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演習、分化、恫嚇似曾相識 中共在裴洛西事件重演1995台海飛彈危機的各種手段

1995、1996年發生的台海危機,解放軍對台灣發射多枚東風-15短程彈道飛彈。(資料照,林瑞慶攝)

為什麼我們要回顧這篇報導

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來台,中國先是對美國恫嚇,宣稱要用軍機「伴飛裴洛西」,隨之宣布要在台灣周圍海域進行飛彈試射演習,而仔細推敲中國官方的說詞,會發現他們把裴洛西和美國行政系統分開,刻意將火力集中在裴洛西身上的分化手段。

文攻武嚇、在台海周圍進行軍事演習、分化主要目標和其他目標,這些手段台灣人應該都不陌生,原因是在1995、1996年兩度台海飛彈危機中,以上描述的種種手段中國都使用過。當時是「文攻武嚇」、飛彈試射演習、分化李登輝和台灣民眾的關係。現任《新新聞》總主筆郭宏治在1995年撰寫的這篇報導,對於中國飛彈部隊的成立,當時各型飛彈的性能,以及中國希望透過飛彈試射等手段在台灣收得怎樣的效果,有詳細的描述。

1995、1996年飛彈危機最後以美國柯林頓政府調動航母戰鬥群進入台海結束,這次中國宣布在台海軍演,又將如何收尾呢?(新新聞編輯部)

解放軍將從7月21日起進行連績8天的地對地飛彈演習,而且飛彈目標為彭佳嶼東北90公里海域。當新華社公布這個消息後,立刻引起台灣的騒動,因為這是中共歷年距離台灣最近的飛彈發射演習。事實上,這幾顆飛彈瞄準的對象是台灣的總統李登輝。

發展導彈既定方針

國防部長蔣仲苓對解放軍這項演習的反應相當冷靜,一方面指出這是解放軍一項年度常規演習,另一方面也點出這項演習異於尋常的政治意義。當然,若有人在你家門口進行真槍實彈的演習時,不論是「例行」或「例外」的,很少人可以用「平常心」對待。不過做為國防安全的負責人,即使心裡有多不安,還是得理性地面對別人在自己家門口的舞槍弄劍,並尋求對策。

支持《新新聞》

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需要您做後盾!

點此支持《新新聞》,與我們攜手檢視公共政策、監督政府,守護台灣民主自由進步價值。

就軍事上的意義來看,發展戰略導彈,是中共解放軍近年來既定的方針。近年來中共一再強調他們在衛星發射技術上的突破,就是在宣揚他們在戰略導彈技術上的提升,發展運載火箭,就是為了長程導彈做準備。中共發展戰略導彈的歷史已將近40年。1956年,中共中央政治局決一定發展戰略飛彈,由聶榮臻總攬其事。實際負責設計硏究工作的是第5硏究院。這個單位是由剛從美國回去的「中國導彈之父」錢學森領導。

錢學森的假設被台灣飛彈專家打上問號。(翻攝自中國網)
錢學森有「中國導彈之父」之稱。(取自中國網)

1957年,中國第一個地對地導彈的訓練部隊在北京成立。當時導彈還未研製成,這支部隊是作為種子部隊之用,這也是後來著名的第二砲兵部隊(二砲)的前身。1966年5月9日,中共一枚攜帶核子彈頭的東風二號火箭試射成功之後,「二砲」隨之正式成立,成為解放軍的導彈部隊,「二砲」也是這次演習的主角。

中共目前已擁有約300枚核子彈頭,在飛彈的射程而言,從幾百公里的短程戰術飛彈到1.3萬公里的洲際飛彈都有,飛彈可以從海上、從地面、或潛艇發射。在地面發射的導彈方面,中共目前至少在吉林、遼寧、河南、雲南、安徽、湖南1靑海和山東等多處都設有長程導彈基地,在第8個五年計劃期間,中共加速建構新的導彈基地,中共《光明日報》曾大幅報導,中共要求軍方將原本在今年要完成的基地建構工程,都提前在去年完成。此外,二砲也加強了飛彈部隊的機動性,它們可以輕易地從內陸移防到沿海。

演習意圖展現實力

中共目前正在發展的中長程飛彈包括東風31(射程8000公里)、東風41(射程1.2萬公里),以及東風25(射程約兩千多公里)。中共發展新型導彈的重點放在加強命中率、改良多彈頭導彈、並以高性能的固體燃料取代原本使用的液態燃料,固體燃料的發射準備時間、維護和運送上都比液態好。

中共軍方發布的新聞中,並未說明這次試射的飛彈是哪一種飛彈。來自中國大陸,目前旅居加拿大的中共軍事專家平可夫指出,如果中共這次發射的飛彈是短程的M9(東風15號)或M11、那這次演習就是明顯地完全針對台灣,因為這兩種射程分別為600和300公里的飛彈,從1980年代開始發展,到現在技術已經很成熟,不需要這樣大費周章的演習,而且還是選在台灣附近演習。

2019十一大閱兵,東風-41洲際彈道飛彈。(美聯社)
東風-41洲際彈道飛彈射程達1.2萬公里。(資料照,美聯社)

平可夫指出,如果中共是發射長程飛彈,那麼除了向台灣示威之外,也同時是向美國示威。他分析說,中共在此刻如果試射長程飛彈,表示他們在長程飛彈的技術上已有進步,準確度提高,可以精確地擊中一萬公里外的目標。此外,平可夫認為,近年來中共頻繁試射飛彈,很有可能是發展新的多彈頭導彈技術。而更精準的多彈頭導彈,對台灣的意義是,它可以用一個飛彈擊中台灣北、中、南幾個不同的目標。

警告台灣嚇阻台獨

目前在史丹佛大學國際安全與軍備控制研究所擔任研究員的華棣:曾在中共航空航天部參與導彈發動機研究長達25年,過去是中共研究導彈技術的重要人物之一。對這次演習,華棣肯定地說,這次發射的導彈不是東風15,就是東風21。東風21是由潛艇發射的巨浪飛彈改製而成,射程約1784里。這兩種飛彈都是用固體推進器,而且裝有「末制導」。他認為這次演習不可能是試射長程導彈,因為長程導彈有一定最小的射程,此外,這次也不會試射硏發中的飛彈,因焉這次新華社公布的是用「飛彈發射訓練」這樣的名詞。

不過華棣指出,如果中共真的要用飛彈攻擊台灣,不會用東風15或21,因為這兩種飛彈的準確度還不夠精密,而會用目前還在硏製中的新型導彈,這種用全球定位衛星導向再加上慣性混合制導的飛彈,誤差在10公尺以內,可以減低波及程度。

中國人民解放軍,東風-21(DF-21D)反艦彈道飛彈(美聯社)
東風21是由潛艇發射的巨浪飛彈改製而成,射程約1784里。(資料照,美聯社)

如果中共這次發射飛彈完全是威脅台灣,那主要的目的是什麼?自稱目前還經常和中共高層聯絡、淸楚中共高層想法的華棣說:「這次明顯地向台獨示威、警告李登輝。」另外一位由中國大陸出來、目前旅居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何頻也同意這種看法,他說,中共的目的「就是要把李登輝總統拉下馬。」

事實上,中共這樣的「陽謀」,從李登輝訪美之行就開始明顯化,6月間,中共媒體對台灣務實外交的批評,完全把矛頭指向李登輝一人,而不批評台灣民眾,甚至有些媒體刻意把批評李登輝的評論和林洋港批評台獨的新聞放在一起處理。到7月17日,新華社記者華建斌的評論,除了火辣地罵李登輝之外,還提出「一個中國原則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論調,這是近三年來,兩岸經過多次協商,逐漸把一個中國模糊化之後,中共傳媒首度這麼明確的提出這種說法。

對台態度轉趨強硬

很明顯地,中共方面基本上已經把李登輝的務實外交路線定性為「台獨」,不希望這個對手繼續掌權,所以最近一連串演習、發言恫嚇,事實上是在分化「走台獨的李登輝」和台灣民眾,期望台灣民眾因為恐共而疏離李登輝路線,讓李登輝明年無法連任。

何頻分析說,在李登輝訪美事件初始,中共並不希望升高對台的戰火,但隨著事件的發展,一方面江澤民的對台、對美政策受到共產黨內軍方的質疑;另一方面由於最近中美關係的緊張,使北京感受到台獨問題和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新圍堵政策結合在一起,因此中共認為必須儘快處理台灣的問題,否則未來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江澤民(AP)
1995年台海飛彈危機發生前,江澤民感受到來自中國軍方的壓力。(資料照,美聯社)

據來自台灣情治單位的消息指出,在李登輝訪美之後,中共高層針對台灣問題開過會,會中解放軍的代表也的確對江澤民、錢其琛對台灣務實外交的處理方式有意見。

在中共這個動員過程中,非常値得注意的是,多篇批評李登輝的文章中,都提到福建地區的漁民遭金馬守軍砲擊死亡的事。過去中共對兩岸之間這種摩擦雖然都有抗議、批評,但並沒有持續在這件事上做文章。這次對台文宣動員中,一再提這件事,顯然有意以此喚起中國大陸民眾對「台灣當局」的不滿。最近接二連三的中共公安船盤查台灣漁船的事,也是種報復的行為。

若從中國大陸民眾的立場來看,台灣對砲擊中國大陸漁船的作法,事後的處理方式的確是令他們無法接受,因此這是中共很好的動員民眾的因子,而對台灣而言,把戰鎳從北京政權擴大到對全體中國大陸民眾,在現階段也是不利的。

互相挑釁沒有好處

「台灣一直站在自己的本位來理解北京,這會造成理解上的誤差;另一方面,北京也是一樣。」來過台灣多次的何頻指出,他能體會到台灣民眾要求獨立、不願和中國統一的意願,但他並不贊同台灣目前處理一些中國政策的作法,尤其是一些挑起雙方敵意的作法。

李登輝罵中共「土匪」、台灣對砲擊大陸漁船等作法,經過中共官方宣傳,很容易在中國大陸的民眾心中燃起敵意,而這些可能是台灣官方沒有考慮到的。北京方面也是一樣,他們一味地辱罵李登輝,也會讓台灣民眾有強烈的反感,不論支持李登輝與否,對台灣民眾而言,他畢竟是「我們自己的元首」,外人不該「說三道四」。

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中國1995、1996年在台海舉行飛彈試射,主要是希望恫嚇台灣民眾在總統大選中不要支持李登輝。(新新聞資料照)

過去幾年中,除了針對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這樣少數的例子,中共一直避免對台灣內部的事務發言,而這次抨擊李登輝的言論比過去批評民進黨還要激烈,加上軍事演習,對台灣漁船的盤檢,很明顯地是要藉這些外部因素來影響台灣內政,影響民眾在明年總統大選的選擇。

中共討厭李登輝是可以理解的,中共內部有些人主張如果李登輝繼續主政、繼續台獨路線,那麼就不惜一戰,這種想法也可以理解。但如果中共以為如果李登輝不執政,台灣民眾就會放棄發展國際空間、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統治權,這種想法也是一廂情願的。中共愈逼迫,可能引起台灣民眾更大的反感。

中共飛彈演習對台灣民眾造成心理上的威脅是一定的,對台灣的領導人而言,如何讓民眾信服-共同經歷這段威脅,並以具體的國防、外交手段來保障台灣的安全,這是他們的責任與考驗,畢竟出埃及的路是條艱苦的路。

(本文刊登於1995年7月23日出版的437期《新新聞》)

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

──《新新聞》需要您的贊助支持

在1987解嚴那一年創立的《新新聞》,秉持「公正」、「真實」、「進步」的信念,我們在紙本媒體時代曾創造了「讓事實說話,讓政治人物不敢說謊話」的口碑,如今我們要在網路媒體時代把這個責任延續下去。

我們要打造獨立自主的優質媒體,才能無所偏倚、無所忌憚、發揮專業能力,全心全力檢視公共政策,以監督政府,滿足人民知的權利。

這一切都需要您以實際行動支持我們──就是現在,請您與《新新聞》攜手前進!