策,也希望兩岸有朝一日能在和平而自願的情況下達成統一,但是在那目標實現之前,如果中共動起武力侵略台灣的話,「則美國一定會防衛台灣的!」

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與前總理李鵬。(美聯社)
金瑞契訪中時,北京政權由李鵬(左)和江澤民(右)主掌。(資料照,美聯社)

於是,在美國華府的外交記者都在頻頻追問:「如果中共武力攻台,美國真的一定會協防台灣嗎?」

白宮的說法還是選擇比較「模糊」的方式,表示在那情況下,美國將依《台灣關係法》行事。而該法對美國在此一情況下該如何回應,已有明白規定。

那麼,《台灣關係法》究竟怎麼說的?是否就如金瑞契所說:「美國一定會協防台灣」呢?

該相關條款是這樣的:「任何試圖以和平以外的方式來企圖決定台灣的未來,將被(美國)視為對西太平洋地區和平與安全的威脅,為美國所嚴重關切。」

在此情況下,美國總統「應立即將台灣人民的安全與經濟制度所遭受的威脅通知國會。並且總統與國會應按憲法程序,來決定美國因應任何此類危險所應採取的適當行動。」

照這條文來看,由於每個人對文義的不同解釋,也就會對上述問題出現不同的答案,而且白宮和金瑞契的說法大概也都不算錯。

戰略清晰但戰術模糊

當然,該條文沒有明說:「美國一定會協防台灣」,但卻表明了美國「會採取適當的行動」。從白宮的立場來說,「適當行動」保留給美國政府相當彈性的空間,有見機行事的好處,而不致自縛手腳。

從金瑞契的立場而言,則等於是把該條文從文謅謅的法律文字翻譯為實際的白話文,認為該段文字的重點就在美國會採取行動。而什麼行動?廢話,當然是防衛台灣的行動啦!

有趣的是,美國大報《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也在社論中對此問題有所討論,一方面認為金瑞契以國會議長身分就外交政策發言不適當(因外交權屬於總統),但另方面也承認從美國去年3月台海危機派出航空母艦到台海地區的事例來看,美國顯然是會防衛台灣的,只是金瑞契把美國政府有意的「模糊策略」給明白說開了 。

美國前總統比爾柯林頓。(美聯社)
金瑞契來台時,白宮主人是民主黨籍的柯林頓總統。(資料照,美聯社)

這又牽涉到另一個相關議題的辯論,其實在台海危機前後,那時的美國國防部主管國際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奈伊(Joseph Nye)就針對此問題做出一個新解,那就是美國在此情況下,應該在「戰略上清晰,戰術上模糊」。

換言之,戰略上清晰就是明告中共「美國一定會介入」,因為台海地區的穩定與美國利益息息相關(而不是有愛於台灣而已),戰術上模糊則是指「美國究竟會採取什麼具體的行動,則讓你去猜」,同時也給自己保留相當的彈性空間。

因此,其實金瑞契的發言是與美國政策相一致的。

國家安全靠自己維繫

不過,金氏對台北也不是沒有警語,純從美國利益而言,是絕不希望台海發生戰事的,美國固然反對北京對台採取「武力逼和」而聲言「必會反應」:然另一方面,美國也絕不希望台灣方面去主動挑釁而引發戰事,因此金瑞契對台北的警語也顯示另一個結論,那就是如果是台灣自行去宣布「獨立」,而挑起北京以武力相向的話,就別想美國還會協防台灣!

換言之,美國是反對「台獨」的,雖然在現實上,台灣已經享有「事實獨立」。而如果未來兩岸統一的目標還有相當距離,那美方顯然認為「維持現狀」(status quo)最能確保台海地區的穩定。

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金瑞契來台時,李登輝才剛於前一年透過總統直選,成為真正有民意基礎的總統。(新新聞資料照)

在此背景下,美方也希望兩岸以進行對話方式慢慢發展出政治談判,終而找到解決辦法。

然而,事實發展卻經常不會如預想的那麼平順,比如台北除了「宣布獨立」是最刺激北京的舉動之外,其他還有沒有什麼「禁忌」呢?

所謂「挑釁之舉」範圍如何?又該如何界定?或由那一方去界定呢?

台灣可能進行的「凍省」進而達到「廢省」的行動,是否也算對北京的挑釁?北京又是否會因而武力相向?美國又會如何反應?其他如台灣首長的「走出去」訪問各國,或是爭取邦交,參與國際組織等等,在在都是兩岸較勁的衝突點……。

526期《新新聞》封面
526期《新新聞》封面

對美國而言,只要台海之間的問題沒有獲得最後的解決,它就得一直面對「一旦台海戰事發生,它是否介入以及如何介入」的挑戰與考驗。

對台北而言,國家安全是不能心存倚靠外力的,外力只可以是助力,外在環境也可能隨時生變,自己的安危還是要靠自己的智慧與實力才行。

(本文刊登於1997年4月6日出版的526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